特別報導

【入圍最佳女主角】

【2021金馬獎】專訪《瀑布》賈靜雯:我相信只要有多元的環境,觀眾就會看到多元的變化

2021/11/23 ,

評論

餵電影 WEi MOViE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餵電影 WEi MOViE

分享被電影餵飽的人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於全台院線熱映的《瀑布》是劇情長片,放眼接下來,要與觀眾見面的作品《媽,別鬧了!》則是會在Netflix獨家播映的串流劇集,在大銀幕與小螢幕之間切換自如的賈靜雯,面對每一次演出,其實不看播出媒介,而是回歸人物本身。

線條銳直、格局方正的電視台辦公室裡,她是咬字精準、氣場跋扈的副總監,是思覺失調症患者犯行之下的受害者家屬,以職場上的權威為盾,圈護著自己的脆弱;品味陽剛、風格冷冽的大樓住宅裡,她是在親子關係中掌握主導權的單親媽媽,是思覺失調症患者本人,試圖優雅地走在整齊不紊的鋼索,卻一不小心就要墜落。

深耕影視圈多年的賈靜雯,演藝經歷豐富,自然不在話下,而這兩年從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宋喬安,到電影《瀑布》的羅品文,更是再度於小螢幕、大銀幕分別交出代表之作,先是敲響金鐘,如今叩關金馬,氣勢如虹。

鍾孟宏新作瀑布 從女性觀點出發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而這也是她短時間內再度與「思覺失調症」這項元素碰上,若要拆解喬安和品文的人物際遇,亦均是從幸福堡壘裡沒落直下的「貴族」。

談起乍看之下的相通之處,賈靜雯卻表示:「其實思覺失調症有很多種不同的狀態,表演上是否有連結?我覺得兩者之間的刺激、發病狀況不太一樣,只是在《與惡》裡我是被傷害的那一方,這次則是角色互換,成為病友本人,但其實彼此心裡都有傷。」

賈靜雯回憶起準備角色的路徑,腦海裡一瞬間跳出關鍵羅盤,「最重要的環節還是去醫院見習的那兩天,我在和病友們聊天時,發現這是一群不住在同一個星球的人,有人過得很快樂、有人很傷心,也有人並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要說心疼他們嗎?又覺得他們其實滿幸福的,因為是被照顧的,只能說體會到很不一樣的視角。」

訪談當下無法一言以蔽之的、難以具體敘明的感受,賈靜雯坦承是一種「說不出的心情」,不過,演員的專業與才華或許就是如此,言語和文字形容不出的,就交給表演吧。在《瀑布》中多數時候皆戴著口罩的賈靜雯,光以眼神和顏面局部肌肉,就「說」完了一段人生。

鍾孟宏執導女性電影「瀑布」入圍威尼斯影展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除了先談到的「思覺失調症」,若要給羅品文這個角色貼上標籤,還有經歷離婚、與正值青春期的女兒生活、事業受到挑戰等註記,是一個很可能出現在平凡日常,但同時也肩負著許多複雜維度的人物,「其實每個人在許多時刻,心裡都會有一些翻騰,是自己和自己的對話,甚至某些場合時內在、外在會不太一樣。從聽鍾導講這段故事、自己讀完劇本,再到真的去醫院探視病友,這些對準備羅品文來說都是一種養分,當然包括自己的生活經歷,朋友、家人的故事都是。」

賈靜雯認為成就羅品文狀態的元素有太多,「準備時,有時會進入她的世界,有時甚至會刻意跳出來。」從成果看來,這般若近若離的焦距,確實調控得宜。

而下定決心讓自己接演《瀑布》、成為羅品文的關鍵,是導演鍾孟宏。「那時我還在拍影集《媽,別鬧了!》,得知鍾導要約我講故事時,心想:『真的假的?哇太開心了!』我有看《陽光普照》,也超級喜歡《一路順風》,打定主意不管鍾導找我演什麼,我都會接。」

聊到「鍾孟宏」這面招牌,賈靜雯從演員成了影迷,充滿神往與崇敬:「我本身很喜歡鍾導講故事的敘事操作,從觀影者的身份來說是相當欣賞的,他的戲雖然很重,但是看完會有一股爽快感。」

近年創作頗豐的鍾孟宏,接連提煉出《陽光普照》和《瀑布》兩部劇情長片,皆代表台灣競逐奧斯卡國際影片之席,五年內還擔任了《大佛普拉斯》、《小美》、《同學麥娜絲》、《腿》等片的製片與攝影,不僅和市場有了更多對話,也從「陽光」和「瀑布」中交織出別於以往的溫度,透散著更靠近觀眾的頻譜。

不過,即便看過鍾孟宏導演過往的許多作品,賈靜雯仍無法想像實際合作的成果會是何種樣貌,打趣說道:「我本來以為鍾導找我演戲,應該是要我被砍頭還是被砍手之類的吧?」

雖說羅品文並未遭到這些肉體對待,但精神上所受的刺激力道依然強烈,還須撐起「鍾式」電影的冷暴力與驚悚質感,其實是另一種張力與考驗。「演員演戲會有『運氣』問題,正好這樣的角色挑戰、又有一位這樣的導演,當除了自己本身的表演之外,周圍一切都是『加分』的時候,是很幸福的。」

正式開拍前,賈靜雯以為鍾孟宏是一個嚴肅的人,「而且從他的拍攝作品、鏡頭語言來看,我會猜想這位導演是有脾氣的,這個脾氣指的是『有很強的爆發力』,所以我在拍攝前期很戰戰兢兢。」

沒想到實際合作之後,賈靜雯對鍾孟宏的某些想像被顛覆了,「電影中的咖哩飯就是鍾導自己在現場切菜、備料、煮完的,過了兩天他還跑去Costco買肉烤給劇組吃,讓我覺得他其實很溫暖、很浪漫,也會關心演員,叮嚀我不要太入戲,記得走出來。」

除了對鍾孟宏的性格有意料之外的發現,關於導戲風格是否也有印象深刻的新認識?「鍾導對劇本的要求比較嚴格,畢竟是自己的創作,他會希望盡量不要去動到文字,但在表演上就沒有太多限制,給我的指示通常像是『妳就這裡翻一翻、那裡找一找,然後看到小靜(王淨角色名)』,只有在角色內心比較掙扎時,他會和我討論要還是不要、多還是少。」

賈靜雯認為導演與演員的關係相當微妙,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之上,「演員通常是接收方,如果導演不能說服我,我才會去和導演說自己的想法是什麼。拍攝《瀑布》時就覺得沒什麼問題,而且鍾導的每一顆鏡頭都讓我覺得很棒,甚至會捨不得休息,去觀察他怎麼擺鏡位。」

鍾孟宏賈靜雯上節目暢聊女兒經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鍾孟宏(左)與賈靜雯(右)

另一個「震撼」,則發生在第一次走進搭建在中影、由鍾導所設定的羅品文的家,「與我讀本時所幻想的家有很大不同,是更有品味、而且很『陽剛』的。和導演聊完才知道是因為這個家是前夫(李李仁 飾)所設計的,且鍾導對空間的思考細膩到家中一本書、一張照片的程度,這深深影響著我的表演,當我踏進去時,自然而然就會有態度出現。」

而本片拍攝順序與劇情發展完全同步,也讓賈靜雯驚呼感動,「這真的太少見了!怎麼可能都是順拍?以往都是哪邊場景可以了,就趕快衝去;鍾導竟然是隨著故事將場景慢慢改,哇!我才覺得拍戲可以這樣順著流暢度走,對演員而言真的是很幸福的。」

為了便於攝影機運動,老屋空間全是搭景,與鍾孟宏長期合作的美術指導趙思豪更以《瀑布》再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此前他已憑《停車》、《一路順風》、《同學麥娜絲》收獲此獎,實力有目共睹。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先後揭露了品文母女的家、前夫的新家──前者光線陰重、氛圍壓抑,埋陷於都市叢林;後者座落山區、明亮寬敞,宛如世外桃源。

這樣的設定除了映襯出兩組家庭的氣氛相異,成員心境也有巨大落差,而羅品文仍然「固守」著由前夫設計、打造的城池,更透露出即使婚姻關係已不再存續,她仍處在一種自我禁錮的狀態,離不開牢籠,也捨不得與已死的婚姻幽魂告別。

若定義《瀑布》幕後陣容中,影響賈靜雯表演最深的是編導鍾孟宏,那麼幕前夥伴裡,互動最多的無疑是飾演女兒的王淨。

奇妙的是,為期38天的拍攝期以前,賈靜雯和王淨連定裝都沒碰到面,直到開拍當天才首次相遇,「完全沒事先和主要對手演員碰面、聊聊天,這是在我表演生涯中從來沒遇過的,相當罕見。不過因為這兩個角色在前期的關係緊繃,所以沒有太多熟悉感其實也有好處,這樣的疏離反而有所幫助,但當然不是每一部戲都適用。」

賈靜雯和王淨憑著本片同時提名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將上演一場「母女組」的影后之爭,談及攜手完成《瀑布》的經驗,賈靜雯這樣描述王淨:「每一位演員都有自己的氣場,對戲時可以感覺到王淨是『很有戲的』,她會給我很多東西,可以互相激起許多感覺。幸好即使沒有先經過密切認識,也完全沒有哪邊『卡卡的』,我想如果有,導演一定會立刻感受到,尤其他又愛拍很近的特寫。」

《瀑布》劇照_(1)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戲裡的羅品文忙著「對付」獨生女,現實生活中的賈靜雯亦是母親,有三位女兒的她分享,「我當初在讀劇本時,大女兒就很好奇地也看了本,甚至還幫我想了很多包括謀殺元素的『鍾式』結局版本,因為我女兒喜歡看福爾摩斯,覺得應該要有燒腦、辦案的風格(笑)。」

觀賞完電影後,16歲的大女兒除了給予演員們高度評價,也感悟到片中母親與女兒各自的不容易,「其實就是很簡單的回饋,但至少是可以去理解和共鳴角色困境的。」

面對結局,女兒有自己的揣想,相信觀眾在觀影後也會有各式的思考路徑,小靜在孤島般的石頭上,盯視著迎面而來的洪流,而後究竟是死是活?品文在新聞畫面上看到的是真實抑或妄想?屬於賈靜雯個人的答案是什麼呢?

「起初我心中的想法比較戲劇性、偏黑暗面,我覺得小靜被打馬賽克走出來的畫面是不存在的,其實是品文又開始發作了。但後來發覺這樣的結局太變態了,如果是無止境的輪迴,我會好害怕。導演最後也說如果讓小靜死了,他應該會被大家罵翻,所以還是要有希望。」

原來,賈靜雯暗自經歷過這段被她稱之為「八點檔劇場」的腦內波動,不過更令人訝異的是,這場戲在劇本上其實只有一個指令──「羅品文倒抽一口氣」,甚至連拍攝當下,賈靜雯仍然不知道最終新聞畫面會呈現什麼。這個開放的、允許各種可能性成立的條件,反而考驗著演員的功力,不僅要為尚未拍板定案的結局預留各種合理空間,更背負著定調本片餘味的重責。

「導演不太多話,只要我自己去想。那場戲我從準備晚餐、接到電話,再走到電視機前面,我自己內心的設定其實是──品文這時候已經介於快要發病的邊緣,那種情緒太過複雜,不是用大吼大叫、崩潰跌坐等肢體動作可以詮釋,是已經完全呆掉的狀態。」

這是賈靜雯在極度有限的資訊中,自己最終梳理出的詮釋。這項令人有些摸不著頭緒的任務,放在賈靜雯身上,卻成了導演下給她的有趣戰帖,但正是因她技能滿點,也才能接得住招,順利破關。

鍾孟宏作品陽光普照、瀑布  台北限時上映
Photo Credit: 本地風光提供

現正於全台院線熱映的《瀑布》是劇情長片,放眼接下來,要與觀眾見面的作品《媽,別鬧了!》則是會在Netflix獨家播映的串流劇集,在大銀幕與小螢幕之間切換自如的賈靜雯,面對每一次演出,其實不看播出媒介,而是回歸人物本身。

「我還是會依照角色,去判斷需要怎樣的張力。因為看過鍾導的作品,我覺得他喜歡比較『現在進行式』的人物,因此會設定自己是演一個和你我距離很近的人。至於《媽,別鬧了!》就需要比較誇張的表演風格,但這和大銀幕或串流沒有關係,而是因為要飾演比較有衝突性的母女,所以產生這樣的表演。」

在台灣影劇圈耕耘多年,賈靜雯肯定自己的熱情不滅,「在這個行業雖然待了很久,但我一直沒有疲乏。在台灣拍戲很幸福,可以和不同主創團隊有許多對話的機會,我相信只要有多元的環境,觀眾就會看到多元的變化,而不被侷限。」言簡意賅,道出對身為演員的自己、對身在其中的產業,無盡的期待。而感到「幸福」,至此在這段訪談中第三度出現。

賈靜雯談「瀑布」發病戲情緒最緊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回望2019年,憑《我們與惡的距離》站上第54屆金鐘獎舞台,捧著戲劇節目最佳女主角獎獎座的賈靜雯,感言中亦曾提及:「我覺得我是一個非常幸福、也幸運的人。」或許,劇本中的角色始終無法全然「幸福」,但遇上這些角色的演員,賦予其生命、成就其靈魂,在發燙般亮起的屏幕上活出模樣、在黑盒子裡與觀眾相會,演員本身終能體會到幸福。

2021年第58屆金馬獎將開出怎樣的花果,亦仍是個開放結局,但相信無論如何,賈靜雯的演員之路終會持續綿展,如她所言,永不疲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專題下則文章:

【2021金馬獎】賽後評論:相愛相殺、互為表裏,《瀑布》與《美國女孩》無疑是今年最具指標意義的作品



【2021金馬獎】2021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8屆金馬獎入圍名單仍舊多元,台灣電影的風起雲湧、百家爭鳴,視角望向香港也有令眾人眼睛一亮的作品。此專題彙整「關鍵評論網」關於金馬獎入圍電影的相關文章,無論是評論、或是專訪,皆希冀透過文字給予讀者深度的影人影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