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影展大補丸】

侯孝賢、蔡明亮等大師都得過的「奈派克獎」是什麼?揭開金馬影展與亞洲電影促進聯盟的神秘面紗

2020/11/13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金馬執委會提供
TNL特稿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喜歡跑影展看電影的觀眾朋友或許都聽過奈派克獎,事實上奈派克獎項聯盟幅員遼闊,幾乎串聯起全世界所有重要影展,讓人好奇主辦奈派克究竟是什麼?

文:許耀文(電影工作者)

喜歡跑影展看電影的觀眾朋友或許都聽過奈派克獎,包括侯孝賢、蔡明亮、許鞍華、賈樟柯、金基德、河瀨直美、拉夫狄亞茲(Lav Diaz)、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等知名導演都曾在全世界各地影展中受頒此獎項,近年台灣則有鈕承澤《艋舺》、黃信堯《大佛普拉斯》、廖明毅《怪胎》等影人作品獲獎,足見奈派克之重要性與前瞻視野。

事實上奈派克獎項聯盟幅員遼闊,幾乎串聯起全世界所有重要影展,讓人好奇主辦奈派克的單位究竟是何方神聖?實際上又是如何運作?有多少重量級導演是從獲頒奈派克獎後在影壇發跡?你知道嗎,影史上首部獲頒奈派克獎的居然是一部台灣電影?本文將帶你揭開奈派克電影獎的神秘面紗。

怪胎奪紐約亞洲電影節評審團榮譽獎
Photo Credit: 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不斷推進亞洲電影的國際性組織

主辦機構正式全名為「亞洲電影促進聯盟」(Network for the Promotion of Asian Cinema,簡寫NETPAC),頒發肯定支持亞洲電影的獎項為「亞洲電影奈派克獎」,該聯盟總部設在新加坡。

時間回溯至1990年,NETPAC的初始概念係由印度影評人Aruna Vasudev女士在印度新德里一場論壇活動上促成,此理念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支持,而由Aruna Vasudev女士創辦的亞洲電影期刊《Cinemaya》也成為正式合作刊物。

大約三十年前,亞洲電影在國際影壇能見度仍不高,他們創立的初衷即希望透過亞太影展與電影機構之間的串聯結盟,推動亞洲電影的良性互動交流;同時遴選三位電影工作者或影評在各大影展組成評審代表團,決議頒發獎項給該影展中展映的優秀亞洲電影作品,進而提升亞洲電影在國際影壇的曝光度與討論聲量。

logo-netpac
Photo Credit: NETPAC

而NETPAC作為一個泛亞洲電影推廣組織,除了串聯起二十九個會員國的電影相關單位,還不定期出版書籍刊物、辦理影展、舉行論壇等各種活動。自2016年起,更與在澳洲布里斯本舉辦的亞太電影獎 (Asia Pacific Screen Awards)合作,頒發鼓勵首部或第二部長片作品的「亞太新銳獎」(APSA Young Cinema Award)。

影史上第一部獲得亞洲電影奈派克獎的作品其實是台灣電影:賴聲川導演電影版的《暗戀桃花源》,在1993年的新加坡影展中榮獲此殊榮;隔年NETPAC將足跡拓展至歐洲,在德國柏林影展首次頒發獎項,這也是NETPAC第一次與亞洲之外的國際影展串連,首屆得主是韓裔日本導演崔洋一的《月夜行車》(月はどっちに出ている)。

此後,隨著1995年荷蘭鹿特丹影展、1996年韓國釜山影展、1998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2000年義大利威尼斯影展等指標性影展陸續響應加入,NETPAC逐步在國際影展間確立其獨特重要地位。根據NETPAC官方網站的數據統計,全世界現有31個影展設有亞洲電影奈派克獎項,2018年度總計就在全世界各地影展有效地遴選出29部影片為奈派克獎得主。

奈派克電影獎的亞洲前瞻視野

時序再回顧至1998年,中國知名電影導演賈樟柯首部劇情長片《小武》在德國柏林影展的「青年論壇」單元中首映,年僅27歲的賈樟柯榮獲亞洲電影奈派克獎,這也是賈樟柯在國際影展間斬獲的第一個獎項(同時獲得「沃爾福岡.施多德」獎),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當時評審提供的得獎理由是「以一種嶄新的手法及對電影媒材充滿想像力的運用,真實刻劃了高速現代化發展社會中道德與社會性的疏離」;

同年韓國導演洪常秀的第二部長片《不羈的情人》(The Power of Kangwon Province)在韓國釜山影展擒下奈派克獎,評審讚賞洪常秀「創新的敘事結構,對於孤立而絕望的人物傳達了希望」;香港導演關錦鵬的《越快樂,越墮落》則於該年新加坡影展獲頒奈派克特別提及獎(Special Mention),而韓國導演李滄東的首部長片《青魚》(Green Fish)亦在荷蘭鹿特丹影展獲頒奈派克特別提及獎(Special Mention)。

若以1998年作為一段時光切片,早年的亞洲電影奈派克獎就以獎勵優秀作品作為一種積極參與並見證亞洲電影興盛與崛起的手段,光是前述獲獎的四位導演:賈樟柯、洪常秀、關錦鵬與李滄東,今日都已堂堂成為重要的當代影壇大師,足以證明NETPAC評審團的獨到眼光與前瞻視野。

小武_賈樟柯
Photo Credit: 桃園電影節提供
賈樟柯《小武》

奈派克電影獎中的台灣之光

自1993年《暗戀桃花源》起,影史上共計有17部台灣電影曾在全世界各地的影展奪下亞洲電影奈派克獎。早年新加坡影展的NETPAC評審團對台灣電影尤其情有獨鍾,六年間就有四次頒給來自台灣的電影作品:1995年吳念真導演《多桑》、1996年侯孝賢導演《好男好女》、1999年萬仁導演《超級公民》、2000年張作驥導演《黑暗之光》,十足肯定也支持了台灣電影在千禧年前的藝術成就。

鈕承澤導演則兩度獲頒亞洲電影奈派克獎,是目前台灣電影導演的紀錄保持人:2008年《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鹿特丹影展),2010年《艋舺》(美國夏威夷影展),其中《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評審團給的獲獎原因為「首部作品靈巧而幽默地嘲諷電影拍攝過程,並且對於人物處境有深刻的見解」。唯一獲頒奈派克獎的台灣紀錄片作品則是楊力州導演的《我愛(080)》,1999年由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的NETPAC評審代表團頒發。

近年台灣電影延續其豐沛創作力與多元性:2015年于瑋珊的首部作品《小孩》於夏威夷影展獲頒奈派克獎,2017年黃信堯《大佛普拉斯》在加拿大多倫多影展獲頒此獎,今年廖明毅《怪胎》則在韓國富川奇幻影展中脫穎而出擒下。

其中《大佛普拉斯》在近年有「奧斯卡風向球」的多倫多影展殺出重圍,獲獎別具指標性意義;2017年多倫多NETPAC評審團包括北京電影學院教授/知名維權人士赫建,近年主要研究黑色電影,評審團對於《大佛普拉斯》的評語即為:「以黑色幽默與風格描繪了貧富差距,並在台灣當代社會重新詮釋了黑色電影類型」。

北影最大贏家《大佛普拉斯》首支預告釋出,詼諧風格惹網友一致盛讚-1024x683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台灣在地的奈派克實踐:金馬國際影展

2007年台灣的金馬國際影展加入亞洲電影奈派克獎的聯盟陣營,藉以鼓勵新銳導演,目前是台灣唯一頒發奈派克獎項的影展。首屆NETPAC創辦人Aruna Vasudev女士親自抵台擔任評審,顯見NETPAC對於與金馬影展結盟的重視。

過去幾屆金馬的奈派克獎廣邀電影創作者、國際媒體、電影學者與影展選片代表等電影人來台觀摩影片並頒發獎項。電影導演曾邀請中國導演謝飛、中國導演應亮、台灣導演侯季然,國際媒體代表則有法國《電影筆記》雜誌(Cahiers du Cinéma)、英國《銀幕》日報(Screen)、美國《綜藝報》(Variety)等,影展代表則來自韓國釜山影展、溫哥華影展、韓國富川奇幻影展、日本東京影展、香港獨立電影節與新加坡華語電影節等重要影展,都為金馬國際影展帶來更多國際視野與豐沛能量。

75412165_10157925797396180_4765718346119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香港導演黃綺琳《金都》為去年奈派克獎得主

2015年起,金馬進一步公開徵招熱愛電影的影評寫手、素人影評或一般影迷,選進20至23人左右組成「亞洲電影觀察團」(The Asian Cinema Observer),與奈派克獎的評審一樣,需觀賞完該屆奈派克獎的入圍影片,再開會從中評選頒發「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是「奈派克獎」的會外獎,成為金馬影展不同於其他影展的存在。

透過這種方式金馬影展將NETPAC的理念做了更徹底的在地深根實踐。亞洲電影觀察團不僅身負票選推薦影片的重任,參與期間也參與由金馬影展方安排的各種課程和交流,儼然成為華語電影圈培育與挖掘未來影評人的重要搖籃。

75282231_10157925797121180_7955809501406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印尼導演約瑟安基紐安的《噤聲漫步》為去年「亞觀團」的推薦獎得主

亞洲電影與世界的距離:《寄生上流》的一英吋

隨著今年韓國電影《寄生上流》(Parasite)在法國坎城影展擒下金棕櫚大獎,又石破天驚在美國金球獎榮獲最佳外語片、奧斯卡金像獎風光奪下最佳影片等多項大獎,電影叫好叫座,票房在全球都表現出色,儼然是亞洲電影在國際影壇崛起的重要訊號。NETPAC來自哈薩克的影評暨董事成員Gulnara Abikeyeva女士也在NETPAC網站發表短文,特別恭賀《寄生上流》的成功,並期盼亞洲電影迎接即將見證的榮景。

《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領取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時感言說:「只要你克服閱讀字幕的障礙,就只有一英吋(2.54 公分)的距離,你就能邁向更多更精彩的電影。(英文)I think we use only one language, Cinema. (我認為我們只使用一種語言,叫做『電影』)。」回應亞洲電影奈派克獎近三十年來的深耕與努力,我們期盼因為NETPAC和所有亞洲影人的努力,未來有更多亞洲電影能在國際間被看見,期盼亞洲電影通往世界的距離僅剩那一英吋,電影就是我們共通的語言。

RTS31HM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20金馬影展】2020 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1990年「亞洲電影促進聯盟」成立,而後為了推廣亞洲電影與世界各大影展合作頒發「奈派克獎」。2007年,金馬影展增設奈派克獎,藉以鼓勵新銳導演,是台灣唯一頒發奈派克獎的影展。此外,更在2015年成立第一屆「亞洲電影觀察團」,徵選20名左右的影評人,並從中頒發「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此專題探討奈派克獎與亞洲電影觀察團的成因與脈絡,並延伸挖掘電影與影評的關係。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