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裡的真實英雄

「我們或許勇敢打破地獄,但不是英雄」——6月6日斷腸時,紀念諾曼第登陸70周年

2014/06/06 ,

圖輯

Zou Ch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Zou Chi

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深深地思考,輕輕地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被砲火摧殘、記錄著盟軍的英勇的法國諾曼第,如今已恢復繁華的面貌。而當年砲火之下勇猛的士兵,如今你是否看見了他們凋零的樣貌?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1944年6月6日,美軍剛離開登陸艇,在德軍的槍炮攻擊中執行登陸計畫。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諾曼第戰役是二次大戰末期,在歐洲西線戰場的一場大規模海上登陸戰。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美軍躲在猶他海灘的避彈坑中,等待時機進擊。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1944年6月5日晚間,以英、美、法為主的同盟國軍隊在最高指揮官艾森豪的指揮下,由2萬多空降傘兵作為先發,近16萬部隊在空軍轟炸與海軍軍艦砲擊的掩護下,從英國樸次茅斯起航後橫渡英吉利海峽,並在6月6日早上開始登陸法國諾曼第的海灘。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當時擠滿登陸艇、準備登陸的美軍士兵。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盟軍在諾曼第登陸前,使用了欺敵戰術以誤導德軍的情報單位。他們計畫了「堅忍行動」,成立實際上並不包含一兵一卒的美國第一集團軍群,並虛設空降師,再派遣德軍最畏懼的喬治.巴頓擔任指揮官,讓德軍誤以為盟軍計畫入侵挪威以及加萊。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盟軍的士兵在奧馬哈海灘上匍匐前進。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盟軍同時也計畫了「齊柏林行動」,讓德軍誤以為盟軍將在克里特島、希臘西岸或羅馬尼亞黑海海岸登陸。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登陸艇和保護鑑在奧馬哈海灘旁停泊。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即使盟軍準備了欺敵計畫,德軍仍於諾曼第登陸前,在西線完成了15,641個掩護體及799座鋼筋水泥炮臺,埋下了8百萬個地雷,讓德軍的防禦力大增,也提高了戰術的靈活性。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盟軍的士兵們在海灘上嚴陣以待。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登陸計劃將諾曼第海岸畫分成五大部分,由西向東分別為猶他(Utah),奧馬哈(Omaha),黃金(Golden),天后(Juno),寶劍(Sword)灘頭。行動開始後各灘頭除了輕微抵抗皆順利登陸,僅有奧馬哈灘頭例外;由於該處空襲與岸轟效果不佳,加上盟軍忽略德軍的增防,導致死傷慘重,約佔登陸當日盟軍死傷總數的四分之一。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在猶他海灘前,士兵們正幫助一隊登陸艦被擊沉的隊伍爬上海灘。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這場史上規模最大的海上登陸戰,由於海軍與空軍的掩護成功欺騙敵營,讓盟軍一舉突破德軍的防線「大西洋壁壘」,使德軍處於腹背受敵的窘境,進而開闢了歐洲第二戰場,加速了納粹德國等軸心國的滅亡;在諾曼第登陸戰後的第12個月,德軍投降。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在奧馬哈海灘上,一群受傷的士兵正等待醫護團隊的治療。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在諾曼第戰役中作戰的盟軍主要由英國、美國和加拿大組成;而在搶灘完成後,自由法軍和波蘭軍也有參與這場戰役,同時也有部分士兵來自比利時、捷克斯洛伐克、希臘、荷蘭和挪威。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諾曼第登陸的死傷慘重。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當年的諾曼第戰役持續了兩個月,造成超過9千名盟軍士兵陣亡,德軍則有2萬2千人在戰爭中失去性命。在諾曼第所在地法國,則有約2萬名法國平民死去,多數的平民都是在盟軍進行空襲時喪命。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戰友們幫一名戰死的美國士兵,立起了一個小小的紀念碑。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今天(2014年6月6日)是盟軍諾曼底登陸戰役70週年,這一天,被稱為D日(D-Day)。 D日在軍事術語中常代表某次作戰或行動的發起日,而世界上最有名的D日,就是執行諾曼底登陸的1944年6月6日。戰地記者萊恩(Cornelius Ryan)在二戰時隨軍隊四處征戰,後為此戰役寫下文學名著《最長的一天(The Longest Day)》。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平均91歲的美國二戰老將們,在法國參加70周年的諾曼第紀念儀式。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70周年的今天,法國在當初登陸點之一的寶劍海灘舉行了官方紀念儀式,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美國總統歐巴馬、俄羅斯總統普亭、法國總統歐朗德和德國總理梅克爾等十多位領袖都是座上嘉賓。過去儀式多將焦點集中在紀念盟軍反攻,但近幾年也開始邀請德國政府官員以及當時的德國老兵參加,以表示現今歐洲的團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表演儀式上順利跳傘成功後,老兵赫頓對著鏡頭擺出了滿意的姿勢。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6月5日,紀念儀式開始的前一天,法國傘兵部隊在諾曼第南部舉行空降表演,紀念當年盟軍的傘兵部隊在諾曼第登陸70週年。來自蘇格蘭、現年89歲的老兵赫頓(Jock Hutton)也參加了這一次的空降表演,當年他也曾從戰機上一躍而下,親自與納粹德軍交手,「這次的跳傘高度低得多,比當時輕鬆多了!」,赫頓這麼說。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今年93歲的老兵馬丁,仍自告奮勇在紀念儀式上挑戰跳傘。登陸諾曼第後,許多人向他表示感謝,曾經有位婦女哭著對他說「當時我還是小女孩,但我記得那些事,是你還給我們自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來自美國俄亥俄州、93歲的馬丁(Jim Martin)也參與了70周年的跳傘儀式。馬丁穿上他戰時不離身的跳傘夾克,使用速度更快、類似二戰時期的圓傘衣降落傘。法國空軍擔心馬丁受傷,要求他進行雙人跳傘,馬丁則回應:「不必擔心,假如我受傷或遇害,又有何分別呢?我都活了93年,已有過美好的人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曾參與諾曼第登陸的美國老兵William Fenton,拿著他自己戰時的舊照片。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馬丁說,當年101空降師的成員,只剩下他一個人在世,想到自己可能是所屬部隊裡最後一個還能跳傘的人,更堅定了他的決心。馬丁還記得當盟軍登陸諾曼第的第一晚,許多當地的民眾跑來向他致謝,但他強調:「我們不是英雄,英雄是那些原本不被預期做某些事的人。當你自願當兵,受過訓練又有軍餉,你或許勇敢打破地獄,但不是英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群二戰老將聚在一起談天,如今他們只剩下彼此能交換當時的記憶。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隨著時間過去,當年勇闖諾曼第的青年,如今都已年近百旬;對許多參與過諾曼第登陸的老兵而言,1944年6月6日是他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當年才18歲的老兵弗蘭克.羅西爾如今仍清楚記得當時英吉利海峽上的風浪,「我們暈船暈得非常厲害,抵達諾曼第時,我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盡快從那艘船上下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曾在二戰時的英國皇家海軍服役的David Cottrell,在諾曼第紀念日時獨自看著法國的大海,旁邊有個玩沙的男孩。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羅西爾說,「即使我們在上岸前就受過各種訓練,但看到眼前四處可見的傷兵、屍體,仍難以置信。登陸當日的傷亡很慘重,而我們所在的黃金海灘尤其如此。登陸日,我寧願永遠都不再想起這個日子,它是我生命裡最黑暗的24小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曾擔任英國皇家來福槍隊成員的George French,拄著拐杖緬懷當年。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和羅西爾同梯的士兵,在受訓當時幾乎都不滿21歲;而如今的他是諾曼底退伍軍人協會的成員,這個遍布全球的二戰老兵協會定期在各地舉辦活動,共同緬懷逝去的戰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曾經擔任二戰時皇家醫療團隊的英國老將Harry Mason,和一起經歷過戰爭時光的姪女撐著傘,坐在法國海邊。女性在戰時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戰時身在前線、隨時可能喪命的羅西爾,認為在後方提供後勤支援的婦女們,才是真正的英雄。「無數名母親,妻子,女兒,姐妹,她們在田地裡耕作、在工廠裡制造彈藥,婦女們是這場戰爭中的無名英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老將Bob Thomas,到許多軍人安眠的美國墓園,探望當時的戰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諾曼第登陸之後的第三個月,負傷的羅西爾回到英國。戰後平靜的生活讓他時常想起那些沒能與他一起踏上歸途的年輕人。「我會永遠記得那些十八九歲的男孩們,他們仍舊在諾曼第、在緬甸、在他們戰鬥過的地方永遠安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英國老兵Paul Butler的女兒替他拍了張照片,他正經過一面寫著「別再有戰爭」的塗鴉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參戰時的士兵們,最常感受到的是孤獨與恐懼。「大多數人在睡覺時都會想家,」89歲的鮑勃.麥克唐納(Bob McDonald)說,他曾是第14航空隊(14th Air Force)一架B-24戰機的機尾砲手。「如果不是旁邊鋪上的戰友,日子將非常不好過。」

88歲的鮑勃.尤爾(Bob Yull)是麥克唐納的戰友,他表示看著自己過去的隊伍因老兵日漸凋零而逐漸縮小,非常難過。「如果這些人都走了,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諾曼第登陸時被摧殘的朱諾海灘。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諾曼第登陸時被砲火摧殘、記錄著盟軍的英勇和德軍傷亡的法國朱諾海灘,如今已恢復繁華的面貌,遊人如織,展新的生命力在海岸上閃閃發光;而諾曼第紀念儀式也年復一年地慶祝,我們卻越來越難見到老兵們的身影。

「過去,所有人都上過戰場,退伍軍人也隨處可見,」 杰納蘇國家戰機博物館(National Warplane Museum)館長奧斯汀.沃茲沃思(Austin Wadsworth)說。「現在,我們終於開始發現,他們都將要離我們而去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今的朱諾海灘,每年夏天都遊人如織。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所有老兵來說,諾曼第登陸70周年,並不會比69周年或是71周年更特別。「我們是諾曼第之子,無論是哪一年,每個6月6日,我們都會在這裡,其他老兵也一樣。」

專題下則文章:

不只是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看《模仿遊戲》之前你應該知道的4件事



電影裡的真實英雄:

在電影敘述事件中,總有些蛛絲馬跡是導演想傳遞給觀眾的訊息。不論是劇中腳色,或是劇組人員,都有許多值得借鏡的英雄人物或事件,帶領著我們找到生命的出口。用幾部經典電影,幾位導演訪談,看看那些電影,回顧那些曾經真實的英雄時刻。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