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二次川金會番外篇:河內

關於「川金二會」的三個討論:越南是扮演民主與社會主義國家的中介者嗎?

2019/03/01 ,

評論

蔡歐趴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蔡歐趴

越裔台灣人。通曉越南文和英文,從事各類越南研究,特研究越南茶文化。曾任高中越南語講師,開設新聞越南語課程、演講越南時事點評、媒體環境、留學、傳統音樂與藝術等。以「越南路人」自居,以平凡的民間人身份踏遍越南各地,以茶會友講述一個個越南與東南亞的文化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世紀東亞國際面臨相當劇烈的動盪。進入21世紀,越南的北緯17度線已經成為歷史概念,而兩韓之間的北緯38度線是否能被跨越,美朝第二次會面的歷史時刻,成為當代東亞國際關係中關注的焦點。

本週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內的會面備受國際媒體關注,因為這不僅是兩國元首的碰頭,更意味著民主與社會主義政權在後冷戰期間轉變與和解的可能。而北韓近年與美國的和談,以及雙方會面為何選在越南,都有它的特別含意,以下列舉數個議題提出這次美朝於越南會面的相關討論。

朝鮮為什麼要跟美國談?

北韓金氏政權從金日成領政起,至今已經3代、70年。從歷史脈絡看,過去在冷戰結構體系中,北韓和中共、蘇聯、北越(即為後來統一南北越之越南)都是社會主義國家集團的同一個陣營,透過社會主義國家的連線和互助,經濟和國家發展尚稱強盛。但1991年蘇聯解體,前蘇聯集團國家的保護傘宣告消失。這對北韓而言是很大的危機。

要如何化解這樣的危機,北韓第二代領導人金正日的作法,是「先軍主義」,也就是軍事優先的政策,如發展核子武器。這是一種保衛自己的做法。這個做法捍衛了北韓政權的力量,但經濟發展則受到侷限,甚至影響到北韓人民的生活,同時也為東北亞國際局勢帶來威脅。同時也是這樣的威脅,讓美國能對此大書特書,是美國介入遠東事務的好機會。

金正恩曾經留學瑞士,具有現代國際關係的素養,對於西方思維的認知遠高於父祖。面對北韓的內憂(經濟困境)與外患(國際制裁),金正恩接班後需要有新世代的改革。將北韓納入國際社會,配合國際體系的脈動,即使對於這個以美國為首的世界體系中,北韓在當中的位置仍有疑慮,但不失為一種化解北韓危機可能的模式,因此在去年第一次新加坡美朝會和南北韓協議中,北韓都釋出相當的善意。

當今世界格局仍是「一超多強」的局面,而美國也一直都是舉足輕重的角色,若要化解目前聯合國對於北韓的制裁,得到美國的首肯是必要的。因此,與美國談雖然艱鉅,但卻是朝鮮必須要走的第一步。

美國總統川普是非典型傳統政治人物。川普在未來短則1年、長則5年(如果競選連任)後就要退任,退任後仍是商人。川普總統任內給金正恩方便,金正恩日後給川普集團在朝鮮特權,這樣的考量不是沒有,因此川金二人便有了坐下來談的基礎與動機。這也是早不談、晚不談,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時間談的原因。

AP_19059075940957
二次川金會在越南河內舉辦。

金正恩去越南為什麼要搭火車?

關於國際關係中領頭人物的決策,必然不是僅在表象的陳述,例如選擇越南作為二次川金會舉辦國,是以美國為首的世界體系向北韓釋出善意的一個訊號,而金正恩搭火車從東北亞到東南亞這件事,也絕不是偶然為之。

火車對北韓而言是國際訊號意象的展現,1958年金日成曾訪問北越領導人胡志明、2002年拜訪俄國莫斯科,都有使用火車的記錄。而二次美朝會選在越南河內,讓北韓可實現從北韓到中共、越南,由火車連起途經社會主義國家版圖的可能,也給了金正恩向祖父致敬的機會。

另外火車對社會主義國家的連線而言,也是相當重要的運輸工具。許多的物資、軍械、人員透過火車可以大量運輸,安定性也高。火車串聯起社會主義國家互助的歷史。此次金正恩在搭火車途中,更能閱覽今日從北韓到越南沿線串聯的地區和都市,檢視各地現代化的發展情況。

選擇火車為交通工具,還有安全問題與面子問題考量。目前北韓境內能供長途運輸且安全使用的客機年事已高,且因制裁因素,飛機零件等難以進入北韓,因此也可以解釋2018年的新加坡的美朝會為何向中國租借客機。再次向中國租借雖然亦可,但若金正恩從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飛機裡走出來,身後還有中國國旗,彷彿宣稱北韓是中國的一省,豈不煞是怪異。

為什麼川金會要選在越南河內?

今日社會主義領政的國家已相當少,但如何讓會社會與民主不同的政治體制共存於這個世界,減少衝突促進交流,是美朝交流的根本道理,而作為川金會主辦國的越南,扮演的便是兩者間溝通的中介者,其改革開放的歷程正是北韓可參考的對象。

越南是一個中等強國(middle power),它的規模與國際影響和中國或美國超級強國(Hyperpower)的層次不一樣,這個差異決定了這場會談必然不可能在中國,畢竟中國仍是美國角逐世界霸主的威脅,而越南則否。此外越南的國力與北韓較中國而言較接近,越南的革新開放一定程度上也漸配合外國的模式,如果北韓在未來要納入國際體系,那麼越南是可以類比的案例。

此外,越南是民主與共產和解下的產物,二戰後的冷戰期間越南分成共產的北越和民主的南越,越戰以北越勝利而告終,但隨之而來越南面對的是經濟制裁與國際關係的惡化,後迎來革新開放,透過強化國際經濟與外交關係,使越南重納國際體系的一部份,如今的國際化成果也被世界所看重。

北韓在二戰後迎來韓戰是東北亞民主與共產對峙的重點,南北韓民族文化共通,卻宛如兩個世界。北韓在當代國際體系中,要如何不自絕於世界之外,如社會主義領政的越南進入自由世界的脈絡,從1975年越南統一起算,越南這40餘年進入國際體系的轉變,將是北韓考量的重點。

AP_1905924834901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金正恩返回河內梅利亞酒店
,保鏢在車隊後方跑步隨行。

從政治環境來說,北韓在棄核後,若能如越南共產黨一樣,以一黨專政的姿態繼續統領國政。這可能是美國與北韓的共同期待,不過和南韓談論統一可能尚有段距離。整體而言,北韓可以向「越南模式」看齊並發展,而所謂的「越南模式」,就是經濟上近似目前越南的經濟發展,外交上與美國友好並制約中國。這也是美國向北韓釋出善意的原因之一。

AP_1905916060488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川普會晤時刻。 右邊是北韓高級執政黨官員兼前情報局局長金永哲。

綜上所述,推估未來北韓經濟發展和國際貿易的政策導向,將逐步取代核子武器軍事導向的政策,不過若北韓納入世界體系中,將以什麼樣角色立足國際,則仍有待進一步的論述。

20世紀東亞國際面臨相當劇烈的動盪。進入21世紀,越南的北緯17度線已經成為歷史概念,而北韓的北緯38度線是否能被跨越,美朝第二次會面的歷史時刻,成為當代東亞國際關係中關注的焦點,雖然最後美朝還是沒能簽署具共識的《河内宣言》,但會談仍能為未來的和平合作與發展鋪路。

AP_1905915082537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越南河內對上新加坡,誰主辦的川金會更出色?



二次川金會番外篇:河內:

二次川金會於2月27、28日在越南河內舉辦,【二次川金會番外篇:河內】將帶領讀者跳脫嚴肅的政治話題,走一趟河內、啜飲一杯越式咖啡,從生活的面向認識這座擁有悠久歷史的越南首都。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