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到底是什麼?

【初音表演者專訪】軟體「機械音」未必是限制,如果觀眾喜歡成就感更高

2020/01/23 , 評論
潘柏翰
潘柏翰
曾做過醫療政策相關改革,喜歡思考社會議題和閱讀,偶爾運動。喜歡嘗試些不一樣的東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Jeff還是「跌倒」,採訪結尾我請兩位對不熟悉虛擬歌手的朋友說些話,邀請不熟悉的聽眾一起來認識這個文化。兩位表演者不假思索地都回答我「不用多說,就是邀請他們來聽聽歌」。

歌曲往往伴隨著我們成長,也反映了不同時代的流行。這些歌曲可能是日本動漫的主題曲,也有可能是由虛擬歌手所發出的美妙樂音(但當時的你未必能察覺到)。喜歡虛擬歌手音樂的你,「能夠以這些歌曲來表演嗎」這樣的念頭也許在你腦海中閃過,你可能也好奇在台灣真的有人以此為表演的嗎?

《關鍵評論網》專訪兩位虛擬歌手音樂的表演者DJ Jeff Hazama和歌手ゼーノ 跌倒,帶你一探表演者的生態與表演日常。隨著他們的經歷,讓我們一起認識虛擬歌手在台灣的生態與起伏。

DJ Jeff:喜歡初音又想分享音樂,DJ於是成了首選

Jeff回憶起與虛擬歌手結下緣分的契機,是2010年PSP出了一款音樂節奏遊戲《初音未來-名伶計畫-》(-Project DIVA-)。當時的他並非直接想要當DJ,而是先從電吉他學起、接觸了效果器,之後才開始接觸到了DJ軟體,就此與DJ這個身份結下了近七年的緣分。

詢問他為什麼想要以DJ這樣的身份在舞台上表演,「我喜歡VOCALOID又想將音樂分享出去,又不想只是像電台那樣單純地播放音樂。既然是要播放音樂,我何不換一種比較豐富的呈現形式?」於是乎,DJ就成了他的首選。

非音樂專業背景出身、又坦承樂理基礎還有待加強的Jeff,分享當時從自學到能夠將歌曲串接在一起,可以分為設備和技術兩個門檻。針對前者,DJ這行表演的器材也從過往的黑膠唱片,發展成現在的軟體甚至是App。他認為隨著網路與科技的進展,現在要入門DJ幾乎可以說是零成本,甚至也有App能夠協助你練習。他自己則是從Virtual DJ這款軟體開始入門。技術分面,Jeff回憶起當時能夠順利將兩首歌曲接在一起,約莫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練習。

此處的順利接歌指的是兩首歌的拍子打在同一個鼓點上,順利從A歌曲進入到B歌曲。Jeff也談及這樣的判斷自然是主觀的。換言之,由A歌曲接到B歌曲的方式並非只有唯一一組的正確解答。

Jeff一開始是因為VOCALOID而下定決心自學DJ,後來也學習了電子舞曲(Electronic Dance Music,簡稱為EDM),也漸漸接觸了黑膠唱片。

我詢問他有沒有音樂專業或是基礎樂理,對入行當DJ的影響大嗎?他分享其實很多DJ並非所謂的科班生,有無樂理基礎也並非一開始接觸DJ這行的必要條件,「但DJ這行愈到後面會愈需要它(指樂理)」。他分享有基礎樂理對於上手做DJ還是會有一些優勢在,但比較明顯的優勢需要將時間拉長來看。「這就好比你走的路愈來愈長,你需要的工具和旅費相對會增加,樂理和你的額外知識就是你在DJ這條路上的工具和旅費。」他表示有些DJ確實會因為需求或表演,在比較晚期的時候將樂理補回來。「這樣做沒有不行,只是會比較辛苦些。」

從在家DJ、跨出舒適圈,到接下第一場表演

「我一開始接觸DJ並沒有想過要接表演」,這是Jeff在回答我從自學到第一場表演中間隔了多久,他的第一句話。這是個出乎我意料的回答,也是當時的他接到表演的心情。

然而想要當home DJ的Jeff,除了將作品上傳到網路空間或是分享給同樣喜好VOCALOID的同好聽之外,也有「踏出舒適圈」的熱血時期。「現在回想起來會覺得當時懵懂無知,我曾經有隨身帶著幾樣簡單的設備器材,一個人就跑到捷運站空間去放音樂。我後來有稍微做功課了解,才知道各縣市街頭藝人是需要事先考照,表演也需要經過申請。當時的我就是憑著一股『不管你是不是這圈子,我覺得這是好東西,我想要分享給你聽』的衝勁,就跑到捷運站去了。」

初登台的表演機會從何而來?「是2014年11月1日,是初音未來同好會社團成立兩週年活動,管理員強哥邀請我的」,Jeff在受訪時都還記得清清楚楚。在未來群像對他的專訪中,Jeff提及他的心情如何從萬分緊張害怕,到後來與共同上台表演的朋友一起到台北的DJ器材行借設備。「畢竟是自己的第一場演出,花了足足三個多月在排歌單以及練習上,除了上班上課睡覺外,幾乎所有時間都泡在控制器前不停狂練,深怕哪邊沒有練周全或哪邊做不好。」儘管後來現場的設備與他們練習時的不同,Jeff還記得當他按下Play鍵之後,「那緊張感如同被施了魔法一樣霎時煙消雲散,就好像身邊都沒有人,像待在我平常練習的小空間裡面一樣,只不過眼前的機器變大台一點,現在的我只要好好的練完這個Set就好了,在這種感覺下我完成了人生第一場正式演出。」

71227322_2425226130904681_82749343933619
Photo Credit: DJ Jeff Hazama
DJ Jeff近日在表演活動上的表演照
一般與Anisong表演場相輔相成,Anikura表演者養成不易

Jeff表示因為他是從數位DJ入門,因此還是有接觸了些EDM,表演場合也漸漸擴展到一般的活動、婚禮、公司尾牙甚至是私人派對。詢問他在一般場合與Anisong場合的表演有什麼不同,他回答前者的觀眾在感受上是相對陌生,後者的觀眾會有比較多的連結。

依據萌娘百科的說明,Anisong係指動畫歌曲,這個詞由Anime(日本動畫)和Song歌曲(大部分是流行歌曲,即J-POP)組合而成。這類的音樂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類音樂

  • OP:Opening song即動畫、遊戲的片頭曲
  • ED:Ending song即動畫、遊戲的片尾曲
  • TM:Theme song即動畫、遊戲的主題曲(大部分劇場版動畫)
  • IN:Insert song即插入曲,在動畫、遊戲中間插入的曲目
  • CS/IS:Character song/Image song即角色歌曲/印象歌曲, 指以動畫、遊戲虛構角色名義發售的歌曲
  • OST:Original Soundtrack原聲音樂,一般指在動畫中使用的背景音樂(BGM, Background Music)的選集
  • BGM:Background Music背景音樂,指在作為背景襯托的音樂,通常是無人聲的

我在VOCALOID的活動場合放音樂,我會知道觀眾基本上都是喜歡這些音樂,我選歌、放歌的範圍會更好抓到,感受上也會比較自在一些、壓力不會這麼大;一般的表演場合挑戰會比較多一些,邀請你前來表演的業主可能會給你一些指令或限制,考驗你的專業和臨場應變。如果做得起來的話,成就感其實滿高的。相對來說,在一般表演場的自由度會受限、壓力也會高一些。但我其實滿鼓勵是因為VOCALOID而接觸DJ的朋友們條件允許的話,可以多多接這樣的場子,鍛鍊即時反應和應變力。

另一個稱得上差別的也許是專門播放Anisong的DJ養成不易。Jeff談及所謂Anisong DJ在台灣還有在活動的,數量是兩隻手數得出來。他認為因為喜歡Anisong而想要接觸DJ的人多,但找不到方式入門或離開的人多,因此最終能留下來當DJ的人數寥寥可數。「外頭一般的DJ教室不會教你Anikura該怎麼做。以我自己為例,我也是先接觸制式的EDM,用EDM的手法接Anisong,後來才用原曲接Anisong。」也因此像Jeff這樣的Anisong DJ後來組成了一個團體「Ani-mode」,致力於推廣Anikura表演,彼此間也會相互交流。

雖然在音樂主題與生態上有別,但Jeff認為不論是不是VOCALOID的音樂,在音樂概念上仍是相同的。對DJ這樣以音樂作為樂器的表演者,「怎麼樣讓聽眾記得你這名DJ?你的定位、你的特色、選曲風格又是什麼?」,Jeff說這是DJ和一般樂手都要捫心自問的問題。


除了姑且一試,還想寫出忠於原曲歌詞的歌手「跌倒」

依據網路上找到的專訪,推算「跌倒」開始投稿作品至今已經超過十年了。從最早將翻唱的音樂作品投稿到網路、開始接表演甚至舉辦個人演唱會,到現在活動頻率略有趨緩,「跌倒」可以說是見證了虛擬偶像在台灣的變化。

「跌倒」回憶起當年想要開始翻唱,心態上比較接近於「原來有人在網路上做這件事(指翻唱)也可以做得不錯,我也想要試看看」。當時還是研究生的他,也是在東拼西湊之下買齊了錄音介面和麥克風,克難地在自己的租屋處錄音。在另個專訪中,他也提及因此引來鄰居的關心。另一個讓他起心動念想要翻唱的原因,則是出自想要讓中文翻唱的歌詞忠於原味:「記得那時因為看到別人討論中文翻唱的日文歌,大家都對於一些中文翻唱歌詞無視原曲的歌詞涵義感到非常不滿,才讓我興起了寫忠於原著的翻譯歌詞的念頭。所以現在才會有一些這樣的作品產生。」

論及喜歡的歌曲風格,「跌倒」回應不論是一般的Anisong或是初音,主要還是以他聽了喜歡,會想要擁有一個自己翻唱版本的歌曲為主。他也曾經因為日本歌手將初音歌曲改編為Rap版本後二度翻唱。「認真要說喜歡的風格會比較偏搖滾樂,雖然這類型的初音歌曲我也沒翻唱過太多首」,他笑笑著回答,「上台表演的話則會挑選互動性質較高的歌曲,這樣能與觀眾產生的連結比較多。」

「機械音」未必是限制,反而給表演者更多的詮釋空間

最一開始是以自己將翻唱好的作品投稿到網路空間為主,「跌倒」細數他生產力比較旺盛的時期約莫持續了兩、三年,最拼的一年是兩、三個月就能完成一首作品。歌唱技巧上,他也曾為了精進自己的真假音轉換和高音而去上課。論及過去與現在製作作品的差別,他表示過去因為資源不夠充足,或者說分工沒那麼詳細,一首作品經常是他從演唱、錄製到後續的混音等都是一人包辦。現在可以交由不同的專業人員各司其職,但他認為演唱者對作品製作的基本概念還是得具備,「否則你會很難與其他專業,例如混音師,溝通你的作品要如何調整。」另一個差別則出現在作品的形式,「跌倒」表示如果作品是要投稿到網路,大多時候在家用器材錄製即可;如果是有做音樂的朋友詢問能否協助錄製合聲,他便會詢問是否要專程到錄音室一趟。

「跌倒」分享喜歡虛擬偶像的演唱者大多數以在網路上翻唱居多,能否被邀請到初音主題的場子表演是另一回事。部分原因主要來自觀念,因為以初音為主題,還找歌手表演的場次其實並不多(因為以初音為主題的表演,再找表演者登台就不太是初音)。相對地,他提及在Anisong的表演機會多了些,偶爾也還是能聽得到初音的歌曲。

「跌倒」分享初音這樣的音樂型態對一般人的門檻較高,主要原因是有些聽眾會聽不慣「機械音」,但他認為這對初音表演者未必是扣分的。他表示在這樣的限制下,表演者若能將音樂調得好聽,這就是表演者的功力與厲害之處。「VOCALOID給歌手的發揮空間相對來說是大的,因為表演者受到原曲影響的幅度不高,表演者因此能夠有較大的詮釋空間。」

  • 「跌倒」於「初音ミク十週年生誕祭」演出片段

「跌倒」在樂團與個人兩方面都有相關的表演經驗,他也分享比較了這兩種表演經驗的異同。樂團形式的表演是以他過去學生時期曾參與過「Animate Preacher」此一團體(現已解散)為主。他表示作為樂團裡的一名歌手,必須要意識到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台上,因此表演的理想狀態是要能夠不時與其他團員互動,這樣呈現出來的畫面才會好看;另一個要留意的是樂團成員間彼此所發出的聲音要協調,不能夠有一兩位的聲音特別大聲影響到其他人的演出。當自己單獨在台上演出時,「跌倒」則說比較多事情就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相對地,表演的成敗也是自己一個人負責。

音樂就是串聯你我的共同語言

訪談的尾聲詢問他怎麼看待Anisong和初音生態的變化,他笑著說自己目前的狀態沒有過往那麼積極,但想做或是想挑戰的事情都有達成,「算是有達到我心裡設想的里程碑啦,當時也有許多人是慕著我的名前來參加演場會。回頭來看,我會覺得很幸運有跟上Anisong或初音在台灣流行的第一波熱潮。」

不論是Jeff還是「跌倒」,採訪結尾我請兩位對不熟悉虛擬歌手的朋友說些話,邀請不熟悉的聽眾一起來認識這個文化。兩位表演者不假思索地都回答我「不用多說,就是邀請他們來聽聽歌」。「音樂無國界」所言不假,在虛擬歌手的生態裡,音樂就是串聯起你我的共同語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初音繪師專訪】就讓初音未來喝著珍奶,坐在最具台灣味的變電箱上吧!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未來」到底是什麼?:

有一個網路笑話:如果你要惹怒一個ACG迷,就跟他說:「初音只是個軟體。」作為一個文化符號,初音未來已經成為全球ACG創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跨界成為流行文化的一環。不同世代、不同國籍的人透過初音的相關作品聯繫起來,分享彼此的作品。初音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全球為她瘋狂。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三彈,讓我們一起探索初音未來的前世今生,看這位綠色雙馬尾女孩如何串聯全世界的創作者與粉絲,激盪出無盡的創作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