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到底是什麼?

【初音入坑推薦】精選10名音樂創作者,讓你快速找到自己喜歡的風格

2020/01/21 , 評論
TNL特稿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底下的選輯中,我們將會聚焦在VOCALOID的音樂創作者上,從2007年以降,選出十名橫跨各個世代具有代表性的作者。但是我們也知道,VOCALOID領域的創作者多如繁星,所以這邊只能先以熱門創作者為主。

文:未來群像

前言

「創作者」在整個VOCALOID文化中,可以說是相當重要的存在。

與一般的消費文化不同,創作者的身份通常會經過商業法人的層層包裝,早期VOCALOID除了少部份來練手的專業人士之外,其實絕大多數都是素人出身。加上SNS與影片投稿網站本身提供的交流功能,讓許多作者與粉絲之間的意見可以更快的流通,同時也減少了隔閡,讓其他領域的玩家也能聯手製作出完整度更高的作品。

更細緻的分工,讓詞、曲、PV、混音等等都可以找到更專業的同好,讓整個圈子的作品不管是質還是量都有明顯的提昇。

底下的選輯中,我們將會聚焦在VOCALOID的音樂創作者上,從2007年以降,選出十名橫跨各個世代具有代表性的作者。但是我們也知道,VOCALOID領域的創作者多如繁星,所以這邊只能先以熱門創作者為主,另外,我們稍微調整了一下比例,給最近幾年的創作者比較多的名額,希望大家會喜歡。


DECO*27

那個男人也許會遲到,但他永不缺席——DECO*27

DECO*27,中文圈俗名「短褲」(DECO*27台語唸起來很像短褲)可說是VOCALOID最為活耀的一個創作者,從早期2008就開始投稿創作〈僕みたいな君 君みたいな僕〉(像我的你,像你的我)其輕柔淡淡的風格,在當時捕獲了許多人的心。

DECO*27的曲子總是給人甜蜜的戀愛感,我的這份聲音能傳達到你心裡嗎?聽著聽著不論是男性或是女性都會害燥起來呢~

這樣子的DECO*27在2012年1月曾經離開過VOCALOID一小段時間,那時候對他來說VOCALOID該達成的目標「傳說」也已經達成(傳說:百萬播放數的曲子),毫無目標的他,暫時離開了音樂人的行列,去尋找自我。

而一次意外的機會下,DECO*27在西班牙的巴塞隆納參加了sonar音樂節,看到兩萬人左右的人們兩手舉高一起大聲歡呼嬉鬧,讓他燃起了「那就再製作一次初音未來的曲子吧」的想法。

因此在2013年9月,DECO*27正式回歸VOCALOID創作圈。投稿了新的作品〈妄想税〉,令人意外的是,之前甜蜜的戀愛轉為愛恨強烈的戀愛感,讓人無法想到是同一個人製作出來的曲子,在那之後的多數曲子〈ゴーストルール〉〈妄想感傷代償連盟〉……等等,都是偏向快速強烈節奏的曲子,但是也讓人產生了一個疑問?究竟那個DECO*27還是我們認識的人嗎?

而DECO*27不意外的用了曲子來回答這個答案,〈愛言葉Ⅲ〉,一反近期強烈節奏曲子,反而是不斷的感謝,因為有了你們才有我,無法好好的將腦袋裡的話語說出,只能不斷的感謝,謝謝你們的支持。這首曲子也讓大家放心下來,DECO*27都沒有改變,只是在更加進步進化而已。

而在2019的5月22號,DECO也將發表屬於自己的第六篇專輯《アンドロイドガール》(ANDROID GIRL),一路走來DECO這個人對VOCALOID貢獻真的良多,無法簡單用幾百個文字來敘述完他整個歷程,但我想最簡單的一句話可以形容他:「這個男人也許會遲到,但是永不缺席!」


ピノキオピー(皮諾丘P)

從網路到現實的神祕世界領航員——皮諾丘P

皮諾丘P,在開始介紹他之前,想問問你對皮諾丘的認識是什麼?也許你會先想到童話故事裡的小木偶,又或是韓劇的皮諾丘。

不過今天我想介紹的皮諾丘是個繪畫作曲都能做的一體機天才,是個歌詞獨特而能深植各年齡層心中的長老,是最近開始出來跟初音未來一起唱歌的有趣作曲家。而且對2014年就開始追蹤他的我來說,他是個從網路走向現實的神秘世界領航員。

他歌曲的節奏感強烈,從〈ぼくらはみんな意味不明(我們全都不明所以)〉、〈閻魔さまのいうとおり〉(就如閻魔所說)〈Mei Mei〉〈内臓ありますか〉(你有內臟嗎)等等都是節奏鮮明,很容易一聽就能記住的曲調。

而且仔細聽的話發現他的鼓聲非常強烈,能感覺到不少為了現場表演放入的要素。重點是他的聲音也很巧妙地融合進歌曲中,經過電子音加工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和初音未來站到同樣的位置上。

綜觀他最近的作品,描述人類的歌曲佔了相當多,他非常擅長描寫人際關係間複雜且難以言喻的狀況。而且歌詞大多是帶有雙層意涵的雙面刃。且在近期的作品可以看到幾個不禁讓人聯想時事的歌詞,其中一首我想特別提出來介紹的是〈おばけのウケねらい〉(妖怪的取悅手段)。

除了幽靈模樣的初音未來真的很可愛之外,當時聽到這首歌時,讓人想起投稿前兩個月前發生的中國爬高樓網紅不幸墜落身亡的新聞。最近不時會有為了拍下驚人相片的網紅為了讚數,違法闖進禁止進入的區域或是挑戰危險行為的事情。

對我來說這種行為就是等同於把自己的靈魂賣給鬼怪,明明正在從事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卻為了迎合大眾而失去自我做出不應該做的行為。也提醒了世人到底在這社群網站分享作為交流手段的現在,會不會為了讚數而失去了良知和自我,進而毀滅自身。

從出道到現在將近十年的這些年裡,幾乎每年都帶給聽眾新的驚喜。他陪伴了早期的聽眾,也隨著當下的流行持續的改變他本人的音樂作風。從2015年開始跳脫網路世界,為了強調自己是人,展開個人DJ演出,隨著初音未來一同歌唱的獨特作法也在當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到了現在感覺到匿名性有點不夠誠實,因此開始露臉,還被邀請到海外演出。隨著他的露臉,他的作風也跟當時只在網路上活動的曲風有著相當大的不同,當之無愧是現在VOCALOID界的代表人物。非常推薦他今年剛出的《零号》專輯,可以一窺現在皮諾丘P的風格。


mikito(みきとP)

青春的最佳代言人——みきとP

如果要說誰是VOCALOID圈裡面,最適合「青春」這兩個字的創作者,那麼みきとP絕對是其中之一,2009年開始初投稿的他,在2011年以一首〈小夜子〉開始廣為人知。

〈小夜子〉以輕快中帶有深深鬱結的情緒,敘述出一種自傷自閉的孤絕與憂鬱,對因為人際關係而苦惱、甚至受傷的人們來說相當能引起共鳴,與後來的〈心臓デモクラシー〉(心臟Democracy)與〈絆創膏〉(OK繃)等曲子,樹立了他「悲傷搖滾」的印象。

みきとP的曲子往往給人相當纖細的感覺,取材自隨處可見的生活題材,在VOCALOID方面也是以溫柔的調聲為特色,聽起來舒服且沒有壓力,像是〈GOOD SCHOOL GIRL〉,描寫了青春期獨有的感性、迷惘以及面對未來的希望,是一首很適合當作畢業季的代表歌曲,又或者,是敘述一個校園偶像戀愛故事的〈サリシノハラ〉(離去之原)三部曲,也是讓人忍不住被曲調牽動情緒而忍不住落淚的名曲。

然而,みきとP同時也很擅長炒熱氣氛,2012年,他以一首〈いーあるふぁんくらぶ〉(12粉絲俱樂部)掀起熱潮,因為歌詞中提到不少港台兩地的明星歌手,加上朗朗上口的曲調,在華語聽眾圈中蔚為話題。

而受到官方邀請而寫下的2016年演唱會主題曲〈39みゅーじっく!〉(39 Music!)、還有近年又一次引發話題的搖滾曲〈ロキ〉(Roki),在在都是官方大型DJ活動或Live的常客。同時,他也很活躍於現場演唱,以自己真實的聲音,將VOCALOID曲演繹出截然不同的風味,是一名唱作俱佳的創作者。


koyori(電ポルP)

若要說起koyori的第一印象,那大概就是其作品的MV吧,沒有華麗的影片、沒有絢麗的插圖,只有一張又一張,以電線杆為主題且風格各異的定格照片,像是要直接以旋律與聽眾決勝負一般,專注於音樂性上。

koyori的曲子特色在於其獨特的世界觀詮釋,輕快明亮的曲調搭配帶點黑暗異色風格的歌詞,有點神秘又有點惡作劇的調性,以及時不時讓曲子氣氛迥異的轉調,讓人給予其「驚異的中毒性」的評價,例如〈デタラメ妄想トリップ〉(胡言亂語妄想之旅)、或是〈サイノウサンプラー〉(才能Sampler),都是早年相當高評價的作品。

從開始活動就以來就小有名氣的他,在2012年底以一首〈独りんぼエンヴィー〉(充滿嫉妒的一人捉迷藏)人氣爆發,也多次登上演唱會的舞台。

然而即使如此,koyori在作品的創作基調上沒有太大的變化,除了因為機材或聲庫而有音色上的變化之外,風格倒是跟MV很像的具有一致性,雖然偶爾會有不同的元素引入,例如2018年的〈はらぺこのルベル〉(飢餓狂歡),在配器以及節奏感上嘗試了異國風情,但在旋律上還是維持一貫的神秘與隱晦,算是相當堅持自我的創作者。


かいりきベア

創作、轉變、進化、成為傳說——かいりきベア

かいりきベア,中文圈都叫他怪力熊,這位創作者跟其他創作者有很大的不同是他一直在變化,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另一種說法,他一直在試圖找出自己的定位。怪力熊早期的風格跟後期差異甚大,不像是DECO*27那種變化中但卻還保有一些元素,而是完全無法認為前期與近期的歌曲是同一個人創作的。

2011年6月初投稿〈ワカレノオト。〉(離別之音。)」其緩慢的語調與常見的歌曲,在那個年代並不是太令人會留下印象的歌曲,這時候的怪力熊還找不到自己的音樂特色。(第三首作品的〈爆碎布丁〉還蠻搞笑的,用初音未來的聲音唱出吃不到布丁的哀怨)

到了第五作投稿〈完全懲悪ロリィタコンプレックス〉(完全懲罰羅莉控)也是かいりきベア第一次投稿進入了殿堂(殿堂:影片播放數超過10萬),不過這段時間的投稿是偏向搞笑歌詞,總之就是很讓人覺得這個人很不行啊~FBI應該老早就在他們家外面待機了吧

而怪力熊的第二次的變化應該是在與わか/IMBK合作的〈ドリームキラー〉(夢想殺手)」這首,拋棄以往的搞笑風格歌詞轉成稍微有點中二,而在樂曲上面減少了許多電子效果音、減慢了速度更加強調旋律。

這種巨大的轉變反而使得かいりきベア找到屬於自己自己創作的定位,這樣的巨大轉變也讓怪力熊在2015年8月投稿的〈失敗作少女〉成功達到傳說等級(播放數超過100萬)。

曾經有人說怪力熊使用的角色並不固定,感覺是隨著潮流在變換,很沒主見。但我認為沒什麼不好,畢竟如果都安逸在一個習慣的狀態創作下,不去尋找新的東西突破自我,那樣還是VOCALOID嗎?

因為創作而生的VOCALOID也需要注入新的想法,因為有這些新的想法影響到新的創作者,這樣的的循環不斷無限前進,也讓VOCALOID持續變化,讓我們也持續受到新的刺激,學習到各種不同的人事物,也讓我們的想法不會侷限在框框內,持續的求新求變我認為才是VOCALOID更加強大的主因!


ナユタン星人

如果要說VOCALOID圈新生代創作者的指標性人物,那大概就是ナユタン星人(Nayutan星人)了,2015年一首初投稿的〈アンドロメダアンドロメダ〉(Andromeda Andromeda),瞬間成為話題歌曲。

大面積單色的背景,幾張看起來生澀的自繪圖,搭配充滿活力與毒性的電子音搖滾,以及尖銳高亢的VOCALOID調聲,不管是在視覺上還是聽覺上都相當的引人注目。

ナユタン星人目前的真實身份仍然是個謎,對外都以「來地球出道的外星人」這個身份自稱的他,第一首曲子就像是在做自我介紹,在形象塑造上十分的成功,而目前在niconico動畫上傳的曲子,絕大多數都得到了百萬以上播放數的佳績,引起現象級的迴響。

除此之外,NHK紅白的常客、被NICO動畫住民暱稱為「最終魔王」的「小林幸子」,也上傳了一首模仿〈エイリアンエイリアン〉(Alien Alien)改作的〈サチコサンサチコサン〉(幸子小姐幸子小姐),更在2018年的大型活動:NICONICO超Party上,登台演唱他的〈太陽系デスコ〉(太陽系DISCO)。


Omoi

在充滿重量的回憶背後藏著怎樣的熱情呢?——Omoi

Omoi是兩人一組:Sakurai與Kimura的組合,Sakurai主要為作詞作曲和調声擔當,Kimura主要負責音樂合成,「Omoi」在日文有回憶、重等意思存在,但是兩人表示使用Omoi當作團名主要不是日文字面上意思,而是屬於兩人的小祕密。

這兩人組另外也常常被日本人叫做エモい(Emoi),Emoi在日文指的是令人情緒高漲的情況,而這點可以從它們的曲子中看到,其旋律相當快速也很激昂,會令人不自覺得跟著旋律左右的擺動。

而Omoi最初的投稿是在2013年6月的〈スノウドライヴ〉(SNOW DRIVE),作為最早一開始投稿的初作品,其特殊調教在當時就已經打入了一部份人的心中。

而間接連著的投稿〈突撃前夜のダンス〉(突擊前夕的舞)〈全速力協奏曲〉(最高速協奏曲)〈チット・チャット・マーチ!〉(Chit Chat March!)雖然都是相當不錯的曲子,但是由於Omoi本身的作曲風格是相對極端的電波,他們使用VOCALOID調出來的聲音絕對算不上是悅耳,電子效果用的非常的多,因此很多人也聽不慣這種帶刺的音樂以及調教。

而在2017年7月的時候,Omoi他們終於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平衡點,這首曲子就是〈テオ〉(把手),這首曲子可以說是幫Omoi雙人組打開了新的大門,之前過於帶刺的調教,在這首曲子裡面與旋律完美的結合再一起,只要少一個零件這首「テオ」就是不完美。

而這樣子的雙人組也被Crypton看上,邀約製作MAGICAL MIRAI 2018的主題曲,最後成果就是〈グリーンライツ・セレナーデ〉(綠光小夜曲),不斷的突破自己的界限,這樣的雙人組究竟能走到哪邊去呢?小編也不清楚,但我相信他們未來會帶來更多充滿熱情的旋律給我們!


はるまきごはん

はるまきごはん筆名直接音譯成中文就是「春捲飯」,2014年開始活動,2017年因為一首被老牌創作者「wowaka」所盛讚的〈ドリームレス・ドリームス〉(無夢之夢)而廣為人知,現居北海道,不但詞曲都由自己創作、連PV都不假手他人,是一名能寫能繪、相當全才的創作者。

春捲飯的曲子有幾個特色,其一是他的調聲相當高亢,但比之大多數人使用的高音又不覺得刺耳,很多人給予其「音很高但是聽起來卻不會不舒服」的評價。再來則是用色明亮大膽、可愛又富有動感的PV動畫,將曲子的世界觀建立的相當完整。

而在曲調方面總有一點宿命論的滄桑與蕭索,無論背景為何,他曲子中的主人公、或者是歌詞所敘述的視點上,總是最渺小的那個,因為他比較的對象往往是巨觀的、難以撼動的,比方說歷史、比方說銀河,在時間與空間上,去尋找微觀的自身存在。

即便是〈八月のレイニー〉(八月的RAINY)或〈フォトンブルー〉(Photon Blue)這種聚焦於兩人之間故事的曲子,又或者是筆者個人暱稱「宇宙三部曲」的〈銀河録〉(銀河錄)、〈カルデネ〉(木衛二十一)、〈アトモスフィア〉(大氣)三連作,也是充滿了對時光的慨嘆,歌詞中一幕幕如同定格膠卷的瞬間描寫,反而會更因此惋惜於「回憶」的美麗與不可逆。

雖然曲子總有點物哀情懷在,但那高亢卻不逼人的調聲,還有旋律裡面掩蓋不住的、深切的溫柔,卻又能讓人感受到從心跳中鼓盪出來的溫熱。


R Sound Design

R Sound Design是2015年開始活動的新銳創作者,前期以VOCALOID創作為主,在當時還是以「usage P」的名義活動,在2016年的時候,設立了「R Sound Design」的名義並且活動至今。

2017年開始嘗試自唱,所以曲子有不少是以雙版本的形式發表,像是2017年的〈帝国少女〉(帝國少女),在NICO上通常會給作者親自詮釋的版本,冠上「模範解答」的標籤,算是一種相當高評價的稱讚。

R Sound Design的旋律相當細膩,並且帶有一股透明感、以及朦朧的距離感,善用電子的效果音,營造出都會獨有的孤絕感,這之中當以2018年的「flos」以及〈神曲〉為最。

〈flos〉以呢喃一般的低語念出許多花卉學名做開場,唱出一種頹廢的回憶與耽溺,〈神曲〉則是借用了同名的但丁史詩,將其中的意象轉化為一對戀人之間的糾纏與苦痛。這邊也相當推薦將VOCALOID以及本人詮釋的版本交互聆聽,體會一下其中的溫度差。


春野

若要簡單的給春野一個評語,那麼個人私心的評價是這樣的:

夜晚不能沒有春野

春野的風格有點近似於早年一位創作者「ねこぼーろ」,但少了那麼一點憂鬱,走向更為純粹且療癒的路線。聽春野的曲子是一種毫無壓力且極為舒適的體驗,彷彿意識會隨著旋律一同陷入霧裡雲間,朦朧且飄忽,很適合在深夜之中搭配耳機聆聽。

平心而論,春野的曲子並不是特別熱門,但是在這個以快節奏搖滾或是EDM為主流的領域中,用特定曲風殺出重圍,就不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春野的曲子風格十分一致,都是行進極緩的電子樂、佐以清冷的鋼琴或是舒緩的木吉他音色,像是走在平緩的坡道,幾乎感覺不到起伏,但在突然回頭的時候,才會驚覺自己已經來到某個高度,然後將情緒收在一個充滿餘韻的制高點。

像是「深昏睡」的那句「最後まで離さないでいて もう心は無いけれど(到最後都別離開我 雖然我早已失去心)」、或是〈nuit〉裡面那句「朝が来る前にさよなら」(在早晨來臨前道別)。

因為這樣的特質,春野除了擁有一批很死忠的聽眾之外,也頗受部份作風獨立的音樂人青睞,更獲選在NICO大型活動「超會議」的VOCALOID演出舞台上,與一眾熱門作者登台輪流演出。

另外,春野除了會跟一些獨立歌手(例如:lasah)合作,提供樂曲給他們演唱之外,偶爾也會發表自唱的曲子,目前剛發表純音樂線上專輯的春野,可以給很多疲累的心靈帶來滋潤吧。


結語

當然,我們也知道每個粉絲,應該都有各自大相逕庭的口袋名單,以開頭的DECO*27來說,可能就會有不少粉絲懷疑,為什麼不選kz或ryo,畢竟前者創作出了膾炙人口的〈Tell Your World〉、後者則是寫出奠定初音未來「公主」形象的〈ワールドイズマイン〉(WORLD IS MINE),但我們希望能推薦給大家的,是一直到現在仍繼續在VOCALOID領域活動的創作者。

事實上,這篇文章只能當作一個引子,我們希望讀者們在閱讀之後,也可以踴躍提供各自的推薦以及遺珠。對VOCALOID而言,創作者的音樂可以說是相當核心的支柱,因為如果沒有作者寫出原創的曲子,那就不會有後續的產業衍生,我們並不打算強分高低,只希望大家的想法能夠取得交集、進而交流,才能夠激盪出更多更燦爛的火花。

未來群像二月活動:「VOCALOID創作超連結-Vocaloid Produce Nation-」邀請到五組日本的VOCALOID音樂創作者團體來台參與CWT同人誌販售會,並於會後舉辦創作者交流座談會,於會中安排訪談、提問、同好交流及互動問答等靜態項目,同時會販售創作者商品。(報名連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初音未來的誕生】不只是歌唱軟體,更是日本流行文化的集體創作圖騰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未來」到底是什麼?:

有一個網路笑話:如果你要惹怒一個ACG迷,就跟他說:「初音只是個軟體。」作為一個文化符號,初音未來已經成為全球ACG創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跨界成為流行文化的一環。不同世代、不同國籍的人透過初音的相關作品聯繫起來,分享彼此的作品。初音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全球為她瘋狂。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三彈,讓我們一起探索初音未來的前世今生,看這位綠色雙馬尾女孩如何串聯全世界的創作者與粉絲,激盪出無盡的創作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