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未來」到底是什麼?

【二次元 vs. 現實】相比真人偶像,摸不著的「虛擬偶像」究竟有哪些魅力?

2020/01/22 , 評論
TNL特稿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使不擅社交,虛擬偶像可以協助表達自己,以此擁有良好的社交活動並建立自信與人脈,獲得更多外在的支持。比起努力地向外闡述虛擬偶像的好,對粉絲而言,回頭細數著自己接觸虛擬偶像後的改變,我想這就是虛擬偶像的最大魅力也說不定。

文:未來群像

我知道的,那個其實是我們內心的投射,可能是欲望、可能是理想、可能是典範、也可能是更在那之上的什麼,但是正因為如此,我們怎麼能不愛上那個真實的自己?這跟照鏡子不同,我們看到的不是自身的輪廓與形象,而是老套卻又唯一的形容「靈魂」。

——七瀨昇

談到虛擬偶像,大多數人想到的,無非是那些動漫風格的二次元少女吧。搭配手繪或是3D製作的動畫,由真人在背後配音或歌唱,並在大螢幕上呈現出唱跳的模樣。再進一步可能聽過偶像大師或是絆愛等等,隱約知道是個動畫的偶像團體,或是什麼虛擬 YouTuber?

某種程度來說,這些都算是虛擬偶像。

而等等要介紹的初音未來,屬於VOCALOID,一套YAMAHA開發安裝在電腦上的歌聲合成系統。表面上她與大眾認知的虛擬偶像好像一樣,但背後的運作方式與理念卻是大大不同。

活在電腦裡的她,比起虛擬偶像,更可以稱她為「電子樂器」,一個人人都可以使用的樂器與形象。

而為甚麼會有人喜歡他們?她們有什麼魅力讓他們如此瘋狂?相信許多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在筆者尚未接觸這文化時也是這麼想的。這裡我們就要從偶像與虛擬偶像的不同開始談起。

何謂偶像?一般而言,偶像是指「受人崇拜、景仰的對象」,而在日本演藝圈中,衍生為「以自身魅力吸引他人支持的人」。

偶像本身為了吸引粉絲、鞏固人心,通常會塑造青澀形象出道,讓粉絲隨著偶像成長而加深粉絲的帶入感;但常人無法比擬的天份與成長速度,創造出讓人想要關注、卻又自知無法比肩而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在無法碰觸的範圍內讓粉絲繼續崇拜與支持。

偶像是相對於演藝圈的「藝人」而言,更貼近、卻又更遠離粉絲的一群人。

現實中的偶像,儘管是在粉絲面前「演繹」著這個角色,他們仍然是人類。生而為人,必定擁有「情感」與「人權」。相對於此,初音未來卻是個「完全遵照使用者設計」的虛擬形象。雖然有購買軟體的前提、以及形象使用上的規定,相對而言,她是可以供人「使用」的虛擬歌手。

因此,現實中,偶像的形象包裝是有限制與保障,不會輕易損及本人形象。相對於此,初音未來屬於軟體,購買者可以獲得聲音上的全面使用權,並在合理範圍內自行塑造其形象,而不會被拒絕或限制。

因此,在創作的發揮上,虛擬偶像會比現實中的偶像有更自由的空間可以表現。但也因為發揮空間大,造成負面影響的創作也是存在的,儘管Crypton對此有相關規範,卻也無法全面防堵,這是和受保護的人權不同、有風險的另一面。

幾年前,藝人Makiyo毆打計程車司機引起社會輿論批評;日本知名偶像團體「AKB48」儘管有著禁止戀愛的規定,仍然接連傳出緋聞導致粉絲批評與團體動盪;網路影片「華語歌壇十大車禍現場」流傳甚廣,記錄了偶像、歌手們在演唱時的各種失誤,更明顯指出了「人並不完美」的事實。

偶像無法控制的情況——「意外性」就是如此。以緋聞來說,由於偶像和粉絲之間若即若離的距離感,其實有不少粉絲會將感情投入其中,甚至幻想「總有一天能和偶像戀愛」,進而投入更多心力與金錢去追捧偶像。然而,一旦偶像傳出緋聞,就會讓許多死忠粉絲的幻想破滅,而對偶像的名聲與支持度造成影響。

又或者在身體管理方面有失誤,造成攝影、錄影、演出等等各種活動無法順暢進行、甚至是在途中出現唱歌破音、忘詞、舞蹈忘記舞步、中途摔倒,演出中因為拉肚子而只能待在廁所等等,也會讓觀眾粉絲們的期待轉為失望,甚至是怒火。

相較之下,虛擬偶像只要事前的塑造過程完備,除了現場設備之外,幾乎不會有意外狀況。然而,觀眾是人類,意外性仍舊存在,預測幾乎不可能加入所有的可能性進行應對,沒有意外的同時也沒有彈性。

畢竟,虛擬偶像的演繹必須透過模組建構、動畫處理、物理引擎運算、聲音調整等等技術,集結相關領域的專家透過種種調整,才能打造出貼近人類表現的演繹方式。同時,以目前的技術要處理虛擬偶像的表現,需要的設備、可能發生的故障狀況等仍然會造成一定的意外,這方面的防範也仍不可少,會是一筆相當大的成本。


介紹完現實偶像與虛擬偶像,有了一些概念,接下來會談及初音未來為何能夠如此的火紅。同樣是藉由大眾媒體聯繫著粉絲,初音未來能以一個「軟體」的身分貼近人們的生活,形成一種獨特的集體創作文化,並橫跨多種領域。

在niconico影音平台的投稿影片有標註初音ミク標籤有237,585件(2019年8月26日統計),而在著名的插圖網站pixiv有初音標籤的投稿作品則有433,290件(2019年8月26日統計),實質上在其他平台流通的作品還有更多。

Crypton有條件的對初音未來使用權的開放,將初音未來的可塑性全部交由粉絲與創作者。創作者自己寫故事、繪畫和製作音樂,粉絲選擇他們自己喜歡的作品。

在這樣的情況下,比起商業的偶像有更多的作品在網路上流動,不是透過官方,是粉絲與創作者之間的交流互動的結果。這使初音未來每天都有相關作品產出,由此可見粉絲的創造力是比官方都還強大的。每天都有不同的創新,每天都有不同的刺激,粉絲自身也享受著這甜美的果實。

創作者不受主流題材影響,創作的題材包羅萬象,從一般的初戀、失戀、孤單、正向、流產、捐贈器官和改編童話等等。可以是情竇初開的戀愛,也可以是生死嚴肅的話題。而在樂曲風格上,從民謠、爵士、搖滾、重金屬,幾乎可以聽到各種不一樣的創作風格。

其中較特別的還有利用初音未來「軟體」和「機器人」這種近未來的科幻概念去發想題材。例如PinocchioP的〈妳並不是活著的實在太好了〉(君が生きてなくてよかった),描述社會有些人對初音未來抱持負面的刻板印象,可是初音未來不是真人,所以感受不到,以粉絲的視角認為她不是活著真是太好了。

另一首木村わいP的〈高音廚音域測試〉則是利用軟體的特性去唱真人達不到的超高音,開玩笑地請人跟著唱,這些都是在真人偶像上不會看見的獨特點。

除此之外,粉絲會替初音未來添加故事。以代表物的蔥來說,先是有一首粉絲製作的「甩蔥歌」出現,其他創作者覺得不錯,也將蔥放進自己創作的初音未來當中,這樣的連鎖多次創作,蔥就在不知不覺間也受到了粉絲的認同,成為官方也認同的代表物。

類似的狀況在VOCALOID的世界不斷的在發生。每個人都成為塑造初音未來文本的一份子。創作者以初音未來這個虛擬偶像來發揮想像力,產生出日常貼近粉絲的作品。這讓粉絲既與初音未來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感,卻又感覺其更為貼近在生活之中。

總的來說,初音未來這個特殊的存在,使她的粉絲無法像真人偶像那般與之互動,粉絲沒辦法與她對話,說聲加油、謝謝;沒辦法請她簽名、握手,取而代之的是與創作者的互動,這讓粉絲與初音未來之間產生微妙的心理距離,誕生一段特殊的關係。

初音未來沒有實體,她沒有一個真人在背後,也沒有被賦予相關設定。她的擬真還不到那麼真實,可是她仍存在著人形,這會使人們更容易產生移情作用,更容易將自身情況帶入歌曲當中。

比起其他帶有強烈設定的偶像,它更像鏡子一般的存在,創作者與粉絲皆投射自身的情感在上面。創作者藉由初音未來表現自己,粉絲在初音未來身上尋找自己的內在投射出的渴望。

每個人投射出的內在不同,他們所追隨的初音未來也不同。在2018年,35歲的日本公務員近藤顕彦公開與初音未來結婚,舉辦結婚典禮並透過gatebox虛擬管家頒發不受日本政府承認的結婚證書。

二次元的結婚在日本不是史無前例,但做到如此公開,近藤先生是第一人,這也吸引了日本參議員山田太郎到場祝福。而從旁可以看到近藤先生自身相當努力,對外維持良好的形象,可以說除了結婚這事有人無法接受,其他方面都是無可挑剔,這更是引起了VOCALOID圈內以及圈外社會的正反雙方的討論。

創作者們對此事件也是用創作的方法來表達意見,おどP和じーこば為其作曲祝福,くらP則用圖代表他的想法,在twitter獲得轉發與討論,產生出了「你的初音未來不是我的初音未來」的一句話。

這並不是在自欺欺人,每個人參與這個文化的程度與面向不同;接觸到不同創作者呈現出不同的初音未來;在這面鏡子上認同的初音未來也是獨一無二的,就好像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經驗是特別的,這種自戀的行為也體現在這裡。

而近藤先生是因為從求學路上遭受霸凌,在職場工作仍受欺凌。在失意時,受初音未來的歌曲感動,重拾勇氣返回職場,選擇與她共同在這社會上生活下去。某種程度上來說,近藤先生也是用這種方式克服了過去的陰影,勇敢地揭露自身經驗,至於結局是否是好的,還需要時間去證明。

近藤先生這樣的例子仍是少數,多數喜歡初音未來的人都是知道她是「軟體」的情況下而去喜歡,不會盲目把她當成真人看待,也不會視為單純的工具,而是中間的甚麼,畢竟這個軟體作到的事情已經超越了正常的認知。或許就是這樣特別又適切的距離,讓我們更能夠看到事物的本質。

軟體唱歌並不像人聲那般的充滿感情起伏。時至今日,多數的歌曲仍是相當容易辨認出來不是真人唱的。在如此缺憾下,粉絲才能站到另一個角度去欣賞到更多創作者的東西,像是更懂得去賞析詞曲、人聲的特殊調教和歌曲PV。創作者也因此專注在其他能有所突破的點,兩者在類似補償作用下都會試圖去找尋點甚麼來證明自己,產生專屬這個文化的一種創作風氣。

「Everyone,Creator」,每位粉絲心中都會有個夢想是為VOCALOID盡一份心力,憧憬著VOCALOID的創作者,想要成為那個曾經給他們「糧」吃、帶給他們歡笑、感動過他們的人。

在這之中或許也有些成分是為了要表現自我,去證明某些事情。比如說藉由創作來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去除社會的污名化,但那不影響他們為這個圈子創作的動力和他們對這圈子的喜愛。反而是從粉絲轉為創作者的這個過程,讓他們深入這個創作文化,更添歸屬感。

2011年12月,Google Chrome Japan公布了一隻與初音未來合作的廣告,這支「HAKUHODO」設計的廣告,在坎城國際廣告節得獎,用在短短一分鐘完美的詮釋出了粉絲與初音未來之間的關係,其設計出的口號,「Everyone,Creator」更是烙印在所有粉絲心中,讓粉絲有參與感。

以Chrome瀏覽器Google搜尋初音未來開頭,點出在非營利的條件下,初音未來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的虛擬歌手。

各式各樣的創作者上傳作品到網路,包含使用鋼琴、吉他、電腦混音、電腦繪畫和MikuMikuDance(3D模組製作)等等,粉絲在YouTube或相關平台上欣賞這些作品,按讚並給予正面回覆,刺激更多的人開始二次創作,像是Cosplay、樂器Cover和舞蹈等等。

透過這樣的互動及網路快速傳播,從Google Earth上可以看到這個文化傳遍了全世界,甚至有了投影演唱會。而放大在舞台上投影的初音未來,她的身體是由一幅幅創作者的身影組成。

在Chrome廣告的最後出現了「初音ミク , Virtual singer」,接著加速滾動了工作人員名單,繪師、作曲家、遊戲製作、混音、舞者、動畫製作、歌手、雕塑家、cosplay等等,最後則是「All "MIKU FAN",Great Supporter」再接上「Everyone,Creator」這行字。

看似與電影片尾名單相仿,營造出來氛圍就是在告訴大家,初音未來能達成如此成就,是Crypton、創作者與粉絲三方努力的成果。粉絲不是在戲院中的觀眾,而是共同完成這齣電影的人員。

無論是在演唱會中揮舞著螢光棒,還是簡單的在piapro壁留下加油的一句話,都是在享受並飾演著這齣戲的角色。

這在演唱會結束更是明顯,散場粉絲不會馬上離開,而是一同鼓掌、歡呼,他們不是為了無法接受到的初音未來掌聲,而是為了演唱會的Staff和身旁一同將演唱會完成的夥伴。每一次的演唱會彷彿就是完成一次創舉,這種強烈的參與感與認同感,帶給大家活動是我們一同做到的感覺。

「Everyone,Creator」的這種精神,未必是要有真正實質的產出,而是一種共同達成某件事的精神。

愛VOCALOID其實等於愛自己,一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想。——七瀨昇

我們在虛擬偶像上追求內在投射那是不容質疑的,追著那不知道是自己的憧憬、慾望還是什麼無法輕言描述出來的事物,認為他們是對自己有益的,聽著她們歌可以調節情緒,為了追趕她們的身影而培養更多技能。

縱使不擅社交,共同話題可以協助表達自己,以此擁有良好的社交活動並建立自信與人脈,獲得更多外在的支持。比起努力地向外闡述虛擬偶像的好,對粉絲而言,回頭細數著自己接觸虛擬偶像後的改變,我想這就是虛擬偶像的最大魅力也說不定。

未來群像二月活動:「VOCALOID創作超連結-Vocaloid Produce Nation-」邀請到五組日本的VOCALOID音樂創作者團體來台參與CWT同人誌販售會,並於會後舉辦創作者交流座談會,於會中安排訪談、提問、同好交流及互動問答等靜態項目,同時會販售創作者商品。(報名連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初音入坑推薦】精選10名音樂創作者,讓你快速找到自己喜歡的風格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未來」到底是什麼?:

有一個網路笑話:如果你要惹怒一個ACG迷,就跟他說:「初音只是個軟體。」作為一個文化符號,初音未來已經成為全球ACG創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跨界成為流行文化的一環。不同世代、不同國籍的人透過初音的相關作品聯繫起來,分享彼此的作品。初音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全球為她瘋狂。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三彈,讓我們一起探索初音未來的前世今生,看這位綠色雙馬尾女孩如何串聯全世界的創作者與粉絲,激盪出無盡的創作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