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到底是什麼?

【未來群像專訪】我們存在的意義,就是要告訴粉絲「人人都可以成為創作者」

2020/01/23 , 評論
Patrick
Patrick
現任 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VOCALOID同好圈的特色就是人人都是創作者,粉絲跟創作者的界線並不明顯,大家的距離其實很接近。「未來群像」借鑒了日本的經驗,期望在台灣能夠透過舉辦線下活動,進一步地拉近同好之間的距離。

相對於日本,VOCALOID的粉絲在台灣是一個小眾的群體。但是台灣有一群粉絲組織了一個活躍的同好社團「未來群像」,成立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就舉辦了八場以上的線下實體活動。還邀請了很多日本的創作者來跟台灣的創作者以及粉絲交流。《關鍵評論網》特別專訪了「未來群像」的幾位成員,來聊聊他們經營的心路歷程。

為什麼要成立「未來群像」?

七瀨昇談到「未來群像」的成員因為想要為初音做更多事,因此決定從原有的同好社團中跳脫出來,另外創立一個更有動能的團體,於是就創立了「未來群像」。「未來群像」的特色就是吸取過去同好社團的經驗,不做社群、不處理粉絲個人間的人際問題,而是專注在成員各自想要深耕的領域。

「未來群像」的目標聚焦在彙整情報、線下活動、線上企劃,還有經營與創作者的連結這四個領域。

Polo談到,「未來群像」的每個成員之所以會加入這個團體,都是有各自的目標,像他自己就想要深耕與創作者的連結。因為創作者能夠帶來更多的音樂還有圖像跟大家共享,Polo期許加入「未來群像」這個團體可以持續接觸創作者,刺激他們做出更多的創作。

像是另一位成員Echo就專注在搜集官方資訊,並且透過翻譯來消除台灣粉絲因為語言隔閡與日本產生的資訊落差。讓台灣粉絲知道更多Crypton官方舉辦的初音活動相關資訊。例如官方舉辦初音徵圖活動的資訊,透過「未來群像」的翻譯與推廣,就能夠讓台灣更多的繪師一起參與,刺激台灣創作者的創作能量,形成一個正向的連結。

風船貓也提到,他原來想要跟自己的夥伴成立一個類似美國Mikufan.com網站。因為他們很羨慕外國有這種專門彙整各種VOCALOID圈的資訊,進行整理的綜合型情報網站。為此找了Echo希望進行合作,在得知有「未來群像」的計畫後,也決定一起加入深耕這個領域。

Echo講到自己投入情報搜集與翻譯這個領域,是因為自己特別重視「把自己喜歡的東西,用更貼近人的方式表達出來」這樣的價值,也開始學習如何經營一個粉專,這跟自己過去經營社團的經驗很不一樣。Echo認為其中最大的不同就是經營粉專可以讓自己接觸到越來越多的客群,因為粉專是會成長的,跟成員相對封閉的社團經營起來很不一樣。

除了官方的情報外,Echo也會翻譯自己喜歡的創作者所創作的音樂歌詞。透過這種方式「可以讓更多人聽到我喜歡的東西」,然後讓更多人一起投入,這就是Echo加入「未來群像」的動力。

Polo認為像Echo這樣的翻譯人員,能夠讓喜歡初音歌曲的人了解歌詞的意涵,激發更多的共鳴讓粉絲去購買創作者的音樂或是其他週邊商品。創作者也會因此得到更多回饋,觸發他們的創作動力,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所以像翻譯跟情報收集,其實也是整個初音粉絲與創作者交流的一環。

而春日野則是專門聚焦在舉辦線下活動,透過實體活動促進初音粉絲之間的交流。因此春日野也希望「未來群像」能經常性地舉辦活動,促進同好間的連結,如果情況允許,更期許能打開同好跟創作者間的連結。

DSC_15731

春日野介紹「未來群像」的成員中,七瀨昇跟風船貓是繪師、Echo負責情報搜集跟翻譯、Polo則會寫作品的賞析。自己雖然只是個會辦活動的粉絲,但透過舉辦活動也感受到自己同樣成為了一個「創作者」。春日野認為「未來群像」成立的意義就是要告訴大家「人人都可以成為創作者」,這也是初音官方日前在與Google合作的廣告中希望傳遞的價值。

在這個圈子裡面,只要有熱情,你都有辦法用自己的方法變成創作者。

為什麼「未來群像」要舉辦線下活動?

講到辦線下活動,很多人對初音粉絲的印象,會認為他們可能大都是一群「宅男」只會透過網路在線上交流。但是七瀨昇告訴我們,在日本的初音粉絲,很早就經常性的舉辦線下實體活動,進行面對面的交流。

VOCALOID同好圈的特色就是人人都是創作者,粉絲跟創作者的界線並不明顯,大家的距離其實很接近。在日本有很多VOCALOID同人即售會的專場,很多人去參加並不見得是衝著初音或是某一個角色,而是為了接觸某個喜歡的創作者而參加。

七瀨昇借鑒日本的經驗,期望「未來群像」在台灣能夠透過舉辦線下活動,更進一步地拉近同好之間的距離。Polo提到以前在販賣初音相關周邊時,時常遇到同好詢問要怎麼樣才能接觸到其他人。如果有線下活動,同好們就有機會彼此認識,有的人喜歡畫畫,有的人喜歡做手工藝,大家都可以在活動中找到自己的「舒適圈」。

IMG_1226

春日野談到自己過去在投身初音這個領域時,曾經遭受家人的質疑。因為社會上還是對初音粉絲有很強烈的刻板印象,認為他們只是沈溺在網路虛幻世界中的「宅宅」。在跟家人溝通的過程中,春日野也發現除了認識朋友外,舉辦實體活動的另一個重要性就是鼓勵粉絲們一起走出來參加活動,洗刷社會對初音粉絲的刻板印象。透過自己的行動證明,是拿掉刻板印象標籤最實在的方式。

七瀨昇更深入的談,就算是「阿宅」每個人也都渴望能跟其他人更深入的交流。從同人誌即售會越辦越多,現在北中南都有,就可以看到線下交流的需求其實一直都在。初音的粉絲雖然比起其他動漫迷有更多連結,但這些交流的需求其實是不分領域大家都共有的。

像是日本有一位爸爸級的初音粉絲,會手工將初音每一年度的演唱會服裝都一針一線真實的製作出來,並且分享到推特上。他也在日本舉辦了很多手工聚會跟小型工作坊,所以粉絲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表現自我。像有人是玩可動人偶,自己幫她買衣服,甚至是做衣服。

其實御宅圈最重視的就是「實踐」,日本甚至有技術宅會自己製作機器人。第一代雖然是用馬達驅動,但他是自己一個人開發出來的;到了第三代,機器人的眼神已經會跟著人類的眼神跑了。

Polo認為透過接觸創作者,可以讓很多粉絲發現只要我願意,其實我也可以成為創作者。除了一般常見的音樂或是圖像外,文字、玩偶其實也都可以是創作,透過活動交流能夠啟發更多人找到自己可以投入創作的領域。

IMG_1257
邀請日本創作者是一個很大的門檻

自從2018年7月22日「未來群像」創立以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中,「未來群像」已經舉辦了八場以上的活動。平均一到兩個月就會有一場活動,而且每場活動的主題都不一樣。

「未來群像」能夠維持這麼強的能量,Polo覺得是因為「未來群像」這個團體不只在一起參與的人多,其中能做事的人更多。所以大家可以進行角色分工,而且無論誰來當活動主辦人都可以把活動辦好。

以「未來群像」舉辦的第一場活動為例,為了打出知名度,大家規劃邀請日本的表演者來參加活動。為了促成這件事情,首先就由在日本留學的Echo在「夏Comic」的時候,預先跟表演者接觸,讓日本的表演者預先知道台灣有「未來群像」這個團體。

在台灣活動的當天Echo雖然不在現場,但活動圓滿完成使日本表演者留下好印象,讓他們未來願意介紹更多表演者與「未來群像」一起合作。Echo回憶在活動結束後,他跟那位表演者吃飯時詢問他對台灣印象如何?那位表演者很開心的回應對台灣印象非常好,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到海外演出,實現了他的夢想。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還要再來台灣。

這位創作者在2019年的Fancy Frontier又再次來台灣出展。Echo認為像這樣的例子,就是「未來群像」能夠成為開啟日本創作者來台灣表演的一個非常好的契機。因為說到邀請日本創作者,很多人都會擔心會不會知名度不夠,沒什麼人來看。但這樣的模式可以慢慢讓日本創作者了解到,台灣也是一個可以開發的市場。

Polo補充,「未來群像」的成員過往參加活動都是以一個粉絲的心態,但邀請日本創作者就是一個很大的門檻。因為你不知道要怎麼接洽、要怎麼樣讓他有意願來、費用要怎麼計算,這些對「未來群像」來說都是全新的課題。

IMG_1099

最後大家想到的契機就是,很多日本創作者的CD有發行台壓版,透過這點邀請他們來台灣表演,同時可以在台灣宣傳自己的作品。在接洽的過程中發現其實很多日本的表演者對台灣都很有興趣,也想多了解台灣這個市場。讓日本的表演者可以跟台灣的粉絲搭上線,這也是「未來群像」日後可以多努力的目標。

七瀨昇認為「未來群像」辦活動的另一個目的是,為台灣的VOCALOID活動「打底」。過去VOCALOID在台灣曾經很興盛,2012年台灣曾經舉辦過規模相當於大型同人誌即售會Fancy Frontier或CWT的初音專場活動,但後來卻中斷很久。

「未來群像」希望未來能有機會辦到這麼大規模的活動,但前提是要有夠多的粉絲願意去參加跟投入創作。沒有足夠作品的活動不會有人想去,沒有足夠的基礎也很難邀請更多的日本創作者來台灣參加活動。

春日野談到有很多初音的粉絲是學生,考量到他們的經濟能力,所以在規劃活動的時候會舉辦不同的角色專場,這樣粉絲也不用每場都參加,只要參加自己喜歡的角色專場,在經濟上會比較能夠負擔。

其他比較大型的定期活動大概是三個月一次,像是初音的生日、三九感謝之日等角色慶生會或具有特殊意義的日子,讓同好一起出來認識彼此。

IMG_1120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活動

Polo講到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第一次的活動,因為邀請了來自日本的創作者,也會擔心他們在台灣知名度不夠,所以在準備期間找了很多人寫推薦文章宣傳這位日本創作者的作品,做了很多相關的前置作業。沒想到在活動的時候大家反應非常熱烈,創作者的作品也賣得非常好。因為過去很難在台灣的活動裡看到日本的創作者,這算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七瀨昇印象比較深刻的則是2019年2月份的巡音生日。「未來群像」邀請到曾上過八大電視台娛樂節目的知名創作者來台灣參加活動。因為這位創作者的檔期很難敲定,在前置作業的時候曾經數度以為會邀請失敗。更不巧的是創作者來台那天搭乘華航,又剛好遇到華航機師罷工,差點以為他當天來不了。

而且當天「未來群像」有多名成員都因為出國等原因無法參加。由於「未來群像」有一個默契,尊重每個成員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所以成員不參加的活動也不要求他要花太多時間精力參與籌備。因此這一次的活動七瀨昇一個人從主視覺、籌辦、講座內容、聯繫、雜務處理花了兩三個月的時間準備。

雖然大部分工作都是自己一個人處理,但也有很多事情是靠成員支援才完成,而且拜託成員做的事情,大家幾乎都能完成,這也讓七瀨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IMG_1155

對春日野來說別具意義的則是2019年3月9號在台中舉辦的活動。這一次活動的特色是邀請同好帶自己的爸媽一起來參加。很多家長都會擔心子女擁有這樣的興趣會不會「不務正業」,這次活動的目的就是希望讓家長安心,明白這樣的興趣是青春期心理上必要的發洩和支撐。

結果當天來了十來組家長,看到家長參與活動一起「打Call」真的是很好玩的經驗。還有家長跟小孩一起在活動中玩「未來群像」發明的「奶油糖拳」。

在場控時春日野也問了幾位家長的意見,聽到舉辦這樣的活動,確實讓很多家長認為「未來群像」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團體,未來也能安心讓他們的小孩來參加「未來群像」的活動。讓家長產生信賴,對「未來群像」經營學生族群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春日野會想到要舉辦這樣的活動,源自於自己家裡也是開補習班,因此知道教育的重要性。讓家長知道自己的小孩喜歡什麼、為什麼喜歡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除此之外,對青春期的學生來說跟家長溝通也很重要,如果家長不了解小孩的興趣,就容易採取反對的態度,這對小孩的成長也是一種傷害。

一開始春日野只是在網路上群上詢問,大家對這樣的親子活動有沒有興趣?沒想到大家的反響很熱烈,於是就想要真的來試試看。

活動中的講座也請Echo跟他的媽媽,還有一對有小孩的初音粉絲夫妻一起來主講。春日野也請了自己的媽媽到現場,因為有家人的支持,春日野才能安心投入「未來群像」的活動,也趁著這次的機會表達對家人的感謝。

春日野希望透過這樣的活動,讓粉絲了解到為了興趣跟家人溝通比爭執更好,期許未來能夠改善粉絲與家人之間的關係。七瀨昇也覺得在亞洲文化裡很多家長都覺得娛樂是一種原罪,很多阿宅的成長史其實也是跟家人的鬥爭史,所以當他聽到這樣的企劃時也感到相當有趣。

IMG_1234

Echo說他一開始聽到這個企劃,其實覺得滿「ㄎ一ㄤ」的。回憶自己跟家人溝通的過程,Echo表示自己從小就很聽父母的話,所以他很早就跟父母告知自己的興趣,並且跟父母打賭只要高中考上理想的學校,就要帶他去看初音的演唱會。

一開始父母不以為意,覺得反正考不上,沒想到最後卻真的考上了。這也讓Echo的父母願意正視初音這項興趣。

在親子活動當天,Echo的媽媽在講座中一直吐槽他。Echo一開始還擔心其他家長的觀感,後來卻發現其他家長都覺得這是他們親子關係很好的表現,還有人打算參考這樣的親子互動模式。Echo回憶那天講座最後的結論是,只要小孩不學壞,尊重小孩自由發展自己的興趣其實不是一件壞事。

Echo談到自己的父母雖然支持自己的興趣,但並不了解自己平常是跟什麼樣的人互動。透過這樣的活動,也能夠讓自己的父母了解,喜歡初音的人其實都不是壞人,進而更支持自己參與「未來群像」這個團體。

Echo的媽媽甚至主動提出希望在未來的活動中再次登台,分享跟Echo一起參加初音香港演唱會的經驗。舉辦這樣的活動對Echo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對整個圈子也帶來有益的發展。

IMG_1191

另一次讓Echo印象深刻的是為了幫另一位VOCALOID角色Gumi舉辦慶生活動,學習跟台灣的作曲家合作,負責寫一整首歌詞。由於Gumi只有日文跟英文的聲庫,最後決定挑戰寫日文歌詞。雖然最後因爲工作關係無法參加那一次的活動,但挑戰寫全日文歌詞的經驗還是讓他相當印象深刻。

尤其是一邊想著「自己的第一首全日文歌詞創作不是應該寫給初音,怎麼變成寫給Gumi?」一邊完成給Gumi的慶生歌。說笑之餘,Echo表示自己其實深愛VOCALOID的每一個角色,也期許自己從一個推廣者更往創作者的領域發展,所以這次對他來說也是很有成就感的經驗。

辦活動的困難之處

講到舉辦活動的困難,Polo覺得最難的是要給參與者什麼東西?過去的活動經驗最怕的就是大家花了很多時間去籌備,但辦出來卻發現很無聊。因為活動流程就像是一個劇本,一次次辦下來很多時候就只是修改其中一些內容,但這樣久了會不會讓參加者感到很無趣?

所以像是前面提到的親子活動,或是幫角色慶生創作歌曲,都希望讓參與者感受到「未來群像」每一次都有在構思新的內容,不希望活動變成例行公事,希望每一次都有讓參加者印象深刻的點。

春日野也覺得最辛苦的是企劃階段,要取捨每一次的活動要抽換哪些東西,改成新的內容。其次最累的就是要搬運雜物,最遠的一次是從新莊用機車把活動需要的物品運到雙連。

Yuki補充除了活動內容,要如何建立創作者、作品跟活動的連結也是值得在意的重點。像籌辦Gumi慶生活動的時候,就會花很多心思在怎麼讓粉絲感受到「這是Gumi的專場」,所以會想辦法加入很多Gumi的元素。加上Gumi的知名度沒有其他角色高,為了吸引更多人來參與活動,就會把重點放在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為了要達成上面兩個目的,Yuki就從Gumi相關的作品中抽取出各種要素,再把這些要素加入讓人們彼此互動的小遊戲中。

61897274_678612612566892_135465583073715

七瀨昇談到做角色專場的困難,在於只要有一個角色的特色沒有到位,就很容易激起粉絲的反感。因為動漫迷雖然常被看作一個整體,但是裡面的派系其實非常複雜,而且每一個人專精的領域都不一樣。如果你抽出來的元素跟符碼不符合粉絲的期望跟想像,就很容易激怒他們。

例如你跟一個腐女聊BL的話題,但你逆轉她心目中的配對,反而容易跟她決裂。

所以在做角色專場的時候,大家心理壓力其實都很大,都會擔心會不會踩到哪一個粉絲心中的地雷而不自知,但實際上踩雷的情況也或多或少會發生。這時只能心存正念努力把活動辦好,畢竟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只能盡力讓活動符合所有人心中的最大公約數。

Polo認為主辦方在活動設計上能夠做的就是回應粉絲的期待。每個人都有他主觀上的期待,而「未來群像」的好處就是聚集了一群人來辦活動,集結每個人的主觀一起討論,就能形成相對客觀的設計去回應參加者對活動的期待。而目前舉辦活動的經驗,都能夠得到絕大多數參加者的正面回饋。

「未來群像」的日常營運

除了辦活動之外,七瀨昇提到日常營運社團的細節其實才是最累的。辦活動雖然辛苦,但比較像是慶典結束後燃燒完的那種累,而日常營運的緩慢消耗其實更為辛苦。要能夠細水長流的持續下去,日常上就有很多無聊的事情也需要持之以恆的處理。

Echo舉出「未來群像」日常在做的事情,像是前面提過的整理包括官方的活動情報、遊戲情報、徵稿情報,還有官方發出的創作者訪談以及寫作推薦歌曲的文章。

Yuki補充除了官方情報,「未來群像」也會從推特還有其他社群平台上搜集創作者的情報跟作品,翻譯成中文後進行推廣跟分享。日常的搜集情報、翻譯還有進行宣傳跟粉專經營,這些技能也是大家一步一步摸索出來的。

最近「未來群像」也有一位名叫「加零」的YouTuber在宣傳VOCALOID的作品。「未來群像」也嘗試將影片配上日文字幕,希望能增進台日間的互動交流。這些都是日常經營的一環。

未來的展望

講到未來的展望,Echo希望未來能訪問日本的創作者,將這些作品誕生的幕後過程介紹給台灣的粉絲,同時舉辦創作工作坊,鼓勵台灣的粉絲投入創作。Yuki希望「未來群像」能夠成為台日交流的橋樑,替更多台日的粉絲和創作者打破語言的隔閡,促進雙方的互動。

風船貓則提到「未來群像」目前正在申請法人化,未來在舉辦活動跟場地租借上會有更多的彈性。除此之外,風船貓也期望在法人化之後能夠跟日本官方進行合作。七瀨昇則是期許「未來群像」的存在能夠讓台灣VOCALOID的活動能夠持續辦下去,不至於像過去2012年的大型活動辦完後就出現斷層。

Echo談到因為「未來群像」是一個團隊,團隊的好處就是活動主辦就算換人,也還是能夠讓活動成功辦下去。所以「未來群像」的使命就是把VOCALOID領域相關的Know-how持續傳給後來的人。Polo最後補充「未來群像」是一個形象,裡面成員有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能夠一起合作好好的把事情做完,這樣的精神也希望能夠傳承下去。

未來群像二月活動:「VOCALOID創作超連結-Vocaloid Produce Nation-」邀請到五組日本的VOCALOID音樂創作者團體來台參與CWT同人誌販售會,並於會後舉辦創作者交流座談會,於會中安排訪談、提問、同好交流及互動問答等靜態項目,同時會販售創作者商品。(報名連結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初音表演者專訪】軟體「機械音」未必是限制,如果觀眾喜歡成就感更高

你才軟體你全家都軟體!「初音未來」到底是什麼?:

有一個網路笑話:如果你要惹怒一個ACG迷,就跟他說:「初音只是個軟體。」作為一個文化符號,初音未來已經成為全球ACG創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跨界成為流行文化的一環。不同世代、不同國籍的人透過初音的相關作品聯繫起來,分享彼此的作品。初音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全球為她瘋狂。關鍵評論網「刺文化」系列專題第三彈,讓我們一起探索初音未來的前世今生,看這位綠色雙馬尾女孩如何串聯全世界的創作者與粉絲,激盪出無盡的創作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