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趣史鑑定團】幾個正史有記載,但內容比小說和電玩還扯的「一騎當千」傳說

2022/02/25 ,

評論

彭振宣

彭振宣

彭振宣

曾經夢想成為一個菁英,但很快就發現這個世界不需要菁英。於是希望讓自己成為一個公民。以一個公民的力量思考、行動,想親眼見識看看匯聚每一個公民的「共和」力量,究竟能為社會,為這片土地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史裡面不只有「一騎當千」的場面,有些描述寫得比《三國演義》之類的章回小說還扯,完全體現了「現實比小說更離奇」這句話。

自從2000年日本遊戲大廠光榮(現在的「光榮特庫摩」前身)開發出《真‧三國無雙》這款遊戲之後,「無雙」成為一種新的遊戲類型。這款類型的遊戲最吸引玩家的地方,就是可以扮演武功高強的武將,在戰場上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享受「一騎當千」的快感。由於在這類遊戲中,斬殺小兵就跟除草一樣簡單,因此網路上也戲稱這種遊戲類型為「割草遊戲」。

不過這種遊戲類型之所以會出現,主要還是日本遊戲大廠想透過現代科技的幫助,重現古代中國戰場上那些猛將殺敵的情境讓玩家體驗。像是《真‧三國無雙》系列,就是試圖重現《三國演義》所描繪的場景。

不過眾所週知,《三國演義》是本小說,裡面記載的場景在羅貫中成書前,已經經過歷代說書人加油添醋,因此跟真實的史實多少有些差距。書中很多一騎當千的著名場面,並沒有正史記載可以佐證。像是描寫趙雲最帥的橋段「長坂坡七進七出」,在正史《三國志》中的描寫只有短短一句話:

及先主為曹公所追於當陽長阪,棄妻子南走,雲身抱弱子,即後主也,保護甘夫人,即後主母也,皆得免難。

那麼在正史中,有沒有像《三國演義》裡這種「一騎當千」的場面呢?有。而且正史裡面不只有這種場面,有些描述寫得比《三國演義》之類的章回小說還扯,完全體現了「現實比小說更離奇」這句話(雖然正史記載是不是代表真的是現實,也是見仁見智,這裡就先當作正史寫得都是真的)。

接下來的幾個「一騎當千」的故事,都是在正史中有記載,但內容卻比小說更扯。

比呂布還像呂布的猛將

講到「一騎當千」,很多人第一個聯想到的,可能都會是號稱三國第一猛將的呂布。在《三國演義》中,呂布被描寫為腳跨赤兔馬、手持方天畫戟,武功高強。就連劉備、關羽、張飛都要三人聯手才打得平分秋色。到了現代,像是遊戲《真‧三國無雙》、漫畫《火鳳燎原》這些作品,更是把呂布的驍勇善戰「神化」到一個新的境界。

不過在正史《三國志》裡,雖然也有描述呂布「布便弓馬,膂力過人,號為飛將」,但並沒有詳細描寫呂布在戰場上如何殺敵。其中比較具體的記載,只有寫他與袁紹合兵討伐黑山賊張燕時「常與其親近成廉、魏越等陷鋒突陣,遂破燕軍。」並且說呂布有匹馬叫赤兔。晉代的裴松之再引《曹瞞傳》補充說「時人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兎。』」這些記載,成為了後代呂布傳說的源頭。

不過在魏晉南北朝時代,曾經有一個猛將也是跟呂布一樣,騎著一匹「日行千里」的紅馬,左手拿「雙刃矛」右手拿「鉤戟」,他就是後趙大將,後來自己稱帝的「石閔」(冉閔)。

在正史《晉書》中,對石閔的描寫,比《三國志》對呂布的描寫要具體的多。像是《三國志》只寫了呂布騎赤兔馬,卻沒寫他用的是什麼兵器。而《晉書》描寫石閔,就寫「閔所乘赤馬曰硃龍,日行千里,左杖雙刃矛,右執鉤戟」連他拿什麼兵器都寫出來。我讀到這段記載時,不免會懷疑,後代小說讓呂布手持「方天畫戟」,會不會是說書人在創作過程中,借用史書中石閔的形象,拿去描繪呂布的結果。

而且比起《三國志》只用抽象的形容詞描寫呂布善戰,《晉書》裡描寫石閔的戰績,就有比較確切的數字。在石閔人生的最後一戰裡,前燕慕容恪「以鐵鎖連馬,簡善射鮮卑勇而無剛者五千,方陣而前。」也就是派出了精銳馬騎弓兵5000名。而石閔「順風擊之,斬鮮卑三百餘級。」也就是說,石閔面對5000名精銳馬騎弓兵,一口氣就宰了300名,雖然石閔不是一個人,而是帶了少量的親衛隊,但這段記載大概也稱得上是「一騎當千」。

不過一個猛將再強,面對5000名馬騎弓兵還是太吃力,所以後來石閔只能先衝破包圍網「躍馬潰圍東走」。可惜他日行千里的「硃龍」卻在這時忽然「無故而死」,關鍵時刻走霉運的石閔最後就被慕容恪生擒,後來被帶到前燕的基地龍城斬首。

比章回小說還扯的「薛仁貴三箭定天山」

前面講到呂布,在正史《三國志》裡有一個描寫呂布擅長射箭的著名橋段「轅門射戟」。故事大概是說袁術跟劉備發生戰爭,呂布跑來調解說「布性不喜合鬬,但喜解鬬耳。」然後要士兵在大營門口舉起一隻戟,呂布說「諸君觀布射戟小支,一發中者諸君當解去,不中可留決鬬。」最後呂布一箭真的射中了戟的「小支」,於是大家高呼「將軍天威也」收工回家。

而講到擅長射箭的猛將,唐朝的薛仁貴也不遑多讓。在過去的民間戲曲中,以薛仁貴一家為題材的故事,跟《三國演義》同樣熱門。相關的章回小說就有《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薛剛反唐全傳》。而出現在《薛丁山征西》征西裡的女將軍樊梨花,愛聽歌仔戲的朋友應該也不陌生。

在《薛仁貴征東》裡,九天玄女賜給薛仁貴的寶貝中,「震天弓」跟「穿雲箭」成為日後薛仁貴破敵最主要的武器。雖然《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薛剛反唐全傳》這些小說的內容幾乎都是掰的,但「震天弓」跟「穿雲箭」這項設定,原型卻是取材於正史記載的一段事蹟。

在民間傳說中,薛仁貴主要的功績是幫助唐太宗平定高麗,而他兒子薛丁山則是在唐高宗時代平定「西涼」。稍微了解唐朝歷史的人就知道,唐朝沒有什麼叫「西涼」的外患,薛仁貴也沒有兒子叫薛丁山,所以小說內容基本上都是掰的。而且在正史中,薛仁貴人生的高潮也不是發生在征討高麗,而是遠征中亞的「九姓突厥」。

《舊唐書》記載薛仁貴在天山面對九姓突厥的大軍。「時九姓有眾十餘萬,令驍健數十人逆來挑戰」《舊唐書》說九姓突厥派了10多萬大軍,又遴選了數十人的前鋒來挑戰。「仁貴發三矢,射殺三人,自餘一時下馬請降。」薛仁貴面對10多萬大軍面不改色,連發3箭射殺3人,嚇得九姓突厥的10多萬大軍直接投降。軍中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此戰之後「九姓自此衰弱,不復更為邊患。」

連發3箭就嚇得10多萬大軍投降,直接平定中亞,這種比扯鈴還扯的劇情,連章回小說都寫不出來,但卻是《舊唐書》記載的正史內容。《舊唐書》沒寫薛仁貴用的弓箭名稱,但既然這麼神奇,民間傳說把他奉為九天玄女送的寶貝,好像也滿合理的。而且要是《舊唐書》沒騙人,薛仁貴這個就不只是「一騎當千」,而是「一騎當十萬」,不知道歷朝歷代還有沒有比這更扯的戰績?

shutterstock_154025976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南北朝時代,其他很扯的「以少勝多」

前面寫完兩個「一騎當千」的故事,最後來談談雖然不是「一騎當千」,但也是正史記載中滿扯的以少勝多。在南北朝時期,南梁出了個名將叫「陳慶之」,他曾經率領一支7000人的孤軍北伐,一度攻陷北魏首都洛陽,完成了諸葛亮、祖逖之類的名將都無法達成的壯舉。陳慶之創造的軍事奇蹟由於在史書中很多細節語焉不詳,因此讓很多後人有想像的空間。

像是毛澤東就很愛讀《南史》中陳慶之的故事,還批註「再讀此傳,為之神往」(有點好奇毛澤東是如何想像陳慶之的戰術)。日本作家田中芳樹更是以陳慶之為主角,創作了一本叫《奔流》的小說,小說裡把陳慶之描寫為有奇特的異能,能夠用直覺感受出軍隊陣型的弱點,像解繩結一樣的讓敵陣瓦解。因為不這樣寫,實在很難解釋陳慶之在滎陽以7000人擊敗北魏30萬大軍的神奇事蹟。

雖然《南史》《梁書》對陳慶之如何以少勝多都講得不清不楚,但他的對手北魏名將爾朱榮卻留下過一個類似的戰例,讓我們可以去猜想陳慶之的戰術可能是什麼。話說在陳慶之北伐前,北魏曾經經歷了叫做「六鎮之亂」的大型內戰。當時反政府軍有一個領袖叫做葛榮,在今天河北一代號稱擁有百萬大軍。

葛榮後來帶著百萬大軍南下,準備進攻北魏的首都洛陽。《魏書》記載了爾朱榮當時也是率領了7000人,要迎戰葛榮的百萬大軍。《魏書》對這場戰役有比較具體的描述,首先是葛榮的百萬大軍綿延數十里,散布在一個廣大的區域。爾朱榮分兵數百騎,在山谷裡製造煙塵當作誘敵的疑兵。

然後爾朱榮親自率領本隊突擊。為了增強騎兵突擊的機動力跟穿透性,爾朱榮以棒子取代刀,並且要求手下「不聽斬級,以棒棒之而已」。爾朱榮要手下騎兵只要靠擊兵的衝力一棒子打下去就脫離,避免部下為了取得首級而跟對方雜兵纏鬥,拖慢突擊的機動性。

開戰後爾朱榮帶騎兵突破敵陣後,又從背面殺進去「榮身自陷陳,出於賊後,表裏合擊,大破之。」而且目標就是直接生擒葛榮,然後下令讓他的百萬大軍就地解散,再讓鄰近的地方政府收編離散的敗兵。

從爾朱榮擊敗葛榮的做法,大概可以想像陳慶之可能也是以類似的方式,在滎陽以7000騎兵擊敗北魏30萬大軍。不過爾朱榮自己就是玩這套的行家,為什麼後來會被陳慶之打敗,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整理了幾個故事,都是正史記載「一騎當千」跟「以少勝多」的故事,而且內容都滿扯的。這到底是古代人愛灌水話唬爛,還是真的有什麼神奇的手法,我們恐怕也永遠不得而知。但從這些記載,也可以發現今天玩家在電玩遊戲中砍小兵像是砍草一樣,好像也沒那麼扯了。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趣史鑑定團】田單發明「火牛陣」之後,後人群起仿效推出火豬、火猴、火貓⋯⋯甚至替敵軍加菜的火羊陣


最新發展:


趣史鑑定團:

馬克・吐溫說過「有時候真實比小說更加荒誕。」每個月一篇離奇有趣的歷史故事,挑戰「真實與虛幻」的邊界,顛覆你對古人古事的想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