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趣史鑑定團

漢武大帝的同志愛情三部曲(下):權傾一時、終歸幻滅的李氏家族

2022/03/27 ,

評論

令狐少俠

令狐少俠

令狐少俠

喜讀書,不求甚簡;好評論,言人所不能言。 歡迎到「令狐少俠的講古教室」,一起聊古、聊今、聊世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青離開後,武帝的寂寞難耐啊。做皇帝的,怎麼可以寂寞,於是才又有下一個男人進來,他就是我們最談到的樂府音樂大師李延年。

漢武帝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在學術思想上「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影響後世東亞的文化方向;在武力上重用衛青、霍去病等名將,出擊匈奴,保障了河西走廊安全,奠定了中西絲綢之路的基礎。

然而也許是因為孩童時期的武帝,就必須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地奉承姑姑館陶公主;抑或長年的功業征戰掏空了自身的內心世界。終武帝一生,充斥著大大小小的鬼神故事,當然其中也不乏被詐騙的案例,但是武帝卻也樂此不疲。

有一位叫做李少君的江湖術士,他隱匿自己的年紀和過往,號稱可以驅使鬼物與長生不老。在一次的宴會上,他巧遇一位90多歲的老人,和老人談起曾經與老人祖父一起遊玩的種種,這樣神奇的舉動,讓滿座賓客驚訝不已。

少君神奇的事蹟傳到了宮中,武帝命人把少君找來,拿出一件古銅器來問少君。少君回答說:

這件銅器,是齊桓公十年時陳列在齊國的柏寢台。

武帝查驗銅器上的銘文,果真是齊桓公時的器物。少君如此奇異的表現,讓武帝喜出望外,以為遇到了活神仙,就把少君留在宮中,向他學習長生不老之術。沒想到這位神仙不久後,竟然病死了,武帝卻以為少君只是成仙而去,並沒有死亡。

看到武帝這麼迷信,所有的怪迂方士通通湧入宮中,這就是武帝最後一個男人李延年登場的時代背景。

李延年出身倡優世家,倡優就是古代表演歌舞、技藝人員,儘管地位不高,但是家族成員個個熟悉音律,能演唱、能作曲,更能舞蹈,李延年就是倡優家族中的箇中好手。可惜李延年不知什麼原因犯了罪,被處了宮刑(割掉生殖器),分配到武帝宮中,負責餵狗、打掃狗舍等等雜役。

李延年有一位妹妹李夫人,是平陽公主家中的倡優歌妓。還記得這位平陽公主嗎?就是在廁所裡仲介衛子夫給武帝打包回家的那位公主姐姐。之前提過,漢朝有一個奇怪的傳統,就是當公主的一定也要兼職當皮條客,要不斷地供貨給皇帝,這樣才能維繫己身的身分地位,甚至介入政局運作。

儘管平陽公主已經送衛子夫進宮,並成功地幹掉陳阿嬌,當上了皇后,但是時間久了,武帝也厭倦了。作為皮條高手的平陽公主,當然馬上再次補貨李夫人送進宮中。李夫人是倡優出身,本身就是舞蹈練家子,再加上平陽公主的調教,以婀娜的舞姿,輕柔的嗓音,舉手頭足、櫻桃唇齒,馬上擄獲武帝挑剔又奇癢的心,成為繼衛子夫後的後宮新寵。

shutterstock_179454871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這個時候,由於各方怪迂方士的鼓吹,漢武帝開始大興郊祀之禮。

所謂「郊祀」就是古代帝王在郊外祭祀天地的典禮,這本是祈求農事順利、雨水充足的儀式;但是武帝好大喜功、迷信鬼神,認為傳統郊祀儀式太過簡單,不夠隆重,無法符合武帝尊貴的身分,更不足以感動神明,讓鬼神降福於世。

各位觀眾,您嗅出了商機了嗎?馬上就有大臣跟武帝說:

民間祠廟祭祀皆有鐘鼓音樂,今天皇上的郊祭卻沒有音樂,這樣像話嗎?

武帝一聽,非常有理,郊祭怎麼可以沒有音樂?就這個時候,李夫人也跟著接力說:

我有個哥哥,他可是音樂高手,不如讓他來為皇上設計音樂吧。

聽到自己心愛女人的建議,皇帝當然馬上答應,於是就召見這位音樂哥哥。這位音樂哥哥是誰啊?就是我們前面所提的李延年。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樣的劇情相當熟悉呢?沒錯,就是衛子夫與衛青的打包模式。

武帝最先是到平陽公主家作客,意外看上了衛子夫,順便把衛青一塊外帶入宮;然而衛子夫逐漸失寵,平陽公主再次相中李夫人,因為她有一個懂音樂,又被閹掉的哥哥。各位看官明白公主的用心嗎?因為皇上需要一位音樂高手,但是懂音樂的人那麼多,李延年憑什麼是公主的不二人選呢?原因就在李延年獨霸一方的男性特質——被閹掉。

古代帝王男寵孌童的壽命很短暫,差不多青春期過後就要秋扇見捐了。因為孌童在青春期過後,有喉結、長鬍鬚、聲音粗,體格開始雄壯,不復從前的嬌美,孌童失去他的纖柔美貌,自然就得離開。

前頭所提的韓嫣、韓說雖然都是英年早逝,不過都還算是處於少年的發育階段,武帝依舊能夠記住他們的美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至於大將軍衛青,立下了汗馬功勞,已是威武大將軍,武帝無法留一個滿臉鬍渣的威武將軍在身邊,最後只好送給平陽公主當夫婿。

有了衛青的經驗,當平陽公主瞅見李夫人有一位懂得音樂又被閹掉的哥哥,不禁喜出望外,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因為沒有雄性素作祟的李延年,自然可維持青春嬌美的體態。

於是老練的平陽公主,透過大臣與李夫人的裡應外合,輕輕鬆鬆就把李延年送到漢武帝的身邊。李延年也不負眾望,馬上就把漢武帝迷的神魂顛倒,漢武帝似乎又重新尋回當初與韓嫣相遇時的甜蜜滋味,班固是這樣形容兩人的關係:

而與上臥起,其愛幸埒韓嫣。《漢書・佞幸傳》

埒,讀音ㄌㄜˋ,有相同的意思。大意是說李延年與武帝一同睡覺,寵幸的程度就像是當年的韓嫣一樣,不難看出李延年的魅力。不過武帝也不是省油的燈,「沒有三兩三,豈可上樑山?」當我漢武帝的孌童,可是要有兩把刷子:瞧,韓嫣、韓說,個個都是能夠上馬打仗的大將軍,李延年可不能丟臉,如果做不出成績,就再回去做閹雞吧。

於是武帝命他為「協律都尉」,負責掌管宮廷音樂,李延年當然也不遑多讓, 拿出看家本領,他先收集民間歌謠,再改編為崇高神聖的祭祀歌曲。可別小看這位孌童音樂家,一代賦聖司馬相如,都要乖乖聽他的話,按照他所編的旋律,再創作詩賦。

聰明的李延年明白如何討漢武帝的歡心,他在祠廟祭祀典禮上召集了70多位童男童女,從晚上開始唱歌, 一路唱通霄; 再安排許多小火把,像流星一樣出沒聚集在祠堂上。有音樂、有神光,充滿了神聖儀式崇高之感,武帝自宮中遙拜,彷彿沉醉在天庭的音樂中,陪祀的百官莫不肅然動心。

shutterstock_179741005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李廣利登場

李延年兄妹,一前一後牢牢抓著漢武帝的心,然而李延年兄妹再強,卻也比不過衛子夫姊弟。儘管衛子夫已經逐漸失寵,但仍貴為皇后,衛青更是征討匈奴的大將軍。而李延年說穿了,只是一個管音樂的協律都尉,毫無兵權;妹妹李夫人雖為武帝產下一子,但是劉據太子已立,無法爭奪。不過為了多方押寶,平陽公主另有盤算。

自從愛將衛青為武帝打通了河西走廊,漢朝的使者來往西域的人變多了。他們用盡甜言蜜語向武帝遊說,西域大宛國(今中亞烏茲別克),有一種汗出如鮮豔紅血的寶馬,這種寶馬可以日行千里而不倦,但是大宛國把寶馬藏匿在貳師城裡,不給漢使知道。

喜歡珍奇異獸的武帝聽聞汗血寶馬,不禁心頭一陣蕩漾,一定要得到寶馬才甘心。於是這些遊說武帝的大臣就有工作做了,他們用千兩黃金所鑄成的金馬,千里迢迢地趕赴大宛國交換寶馬,沒想到大宛國王認為漢朝遠在天邊,不可能出兵攻打大宛,所以最終還是不肯交出寶馬。

漢朝的使者非常生氣,當場痛駡大宛國王,最後甚至把金馬捶毀洩忿而去。大宛國也不甘示弱,馬上驅逐漢使離開大宛國,又聯絡東邊郁成王攔擊,殺害漢使,奪取他們的財物。

漢武帝在長安城日盼夜盼,結果盼不到寶馬的歸來,反而是使者被殺,財物被奪的壞消息:

連我的使者都敢殺,當我漢朝是吃素的?

武帝大怒,決定出兵教訓大宛國王,把寶馬的搶過來。但是能夠打仗的將軍都已經有任務在身,該派誰去呢?此時有大臣建議:

衛皇后的弟弟衛青是驍勇善戰的大將軍,那麼李夫人的兄長李廣利當然也馳騁沙場的英勇大將。

武帝一聽覺得有理,這時李夫人也接力發言:

兄長李廣利自幼勇猛無比,定能幫皇上奪回汗血寶馬。

聽到自己心愛女人的建議,皇帝當然馬上答應,於是立刻召見李廣利,任命他為「貳師將軍」。什麼是「貳師將軍」呢?原來汗血寶馬藏在大宛國的「貳師城」裡,武帝任命李廣利為貳師將軍,就是有奪取貳師寶馬的寓意。

各位看官是否覺得這樣的劇情很熟悉?一定都是皇上有需求,然後大臣建議,李夫人再接力。為什麼一切都可以按照劇本演出,沒錯,這一切都是平陽公主幕後操作,她才是真正的大導演。然而太史公寫到武帝重用李廣利的原因是:

欲侯寵姬李氏。《大宛列傳》

白話翻譯就是武帝想要替寵姬李夫人封侯,所以重用兄長李廣利。

司馬遷這句話寫得莫名其妙,武帝是九五至尊,要封侯李夫人還必須繞個彎,透過兄長李廣利?再說女性封侯在古代封侯相當罕見,終西漢一朝也僅封了五位,李夫人的最高榮譽應該是皇后才對,怎麼會是封侯呢?

其實這都是司馬遷的史家曲筆,所謂的史家曲筆就是為當權者隱瞞、曲解歷史真相。司馬遷寫史記時,當朝的歷史人物皆在世,而太史公本身更是殘酷地被武帝處以宮刑,為了可以順利完成史記這本曠世大作,牽涉到當朝人物的敏感話題,太史公必須使用曲筆繞過。

有趣的是,史家曲筆通常也都暗藏密碼玄機,留給後人發掘。

當李廣利在太初元年(西元前104年)被封為貳師將軍準備出征大宛時,衛子夫從元朔元年(西元前128年)封為皇后起算,已經接近25年,長子劉據亦被冊封為太子,再加上弟弟衛青的赫赫軍功,衛家姊弟權傾朝野,整個漢朝幾已被衛家給把持。

因此當司馬遷寫出武帝重用李廣利的理由是「欲侯寵姬李氏」,其中留白的玄機是:

平陽公主想藉由李廣利軍功,立李夫人為后,藉此剷除衛家勢力。

李夫人在哥哥李廣利出征不久後,隨即重病過世。武帝傷心欲絕,竟不顧衛子夫皇后的顏面,用皇后的規格為李夫人舉辦隆重葬禮,可見武帝確實有想替李夫人封后打算。在此不得不佩服平陽公主的縝密計畫,能看穿這位皇帝弟弟的所有心思,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李夫人的早逝,打亂了所有的布局。

還記得那位嬌柔的音樂大師李延年吧。李夫人一死,原本一前一後伺候武帝的兄妹模式,也開始失去平衡,司馬遷《史記・外戚世家》寫道:

兄弟皆坐奸,族。

李延年兄弟因為犯了違法的事,整個家族都被夷滅。怎麼前頭還是如同恩愛的韓嫣,轉眼就成為刀下亡魂?《史記》寫得簡略,不知李延年究竟是犯了何事?班固的《漢書》就交代仔細了:

久之,延年弟季與中人亂,出入驕恣。及李夫人卒後,其愛弛,上遂誅延年兄弟宗族。

「第季」指排行最小的弟弟,「中人」為宮女。整句話的意思是,延年弟弟與宮女亂搞,行為跋扈。就是這個罪名害得李延年被族滅,大家是否覺得又是熟悉的劇情呢?當年武帝的初戀情人韓嫣也是以這樣的罪名被太后給處決了。

儘管李延年具有協律都尉的官職,但是這只不過是玩玩音樂的遊戲,在殘酷的宮廷鬥爭裡,如果沒有軍功的保護,那麼隨時都有可能會人頭落地。李夫人一死,少了皇帝的愛屋及烏,平時驕縱跋扈的李延年家族,只有等待死亡的最後倒數。

李家與平陽公主的最後希望,就是寄予在前方打仗的李廣利,只要他凱旋歸來,加上武帝對李夫人的念舊之心,李夫人之子劉髆或許還有爭奪太子的機會。

只是這位李廣利還真不是打仗的料,率領數萬士兵,耗費了兩年,折損了九成兵力,卻還是打不下大宛國,最後還是靠著武帝再發兵支援,才勉強拿下大宛,取得上等的寶馬數十匹,中等以下的馬數千匹。以這樣的成績根本算不上是戰功,簡直就是不及格,但是武帝念在對李夫人的舊情,仍然認可這是一場勝利,不僅繼續重用李廣利,並封賞其為海西侯,有了武帝的恩寵,讓李廣利再度起了非分之心。

shutterstock_1834209361

巫蠱之禍大追殺

征和三年(西元前90年),武帝繼續重用李廣利,命其出征匈奴時,親家劉屈氂(ㄇㄠˊ)趕來送行,臨行前,李廣利對親家說:

願君侯早請昌邑王為太子。如立為帝,君侯長何憂乎?

這裡的「君侯」指的是劉屈氂,他是武帝當朝丞相,剛剛平定發生在征和二年的巫蠱之禍。劉屈氂有一個兒子娶了李廣利的女兒,兩人是親家的關係。而「昌邑王」乃劉髆,正是李廣利妹妹李夫人,為武帝產下的皇子。

此時原本的太子劉據在巫蠱之禍中喪命,太子寶座懸缺,如果武帝立劉髆為太子,那麼李廣利就可以成了國舅,而劉屈氂當然也就是皇親國戚,大夥都是關係緊密的利益共同體。所以李廣利要出征時,找來了親家送行,臨行前要當朝的親家宰相多用點力,慫恿武帝立劉髆為太子。

瞧,由李家取代衛家,這一切不正是平陽公主的盤算嗎?只可惜李夫人死得太早,巫蠱之禍來得又凶又猛,局勢已經完全失控了。

太子劉據在起兵前曾經知會母后衛子夫,衛子夫知情不報,武帝要查辦治罪,衛子夫無奈之餘,只能自殺。事後武帝明白太子是被奸人構陷,悲憤異常,一場巫蠱之禍,竟然可以毀掉皇后與太子,武帝開始了恐怖性的大復仇,舉凡直接、間接參與巫蠱之禍者,一律斬殺無赦。於是李廣利臨行與親家劉屈氂的對話,遭人告發。

正是劉屈氂率領軍隊去剿滅太子黨羽,太子一死,劉屈氂與李廣利無疑是最大的受惠者;加上告密者加油添醋,誣陷劉李兩人詛咒武帝早死,昌邑王才能即位為帝。種種可疑卻又合理的理由,讓武帝深信劉李兩人亦是加害太子的共犯之一,於是武帝下令將劉屈氂腰斬於東市,劉妻梟首於華陽街,李廣利妻亦遭下獄。在前線打仗的貳師將軍聽聞後方的劇變,知道大勢已去,乾脆投降匈奴,最後死於匈奴的權力鬥爭中。李氏一族至此全部覆亡。

shutterstock_196116058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尾聲

李氏家族全數滅亡,我們轟轟烈烈的漢武帝的同志故事也將告一段落。其實同樣是征討匈奴的大將軍霍去病,應該也是漢武帝的男人之一:霍去病是衛子夫姐姐的兒子,因裙帶關係來到了武帝宮中,司馬遷將他的名字同衛青一樣放入〈佞幸列傳〉中;而武帝也比照衛青,將其封為「侍中官」。

不過霍去病還沒來得及與武帝共享廁所的氣味,年僅24歲的他就一命歸西了,英年早逝,不禁讓人無限唏噓。史書上找不到他與武帝的精采交集,只有略過不寫。

行文至此,我們似乎看到一條可怕的詛咒,所有與武帝相關的男男女女不是早夭,就是不得好死。韓嫣、韓說、李延年、衛子夫、李夫人、霍去病等等,只有衛青是壽終正寢,備極哀榮,這或許正是偉大軍功的護佑吧。

衛青在外是顯赫的車騎將軍,在內是私密的「侍中」官職,緊接著姐姐衛子夫生下了一位小男孩。有了軍功的加持,又有子嗣的傳承,武帝這次有了正當的理由,廢掉那位沒生小孩的金屋阿嬌,改立衛子夫為皇后。

表面上看起來衛青是依附姐姐才飛黃騰達,實際上卻是姐姐隨著弟弟的戰功大捷,才開始重新獲得重視,最後再成為報復姑姑的工具,榮登皇后大位。「你敢動我的男人,我就廢了你的女兒」,武帝最終還是替衛青報了當年的綁架之仇。

隨著衛青的戰功不斷的攀升,共計七次出擊匈奴,殲滅敵人五萬餘人,武帝予他最高的榮譽——「大司馬大將軍」。

這個時候,武帝的那位淫媒姐姐平陽公主,連續兩任老公都死了。公主和大家議論:「長安城中的封侯, 哪一位可以當她的老公?」這個時候大家共同推舉的對象是衛青。公主笑著說:「他以前是我的奴僕, 怎麼可以當我老公呢?」旁邊的人答道:「衛青的姐姐是當朝的皇后, 本身又是大司馬大將軍, 如果他配不上你, 誰還配得上你呢。」 公主笑得合不攏嘴,就請衛子夫說媒, 請皇上下詔這門婚事。

這裡有一個問題,衛青是武帝心愛的男人,武帝怎麼捨得把它送給姐姐呢? 其實武帝把衛青送給姐姐, 這才是疼愛衛青的表現。

因為衛青不同與韓嫣,韓說這些小男寵,他可是位極人臣、出將入相的大司馬大將軍,讓顯赫的大將軍,婚配當朝的平陽公主,這才是無上尊貴的榮耀啊。 如果一直把大將軍留在身邊,大家反而會把衛青當笑話,因為顯赫的衛青大將軍,身邊居然沒有女人,無法成家。從這些舉動看來,武帝是真心、疼愛呵護衛青的。

衛青離開後,武帝的寂寞難耐啊。做皇帝的,怎麼可以寂寞,於是才又有下一個男人進來,他就是我們最談到的樂府音樂大師李延年。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趣史鑑定團】從普亭、俾斯麥到宋教仁,盤點古今東西英雄人物生命中的「倒楣時刻」



趣史鑑定團:

馬克・吐溫說過「有時候真實比小說更加荒誕。」每個月一篇離奇有趣的歷史故事,挑戰「真實與虛幻」的邊界,顛覆你對古人古事的想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