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港產影視巡禮

【港產影視巡禮】夢裡不知身是客——《客途秋恨》的放逐、血緣與鄉愁

TNL+ 2022/09/06 ,

評論

陳娉婷

陳娉婷

陳娉婷

獨立記者,曾任關鍵評論網及果籽記者,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離開了故鄉畢竟是「斬根」,隨著時間浪濤的洗刷下,故鄉的輪廓變得朦朧,也在時代變遷中扭曲不堪,一次出走便註定了永恆的漂泊,這種「無家」、「無根」的意識,在30多年後,香港人大離散的時代下再看來仍很有味道。

陰鬱的天氣,淅瀝的微雨落下,郵輪在日本海上漂流,兩母女依偎在一起遠眺風景,25年的怨恨在女兒陪伴媽媽回鄉尋根的一趟旅程中漸漸消弭。女兒長得有多大,她們對彼此的記恨就有多深。剪不斷,理還亂,這是血緣的宿命與糾纏,在這一個鏡頭內,化作一簇諒解的擁抱。

這是1990年出品、由許鞍華執導的自傳式電影《客途秋恨》中的標誌性場景。預告片中配上梅豔芳《秋天復秋天》一曲,梅姐氣勢磅礴的豪邁聲線,讓母女之間的恩怨情仇蒙上一股宏大的敘事氣息。由陸小芬飾演的母親葵子及由張曼玉飾演的女兒曉恩,兩人的「故鄉」都在他方(日本和澳門),穿越羈旅不斷的人生後,停泊在香港這片「借來的土地」上,眼看故土已在回憶中遠去,何處身安便是吾家。

螢幕快照_2022-09-06_下午2_45_58
Photo Credit: 《客途秋恨》劇照

頻繁的插敘手法是這齣電影的特色,伴隨著帶有顆粒感的粗糙畫面,份外有懷舊感覺(nolstagia)。這種懷舊感多次以朦朧的鏡頭意象浮現,並穿插在曉恩和媽媽葵子對當下不滿的狀態,「鄉愁」成了異鄉人活得不順心時的逃逸。這有種唐代亡國君主及詩人李煜《浪淘沙令·簾外雨潺潺》的神髓,「夢裡不知身是客,一响貪歡。」唯在現實以外,自己才不是被放逐及鎖禁在異鄉的囚徒;那種回憶的快慰卻像夢一樣短暫。

但夢境始終只是泡影。離開了故鄉畢竟是「斬根」,隨著時間浪濤的洗刷下,故鄉的輪廓變得朦朧,也在時代變遷中扭曲不堪,一次出走便註定了永恆的漂泊,這種「無家」、「無根」的意識,在30多年後,香港人大離散的時代下再看來仍很有味道。

螢幕快照_2022-08-24_下午3_44_49_1
Photo Credit: 《客途秋恨》劇照

女流書寫的激越感情:仇恨

電影開首,背景音樂播著70年代反戰歌手Bob Dylan的民謠《Mr. Tambourine Man》,節奏明快。下課後的黃昏,曉恩與外籍友人在倫敦街頭上架著自行車,點春卷、燒賣等港式食物來分吃,晚上到disco跳舞、抽煙和喝酒。年輕而朝氣勃勃的爽朗女子,人生的各種可能性還在萌牙。

螢幕快照_2022-09-05_下午5_55_21
Photo Credit: 《客途秋恨》劇照

對曉恩來說,她的生命是透過「自我放逐」(self-imposed exile)來達成一種解放(emancipation)。才16歲年華的她,從香港家裡搬到中學學校宿舍,再赴及英國升讀碩士,作為對母親控制和性別枷鎖的反叛。一身全黑的打扮、穿著瀟灑的露肚臍裝、喇叭褲,與母親心目中的「乖乖女」形象(早婚、打扮女性化的二囡)相去甚遠。

母親也是曉恩心中迫切想要拔掉一根刺。這根刺處處要與曉恩作對,對她非社會化的行徑冷嘲熱諷。這是出於母女疏離的不安,也是來自於深深的妒忌和記恨。70年代中國內地文化大革命,母親與曉恩在祖父母澳門家暫住,籍貫日本的母親聽不懂廣東話,成了家中的局外人,血脈相連的女兒跟祖父母更親密,甚至反過來排擠「非我族裔」的母親。

螢幕快照_2022-09-05_下午5_47_23
Photo Credit: 《客途秋恨》劇照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港產影視巡禮:

香港電影曾影響全球,更有「東方荷李活」美名;而香港產出的電視劇也非常「入屋」,多年的「電視汁撈飯」,足以表達出家家戶戶追港劇的熱情。近年香港影視式微,但仍有不少影人努力打造港式影像,港人也開始意識到對港產影視支持的重要,紛紛入戲院、線上觀看。本欄帶讀者仔細剖析一些精選的香港影視作品。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