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港片小酌】《一個字頭的誕生》:以破格和鮮明定義作者之必要

TNL+ 2022/12/06 ,

評論

陳娉婷

陳娉婷

陳娉婷

獨立記者,曾任關鍵評論網及果籽記者,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香港當年娛樂及商業片大行其道的八、九十年代,《一個字頭的誕生》編劇兼導演韋家輝挑戰了主流,也不為任何市場左右逢源——在港產片產量開始下滑的96、97年,忽然殺出這樣一部非常規的黑幫電影,當然只慘收300萬票房,卻如同戲中的角色「阿狗」般,贏盡了名譽、風骨和氣度。

什麼是「有虎偏向虎山行」?

今年適逢港產片經典「神作」《一個字頭的誕生》上映25周年,想談談這部極有膽識的偏鋒電影。

《一個字頭的誕生》是銀河影像的開山之作,也是90年代香港云云商業和娛樂電影之中的破格作品,編劇兼導演韋家輝玩盡黑幫電影這個類型的可能性,同時靠著獨特風格殺出一條與別不同的血路,為銀河影像的誕生寫下宣言。

不論是拍攝手法、場面調度或是多重環型敘事,它都展現了怪異和實驗色彩,在當年娛樂及商業片大行其道的八、九十年代,韋家輝挑戰了主流,也不為任何市場左右逢源——在港產片產量開始下滑的96、97年,忽然殺出這樣一部非常規的電影,當然只慘收300萬票房,卻如同戲中的角色「阿狗」般,贏盡了名譽、風骨和氣度。

既玩盡類型電影的可能,又推翻類型電影的期望,憑藉的就是鮮明的作者型電影風格。


宿命和因果是韋家輝電影中常見的主題,《一個字頭的誕生》作為他從電視圈跳至電影圈的第二部「早期作品」(繼《和平飯店》後的作品),也展現了這個命題。

據文化評論人潘國靈主編的《銀河影像,難以想像》一書,韋家輝在專訪中曾自述這部電影的誕生,完全起源於腦海中的忽發其想,它曾經只是一組文字。

「我的腦海裡突然有了這個名字,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而我很尊重這種感覺,所以就用了這個片名。」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港片小酌】《藍宇》:拼棄所有虛假的外在,看見幽閉而真實的藍



深夜港片小酌館:

微醺之下,在萬籟俱寂的深夜裡,讓我們細味一部香港電影,療癒自己的內心,也照見那些光影裡潛藏的暗示和底色。從到粵語黑白片到新浪潮電影,再到近年的本土電影新浪潮,我們看見片中男女的情感與慾望流動,揭開創作者對社會的關懷與探問,也折射出我城的歷史流變。在拔根漂流的離散生活裡,筆者靠著看港片一解鄉愁,寄託思念與寂寥,有時是在借用別人的話,細說自己的各種同情共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