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本土電影新勢力

香港人走進影院投下的一票:看合拍片如何撐起香港電影半邊天

2015/11/13 , 評論
TNL香港編輯
《買兇拍人》中,熱愛拍電影的阿全遇上殺手阿Bart,為他拍攝殺人經過。《買兇拍人》是彭浩翔的第一部片,只花了15工作天去完成,當時香港電影業正經歷低潮,該片就是描述如何在逆境中堅持自己夢想。
TNL香港編輯
TNL香港編輯,發佈香港、兩岸及國際新聞。

圖/文:Brian Leung

港產片復興了嗎?

幾年前港人曾對港產片不抱厚望,不過近年香港電影業似有起死回生之勢。

從2010年的《打擂台》開始,香港電影重新走入港人視線,到2013年《狂舞派》挑戰街舞的題材,到去年大放異彩,有《點對點》緬懷昔日香港,到《殭屍》向80年代殭屍片致敬,《竊聽風雲3》省思鄉紳霸權和土地價值,《紅VAN》改編熱門高登科幻小說,再來《香港仔》的本土情意結。今年初《衝鋒車》的黑色幽默,到《五個小孩的校長》的真人真事改編大收旺場。

本土思潮興起,仿佛造就香港電影復興。本年尾香港電影來勢洶洶,《我們停戰吧》、《同班同學》、《王家欣》、《哪一天我們會飛》紛紛上畫,年底還有《陀地驅魔人》、《踏血尋梅》等以香港為本位的新作。如果香港電影真的復興,這幾年發生什麼事了?

Photo Credit: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近幾年,「合拍片」被視為萬惡、謀殺港產片的元凶。這說法源於不少導演棄守本土,為迎合大陸口味,有批評指電影是「三不像」。不倫不類的合拍片當道,更出現食老本的現象,把以前在香港大熱的元素和題材用更大的規模在中國市場重拍一次。港產片市場萎縮,港人都覺得自己「冇得揀」。

面對合拍片當道,陳果毫不客氣:「香港導演根本是最早被和諧的一班人,香港導演最無品!連大陸導演都鬧我們無品,但生活逼人,我不能指責他們甚麼,因為香港人一向都是機會主義者,搵食無辦法。」

東方荷里活 敗在誰手中?

香港電影由盛轉衰已不是新鮮事,自90年代的黃金歲月後,近年一直走下坡。

香港電影票房收益由1992年的15億港元(包括中港合拍片),到去年只餘下僅3.6億元。近年年產量徘徊在50部左右,與1993年242部的顛峰天差地遠。票房方面,90年代初十大賣座電影明顯以港產片為主。時移世易,如今能夠躋身前十的香港電影每年只有一到兩部,香港觀眾明顯鍾情於荷里活電影多過香港製作。

資料來源: 蔡仲樑 (2012)。香港電影。文化研究@嶺南, 29 | 香港影業協會(2014)

2004年CEPA簽訂,放寬了中港合拍片的限制,香港投資和製作的華語電影(即港產片)經內地部門審批後,不再受每年50部的配額限制進入內地市場。合拍片可視為國產片在內地發行,不過片中至少3分之1的主要演員需來自內地。

昔日大導如吳宇森、陳可辛和徐克陸續北上,投入預算動輒上千萬、甚至破億人民幣。自此合拍片如雨後春筍般增加,從1997年的7套大增至去年的29套,純港產片只佔23套,連一半也沒有。香港電影人才現斷層,年輕的電影工作者大多只能留在香港發展,拍攝小型、低成本電影,港產片這名字漸入歷史。

港產、合拍是對立嗎?

香港影業協會也於2009年重新審視「香港電影」的定義,把香港電影區分為「港產片」和「合拍片」。

如該影片的所有出品公司均於香港註冊,那當然屬香港電影,並稱為「港產片」。如果出品公司不是全在香港註冊,只要至少有一間是在香港註冊,以及監製(或出品人)、導演、編劇、男主角或女主角中,有一半或以上的崗位有香港永久居民擔任,該部戲亦定義是香港電影,是為「合拍片」。目前合拍電影的班底大多都是香港人,但投資主要來自內地,而演員則是兩岸三地大雜燴。

若我們放開近年大賣的荷里活電影,文首所提及的主打香港本土電影中,有多少是純「港產片」?

資料來源:香港電影市道整體情況(香港影業協會2011 | 2012 | 2013 | 2014 | 2015 上半年

香港人愛看「合拍片」還是「港產片」?他們用腳來投票,每年香港電影十大票房,「合拍片」絕不下於「港產片」,撐起香港電影這委靡不振的市場。

合拍片亦受評審青睞,近年度的最佳電影《葉問》、《打擂台》、《桃姐》和《寒戰》,也無一不是合拍片。香港觀眾都被《寒戰》的港產警匪片的類型包裝所說服,「港味」不言而喻。前《電影雙周刊》總編輯李焯桃形容近年正是「新港產片」的回歸。《一代宗師》中部分得獎的攝製團隊並非來自中港兩地,香港電影難得國際化,超越了「合拍只有中港」的想像。

合拍片加入「港味」 港產、合拍界線日漸模糊

彭浩翔也為合拍片平反。「彷彿現在拍合拍片就是出賣自己,背叛靈魂,其實唔係咁。比如有100種電影題材,中國只讓你拍其中75種,但不知何解大家只偏食其中5種,可能有人要自我審查,自己刪除自己的可能性,因為佢太鍾意錢。」合拍片的問題不單是在審查,而是有人局限了自己的題材與創意,「來來去去都拍那幾種,才令大家有這種印象。」《香港仔》原本都是一部純本土製作,只是後來銀都機構加入才令它變成合拍片。

Photo Credit: 《竊聽風雲3》劇照

影評人鄭政恆就曾經分析,香港電影的確慢慢找到了規律,近年電影如《毒戰》和《竊聽風雲3》就打了很多擦邊球,拍出港味。他期待未來香港電影可以走中間路線,既參與合拍片的製作,又不會失卻本土特色。以許鞍華的《桃姐》為例,她未必很懂得遊戲規則,但能討好兩邊觀眾,長遠來說這模式可能成為主流。

研究香港合拍片的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講師陳嘉銘博士認為香港電影的製作生態已改變,港產片趨向精雕細琢,對劇本、對故事的要求高了。「仍可以雜,但不能求其,觀眾不會再收純粹的無聊貨。」合拍片似乎找到出路,大家開始懂得『轉彎』,曲線加入香港的特性、香港人的故事。另一方面也有人利用「香港的邊緣化」,製作一些有自己特色的故事。

Photo Credit: 《寒戰》劇照

不過電影能在中國上畫,只因是對不同的社會議題都蜻蜓點水,把時事放進電影,但不深入探討。

《寒戰》中觸碰的香港法治算是挑戰禁忌,但對公安的描寫、邪不能勝正的結局等,都符合內地的審批要求。爾冬陞拍《門徒》時,亦特意模糊了毒品交易的地點和軍隊的裝備。題材方面,合拍片多集中在古裝或警匪片,鬼片、港式喜劇、都市小品等等都相繼消失。有導演不斷增加製片預算,邀請世紀班底、場面越拍越大,試圖以「鉅片」獲利。電影內容亦有意識形態的限制,例如《國產凌凌漆》中的經典一幕絕無可能出現在合拍片中。

此外,港產片和合拍片漸有分工之勢,中港合拍片的電影題材較為「大路」,而港產片則主打「黃賭鬼」,情慾片、賭片、鬼片等內地不能上映的題材都留在香港。「香港電影是不會死的!因為香港有言論自由,所以國內觀眾即使是偷看也都要看!」杜琪峯強調。

「東方荷里活」的黃金歲月已成過去,香港電影可否死而復生,還看「合拍」這把雙面刃。但可預見的是,未來將會有更多香港電影人努力在中國審查制度中摸索出遊戲規則,捍衛香港尊嚴,在陝縫中找到出路。

核稿編輯:歐嘉俊

專題下則文章:

城市中一抹虛假或真實的風景

本土電影新勢力:

《十年》奪得2016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標誌港產片「本土」意識達至高峰:凡涉及政治、社會題材,或全港人班底的電影,皆受到空前重視。坊間,獨立電影亦百花齊放,大量後雨傘紀錄片湧現。《一念無明》和《點五步》為「首部劇情片計劃」打響頭炮後,一系列以邊緣、弱勢社群為題,或偏鋒議題的電影跑出,由政府出錢、港人出力,培養新一代電影人。同時,一些投身於合拍片的名導演,亦嘗試在主旋律中加入香港元素。本專題集中探討「香港電影」的走勢,並走訪一些80後、90後的新晉導演、編劇和演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