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本土電影新勢力

勝負半步路:專訪《點五步》演員胡子彤、林耀聲

2016/11/02 ,

評論

芬多經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芬多經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局、年華與運動或許都無甚差別,輸贏,就在這半步之間。

輸贏不重要,最重要是你有沒有勇氣踏出那半步。

「沙燕隊」是香港沙田區一所由頑皮的中學生組成的少年棒球隊,在訓練幾個月後首次走出校園,與外校球隊比賽。他們見到強勁的日本少年棒球隊,興奮地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對方教練卻冷漠地連招呼都不回應。

原來沙燕隊的球賽對手不是實力堅強的日本隊,而是來自台灣的「小學生」少棒隊!更慘的是,儘管年紀、體型都比台灣少棒隊大一截,沙燕隊最後仍慘輸30多分,校長鼓勵他們:「校長沒有說過要你們贏,但我有講過,要你們不要放棄!」堅持到最後的人,就會得到勝利。

「這些小朋友是貨真價實的香港小學的棒球隊員,跟他們打球可不能隨便掉以輕心。」這是電影《點五步》片中的劇情,身為香港棒球員,也是本片男主角之一的胡子彤,坦言很欣慰棒球運動後繼有人。

《點五步》描述1984年香港沙田區一所Band 5學校(香港中學學位分配,第5成績組別)基覺中學的校長盧光輝(廖啟智飾),向沙田區政務專員曾先生(潘燦良飾)爭取資金,希望於校內成立一支少年棒球隊「沙燕隊」,用團隊運動教化一群調皮學生。「只要你願意踏出半步,成功就由這半步開始。」片名的《點五步》就是「0.5步(半步)」,也是片中主角自我突破極限的起點。

點五步 劇照2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電影《點五步》改編自香港首支華人少年棒球隊「沙燕隊」,從成立訓練、打贏日本棒球隊,到拿下香港少棒聯盟公開賽冠軍的過程。不但還原80年代的香港氛圍,其中更隱含著淡淡的政治意味,箇中巧思,要有心人才能發現。真實歷史的「沙燕隊」,獲得前特首曾蔭權贊助支持,在1982年籌組全香港第一支華人少年棒球隊「沙燕隊」,並在成立首年就打敗日本隊,奪得香港少棒聯盟公開賽冠軍。曾蔭權曾表示,協助成立「沙燕隊」是他從事官職半輩子最難忘的事。

片中住在沙田公共屋邨(類似台灣的國宅)的主角阿龍-謝志龍(林耀聲飾)及細威-范進威(胡子彤飾),兩人情同兄弟,一起成長、一起玩鬧、一起搞怪;細威陽剛外向,奔放魯莽,遇到喜歡的事物會勇敢爭取,主動又具攻擊性;性格陰柔善感、內向膽怯的阿龍凡事被動畏縮,習慣躲在細威背後的安全區。兩人被盧校長拉進球隊,經歷家庭、親情、愛情、球賽等許多風風雨雨,最後卻因為細故而分道揚鑣。

首次演戲的胡子彤從小就與棒球結下不解之緣,「由於爸爸與哥哥都打棒球,媽媽負責場外計分,等於是在棒球場上長大。」10歲已為港青成員,目前是香港棒球代表隊的二壘手,他說:「棒球讓我找到了人生目標及寄託。或許是棒球選擇了我,而不是我選擇棒球。」

胡子彤的球衣號碼52號,恰巧與他最愛的棒球偶像「台灣巨砲」陳金鋒相同,「鋒哥耶!這麼了不起的球員!他是台灣第一個在大聯盟出賽的球員,日本在2006年亞洲職棒大賽,日本球評也稱讚鋒哥是『台灣史上最強打者』。」胡子彤曾多次來台灣朝聖偶像打球,9月也特地飛來親睹陳金鋒的引退賽。

每個人都想做主角,但主角能有幾個?

棒球場上出場9人,往往光芒都集中在投手身上,胡子彤不在意誰當主角,坦然接受自己只是個配角,「做好自己崗位的事就可以了,棒球教的,盡好本份就是100分。」如同王建民所說:「我就是一球一球投」,按照自己的節奏繼續投下去,正是在片中這種盡心盡力的態度,讓他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人獎。

第一次拍電影的胡子彤雖是第二男主角,但角色轉折大、戲份吃重,片場外的棒球員身分增添了工作量,拍攝《點五步》期間也得同時準備亞運會,白天在大太陽下拍攝、晚上進行高強度訓練,求好心切下壓力大增。「比賽時一踏出投手丘,就回不了頭。輸贏,都在這半步!」這種生活維持了兩個多星期,終於在拍攝期間體力透支,因脫水而進醫院。

點五步 專訪照
Photo Credit:Fanny
《點五步》兩位演員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林耀聲(右)是香港新生代的年輕演員;胡子彤(左)本身則是運動員,目前是香港棒球代表隊的二壘手,本片也是他的電影初體驗。

「打棒球時必須全程專注在球場,完全不能鬆懈。」談到打棒球與拍戲的差異,胡子彤直率表示:「拍電影一個鏡頭拍完可以放鬆一下,再等下一個鏡頭,拍錯了還可以重來。」他自覺演戲功力仍不足,「演戲對我而言還有些困難,還好導演、阿聲及其它人都很鼓勵我,大家給我信心。」

「他也給我信心,還教我們打棒球。」外型酷似王陽明的林耀聲在旁邊打氣說。雖然已有女友張沛樂,但外型俊俏、身材健碩的林耀聲,IG、微博擁有眾多同志粉絲,在香港被稱作「同志天菜」,更是打敗彭于晏、吳彥祖等帥哥,榮登「基界男神」冠軍。他笑著說:「我一向都保持著Open心態,不分性別。」

「拍戲前完全不知道香港也有棒球。」林耀聲坦誠香港人大都喜歡踢足球、打籃球,對棒球很生疏。為了演好球員角色,他們接受訓練兩個月,費時半年拍攝,但對完全不懂棒球,卻要扮演投手的男主角林耀聲而言,勢必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阿聲回想練習過程說道:「這段期間天天練習15個小時以上。每天到籃球場對著牆壁不停投球,有時練到籃球場關燈為止。」

雖然第一部電影就當主角,但林耀聲的演藝之路並不順遂。如同《點五步》裡拼到最後一秒,絕不放棄的精神一樣,林耀聲始終堅持著演員夢,「如果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你人生永遠就只有兩個字,就是失敗。」出道10年,打過40份零工維持生計,親友都勸他別作白日夢,他不服氣地說:「正是因為這些否定,讓我肯定自己想要當演員。」從小在公共屋邨長大,林耀聲笑說,日常生活真的與電影中相同,「意見、雜音也多。」

「因為我愛演戲,當你有多愛這件事時就能堅持下去。」林耀聲表示,過程中經常身邊家人朋友都給予否定,「每個否定都增加我的信心,我更要證明給你們看,我是可以演戲的。」他勇敢邁出0.5步,追求屬於自己的夢想。「像電影中的台詞:當你找到一樣東西證明自己的時候,那個東西會跟你一輩子。我要證明可以一輩子當演員演戲。」

點五步 劇照3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棒球在香港並非是熱門的運動項目,《點五步》所描述的故事,是1980年代香港第一支棒球隊的故事,不禁讓人想起台灣早期的紅葉少棒隊的電影,這或許會是棒球運動在香港發展重要的半步路。

《點五步》的青春刻劃不止步於棒球,更傾向於年輕人的方剛血氣。「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就是青春。」林耀聲剖析青春:「人不可能在擁有青春的同時,還擁有關於青春的知識。」他喜歡青春的熱情與不顧一切,「當你知道青春是什麼的時候,那時已經不青春了,」他補充說:「青春是不管後果、不負責任,衝動又充滿遺憾、挫折與失敗。」他認為青春並不是只有美好的一面,為了演好年少中學生,他笑稱最大的麻煩大概就是得要每天刮鬍子吧。

至於最難忘的一場戲,林耀聲立刻說是最後一場,「當時導演要我拿出棒球一直投、一直投,投了5分鐘,導演就是不喊卡,我肩膀疼痛,全身酸痛不能動,投到最後哭了出來,導演才肯停。」他問導演為何不直接拍哭戲就好了,導演說不要「演」出來,要真的痛苦地哭出來。胡子彤搭腔說:「結果他第二天就跑去看跌打師傅。」

做了決定就不能掉轉頭,是好是壞也要承受,但如果你不踏出這半步,你就連這些機會都沒有。

當演員就是希望碰到好的劇本與角色,很想飾演可以拋下「正氣」外表拘束的奸角或心理變態,因為可以突破演技的挑戰。林耀聲說道:「我最愛張國榮,太讚了!張家輝也很棒,從搞笑片演到影帝,看他在《大追捕》、《激戰》的演出,這個年紀身材還能練得這麼好,不容易耶。」他同時也欣賞香港導演杜棋峰,「他拍出男人的浪漫。」

新演員都會有嚮往的目標或偶像,胡子彤喜歡劉青雲,戲路寬廣演技出色,各種角色都能演。「我很想拍愛情片,一般愛情都有帥哥美女,不帥的人拍出來也可以感動人,就是成功的愛情片。」他笑說,因為阿聲虧他,若他拍愛情片會變成勵志片或搞笑片,「就因為很難,更想挑戰。」

這次入圍金馬獎,胡子彤只希望保持平常心,如同上球場般冷靜,對他而言金馬獎和棒球是一樣的,「棒球在香港仍是冷門運動,我更希望大家喜歡棒球。媒體的力量很大,希望透過電影讓香港人更了解棒球,推廣出去讓更多人注意及參與。」

「《點五步》是在描述80年代的年輕人,追夢的青春與遺憾的故事,更將80年代對比現在社會。」監製柯星沛表示:「要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導演陳志發也曾坦言為了拍片才開始惡補棒球。「其實,棒球與青春一樣,很多時都是在等待,錯過了,結果可以是好,也可以是壞。」

在青春、運動、熱血的劇情底下,《點五步》並不單純是部運動電影,導演巧妙地從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開始,收納了1997年香港主權移轉簽字及談判等畫面,在2014年雨傘運動結束,讓電影增添不少政治意味。片首片尾都是中年的阿龍現身在2014年雨傘運動的金鐘抗爭現場,結合個人的青春遺憾與大時代的歷史事件,也拆解了對人生與政治的無力感。

世局、年華與運動或許都無甚差別,輸贏,就在這半步之間。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踏血尋梅》翁子光:憎人富貴厭人貧就是香港社會的寫照



本土電影新勢力:

《十年》奪得2016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標誌港產片「本土」意識達至高峰:凡涉及政治、社會題材,或全港人班底的電影,皆受到空前重視。坊間,獨立電影亦百花齊放,大量後雨傘紀錄片湧現。《一念無明》和《點五步》為「首部劇情片計劃」打響頭炮後,一系列以邊緣、弱勢社群為題,或偏鋒議題的電影跑出,由政府出錢、港人出力,培養新一代電影人。同時,一些投身於合拍片的名導演,亦嘗試在主旋律中加入香港元素。本專題集中探討「香港電影」的走勢,並走訪一些80後、90後的新晉導演、編劇和演員。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