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港產新戲劇

【港產新戲劇】屈我啦!屈我啦!我冇問題㗎:略論《正義迴廊》與港產電影金句

TNL+ 2023/01/26 ,

評論

曾繁裕

曾繁裕

曾繁裕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比較文學博士,曾任英國漢學研究生會主席、史丹福大學及新加坡國立大學訪問學人,現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研究成果發表於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北京大學、國立臺灣大學、哥本哈根大學及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等主辦的國際會議及學術期刊,也從事文藝創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的選角、佈局、情節、隱喻俱佳,但於觀眾而言,走出戲院,還剩下甚麼?或許只多了一句口頭禪:「屈我啦,屈我啦,我冇問題㗎!」有趣的是,電影金句素來最能融進記憶,有時我們甚至會說出某句電影對白卻忘記出處。

《正義迴廊》(2022)是罕有不靠星級陣容但叫好叫座的電影,故事以2013年「大角咀肢解父母案」為底本,採取奇案懸疑化的策略,引人層層深探。這策略固非港產電影的新嘗試,早年讓黃秋生首次稱帝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1993)便建基於1986年的澳門八仙飯店滅門案,而近年也有改編自王嘉梅命案的《踏血尋梅》(2015)。

呈現奇案不能平鋪直敘,需要出奇制勝,《正義迴廊》最出彩之處在於加插主角(楊偉倫飾)扮演希特拉的情節,讓虛構的現實鍍入導演何爵天著意營造的劇場化效果,但遠超於「劇如人生」的低層次表達,而是象徵耽溺於自我世界的人難再分辦真假與人情。

另一方面,楊偉倫與麥沛東的演技非常奪目,前者複雜地冷靜、後者渾然天成地懵懂(讓人想起《黃金花》(2017)中扮演自閉兒的凌文龍),使觀眾自然代入可存在於真實的合理人和合理場景,感受更深,這亦間接為近年舞台劇演員跨進影視圈的隱約潮流,贏得更廣泛的認可。

電影的選角、佈局、情節、隱喻俱佳,但於觀眾而言,走出戲院,還剩下甚麼?或許只多了一句口頭禪:「屈我啦,屈我啦,我冇問題㗎!」(甚至被製成sticker,在社交平台間廣傳)有趣的是,電影金句素來最能融進記憶,有時我們甚至會說出某句電影對白卻忘記出處,而麥沛東說的這句話正好敲中大眾的共感,得以在流行語境中存留,強化電影的「紀念價值」。

電影金句一般較簡潔,也可長但引人背誦,其功能眾多,可稍加分類。首先,上例屬於「容易引用型」或香港流行語所謂「萬能key」,即可讓觀眾輕易在日常生活中另類借用,如在閒談中聽到對方語帶不實的指控,便可以此調侃。

另外,又有喜劇常用的「語言遊戲型」,可透過食字、自相矛盾、重覆、佯謬、押韻、偷換概念等技巧來引爆笑點或揭破笑背後的蒼涼,周星馳的無數經典電影對白固然是範例,而香港棟篤笑元祖黃子華在《飯戲攻心》(2022)也當仁不讓,如利用尾字的粵音押韻,諷刺地道出:「愛情係與其等他改變,不如鵲巢鳩佔。」、「相信嘅就係命運,唔信嘅就係緣份。」

至於浪漫大師王家衛,則創作了大量「詩型」金句,短至《一代宗師》(2013):「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長至《阿飛正傳》(1990):「聽人講,呢個世界有種雀仔係無腳嘅。佢只可以一直咁飛呀飛,飛到攰嗰陣,就喺風裡面訓覺。呢種雀仔一世只可以落地一次……嗰次就係佢死嘅時候。」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港產新戲劇】《窄路微塵》:疫情下的性情中戲



港產新戲劇:

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有電就有影。香港影視作品以前可以在亞洲首屈一指,時移世易,今天是否就一定變差?《關鍵評論網》為你分析不同香港新影視作品,讓大家一同感受這個香港新時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