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港產新戲劇

【港產新戲劇】型到盡頭便是Cult:《殘影空間》的過度典型

TNL+ 2023/02/26 ,

評論

曾繁裕

曾繁裕

曾繁裕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比較文學博士,曾任英國漢學研究生會主席、史丹福大學及新加坡國立大學訪問學人,現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研究成果發表於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北京大學、國立臺灣大學、哥本哈根大學及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等主辦的國際會議及學術期刊,也從事文藝創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實在,《殘影空間》這電影一點也不香港,幾乎全取沒有地域特性的內景,沒有地道潮語,不探討本地現實議題,也毫無政治隱喻可言。基本上,按劇本在英國拍,便是英國電影,在泰國拍,便是泰國電影,不會產生違和感。

之前與一位做監製的友人聊天,他說香港電影已死,只能寄望跨國合作拍片能讓香港電影再次衝出香港。無疑,一方面,《毒舌大狀》(2023)雖破票房紀錄,但始終只能讓香港人圍爐取暖;另一方面,拍攝合拍片,已不能靠港產片廿年前的領先優勢和聲望,畢竟到現在,如友人所說,中國、韓國等地的電影工業成熟,已不是香港導演想湊過去,別人就歡迎,只能轉而與二三線的電影小國合作,求攻他們的市場。或許出於這個原因,母公司在新加坡的mm2便讓新加坡導演陳志文拍了一部班底意義上的香港電影──《殘影空間》(2023),在2021年10月27日於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後,便在印尼放映,至今才在香港正式上畫。

殘影空間
圖片來源:電影《殘影空間》海報

說實在,這電影一點也不香港,幾乎全取沒有地域特性的內景,沒有地道潮語,不探討本地現實議題,也毫無政治隱喻可言。基本上,按劇本在英國拍,便是英國電影,在泰國拍,便是泰國電影,不會產生違和感。荷李活電影也常淡化地域特性,比如觀眾很少會見到美國小鎮的居民用很地道的俚語對話,這顯然是為了減低異地觀眾的文化抗拒,增加電影在全球的適應度。

當然,電影票房與本土程度未必直接掛勾,很本土的電影可以在本地慘淡收場(比如許鞍華的《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只在百老匯電影中心放了兩周,每天一場)。反之亦然,主攻國際市場的電影也未必大放異彩。箇中,質素固然至關重要。

《殘影空間》的質素如何,決定它能否被賣得更遠。觀影過後,實在不感樂觀,但願以下只屬個人偏見。

首先,必需說,演員是完全沒有問題的,鄧麗欣、姜皓文、謝君豪、凌文龍、余香凝等,都能恰如其份地配合角色設定,表現出適當的情感與反應。另外,電影中,用以表現潛意識詭譎陰鬱的動畫特效,切合劇情與美感需要,也見可觀。

326788799_2985318438444133_7109377809941
圖片來源:電影《殘影空間》劇照
凌文龍

然而,這電影作為類型電影過於類型化,當中的關係設定、對白、衝突也過於典型。典型既可以是削弱文化偏側的選擇、達致普遍有效的工具,又可以是推敲不足的失敗結果。電影一開始,滿地玻璃碎,殺人者主動報警,說:「唔好意思,我殺咗佢哋,麻煩你哋而家過一過嚟。」實在非常直接。以死人開局的作品多不勝數,但包裝的方法亦可有多種,如《正義迴廊》(2022)便選擇讓主角把神秘的重物丟下海,讓觀眾稍後才發現那其實是親人的肢體,但《殘影空間》卻選了最簡單的方法交待,只加強死者樣貌的震撼感來掩蓋單調。

接著,電影不斷神展開,講述一個主張性惡的心理醫生(謝君豪飾)與主張性善的心理醫生(鄧麗欣飾)角力,前者不斷向病人傳達「人是自私的」這個老掉牙的信息,使他們殺人,並終使後者也殺掉自己的父親並掩飾真相,讓觀眾或許因人真的自私的表達而震攝、而深刻。姑勿論效果如何,二元對立的過分強調顯然不容於今日講究多元的知識型社會,只會因粗淺而突兀。(必須補充的是,心理醫生以榮格的名「Carl」來代稱他、用現代心理幾近摒棄的「閹割焦慮」來理解病人,很見資料準備嚴重不足。)再者,二元對立建構於沒有生命立體感的典型人物與抉擇之上,更欠缺說服力,比如以下幾組人物以及對應的殺人動機: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到期自動續訂,可隨時取消,詳情請見訂閱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港產新戲劇】屈我啦!屈我啦!我冇問題㗎:略論《正義迴廊》與港產電影金句



港產新戲劇:

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有電就有影。香港影視作品以前可以在亞洲首屈一指,時移世易,今天是否就一定變差?《關鍵評論網》為你分析不同香港新影視作品,讓大家一同感受這個香港新時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