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特別報導

香港新文學

【香港新文學】自己一個,做生活的見證——讀趙曉彤《一》

TNL+ 2023/09/29 ,

評論

火苗文學工作室

火苗文學工作室

火苗文學工作室

火苗文學工作室,相信文學自火中誕生。火苗以讀書會及創作會為主,集中選讀作品、分享創作,互相討論激發,擦出靈感的火花,將火傳開,重燃天下文心。火苗文學工作室可自由組織活動,主要分為定期及臨時活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趙曉彤的《一》裏不少角色僅以「他」和「她」代稱,這或更能凸顯那份孤單、孤獨;在某幾篇作品中,作者還用了「你」作為主角的代稱(如〈同班同學〉、〈念〉)。《一》的每篇小說大約千多到二千餘字。作者把人際的旦夕禍福化為故事的起承轉合,像速寫,也像素描,看似輕快易讀,實則細膩可嚼。

文:劉安廉@火苗文學工作室

趙曉彤的結集作品多以單字為名:有記錄香港雀鳥的《翔》、文學訪談錄《織》,這部短篇小說集更為簡單,就以「一」字命名。為什麼只選「一」而摒捨其他可能?作者曾有這樣的解說:

她笑說把書名叫作《一》是因為「懶」⋯⋯她頓一頓,「當我重新編輯這本書時,我才發現書中每一位主角都很孤單、很孤獨,他們都要一個人去面對所有人生的糾結與困難,所以我用『一』作為書名⋯⋯」

書裏不少角色僅以「他」和「她」代稱,這或更能凸顯那份孤單、孤獨;在某幾篇作品中,作者還用了「你」作為主角的代稱(如〈同班同學〉、〈念〉)。名字,可說是人設之本,透露角色的若干特質屬性。角色不受名字所局限,就像抹去了他們的外形面相,我們便可直接地代入他們的經歷與感受。與此同時,十八個短篇中,沒有一篇使用第一人稱,因為作者想「你」多去關注的,是身邊的「他」與「她」,甚至乎「你」自己。

《一》的每篇小說大約千多到二千餘字。作者把人際的旦夕禍福化為故事的起承轉合,像速寫,也像素描,看似輕快易讀,實則細膩可嚼。如〈隱〉一篇,寫的是主角初中轉校到畢業後工作的成長與生活:自小寄於不同親戚籬下,缺乏溫暖與關愛,因得學校王老師的額外照顧與鼓勵而走出陰霾,但王老師升職後,漸漸少與主角聯絡。主角在公開試觸礁後,更換來他狠狠的一句「我對你很失望」,徹底為這段關係劃上句號。主角從此也不再讓人知道自己的事,並斷絕了一切與他人建立深厚關係的機會。

下班後,你回到房間吃杯麵做晚餐。一邊吃一邊瀏覽社交網站,看見放榜後不再聯絡的王老師更新近況,他上載了一張三代同堂的合照,寫着:「父母愛我,我愛子女,我們十分幸福。」

故事就這樣結束。我們為主角的潦倒失意嘆息之餘,不禁也懷疑王老師的為人:他起初對主角的關懷是出於真心,還是只當成工作的一部分?另外,屏幕所呈現的這幅帖子可說是耐人尋味。同檯合照是真,但「愛」與「幸福」是否存在,就只有王老師自己一個才知道了。於是,〈隱〉的篇名可有兩重含義:主角封閉自己,隱於孤獨之中;王老師所隱的,或許比主角更為可疑與可悲。

〈人流〉中的男女主角,同以「他」和「她」指稱。二人經歷了兩次「分離」,升中一次,升大學一次。男的木訥敏感,女的健談而善於交際。「他」雖然內斂,卻對「她」非常珍視:升中時答允絕不與她分開,又曾送她自製木鎖匙扣作為生日禮物。「她」則相對豁達大方,在成長後、追逐夢想之餘,不經意間便與「他」漸走漸遠。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到期自動續訂,可隨時取消,詳情請見訂閱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香港新文學】詩境與土耳其咖啡的享受——讀鄺健行《摘藝西東:希臘﹒中國》



香港新文學:

香港還不知道是否已成美麗新香港,但香港的文學界,已變化出新景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