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港人在異地疫境:肺炎陰霾下,呼吸著異鄉的空氣

【港人在異地疫境】酒吧關門,柏林人在自行舉行Corona-Party

2020/03/25 , 評論
戲言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戲言
雅歷。寡言,文章字句屬戲言。在柏林讀哲學,寫作。https://www.patreon.com/ericlamtf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症不外乎是媒體的炒作,老年人才會輕易感染,年輕力狀不用怕;要是感染了,留在家中休息一兩星期便會康復,每年因流感死亡的人數比武漢肺炎的還要多……類似的言論,在德國的社交媒體上不絕於耳。

新型冠狀病毒(俗稱武漢肺炎)在中國爆發,後傳遍世界各地,德國也不能倖免於難。整個德國的感染人數已經接近超過二萬五千人(編按:文章撰於3月23日),相信仍然有上升的趨勢。然而,德國政府一開始對疫症的輕視,也是導致大爆發的原因。鄰國意大利爆發時,很多人仍然不當是一回事。直至今日,僅在北威州已經超過八千人的感染,預計一兩日內會超過一萬人。如此下去,整個德國的醫療系將不勝負荷,整個德國大中小學停課或延期開學,圖書館、博物館等公共設施已經暫時閉館。

筆者身處的首都柏林,約兩星期前的出現第一宗感染個案,短短兩星期內已經上升超過一千人,出現社區爆發。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呼籲民眾留守家中,齊心協力對抗疫症,可是成效不甚顯著。昨日(3月22日),默克爾的私人醫生也證實確診,她本人也必需接受隔離令。

然而,不單是德國政府抗疫「慢半拍」,連民眾對武漢肺炎警覺程度也相當冷淡。先撇開疫症令歧視亞洲人的問題再次浮現,民眾連政府的呼籲也愛理不理,照樣如常生活,彷彿甚麼也沒有發生。很多人認為,疫症不外乎是媒體的炒作,老年人才會輕易感染,年輕力狀不用怕。要是感染了,留在家中休息一兩星期便會康復,死亡也不外乎集中在年老的人身上,每年因流感死亡的人數比武漢肺炎的還要多……類似的言論,在德國的社交媒體上不絕於耳。

以柏林為例,早一星期前州政府宣布停課,酒吧夜場禁止人群聚集。可是並非所有的市民都很願意合作,特別是年輕的一群。酒吧夜場關門,他們便轉移陣地,到公園聚集或在家中舉行「Corona-Party」。同時,近來的德國的天氣回暖,周末陽光普照,很多人視肺炎如無物,公園仍然很多人聚集,似乎享受日光浴比起防疫重要,儘管德國政府強調,民眾應該儘量減少社交活動,儘量留在家中。

RTS36FV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疫情下的柏林腓特烈斯海恩人民公園(Volkspark Friedrichshain)。

起初柏林感染數字之所以會急速上升,也是因為有人感染,但仍然去夜場派對,結果一傳十,十傳百急速上升。北威州的情況的也類似,一對夫婦也因為感染不知情,在嘉年會上保守估計與約三千人有接觸,結果也是急速爆發。可以肯定的是,德國的疫情不斷擴散,與民眾的不自覺、不合作有莫大的關係。

可是,柏林的民眾卻不斷搶購物資,囤積食物。超級市場及藥房的意粉、米、醬油、消毒用品、維他命補充劑、甚至廁紙都被搶購一空。因此,情況相當弔詭,說德國人不擔心疫症,顯然不是;可是吩咐他們留在家中,減少社交活動,他們又卻不當作一回事。總之,各人都對疫情有不同的理解,因此各自有各自的抗疫方法。

在柏林的華人,因為受過零三年的沙士一役,自然不會輕視武漢肺炎。因此,在疫症爆發不久,在街上已經見到不少的亞洲面孔戴上口罩,防止感染。不過,德國人似乎不喜歡戴上口罩,甚至對戴口罩的人有種奇異的目光。即使疫症爆發接近差不多一個月,筆者在街上看到本地人,而又會帶口罩的,仍然少得可憐。即使是疫症的重災區北威州,戴口罩的人仍是寥寥可數。

為此,筆者刻意去請在柏林夏理特醫學院(Charité - Universitätsmedizin Berlin)的醫生朋友:為何本地人那麼抗拒載口罩?他告訴我,如果戴上口罩,會給人一種錯誤的安全感,滿以為口罩是萬能,因此很可能會更不注意衛生。只要勤洗手,注意衛生就可以了,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對於健康的人,口罩不會百分百保護,免受病毒感染。但是,勤洗手與戴口罩根本不是互相衝突的事情,筆者也實在不太明白當中的理由。

柏林的感染個案不斷繼續上升,州政府為遏阻疫症蔓延,昨天跟隨其他州份,決定頒佈「出入限制」(Ausgangsbeschränkungen),禁止多於兩人以上的集會,餐廳由星期日開始關門,地鐵每十分鐘一班,直到四月五日。然而,禁令仍然有很多例外的情況,例如工作需要仍然可以外出。至於禁令會否真的使柏林人跟從,從而減少阻止疫症蔓延,只能再靜觀其變了。

23.3.2020
Berlin Tempelhof

參考資料:

專題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槁編輯:Kayue

專題下則文章:

【港人在異地疫境】口罩只能用白色——日本抗疫日記

港人在異地疫境:肺炎陰霾下,呼吸著異鄉的空氣:

經過2003年沙士的無情洗禮,香港人對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不敢鬆懈,但在異地的港人,許多時候卻承受著奇怪的目光,彷彿保護自己與身邊人,都要背上製造恐慌的罪名。異境疫情每況愈下,他們身處其中,又會是怎樣的經歷?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