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反送中一周年:他們如何走過?

從不反對到反對,回顧反送中運動一年以來的集會自由

2020/06/09 , 評論
Alvin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Alvin
無作者簡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去年起示威者保守估計發起數十場大大小小的示威,然而到去年7月25日,警方首次向集會主辦單位發出「反對通知書」,為設立機制以來的首次,也被視為對港人集會自由的打壓。

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去年起示威者保守估計發起數十場大大小小的示威,然而到去年7月25日,警方首次向集會主辦單位發出「反對通知書」,為設立機制以來的首次,也被視為對港人集會自由的打壓。下文回顧過去一年,反送中運動中涉及集會自由的爭議事件:

6.12立法會外示威

因為立法會審議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示威者2019年6月12日發起包圍立法會行動。下午警民雙方發生衝突,警方指控示威者衝擊防線,並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結果大批示威者因躲避堵塞在中信大廈玻璃門處,險釀成人踩人意外。事後多個團體指罵獲警方向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範圍發射催淚彈。

RTX6Z0K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首發「反對通知書」

7.21元朗站白衣人事件後,有人發起7月27日「光復元朗」示威,但警方引用網上言論等,以集會遊行可能構成危險為由,向申請人發出「反對通知書」,也是警方的首次。最後,參與者以「行街買老婆餅」等名義出現在元朗。事件最終再次引起混亂,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驅散,警方又以嫌煽惑非法集結罪名拘捕當日有出現在現場的遊行發起人鍾健平。

根據警方提供的資料,由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警方收到303宗與反修例活動有關的公眾活動通知,當中252宗獲發不反對通知書,被禁止及反對的公眾集會及遊行有51宗;而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警方對922宗公眾集會及遊行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沒有禁止及反對任何公眾集會和遊行。

RTX717A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反對通知書」

根據「法夢」解釋,香港對示威遊行採取「許可制」,即任何超過30人的公眾遊行或超過50人的公眾集會,主辦方都要在七天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若然集會或遊行未經警方批准,警方在《公安條例》下有權禁止有關集會、解散集會,或以「未經批準集結」罪名拘捕參與者。不過,有爭論認為通知警方志在讓警方配合示威集會作出安排,考慮到和平示威乃人權,在報備制度下,警方不應有否定集會遊行的權力。

機場禁制令

在7月及8月初分別有示威者到機場集會,部分機場運作被癱瘓,後又爆發出有內地疑似公安人員及記者被包圍毆打之事。機場在8月14日取得禁制令,限制市民在指定範圍「合法和平集會」,不過進入機場人士需出示登機證,變相禁止機場內一切示威活動。禁制令至今仍然生效。

AP_19226243255209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8.18「流水式集會」

民陣發起「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集會,但由維多利亞公園到中環遮打道的遊行再被警方禁止,只獲准於維多利亞公園集會,但因出席人數眾多,民陣呼籲集會人士到達維園後離開,並走向中環方向,形成「流水式」集會。當日下起大雨,民陣指出席者達170萬人,而當日最終沒有嚴重警民衝突。

RTS2MY8Z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8.30大搜捕

民陣原定發起8.31遊行,但遭警方再次反對,民陣上訴失敗後宣布取消遊行,但預料仍會有大批人上街。然而在8月29日晚至8月30日,香港眾志黃之鋒、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港大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立法會議員鄭松泰等大批民主派人士被捕,罪名包括「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警方被指「大搜捕」是為8月31日的民眾活動施加壓力,然而警方否認。

RTS2OGK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元旦大遊行」被腰斬

2020年1月1日,民陣發起的「毋忘承諾,並肩同行」遊行,獲得「不反對通知書」,但遊行進行至下午5時半,警方要求主辦方腰斬,並限制於30分鐘內解散。當時維園仍有大批人,民陣指當日有超過103萬人出席活動,認為警方的要求不合理。最終,當日活動再次以激烈警民衝突作結,有過百人被捕。

RTS2WSZ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煙霧餅」事件

2019年12月1日,民間發起「毋忘初心」九龍大遊行,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在遊行原定時間原本只有零星警民衝突。但遊行至下午5時,警方指「有暴徒投擲多枚煙霧餅」,因此發射催淚彈。傳媒後來翻查片段未有發現警方所指「投擲煙霧餅」的情況,傳媒查詢後警察公共關係科更新稿件,隔日警方記者會上也未再提及有人投擲煙霧餅,只說「煙霧餅」內容是當刻前線警員匯報的資料,又說歡迎傳媒第一時間告知資訊誤差,警方會作出適當修訂、澄清。

「天下制裁」集會再被腰斬

「元旦大遊行」被腰斬後,1月19日的「天下制裁」集會遊行獲「不反對通知書」,而遊行則被禁止。雖然「不反對通知書」時間由下午2時到晚上10時,但活動進行至約下午4時,警方又再次要求腰斬,並指有警員被襲擊。發起活動的劉頴匡被捕,警方指他煽動群眾情緒。

AP_20019219947938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4.18大搜捕

2019年多場遊行不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仍有大批市民上街。2020年4月18日,警方高調拘捕15位民主派人士(李柱銘、吳靄儀、黎智英、何俊仁、楊森、梁國雄、李卓人、單仲楷、何秀蘭、區諾軒、陳皓桓、黃浩銘、蔡耀昌、吳文遠及梁耀忠),指他們涉嫌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涉及2019年3次「非法」遊行(8月18日、10月1日、10月20日)。

AP_201140254623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限聚令」禁集會遊行

香港2月至4月爆發「武漢肺炎」嚴重疫情,5月時情況緩和。民間示威重燃,有人發起於5月10日舉行九龍大遊行,繼續爭取「5大訴求」,但警方以「限聚令」為由發出反對通知書。而之後的5月31日六四遊行及6月4日六四維園集會,警方都以「限聚令」為由發出反對通知書。

RTS3AP1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核稿編輯:Alex

專題下則文章:

【反送中一年】勇武與FA的心理傷痕:避過追捕,但抑鬱及恐慌依然

反送中一周年:他們如何走過?:

反送中運動一周年,香港又迎來「港版國安法」,抗爭勢必延續下去。一年過去,香港人、香港事,發生了什麼變化?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