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香港難民:逃過死亡,逃不過屈辱

建制派政黨倡設難民「禁閉營」 人權組織:違反國際法及人權

2016/12/01 ,

新聞

陳娉婷

Photo Credit: Reuters/ Bobby Yip/ 達志影像

陳娉婷

獨立記者,曾任關鍵評論網及果籽記者,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週三,有建制派議員再次在立法會上提出設立禁閉營,又或收容中心安置提出免遣返聲請的難民,被人權組織指責為不人道,更違返國際法及《基本法》。

本週三,打擊「假難民」的議題再現於立法會的辯論議程,民建聯周浩鼎提出一系列防止統一審核機制被濫用的措施,當中包括「設立收容中心以妥善安置及管理提出免遣返聲請人」,而自由黨鍾國斌、工聯會黃國健亦贊成興建「禁閉營」,禁止聲請人外出非法工作,切斷難民來港的經濟誘因。公民黨楊岳橋則回應指,禁閉營是與時代脫節,只會造成更大混亂,應避免將某些族群標籤及污名化。

聯合國難民署的數字顯示,香港接收全球難民比率不到0.0001%,為全世界最低,但這一年來,政府、建制派媒體和政黨不斷煽動市民的反難民情緒、動員群眾的恐懼,威脅並意欲對付這群免受酷刑侵犯聲請人,當中最極端的提案,可說是設立「禁閉營」,早前已由多位建制派議員如葉劉淑儀、梁美芬、葛珮帆等先後提出。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嚴正批評此建議,認為設立禁閉營絕不可行,而且是侵犯人權的做法,違反國際公約及《基本法》。

重設70年代的禁閉營 是人權的大倒退?

前保安局局長、新民黨議員葉劉淑儀今年3月底在記者會上提出,為了打擊濫用免遣返聲請的「假難民」,可以效法70年代港英政府安置越南難民的做法,重設禁閉式的難民營,把免遣返聲請人一併拘禁在內,以發揮阻嚇難民來港的作用。

她又指,由於現時相關法例只適用於越南非法入境者,港府需要考慮修例,研究能否擴大範圍至適用於南亞,甚至中東、非洲的聲請人,而禁閉營設立的地點,則可向中央尋求協助,在內地範圍如深圳的島嶼租借土地,以解決香港土地不足的問題。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區美寶於港台的節目中反駁其做法,指國際社會已漸趨不能接受以禁閉營方式長期拘留難民,香港的人權保障亦與當年相去甚遠。由1995年起,港府已訂立《人權法》,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納入香港法律,而《國際公約》的第9條訂明︰「人人有權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若港府長期把所有尋求庇護者,不論大人或小朋友都關閉於難民營內,將明顯構成任意拘留,違反國際公約。另外,《基本法》第39條亦規定這條核心人權公約適用於香港,故禁閉營亦違反了《基本法》。

RTR4V5X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圖為最後香港一個難民營望後石收容中心內的越南難民,在2000年7月17日正式關閉。

區美寶直言,30多年前的難民潮不能與現今狀況相比,「70年代尋求庇護人士的數目與現時相比,不可同日而語。自1975年起,香港前後接收了20萬名來自越南的尋求庇護人士,當政府要同一時間處理為數大量難民時,當然容許有禁閉營,但現在香港累積的酷刑聲請者的數目只是一萬多而已。」

況且,港英政府是因當年簽署了一項關於處理越南難民問題的國際公約,香港才會成為越戰爆發後的「第一收容港」,但反觀今天,香港並沒有簽署《難民地位公約》,不是難民收容國,免遣返聲請人只要求不被遣返回國,待聲請確立再向聯合國難民公署申請難民資格,安排前往第三國——香港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中轉站,根本沒有理由要把他們長期拘禁在營內,最直接的解決辦法應是加快審批的速度,盡快甄別難民的身分以明辨去向。

人權組織:禁閉營做法違反國際法

對於近日立法會議員再次提出禁閉營,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批評這是「短視或復仇式的做法」,並指責許多建制派議員的辯論反映他們不理解或漠視法律,因為香港《人權法》保障每人享有免受任意拘留的基本人身安全及自由,「拘留他們不是不行,但僅限於剛到境的2、3天短期拘留,以進行登記或核實身份等程序。港府不能為了行政上的方便,或以禁閉營作為政策的工具,長期、無休止地拘留難民。」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教育幹事亦回應禁閉營的建議,表明任何強制拘留的方式都是違反人權,一律不可取。她又指出,作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締約國,港府有法律及人道責任為在原居地遭受迫害、酷刊、不人道對待的免遣返聲請人履行國際義務,保障其人身安全及自由,但強制羈番聲請人於禁閉營,又不準許其外出的做法,等同於「假設所有難民都是罪犯」,令他們置身於不合理的生活環境中,剝削其生存的尊嚴和自由。

重設禁閉營可行性低 衍生其他社會問題

羅沃啟補充,即使拋開人權的問題,禁閉營難以可行,形容建議「愚蠢」,不能杜絕問題外,更會使問題惡化,「長期拘留涉及高昂的社會成本,包括監管的人手、拘留場所的設施、24小時供應給被拘留者的資源等,而在實際執行上,集體拘留會衍生秩序問題,例如於70年代,安置越南船民的難民營就曾發生毆鬥、北越及南越人的幫派衝突,經常爆發騷亂。」

事實上,管理越南船民的難民營曾經是困擾了香港達25年的長期問題,為社會的治安、經濟帶來沉重負擔,直至2000年,港府決定向越南難民發放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証,並容許他們在取得身份証一年後申請綜援及公屋,讓他們投身社會、融入香港,才能徹底解決難民營的管理問題。

AP_01092102851
Photo Credit: AP/ Rick Rycroft/ 達志影像
圖為位於太平洋上島國瑙魯共和國的澳洲私營離岸難民營,被英國《衛報》揭發存在虐待難民的極端境況,當中約51.3%暴力、虐待事件針對兒童,更有婦女被警衛要求提供性服務以換取數分鐘的淋浴時間。

民權觀察成員沈偉男則指出,「設立禁閉營會引發不少人道問題,以澳洲禁閉營為例,當地衛生環境惡劣、難民兒童遭虐待,甚至有不少難民選擇自殺、自殘。」其實,英國媒體《衛報》曾披露了超過兩千多份的報告,揭發這些澳洲的私營離岸難民營充斥虐待難民的極端狀況,包括難民兒童遭虐待、年輕女性遭性暴力和性虐待、難民被警衛毆打面部、醫療權利被剝奪,上廁所次數受限等。

「聯合國已多次遣責澳洲政府禁閉營的不人道情況,更向當地施壓關閉禁閉營,這些禁閉營已多次被迫關閉又重開。」因此,沈偉男認為某些議員援引澳洲處理難民的例子去支持禁閉營的說法,實屬不智。

經過立法會兩日的辯論後,民建聯周浩鼎打擊假難民的無約束力議案最終在分組點票下,在地區直選獲得16票贊成、16票反對,未獲過半數議員贊成而被否決。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tnlhk

專題下則文章:

「難二代」童年坎坷 愛心教授Isabella仗義助學



香港難民:逃過死亡,逃不過屈辱:

香港難民,一班不被主流社會重視的弱勢社群,突然在一年間成了公眾焦點,被建制派政黨及報章大肆抺黑,指責「假難民」濫用免遣返聲請來港打黑工。但可有想過,難民本來是一批死裡逃生的人,為了走避在自己國家的迫害、酷刊、不人道對待,才不惜傾家蕩產、漂洋來港,只求不被遣返回國?專題記者採訪過後,發現這個自翊多元、開放的國際都市,不但沒有為這班最脆弱的人提供足夠的人道、法律支援,免遣返聲請的審批機制存在不少缺陷,導致難民無了期滯港、判決質素成疑,一班「難二代」更面對失學的困境,看不見明天。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