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詩的解剖刀

【詩的解剖刀】「意象」這個聽起來高大上的詞,在你腦海中浮現什麼意象?

TNL+ 2022/08/20 ,

評論

李修慧

李修慧

李修慧

畢業於台大中文系,曾任關鍵評論網記者,專長原住民、性別議題,目前就讀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碩士班。曾獲鍾肇政文學獎小說獎、新北市文學獎、後山文學獎新詩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麼,怎麼樣算是好的意象?既然意象最常見的連接方式是「比喻」,這個問題,我們就可以用「怎麼樣算是好比喻?」來回答。真正厲害的詩人,就是要在一片詞彙的大海中,淘金一樣淘出那個,超級貼切但又只有他想到的比喻。

讀詩的賞析、文學獎評論的時候,你是不是常常看到「意象」這個詞?大家總是意象來意象去,但意象到底是什麼?今天這篇文章會帶你剖析意象的定義,順便推坑幾位厲害的詩人,讓他們為你示範,什麼叫做厲害的好意象。

狹義的意象:文字營造出的腦內畫面

意象的定義可以分成「狹義」跟「廣義」兩種,狹義的比較簡單,就是指:

文字在讀者腦內所產生的圖像、形象、或視覺畫面。

例如知名詩人余光中的〈車過枋寮〉寫道「肥肥的西瓜肥肥的田」,讀詩時,我們腦中就會聯想到平坦河床、西瓜結實累累的景象。能促發你腦中出現畫面的「肥肥的西瓜」和「肥肥的田」,就是這首詩的意象。

但有時候,我們腦中的畫面不只是「讀到西瓜想到西瓜」、「讀到田想到田」那麼直接,透過字詞的組合、排列,詩在你腦中構築出的畫面,跟詩中文字所寫的,可能不完全一樣。

例如2020年桃園鍾肇政文學獎新詩二獎〈我們的夏天——致貝魯特〉就有這麼幾句:

空氣擦出美麗的橘瘡、蕈菇的腮紅
焦黑的臉龐被煙霧的洞口吐出
鋼筋分泌赭紅的鏽粉

這首詩在描寫2020年8月貝魯特大爆炸。這三句話分別敘述三個不同的畫面:蕈狀雲、人臉被炸毀、建築物被炸碎,它們每個都可以視為一個「小意象」,在你腦中描繪出蕈狀雲、人臉、建築碎片的畫面。

不過,當它們結合在同一首詩裡,也讓整首詩有種「黑黑紅紅黏黏」的感覺,我們感覺到的「黑」,可能來自「煙霧」、「焦黑」、「鋼筋」這些彩度不高的詞;「紅」則來自「橘瘡」、「腮紅」、「鏽粉」;「黏」來自「橘瘡」的「瘡」、「焦黑」的「焦」。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詩的解剖刀】音樂性1:如何看出詩中隱形的「速度記號」?艱深的詞像便秘、簡單的詞溜滑梯



詩的解剖刀:

我相信生而為人,每個人都有一雙能讀詩、會讀詩的眼睛。但有時候,我們只能感覺這首詩好棒、好感人,卻講不出來為什麼。 為了讓你推坑欣賞別人好詩時更有說服力、也為了能讓你有機會看破現代詩人的「路數」,《關鍵評論網》推出「詩的解剖刀」專欄,我們將蒐羅、介紹「長老級」詩人、評論者用來分析、解剖詩的工具,未來,帶著這套解剖刀組,討論一首詩時,就不用再遷就幼稚園等級的形容詞。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