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詩的解剖刀】詩的「思想」就是最美的修辭,嶄新的觀點可能讓我們記住一輩子

TNL+ 2022/12/20 ,

評論

李修慧

李修慧

李修慧

畢業於台大中文系,曾任關鍵評論網記者,專長原住民、性別議題,目前就讀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碩士班。曾獲鍾肇政文學獎小說獎、新北市文學獎、後山文學獎新詩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詩人羅智成曾說:「最美的思想就是最美的修辭」,我非常認同這句的話:我們可能記住某個很美的修辭一陣子,但嶄新的觀點,可能讓我們記住一輩子,甚至成為我們生命的肌理、下一篇作品的基礎,而人與作品最迷人的相遇不外乎如此。

上一篇「詩的解剖刀」,我們提到詩的「內容」可能遠比外在的「技巧」還要重要。而詩的內容要讓人留下印象,除了上一篇提到的「情感」,另一個不可忽略的重要關鍵就是「思想」。

思想指的是創作者個人的思考、觀點。談到思想,我們容易想到哲學,但我所謂「思想」不限定於某某哲學家的看法,只要有嶄新的觀點、特殊的處世方式,都會成為詩中迷人的思想要素。

而思想和情感一樣,很看重讀者跟作者的緣分,假如我是哲學系的學生,已經非常熟悉西方哲學家的理論,如果有首詩再跟我「重述」某某哲學家的內容,就很難讓我覺得有「新的」收穫。

納入哲學,讓現代詩範圍大到近乎無限

而在華文現代詩的領域,可能因為我們有著「詩重抒情」的誤解,所以,能以思想著稱、時時提出嶄新觀點的作者並不多。其中,夏宇或許是最廣為人知的「思想詩人」,她總是樂於在詩中與藝術圈現狀、社會現狀對話;近年來在各大文學獎奪下首獎的熊佳慕,也是「思想詩」的佼佼者。

在此,我想介紹熊佳慕獲2020年打狗鳳邑文學獎優選的作品〈詞語練習〉,說明詩的思想為何迷人。

〈詞語練習〉

唯有活著才能知道
活著意味著什麼
雖然我們並不總是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但我的日常清單仍然包括
只活在今天的母貓,永遠未完成的雲朵

流亡則意味著
陽臺上的盆花
無法帶走

有些夢只能夠非法入境
有些自由的意思是圍籬
有些人只能夠在死亡中安頓自己

死亡又是什麼
死亡保持沉默
我們只好自己發明一些隱喻:
一個倒影我們的黑夜
一次音訊全無的遠行

每首哀歌
都是禮讚

我在存在這個詞裡看見:
一隻母貓正在洗臉
窗戶,記憶,饑餓,桑椹,晚霞,十月
螢火蟲,核廢料,微生物
所有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美與恐怖
以及一切不復存在的東西

驚奇可以這樣轉譯:
我還活著

我對存在的感謝和讚美
無法與存在的豐盛對等

豐盛不是一株李樹果實纍纍
而是一隻松鼠遊走枝椏之間
可以選擇這顆李子或者那顆

我們各有不同母語
我們用第三種交談
而當我們親吻彼此
這是世界性的語言

貓就是貓
我愛這隻母貓之為這隻母貓
我不需要她對我有任何意義

那麼
讓我從我人生的詞典裡
減去愛的定義
留下愛

這首詩透過「定義詞語」來解釋創作者對哲學概念的看法,整首詩中討論到的哲學概念包括「活著」、「流亡」、「自由」、「死亡」、「存在」、「愛」,這每一個詞,都夠一個哲學家探討一生,也能讓人聯想到許多實際的人生樣態,例如談到夢、自由與死亡的第四段:

有些夢只能夠非法入境
有些自由的意思是圍籬
有些人只能夠在死亡中安頓自己

光是這一段,就能讓我們聯想到許多極權受難者的例子:例如在當代中國,攸關自由的夢確實只能非法入境;在香港,許多人因為反送中遊行被捕,對他們而言,監獄的圍牆正是他們追求自由的代價;而有些人,為了自由、為了夢,情願殉身。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詩的解剖刀】如何判斷一首詩的「情感」表達得好不好?要領就是「文質相稱」



詩的解剖刀:

我相信生而為人,每個人都有一雙能讀詩、會讀詩的眼睛。但有時候,我們只能感覺這首詩好棒、好感人,卻講不出來為什麼。 為了讓你推坑欣賞別人好詩時更有說服力、也為了能讓你有機會看破現代詩人的「路數」,《關鍵評論網》推出「詩的解剖刀」專欄,我們將蒐羅、介紹「長老級」詩人、評論者用來分析、解剖詩的工具,未來,帶著這套解剖刀組,討論一首詩時,就不用再遷就幼稚園等級的形容詞。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