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爸媽,我想創業!

他們學著用「看不見的思維」,替視障孩子實現願望:能不能3D列印我們的名字?

2015/08/23 ,

評論

吳象元

Ctrl+P團隊,目前進駐在未來產房。Photo Credit:Yuan

吳象元

從彌爾頓到中國研究,從台北到西雅圖,著迷學術的理性批判,卻更長停留在書寫行走於書本、咖啡和城市的小故事。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團隊做的事很棒,有教育,也有創新,現在很多理論都被講爛了,但很多都沒辦法有真正的改變,因為大人不改變也沒有變。

「最初沒有要做教育,最後陰錯陽差開始做3D列印教學,今年已經第三年。」Ctrl+P的創辦人Leo(陳立超)說道。

Ctrl+P是一間從事3D列印教學的團隊,近一年則成為台中惠明盲校的合作夥伴,透過3D列印技術,替盲生和教師製作便宜又符合教學需求的教具。

Leo之前任職台灣科學教育館,離開後繼續從事博物館策展,因佈展常需模型、器具和空間搭配,遂找到製作過程快速且符合客戶需求的3D列印技術。他原本打算做列印和設計媒合,後改做網路、模型資料庫等,又因緣際會進入「盲生教具」這塊未知領域。

Ctrl+P團隊總監Leo。Photo Credit:Yuan

Ctrl+P團隊總監Leo。Photo Credit:Yuan

意外的驚喜:小指尖上的眼睛

今年6月,有媒體報導台中惠明盲校畢業生,獲得一份特別的畢業紀念冊:3D列印技術製作的立體人像,而製作者便是和惠明盲校合作已久的Ctrl+P團隊。

相關新聞:他們將3D列印帶入校園,製作「摸得到」的盲生畢業紀念冊和世界地圖

由Ctrl+P團隊製作的盲生畢業紀念冊。Photo Credit:Yuan

由Ctrl+P團隊製作的盲生畢業紀念冊。Photo Credit:Yuan

和惠明的緣分,源於Leo在國美館服務的太太,因館內的盲生體驗活動而認識了惠明盲校,並從開始和老師們討論,到嘗試用3D列印製作數學、地理教具,到如今每兩禮拜就會跑台中,無償替盲生製作器具,已長達一年的時間,而這名為「小指尖上的眼睛」計劃,更得到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劃的肯定。

IMG_8555

「小指尖上的眼睛」計劃,獲得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劃的肯定。Photo Credit:Yuan

「一開始沒有想太多,就是和學校的三位老師不斷討論」,惠明盲校需要的大多是工具類器具,而Ctrl+P的製作原則,是鎖定買不到或費用昂貴的教具,但因無前例,雖說從簡單的開始著手,很多事卻不在計劃內,例如點字有固定規格、使用的素材會傷到學生的手,在製作技術上也碰到許多問題。

IMG_8549

Ctrl+P製作教導盲生位移概念的教具。Photo Credit:Yuan

Photo Credit:Yuan

Ctrl+P團隊辦公室一角,擺放著3D列印的小玩意兒。Photo Credit:Yuan

「因為沒有前例,只好用最笨的方法,很多時候都倚靠陳淵楠老師的建議。」惠明的陳淵楠老師本身是位視障者,八歲後失明,因此很多器具他都知道;陳老師除了想把點字做成立體,還想做五線譜,因為音樂對盲生來說非常重要。

惠明是間教會學校,定期有音樂會,小朋友會唱聖歌、演奏樂器,而對盲生而言,他們學樂器都是用背的,需要花更多時間來練習。Leo說道:「除了用背誦,第二種方式是把五線譜轉換成點字,陳老師認為用五線譜會更快,他還給我看他十幾年前自己列印的五線譜。」

IMG_8554

Ctrl+P製作的教具,包括磅秤、尺、量角器、單字卡等,教導盲生重量、長度、角度的概念。Photo Credit:Yuan

視障孩子的夢想:能不能列印我們的名字?

Leo表示,製作盲生教具,深深體會站在對方立場思考,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用「看得見的思維」去列印器具,交到盲生手中卻常是無用之具,或體積太小盲生無法辨識,而每次會見陳老師審核成果,都像在考試。

一次,學校孩子們和團隊分享心中最想「看見」的東西,也非團隊所能預見:

「我們和小朋友聊天的時候,會問他們想要用列印機做什麼,其中一個小朋友就問:可不可以印名字?他想知道名字長什麼樣子,和陳老師聊天時,才知道陳老師十幾年前也印過自己的名字。

這是很謙卑的願望,也是一個很深的願望,因為會好奇,他們對『自我』的概念是什麼,名字就是形成自我的概念之一,而象形都會代表一個意義,他們也會想了解,別人是怎麼看他的。除了名字,陳老師也說過想列印臺北101、阿波羅火箭」

慢慢地,Ctrl+P摸索出製作過程,但有些仍是苦工,例如地形圖就需要人工描繪,而點字的教具,是用書局買來的小碎鑽一顆顆貼上的,非常耗時,Leo表示:「希望能更標準化、自動化,找出解決方法讓更多人知道。」

unnamed

利用3D列印技術製作的世界地圖。圖片由Ctrl+P團隊提供

除了透過3D列印實現盲生的心願,Ctrl+P目前希望建立一個整合資料圖庫的平台,而除了和台中惠明合作,還會和台中啟明、臺北啟明學校接洽。

「臺北有家長協會在做教材,我們希望跟他們討論,不要做重複的事。有一個資料庫是重要的,而這個網站會分階段上線,順利的話第一版9月就會上線。日後,希望三所學校都會有一台3D列印,只要上網三方手邊的產品就會是一樣的。」Leo說出他心目中的願景。

很多理論都被講爛了,卻沒辦法有真正的改變

目前Ctrl+P團隊有三位正職,分別負責教案開發、對外聯絡和IT,另外有十多位兼職,主要目標仍是3D列印教學。在他們眼中,這時代的孩子對這新技術的接受度十分上手:

「許多人看到小朋友畫3D設計圖,都很驚訝,但其實 3、4年級的小朋友就可以操作設計軟體,尤其對出生電腦世代的小朋友而言,空間感的建立是很自然的,小朋友也都很愛上課,很早就催促家長帶他們來。」

Ctrl+P活動長Faith表示:「早年是自己製作玩具,後來是把製造的玩具交給孩子,現在是把創造權還給小朋友,想像空間也立體,不再是平面,而當小朋友發現製作的東西是可用的(例如:文具、筆蓋、筆套,剪刀套),這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

IMG_8546

左為Ctrl+P團隊活動長Faith。Photo Credit:Yuan

對於成立已3年的Ctrl+P團隊,Faith說道:

這個團隊做的事很棒,有教育,也有創新,現在很多理論都被講爛了,但很多都沒辦法有真正的改變,因為大人不改變也沒有變。3D只是個噱頭,但藉此可以把我們的想法帶入。我們的老師們都是設計出身,一開始覺得他們對某些計劃或許沒有興趣,我們沒有要改變世界,但沒有他們我們就無法無成這些事、去盲校,現在大家都要去大公司,他們卻希望留下。

Leo是個宅男,我也滿宅的,大家也都是宅的,卻能聚在一起做一件很棒的事。團隊成員有些人,因為要畢業了很彷徨,但仍保有孩子的思維,給了我們不一樣的視角。

Leo接著回應:

 「我們這兩年多來,有許多大學生和我們一起,一開始是3D列印這個新科技吸引他們,因為是小公司,留下來人是最大的因素。對我個人而言,創業是一個探索,一個挑戰,去思考如何讓這東西除了有社會價值,還要有商業價值,得到獎是一個肯定,另個肯定就是家長對我們的認可。

我念的是外文,研究所念的是博物館,我們是一個Hub,就是找對的人、工具,來做對的事情。因為團隊,讓我接受更多的想法,種子種下去,長成什麼樣子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核稿編輯:楊士範

Ctrl+P團隊,目前進駐在未來產房。Photo Credit:Yuan

Ctrl+P團隊,目前進駐在未來產房。Photo Credit:Yuan

專題下則文章:

創業少有女性的舞台?台灣女性創業指數全球排名26


爸媽,我想創業!:

創業,總是帶了點傳說的味道:比爾蓋茲大三休學創立微軟、馬克·祖克伯大二休學創立臉書.......但創業是否真是如此傳奇又刺激?為何創業團隊會從起初的美好走向分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