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香港第一間旗袍店「美華」:80年老字號,凝住花樣年華時光

2017/11/09 ,

專訪

陳娉婷

陳娉婷

陳娉婷

獨立記者,曾任關鍵評論網及果籽記者,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手做旗袍的師傅全港不多於十位,記者找到了香港第一間旗袍店「美華時裝」的第三代傳人簡漢榮,來談談老店80多年來的辛酸,以及昔日旗袍流行的流金歲月。

在電影《花樣年華》中,美術指導張叔平安排張曼玉換了23件旗袍,每一件旗袍的顏色、領口、襟花設計,都映襯著一個女子多變的心情,惟一不變的,是那搖拽生姿、體態玲瓏的含蓄東方美,是看畢電影後,仍會在心頭回蕩的餘韻。

回到現實,現代女性不再穿旗袍出街,懂得以人手做旗袍的師傅也寥寥無幾,聽說全港剩下不多於十位,而記者找到了香港最早一家旗袍店「美華時裝」的第三代傳人簡漢榮,來談談老店80多年來的辛酸,以及昔日旗袍在香港遍地開花的流金歲月。

IMG_4273-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美華時裝可選的布料十分多元化,由棉質花布,到厘士,到金光閃閃的珠片款也有,一件旗袍公價四、五千元。
img_0465
美華旗袍的師傅有幾十年經驗,手工精細。photo credit: 美華旗袍meewahqipao.wordpress.com

對旗袍的愛,是一生一世

「時代唔同啦,阿妹!」 不知是否天生童顏,與旗袍師傅聊天,他總愛說我太年輕了,然後侃侃而談當年旗袍如何普及、伙計如何賣命,沉吟良久後補回一句:「依家你地後生都唔係咁啦。」後來得知我來自網上媒體,沒有紙本出版,他又面色一沉,立刻問明文章的用途:「無,而家網上好多嘢呃人!我想問清楚啫。」說罷,他又露出親切的笑容,一邊與我閒聊,一邊把玩著剛替客人度身的木尺。

這個看似有一點守舊、倔強,但非常長情的六旬先生,就是手工藝了得的簡師傅。他自言對旗袍的愛從未變改,自70年代繼祖父、父親接手以來,就每一天窩在店內工作,親自為客人度身、試身、畫紙樣,再在店門後的黑房中用人手一針一線縫製華服,每天做足十多個小時,仍不亦樂乎。

「我要做,就做一生一世。」簡師傅輕易易舉地把「一生一世」四字說出口,說從來沒有考慮過其他行業,連一秒的念頭也沒有,彷彿旗袍是他的初戀情人。記者以為他的專一是家族生意使然,他卻搶著否認:「無話傳不傳下去架!係講有無興趣,要有熱誠、責任,才可以做得好。」問及年少時入行的學師之苦,他中氣十足地說:「無話難唔難架! 比心機、精神、時間落去做,肯學就得架啦!」

他憶述初出茅廬時,二十未滿,已要擔起大旗,既要管理帳目,又要打理店內大小事務:「唔好話學裁縫,最初連洗廁所都要學,清潔地方、煮飯樣樣做。人地做8個鐘,我做10幾個鐘,毫無怨言的 !」40多年後的今天,簡師傅已習得一身好「功夫」,只靠「一把鉸剪、一把尺、一枝針、一架衣車 」,已能在3、4日之內趕出一件有水準的旗袍 ,且多年來拒絕以機代勞。寓工作於娛樂的他,更甘願年中無休,沒有紅日、沒有假日地自發工作,甚至做到入夜舖頭拉下大閘,只剩他一人在店內默默埋頭苦幹。

簡師傅感觸地說:「話靠手作搵到食係呃你既!所以好多人話我老土、愚蠢,堅持手作又賺唔到錢,又話我手工咁好,點解唔收貴啲?無架,平民百姓、達官貴人來做,我都收一樣價錢。我攞個心出來做衫,見到客人滿意,那份開心是銀紙買不到的。」

IMG_4276
photo credit: 陳娉婷
簡師傅說日夜工作絕不是騙人。記者約訪就正值晚上7、8時,上網見到老店6點已關門,便抱著試著玩的心態去打電話約訪,怎料簡師傅立刻接聽,還精神抖擻地回答我:「最近有點忙,聽日吧!十一點!」
IMG_4280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店門後的昏暗房間是簡師傅長駐的工作室。

獅子山下精神,一去不復返

事實上,旗袍曾經有過它的「盛世」,生於戰後一代的簡師傅正好見證它由興旺、走下坡到息微的變遷。他的爺爺創立「美華時裝」,正是在20年代,當時大量上海移民南來香港,掀起了一股旗袍熱,香港第一間旗袍店美華正好喝了「頭淡湯」,生意源源不絕。1949年中國解放後,旗袍在內地被打成資本主義,香港成了唯一手藝保存地,其設計也由寛鬆、平直的老樣式,改為剪裁貼身、下擺開叉的洋場風格,成了女性解放的一大象徵。

再到後來,就是五、六十年代,是簡師傅的童年歲月,也是旗袍在內地因文革而失傳,但在香港百姓家普及的全盛時期:「那個年代最興旺!以往人人都要做衫,是必需品,是衣食住行之一。話明先敬羅衣後敬人,著得好睇人地先會尊重你;衣冠不整,恕不招待!」當年美華由簡師傅的爸爸打理,但年紀尚小的他已不時呆在店內,觀察師傅們如何把一塊普通的棉布,以一針一線縫製成一件典雅美觀、能突出女性線條的日常便服,對這門手藝開始著迷。

他回憶昔日祖父輩的光輝歲月:「以前舖頭人多, 有三十多位師傅!所有伙計都係上海人,解放後有錢的便跑來香港。上海人講面子、排場功夫,佢地要威,做衫一定要靚過你,因此只會愈做愈好。」

img_2305
閃閃發亮的厘士款旗袍。photo credit: 美華旗袍meewahqipao.wordpress.com

老店傳到簡師傅手上,已是七十年代,才十多歲的黃毛小子,已要擔起守業的重任:「六十年代尾,香港開始西化,穿唐裝、旗袍的人少了,但仍有一些人會買旗袍穿。」他自言70年代競爭激烈,旗袍店要對抗西服的潮流,但與年紀大自己一截的師傅們同舟共濟,日子苦中仍帶甘甜:「大家坐埋一條船,伙計想店主好、店主想伙計好,有錢咪大家洗,無錢就一齊慳,無斤斤計較的!」他滿懷惋惜的說道:「以前老一批人,入得舖頭,就仆心仆命為舖頭好,做到升仙為止, 就是這樣深的交情。」

可惜,半世紀過去,這些義氣伙伴已由30位剩下2位,他們大多魂歸天國,簡師傅慨嘆主僕之情已逝,也沒有聘請新人的意欲:「時代不同了,大家互相猜度,何來拍檔?何來做得開心呢?」他抱怨時下 「後生仔」物質條件豐富,卻少了耐性及量度,經常三心兩意跳槽,還喜歡挑剔工作環境或待遇:「我地啲老野唔係咁。我地重感情、長情,死做爛做,唔怕蝕畀你。無話做多幾個鐘,要加幾多人工;件衫個客話聽日要,伙計即刻話:得,我幫你搞掂佢,毫無怨言既!」

做人情的生意:「客人不回頭是我失敗」

近二、三十多年,旗袍已變成只有飲宴、結婚、派對等喜慶日子才會穿上的禮服,不像以往是「時裝」,每個女子家中總有兩、三件平實的花布旗袍作更換,另備一、兩件以綾羅綢緞製成的華服來出席「大場面」。

可是,簡師傅坦言至今美華仍有一定的客源,起碼接的訂單都比師傅能製起的多,不少更排期到明年:「我地做人情、做口碑、做感情的生意。好多係阿婆介紹比阿媽,阿媽介紹畀個女,一代又一代幫襯。」 近年復古風潮興起,多了少女會訂旗袍來「玩下」,又有大批外國人打長途電話來訂購,甚至慕名搭飛機來試身、參觀老店。

說到這兒,簡師傅沾沾自喜,列出幾點美華的致勝之道:「價錢公道,手工夠靚,人客滿意,我地都滿意。仲有一點,責任好重要,做人要講口齒,啲衫預早整好也不要遲。」他神情嚴肅的說道:「如果客人只做一次,係我失敗;如果介紹其他人,我先為之做了成功的生意。」

img_2307
photo credit: 美華旗袍meewahqipao.wordpress.com
IMG_4284
photo credit: 陳娉婷
簡師傅說厘士是較現代化的款式,上了年紀則可穿長袖的旗袍。

為了爭取客人的回頭率和口碑,簡師傅從選用布料一環已非常執著。他會按客人的喜好、年齡、需要、個性、膚色來建議她們選用不同布料,例如後生女可駕馭亮麗的色彩,上了年紀的可穿長袖,外國人喜歡福綠壽、牡丹等中國花樣,日本人則喜歡皇室藍等:「做得耐,心裏會有眼光,一看就知客人要什麼 。」

至於在度身、裁縫一環,資深的簡師傅會懂得「隱惡揚善」,仔細的根據客人身型做標記,再在剪裁、縫製的過程中把「把好的部分突出,不好的部分收藏起來」,即使有水桶腰、上圍小或寒背的女性,也可穿出旗袍的玲瓏浮凸之美,「手工夠好,做起來有竅妙,看上去便端莊大體,線條好自然、好貼服。」

不過,簡師傅多次強調,比起賺取金錢,顧客對美華的認同更重要:「來得的客了解我性情,知道要畀時間去做好(旗袍);仲有好多客送禮物畀我。你話啦,有咁多客人讚賞,我點捨得轉行呢?一次都無諗過!」

兒子無意繼承父業,豁達面對時代洗禮

美華旗袍已承傳了三代人,叫人期待老店在奔向百年之際由誰接捧,豈料簡師傅輕描淡寫的答道:「我個仔無興趣。」他堅持一定要對旗袍有愛,才可以對得住「美華」的招牌,即使是膝下子孫也不例外。

那麼由沒有血緣的學徒做接班人,可以嗎?簡師傅立刻向我展示一大疊便條,說全都是打電話、whatsapp、來信要求學師的年輕人:「他們好多都話不收錢入來做,男男女女都有。」可是,簡師傅狠下心腸,已一一拒絕了他們的請求:「我費事累左啲後生,做呢行無前途的,搵不到錢、收入追不到通漲,不像我們老餅,不是為開飯而做,是為興趣而做,那兩位老伙計也是志在過日辰。」

說穿了,是簡師傅看透後生一代不會願意「十幾個鐘頭、無假期、無紅日」地工作,即使學師,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會,要講求天份。他唏噓的說道:「我也是有感情才能做到今天,現在要找到一個做幾十年都不放棄的人,好難了。」

在接班人一事上如此消極,難道簡師傅捨得看著手藝失傳、阿爺心血關門大吉?「好多事都無辦法,現在看化了,比較容易接受。如果兩位師傅退埋休,就可能要落閘。」他嘆一口氣:「以前夠大把士多店啦,而家咪又寥寥無幾?以前我也有養貓,廿幾年感情,陪住個女長大,但牠還是走了。」

然而,臨別時再次談起接手問題,簡師傅又軟下心腸,補回幾句:「看緣份吧,有啱嘅人出現才算吧!我自己就會做到做唔到為止!」

IMG_4292-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美華時裝的櫥窗設計仍然是舊式,簡師傅說店內擺設和佈局和幾十年前一模一樣。
IMG_4293-min_(1)
photo credit: 陳娉婷
每個衣架上都印有「美華」的金漆招牌。

核稿編輯:周雪君

專題下則文章:

由美國律師變書店老闆,賣的是以英文書寫的香港故事



小店風景,和流連忘返的人:

這年頭,許多小店紛紛結業,港人總會搶著排隊湊熱鬧,只為趕及在落閘前懷緬一番。但一轉眼,他們又打回原形,以便利及舒適之名,光顧大型連鎖商店,買血汗工廠所製的恤衫、吃貴價的領展蔬果、喝不公平貿易咖啡。然而,在高牆的對岸,有一批獨立小店正在掙扎求存;它們以最低的成本經營,外觀或許稱不上精緻,有些更是隱身小巷的夜冷店,卻實在地改變了我們日常街道的風景,為消費者提供多元的選擇。關鍵評論網採訪了幾間本地小店,希望能喚醒讀者對它們的關注,並看見進駐這些小店的身影,是如何被連結起來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