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小店風景,和流連忘返的人

熱鬧的凌晨:走進24小時深水埗咖啡店

2018/05/08 ,

採訪

陳娉婷

photo credit: 陳娉婷

陳娉婷

獨立記者,曾任關鍵評論網及果籽記者,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針過了凌晨零時,摸黑走到深水埗福榮街,碰見一群徹夜不眠的人。他們喝咖啡、吃甜點,高聲喧鬧或是耳語談心,消磨漫漫長夜至天亮。

時針踏正凌晨零時,走在深水埗街頭,你看見一片怎樣的光景?

吃力推著紙皮車的老人?小販賣力叫喊的午夜墟市?還是睡滿露宿者的昏暗街角?

幾個月前,凌晨咖啡店Dog99 Coffee進駐福榮街,為午夜的深水埗添上新景象。假期或周末前夕,這家店總會聚滿不願睡覺的人,三五成群來喝咖啡、吃甜點,消磨漫漫長夜至天亮。店內坐位不多,但人潮頂沸時,門前可開滿5、6張矮桌,客人隨興坐在街邊,氣氛自由而喧鬧,與深水埗的草根味道很合襯。

為了讓夜貓和早鳥都能喝咖啡,店舖最近延長至24小時營業,是香港第一間賣「通宵精品咖啡」的休閒小店。勞動節假期前一夜,記者採訪了店長和幾位客人,看看夜貓們的咖啡癮如何煉成。

IMG_5268
IMG_5253
IMG_5273
photo credit: 陳娉婷
一般咖啡店在下午茶或早餐時間特別繁忙,Dog99則到晚上和凌晨才暢旺起來。店主阿旦指,從10點起人流便增多。

夜晚聚腳及談心:終於不用去酒吧、麥記

深夜進駐咖啡店的人,有剛畢業的年輕人、互相吐苦水的姊妹、穿西裝的白領一族,也有紋身抽煙的hipster。他們不約而同說,咖啡店更適合聚腳,比起嘈雜的酒吧或麥當勞更好。

「放工消遣都係飲酒落bar多,但本身不好酒,糖水店又不方便傾計。」客人初說。她在深水埗街坊Ivy介紹下一起光顧Dog99,認為入夜後深水埗環境安靜:「坐在門口也很有風味」。

街坊Susan則指,有次早晨路過見Dog99大門緊閉,勾起她的好奇:「和一般cafe的營業時間相反,不做返工生意,好神奇。」上兩個月,她第一次凌晨幫襯咖啡店,一試便愛上,自此常帶同妹妹Mary來:「想聊天,又不想晚晚落酒吧,一個禮拜起碼來兩次。」

IMG_5278-min_(1)
photo credit: 陳娉婷
Ivy住在深水埗,幾次晚上回家時路過咖啡店,假期前夕終於有時間約朋友來喝一杯。
IMG_5282-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不願上鏡的Susan和Mary,叫了手沖咖啡和果皮茶。

Ivy和初、Susan和Mary皆是專程來談心的閏密,但坐在遠處的另一邊,則有吵鬧得很、柴娃娃的五人行。他們是剛畢業不久的社會新鮮人,放工後來喝咖啡消遣,早已習慣「玩通頂」。「如果要成晚吹水,其他方法太貴,M記又好嘈,但這裡你買一杯就可坐成晚,好chill。」肥Fan是常客,當晚首次帶幾位朋友來見識。

IMG_5300-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五人行其中3人,左起肥Fan、阿浣、Charlie。(註:咖啡店位於黃竹街和福榮街交界。)

阿浣則說,以往通宵開會試過去麥當勞,覺得有點危險:「會有變態佬,真係會搞你!同埋好似迫人食麥記囉,不想深夜食咁熱氣。」Charlie在旁搶說:「還有環境不乾淨,因麥記夜晚員工較少,地方污漕坐得唔舒服。」

他們大部分住港島,需要坐通宵小巴回家,或等至清晨坐地鐵;肥Fan則是夜貓,即使翌日要返工也奉陪到底:「我是玩命的人,不一定第二日有假期先來。」

獨處的客人:溫書、找靈感創作

賴馨是少數在店中獨坐良久的人。起初見她埋頭寫作,漠視身邊不斷流動的人,還以為她是靠寫稿維生的女子;聊起來才知道,她是在準備期末試的大學生。

「我在安靜環境不能溫書,一定要很嘈的環境,平時去M記多。在M記我真係溫到書,溫到通頂為止。」賴馨說,不是所有麥當勞都有McCafe,曾上網苦尋24小時Starbucks,卻只得機場開通宵:「之後就見到呢間!」她笑說,已在咖啡店連續溫書三夜,聲稱很「高效率」,又有咖啡提神。

IMG_5287-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大學生賴馨認為咖啡價錢合理。

店主阿旦則指,Dog99初開幕時,吸引不少藝術家夜半前來找靈感。「有一個外國人和他的香港朋友,常常來一邊坐在店外談天,一邊繪畫咖啡店內的景物。」又指常客不只成年人,有位婆婆經常帶同孫女來吃下午茶:「但不建議小孩太早接觸咖啡因,會推薦她飲朱古力,吃蛋糕、牛角包。」

IMG_5237-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店主阿旦愛上精品咖啡的細緻味道。

手沖精品咖啡,咖啡因含量低

晚上才來飲咖啡,不怕睡不著覺嗎?所有受訪客人都說:「不怕。」

有人答「翌日放假」;有人說「對咖啡因免疫」、「飲完也能大覺瞓」。顧客Polly則說她飲咖啡不為「提神」:「飲咖啡不是為了飽或解渴,而是純粹為了享受。所以我飲濃茶、咖啡,都是想飲就飲,不會考慮。」「我相信夜晚飲得咖啡的人都很夜瞓。」

IMG_5223-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莫加咖啡(Cafe Mocha)
IMG_5211-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鮮奶咖啡(Cafe Latte)

店主阿旦解釋,店舖賣手沖精品咖啡,有別於茶餐廳或即沖咖啡,其咖啡因遠低得多。「好的咖啡豆的咖啡因,飲完只會令你血管擴張、心臟跳得快點,不會睡不著。」為了幫客人試飲,他一天起碼喝5至10小杯濃縮咖啡,仍不會失眠:「若說睡不著,飲茶的咖啡因分分鐘仲高過好的咖啡豆。」

根據消委會測試,香港市面茶餐廳、快餐店咖啡的咖啡因平均含量為200毫克,奶茶的咖啡因平均含量亦高達170毫克;相反,連鎖咖啡店特濃咖啡的咖啡因平均含量只有97毫克,鮮奶咖啡的平均含量更只得90毫克。

阿旦指出,他們售賣的全是受過美國精品咖啡協會評審,評分達80分以上的「優質咖啡豆」,咖啡因含量比連鎖店如Starbucks再低一點。坊間商用或即沖咖啡多數混入了較廉價的Robusta,此品種的咖啡豆糖份低、咖啡因高,他們則選用Arabica高質豆:「(種植地方)海拔高小小,咖啡因含量低。」

許多人以為咖啡「不是苦就是甜」,阿旦解釋指,好的手沖咖啡不只「苦酸甜」,應帶有當地產區的風味。「咖啡豆本來是一粒果實,本應有果酸味。」「有些帶士多啤梨或芒果味,飲落似果茶。」他又指,傳統風味的手沖咖啡帶濃郁的朱古力或榛子味道,亦因此他會先問客人:「想要fruity或是nutty點?」,從咖啡開始帶起話題。

IMG_5196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店內售賣的精品咖啡。
IMG_5204
photo credit: 陳娉婷
阿旦即席手沖咖啡。

90後店長:當倒了筆錢入海

90後的阿旦只有22歲,以前製作手工糖果,後來在一間咖啡店認識拍檔阿Joe,耳濡目染下愛上咖啡。80後的阿Joe經驗老到,從事咖啡行業達10年,資歷包括培訓咖啡師、咖啡豆烘培、食店的咖啡顧問等,在2015年更贏得咖啡師大賽亞軍。

年紀懸殊的兩人,為何會走在一起創業?阿旦說,連繫兩人是深夜咖啡店這個「夢」。「在香港,夜晚想飲咖啡真的無選擇,得返去麥當勞,我們想做好小小的精品咖啡。」

兩人理念一致,嚮往「慢活」的經營模式:「你見到店裡坐位不多,也是我們的理念,不想做快餐或餐廳生意。這裡有個長長的bar,可以和客人聊天。」至於地段上選擇深水埗,除了是租金考慮,阿旦說喜歡這裡的人情味:「上環、中環也有很多cafe,但感覺和客人的溝通較少。」

IMG_5246
photo credit: 陳娉婷
阿旦年僅22歲,與80後青年阿Joe一起開設咖啡店。
IMG_5221-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店內賣精緻甜點,由一家法國甜品公司製作。

住在港島的他續指,曾經以為深水埗老人家居多,沒想到很多大學生、年輕白領、藝術家、外國人、文青也前來光顧。街坊走過會喝一杯咖啡或打包甜點,遠赴深水埗觀摩、順道入店歇腳的外來者也很多。

談及年紀輕輕就創業,阿旦說日子過得比打工快樂:「如果屈於打工,每次作出新嘗試都要經過好多方面批准,經過那麼多重關卡後,進步只會好慢。自己開舖可以自由試新嘢,只需要自己付出時間和心思。」

開店需要一定成本,阿旦直言當倒了筆錢進大海:「成本拿出來就當無咗,我不會說要一年內賺返筆錢。」但問到深水埗區較草根,食客會否認為精品咖啡及高級甜點太昂貴?他堅定說,問過很多顧客都說價錢合理:「精品咖啡要慢慢做。你問我有沒有信心(回本)?我一定說有,要的只是時間。」

核稿編輯:周雪君

專題下則文章:

深水埗紅漆大字舊書店,佛系老闆守業50年



小店風景,和流連忘返的人:

這年頭,許多小店紛紛結業,港人總會搶著排隊湊熱鬧,只為趕及在落閘前懷緬一番。但一轉眼,他們又打回原形,以便利及舒適之名,光顧大型連鎖商店,買血汗工廠所製的恤衫、吃貴價的領展蔬果、喝不公平貿易咖啡。然而,在高牆的對岸,有一批獨立小店正在掙扎求存;它們以最低的成本經營,外觀或許稱不上精緻,有些更是隱身小巷的夜冷店,卻實在地改變了我們日常街道的風景,為消費者提供多元的選擇。關鍵評論網採訪了幾間本地小店,希望能喚醒讀者對它們的關注,並看見進駐這些小店的身影,是如何被連結起來的。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