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擁抱恐懼】策展人報告:見證然後擁抱恐懼

2016/11/19 ,

評論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其實這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沒看到,你在這,或許能獲得人生一部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恐懼需要被重視,才有可能被解決。大至社會,小至個人,唯有正視恐懼面貌,理解根源,才能瓦解陌生感、進而將徬徨的「未知」翻轉成篤定的「未來」。恐懼之後,希望重生。

文:高偉豪(公視策展小組)

關於恐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可說上一段獨家的版本。它千變萬化,卻又異曲同工。

恐懼是種情緒、是自然反應、是人性誠實的一隅、是生存的本能反射。恐懼不討喜,它像是深不見底的溝壑,彷彿無形無體的幽靈,有如神秘詭譎的黑洞,磁吸了跨步向前的勇氣、啃食放手一搏的信心。因為畏懼,所以委靡。因為驚恐,所以保守。

但,恐懼卻又是啟動生存意志的關鍵密碼。從恐懼出發,迸發趨吉避凶的潛能。從恐懼出發,人類產生心安的渴望。從恐懼的經驗學習,人類開始找到自處之道,開始把恐懼看作一個「咖」,開始認真對待,逼使自己遠離恐懼。改變,就這樣開始了。

是的,我們懼怕恐懼,但我們仰賴著恐懼。它是神祕的矛盾修辭(oxymoron),既挑釁,也挑逗。你本能試著逃脫,試著遺忘,卻沒來由開始想念,甚至開始擁抱。

擁抱恐懼

2016年世界公視大展精選(Best of INPUT),從各國公視80部影像作品中精挑9部,從劇情片、紀錄片到動畫短片。儘管各片屬性相異、題材繽紛,但「恐懼」卻是貫串所有片單的關鍵字。

2016走到月曆的倒數兩頁,回頭一看,恐懼仍充斥在每一節時間刻度上。全球恐怖攻擊方興未艾,此起彼落。極端的瘋狂,持續將人類推進生存恐懼的深淵。ISIS誓言打倒異族、讓異教之地血流成河;伊拉克、敘利亞的大半土地成了伊斯蘭國禁臠;中東難民在恐懼中逃離家園,一路向北。

他們心目中的夢土歐洲,卻也在槍林彈雨的恐怖威脅中,慢慢築起恐懼之牆,盼用選票將難民隔絕於外;英國於是甩頭猛然脫歐;德國鐵娘子梅克爾開始因難民問題品嚐苦澀的選舉結果,極右派在法國、比利時等地開始孕育茁壯。這一切的根源,出自於恐懼。

大西洋另一端,同樣遭到恐懼襲擊。今年6月,美國奧蘭多同志夜店,遭到槍手以自動步槍大規模掃射,49人死亡,50多人重傷,成為美國史上最嚴重的槍擊事件,不寒而慄的恐懼蔓延開來。除了槍手染上伊斯蘭國色彩而令人驚恐外,恐同(homophobia),也是籠罩在這起悲劇之上的巨大烏雲。

美國最高法院才剛於去年(2015年)做出歷史性判決,同性婚姻合法撥雲見日。但分歧的社會結構、鄉村都會的巨大價值落差、宗教信仰的雲泥之別,都讓LGBT族群眼前尚非一片坦途。對照本屆台灣金鐘獎得主一番「同性戀造成人類滅絕」的發言,都顯示無論東西方社會中,仍存在對同性愛情與多元成家的恐懼感,同志們仍得使出洪荒之力,爭取自身幸福。

此外,在一陣席捲全球的驚呼聲中,川普當選第45屆美國總統。競選期間,他出言不遜、砲火四射,歧視性、辱罵式的言論掃遍各方,族繁不及備載。評論主要競選對手希拉蕊,他說:「如果希拉蕊都無法滿足她老公,她憑什麼覺得她能滿足美國人民?」; 評歐巴馬,他說:「他是ISIS創辦人」; 評穆斯林,他說:「伊斯蘭律法授權殘暴行事,包括謀殺非信徒,砍頭,以及其他更不可思議的行動,這些行動對美國人構成威脅。」; 評墨西哥人,他說:「墨西哥都不是送最好的人來美國,來的不是毒蟲、犯罪者、就是強暴犯」。紐約時報選前還曾將他的羞辱言論整理,林林總總塞了報紙兩張版面。但,仇恨言論,證明是有感染力的。

RTX2SVGN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川普獲選為下一任美國總統,他在競選期間各種爭議性發言,在他當選後美國引發一波抗議聲浪。

這類言論,簡言之,就是販賣恐懼。仇外(xenophobia)、恐同(homophobia),反移民、反自由貿易、反同性婚姻,恐懼感十足,從英國脫歐、美選結果等結果論,都顯示出恐懼的潛力市場。

無論如何,恐懼通常源自於陌生、未知,原有價值被「顛覆」,可能使既得利益者產生被迫走出舒適圈的驚恐。這種驚恐讓許多人裹足不前,期望保守現狀。但,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恐懼需要被重視,才有可能被解決。大至社會,小至個人,唯有正視恐懼面貌,理解根源,才能瓦解陌生感、進而將徬徨的「未知」翻轉成篤定的「未來」。恐懼之後,希望重生。

2016年世界公視大展精選,要帶領觀眾一起凝視當代社會中,恐懼的多元樣貌。

有些問題實在想了就令人心煩。但,《手機不設防》(Addicted to My Phone)、《謊言拍立得》(All Lies or What? When News Become a Weapon)、《恐怖份子在我家》(Under the Radar),都要帶你逼視數位時代,那個龐大到難以看清的某種資訊有機體,我們一起端詳它可能的模樣,以及如何可以抵擋這股可能被吞噬的力量,尤其如果雲端裡看不見的手,非商業巨擘即國家政府。戰勝恐懼,就從擁抱恐懼開始。

學著擁抱恐懼的,也包括美國紀錄片《摯愛男行》(Limited Partnership)裡的主角之一Tony。他與同性伴侶勇敢的在那個遠比當前還要禁忌許多的年代擁抱彼此,也註冊結婚。從此,他們無懼地走在荊棘的愛情道路上。片中他自陳:雖然害怕,但我拒絕活在恐懼裡。改變,就是在這個電光火石間出現。再一次,我們看到恐懼之後,希望重生。

巨變一瞬間

明天過後,會是什麼樣子?未知令人恐懼,但也可能充滿希望。有句話說:「無常比明天先到」。哪天如果不小心踩上生死瞬間的那顆地雷,究竟要怎麼面對明天?或者是否還有明天?

「巨變一瞬間」要帶你感受的,就是這種無力的恐懼,也是最本質的生死哲學。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場,因兩顆被投擲在廣島與長崎的原子彈,畫下句點。蕈狀雲產生的輻射波,卻也瞬間讓許多生命畫下句點。逃過生死劫的人,要如何解讀瞬間的灰飛煙滅?要怎麼理解下一秒人事已非、景物也非的道理?要怎麼在餘悸中度過明天之後的明天?恐懼陰影,《原爆過後》(Beneath the Mushroom Cloud),才要上場。洪荒創痛,令人不忍正視。但是,忍痛擁抱,才能釋放禁錮靈魂。柳暗花明,希望重生。

美國總統小羅斯福在第一任總統就職演說中的金句:

我們唯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
the only thing we need to fear is fear itself

儘管他並非經典名句的原創者。但,這一句話,在當時那個經濟大蕭條過後、世局紛亂、戰爭蠢動的年代,令人為之振奮,激發希望士氣。「恐懼」,無疑,依舊擔綱起這個句子的重要戲份,既充當主詞,也踩上受詞(不是受害者)的位置。僅僅幾個字,催生出負負得正的強大力量。

恐懼,除激發能量,也成為文學土壤不可或缺的養分。美國名詩人愛蜜莉.迪金生(Emily Dickinson)也曾在詩作裡貼切地描述「恐懼」:

當我恐懼某件事,它反而會到來,
但來的時候已顯得不那麼可怕,
因為對它的恐懼已經太久,
它已幾乎成了我的親密愛人。

While I was fearing it, it came,
But came with less fear,
Because that fearing it so long,
Had almost made it dear.

是的,我們總是要學著擁抱恐懼這個親密愛人。面對它,接受它,擁抱它,才能告別它。2016年尾,一起正面對決深層恐懼,釋放靈魂,戰勝負能量。

影展資訊

名稱: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時間:2016/11/25-11/27(高雄場);12/16-12/18(台北場)
地點:高雄市立圖書總館、台北市中油國光會議廳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擁抱恐懼】原爆過後,要留給下一代什麼環境?



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唯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恐懼」無所不在。過去一年全球恐怖攻擊方興未艾,極端的瘋狂持續將人類推進生存恐懼的深淵。同一時間,以反恐之名做號召的國家恐怖主義也趁勢而起,政府竟也成為公民的恐懼來源。鏡頭切換,智慧雲端時代強勢登場,但隱私蕩然、真假莫辨的網路消息讓信任危機一觸即發。此外,同性婚姻、性別議題,仍是許多社會中的恐懼話題。死亡的恐懼、未知的恐懼、被背叛的恐懼,逃避恐懼是人性,但擁抱恐懼,才能釋放恐懼。我們今年要帶領觀眾一起解構恐懼,戰勝負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