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擁抱恐懼】資訊攻防戰:跟隱私與信任告別吧,我們都回不去了

2016/11/27 , 評論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其實這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沒看到,你在這,或許能獲得人生一部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球人,跟隱私與信任告別吧!我們都回不去了。在新的星球裡,有的只是裸體與國王新衣的差別。

文:高偉豪(公視策展小組)

2016美國大選剛落幕,川普以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踩在許多媒體、民調專家的眼鏡碎片上,當選第45任美國總統。

這場戰役,受傷的不只未能如願打破玻璃天花板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的希拉蕊,也使許多美國傳統媒體嚴重內傷,災情不可謂不慘重。連篇累牘的各種分析文章,探討平面與電子媒體為何失去報導準頭、為何在選前民調幾乎一面倒的認為希拉蕊勝券在握。全美民眾乃至全世界直到前一夜,都相信各大主流媒體報導的「事實」,未料在選舉結果出爐後,全成了被不堪打臉的「假相」。連媒體自身,可能都錯愕到連自己怎麼陣亡都還不知道。

從川普的勝選乃至傳統媒體的全面潰敗,許多分析歸結出一個重點:新媒體崛起。

有人說,新媒體主導了這次選戰的過程,也決定了選舉的結果。競選期間,川普酷愛用社群媒體推特(twitter)攻擊對手,從黨內初選一路到最終決戰,他的推特發文砲火四射、散彈連發,既麻又辣,先在社群媒體上連篇轉載,接著吸引傳統媒體跟進報導,一路爭取無數曝光版面,爭議言論愈多,賺到愈多免費廣告。反川普不遺餘力的紐約時報,甚至在選前將川普競選總統以來在推特的歧視污辱言論彙整成篇,做了兩大版。這是攻擊,但似乎也收到宣傳效果。

  • 川普大量地使用推特和其他社群平台進行宣傳,是他勝選重要的原因。他的推特如今有1,500萬人跟隨。

有美國媒體人在選前最後,發現苗頭不對,過去大家將川普視為丑角,無人看好他是玩真的,因此從共和黨初選開始,主流媒體不斷跟進社群媒體的討論,用戲謔獵奇式的方式報導川普新聞,終於陪著川普一路過關斬將,打趴一竿子資深政客,贏得黨內初選,最後還將他送進了橢圓辦公室,成為白宮新主人。

在新媒體的人氣,或許多少透露了川普會當選的端倪。除了紅到不行的推特,川普的臉書有將近1,300萬粉絲,遠高於希拉蕊。而社群媒體短小輕薄、炒短線、匯聚同溫層的特性,也似乎讓支持與反對川普的人,活在兩個平行時空當中。更多人討論的是,網路快速傳播消息,讓傳統新聞需要的查證工作,變得相當不易。真假難辨、似是而非的消息,不斷流傳,眾口鑠金之下或許也成了鐵律。例如,大選期間有人刊出假新聞說教宗方濟各支持川普,竟也有逾百萬人分享。

川普是第一位因社群媒體贏得總統的人嗎?當然不是,歐巴馬才是!

2008年,網路媒體開始萌芽的年代(當年台灣有臉書的人還算少數),這位善用網路操作的政治金童,讓「Yes, we can.」的口號傳得震天嘎響,催出無數的年輕族群投票,歐巴馬熱更席捲全球。可憐的希拉蕊,當年也同樣吃了敗仗,爆冷在黨內初選敗給這個後生晚輩。迄今,歐巴馬在臉書有5,000多萬的粉絲,twitter有近8,000萬的追隨者。這些粉絲也將隨著歐巴馬卸任,移交給新任總統川普,完成「數位資產」的交接。

RTR1WIRM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歐巴馬是社群媒體興起的一大獲利者,他在2007年投入民主黨黨內初選,由於他的政策、宣傳、魅力等等因素,擊敗同黨的希拉蕊,2008年競選期間,他提出的口號「Change Yes We Can」透過社群散佈至全世界,有效地使用社群宣傳,成了他勝選的因素之一。

沒有人會否認,數位時代強勢登場的那股非凡氣勢,確實共振了我們的生活。千禧年之後,我們共同體會到網路的便利與快感,網路搜尋引擎、社群軟體、影音平台、新興新聞媒體等等等等,以達爾文想像不到的破格演化速度一一出台。 硬體設備也不遑多讓。

不到十年光景,筆電、平板接連問世,體積龐大的個人PC電腦猶如恐龍一般,瀕臨絕種。然後,賈伯斯繼續逆天踩上「造物者」的位置,硬生生拉全世界子民一起點起光明燈「長智慧」:所謂「智慧型手機」以前所未聞的速度大規模無性生殖,終於造就了彷彿黑洞般難以虧看全貌的廣袤數位大帝國。這個看不見卻也離不開的國度,用透明、無色無味卻勢不可擋的力量,重新塑造世界的模樣。它帶來無數的可能性與便利感,扭轉了一切實體世界的物理法則,時間、空間都再也不是問題。

然後,在數位時代下的人類,開始產生了基因上的變化。我們某部分的功能開始退化或進化,例如寫字的能力陡降、例如手指滑動能力空前靈活;頸椎開始回到爬蟲類的特-慣性低著頭。但看似光明的背後,投射了巨大陰影。我們用集體意志建立起的智慧空間,也逐漸產生突變,威脅了「隱私」的生存。我們的行蹤:從網路的數位足跡到實體世界的確切位置,留下了無數的痕跡,存在雲端裡那一隻看不見的手。你無從得知誰正在看著你,也無從得知你的資訊要被誰使用。在這個國度裡,我們都成了「大數據」的一粒微小分子。

這樣的模樣,你/妳恐懼嗎?我們渴望政府公開透明,但我們會希望普通小老百姓也相應讓自己在手握權柄者的面前成為「透明人」嗎?

你在明,別人在暗,常常令人不安。被看不見的人窺看,被手機軟體背叛,被網路訊息唬弄,被衛星定位金鐘罩頂。自在嗎?心驚嗎?但更進一步追問:我們,戒得掉嗎?逃得走嗎?回得去嗎?

AP_1632114016622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數位時代短短不過數年光景,熱鬧蓬勃發展超乎預期,全盤改變商業運作邏輯與人類生活模式,共享經濟一發不可收拾,電子支付正夯。然而,相關的法律架構顯得付之闕如。隱私與信任、人格權與言論自由、公開場合或私人領域,太多的規範需要被重新界定。

舉例來說,歐盟法院去年裁定人人可主張在網路平台上的「被遺忘權」(right to be forgotten),即有權向Google等搜尋引擎業者提出搜尋結果移除要求。自此,開始有大批歐洲民眾提出移除相關網路個人資料的要求。雖然被遺忘權主要著眼於隱私與人權保護,但也引發衝擊言論自由的疑慮,尤其如果提出刪除主張的是政府等公權力,是否有侵害公民社會、打壓異己之虞,值得討論。

同樣基於避免國家侵害公民權利及對言論自由的打壓,國際上開始力暢推動「馬尼拉原則」(Manila Principles),也就是免除提供網路服務的中介商(Intermediary)對於平台上的言論負有責任,任何對網路言論的管制,均要有明確的法律授權或依據,且明確規範透明與問責的原則。

無論如何,新的世界已然在雲端中落成,但相關法規基礎建設與數位人權隱私意識卻嚴重不足。不過,親愛的地球人,即便各項法治工程開始趕工興建,但早已在這數年之間點選「我同意」各種授權下載條款不下數百次的你我他,上傳過不知凡幾的照片,在雲端N處遺留了斑斑可考的數位足跡,真得自己記得自己做過什麼事嗎?在主張「被遺忘權」之前,我們可能根本早就遺忘了自己的足跡。

AP_90704679628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Google法國辦公室的地毯上的LOGO。自從歐盟最高法院裁定人們有權決定自己的姓名是否出現在搜尋引擎上,法國法院因此要求Google移除相關搜尋結果,以彰顯「被遺忘權」。

你敢保證,哪天有人不會到你家敲門,或更直接一點,直接寄到你電子郵件裡,秀出你在某年某月瀏覽過的網路頁面、交談過的對象、按過的讚、分享過的新聞、甚至根本沒想要分享的照片?又怎敢料定,哪天你惹到國家政府或網路商業巨擘,這些不會成為「資訊武器」?

聽起來令人不寒而慄,但,你能克制從此將臉書帳號刪除、出門找路不看Google地圖、坐捷運不滑手機讀新聞、聚餐不打卡、看煙火不開直播、看演唱會不拿起手機的手電筒一閃一閃揮舞?你願意為了保全一點點隱私,重新返回紙本傳遞訊息的年代?

地球人,跟隱私與信任告別吧!我們都回不去了。在新的星球裡,有的只是裸體與國王新衣的差別。阿!等等,我先回個訊息,老闆在Line我......。

影展資訊

名稱: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時間:2016/11/25-11/27(高雄場);12/16-12/18(台北場)
地點:高雄市立圖書總館、台北市中油國光會議廳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擁抱恐懼】《手機不設防》:小心享受著便利,洩漏了隱私

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唯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恐懼」無所不在。過去一年全球恐怖攻擊方興未艾,極端的瘋狂持續將人類推進生存恐懼的深淵。同一時間,以反恐之名做號召的國家恐怖主義也趁勢而起,政府竟也成為公民的恐懼來源。鏡頭切換,智慧雲端時代強勢登場,但隱私蕩然、真假莫辨的網路消息讓信任危機一觸即發。此外,同性婚姻、性別議題,仍是許多社會中的恐懼話題。死亡的恐懼、未知的恐懼、被背叛的恐懼,逃避恐懼是人性,但擁抱恐懼,才能釋放恐懼。我們今年要帶領觀眾一起解構恐懼,戰勝負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