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擁抱恐懼】《原爆過後》:和平的基本概念是了解他人的痛苦

2016/12/03 , 評論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Photo credit:世界公視大展提供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其實這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沒看到,你在這,或許能獲得人生一部份。

文:胡澤芬(公視策展小組)

如果不是因為朋友讚嘆「日本人真厲害,居然用兩張照片湊出一個故事」,我大概不會看《原爆過後》。畢竟原爆是個沈重話題。出於好奇,卻忍不住被這部紀錄片吸引,一路看完。

兩張照片

影片的焦點,是記者松重美人拍攝的兩張照片。1945年8月6日原爆發生3小時後,他帶著相機抵達御幸橋,拍下橋上聚集的傷亡者,拍了兩張就再也無法按下快門。下午他在自家附近又拍了三張房舍受損照片,成為原爆當日的紀錄。

日本研究人員以這兩張照片,搭配現代電腦科技、醫學與歷史專家的分析,加上倖存者的證詞,把靜態照片還原成有聲音的動畫。令我驚訝的是照片上的人居然有幾個還健在,得以親口說出當時狀況。還原照片情境的過程有如辦案,在電腦協助下,許多過去模糊的影像,得以銳化,甚至推算出後景被遮住的傷者倒臥狀態。這固然令人驚嘆日本人的認真精神,但畢竟真正重點還是原爆過後,蕈狀雲底下人民的處境。

Beneath_the_Mushroom_Cloud2(c)NHK

當年廣島原爆毀滅區中多半是青少年,估計有八千名學生。在巨變發生當下眼看同伴慘死,僅能呼救卻無力協助,那種深深的歉疚與無力感,70年後,仍緊緊綁在很多人的心上。千代子為了當年無法找到水給垂死的同學解渴,一直耿耿於懷。影片中,她將水淋在慰靈碑上,一面說著「這會讓她(同學)高興的」,雖然她帶著微笑,我的眼淚卻忍不住掉下來。要多深的烙印,才會讓人在70年後,還清楚記得朋友體力不支,靠在牆邊的位置與姿勢?

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死了,自己卻能活了下來?許多倖存者這麼問著自己。很多人相信能活著,是為了要他們把經過說出來。片中的倖存者兒玉光雄與坪井直,都是強烈反戰的,只是影片並未突顯。影片尾聲,坪井直脫下衣服,首次在鏡頭前展示自己的疤痕,尾椎一帶只剩皮和骨,沒有肌肉,形成深深的凹陷,他笑笑:「我努力了70年,用這樣的身體一路撐過來」。

他認為日本不知反省,對中國造成的傷害從不曾道歉,只會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這樣的反應我並不意外,只是形式上的道歉,對過去和未來能有多大作用?戰爭的成因太複雜,是相關各方共同的悲劇,人民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唯有真正的理解痛苦,才會出現改變的契機。

EN_textless_Beneath_The_Mushroom_Cloud_m
不是道歉,而是了解

相較之下,杜魯門外孫丹尼爾(Clifton Truman Daniel)與原爆倖存者的互動要積極多了,身為第一位訪日的杜魯門家族成員,他在親耳聽聞原爆倖存者的故事後,選擇推動反核武,並把原爆經歷者的故事傳出去。丹尼爾沒說過道歉,但是行動造成的回響,比道歉更響亮。

1945年,當時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對日本廣島、長崎投擲原子彈,兩地人民傷亡慘重,日本隨後宣布無條件投降,二次世界大戰終於落幕。2012年,丹尼爾應邀前往廣島,一名日本記者採訪時,不斷逼問他是否要為原爆道歉,令他措手不及。

丹尼爾直到6歲上學,才知道外公是美國總統,他對原爆的認識,來自課本裡一頁半左右的篇幅,除了照片、死傷數據、投彈原因和結果,沒有太多其他敘述(補充閱讀:各國民眾如何看原爆)。對丹尼爾來說,原爆只是歷史事件,是許多二戰老兵向他表達對外公感佩之意的原因,除此之外,沒有太多個人感受。

多年後,丹尼爾偶然從兒子的故事書看到佐佐木禎子的故事,大感震撼。禎子因為原爆影響罹患血癌,11歲便過世。她為了祈求病情好轉折出的上千隻千羽鶴,成為廣島原爆的精神象徵。禎子讓丹尼爾從前課本中的數據突然有了清晰的臉孔,他這才開始具體感受到外公的決定-對廣島、長崎民眾的傷害。丹尼爾後來應禎子哥哥的邀請訪日,卻沒想到才到日本就被人窮追猛打討道歉。

EN_textless_Beneath_The_Mushroom_Cloud_m

廣島原爆紀念日當天,丹尼爾抱著會被媒體拷問的不安出席。雅弘以擁抱歡迎他,甚至替他搶答敏感的道歉問題:「如果美國為原爆道歉,那日本是否該為珍珠港道歉?然後呢?」與丹尼爾會面的十多位倖存者也沒人生氣或要求他道歉,大家只要求丹尼爾聽他們的故事,然後說給所有願意傾聽的人,讓世界知道原爆的可怕,希望歷史不會重演。

2012年的訪日之旅後,丹尼爾開始在美國推動計畫,邀請原爆倖存者到美國高中演講,把原爆的真實故事帶進校園。他深深記得長崎原爆倖存者下平作江的故事。作江和妹妹遇到原爆時,分別只有10歲和7歲,母親和兄姐當場死亡,輻射讓她們身上長瘡,久久無法癒合。作江形容勇氣分成兩種,活下去的勇氣和死亡的勇氣,她選擇前者,妹妹卻選擇了後者,在17歲時撞火車輕生。

作江告訴丹尼爾:「和平的基本概念,就是了解他人的痛苦」。丹尼爾成了反核武人士,努力鼓吹核武裁減。

今年美國總統歐巴馬訪日,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演說。丹尼爾撰文呼籲歐巴馬:「不要為廣島道歉,只要阻止下一次發生」,他認為痛苦與犧牲並不專屬任何一個國家,重點是如何朝和平邁進。文末,丹尼爾寫道,希望歐巴馬能走訪廣島和長崎,「因為廣島是第一個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城市。至於長崎…...希望是最後一個。」

影展訊息

《原爆過後》將於2016世界公視大展中播映
名稱: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時間:2016/11/25-11/27(高雄場);12/16-12/18(台北場)
地點:高雄市立圖書總館、台北市中油國光會議廳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擁抱恐懼】原爆過後,要留給下一代什麼環境?

2016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唯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恐懼」無所不在。過去一年全球恐怖攻擊方興未艾,極端的瘋狂持續將人類推進生存恐懼的深淵。同一時間,以反恐之名做號召的國家恐怖主義也趁勢而起,政府竟也成為公民的恐懼來源。鏡頭切換,智慧雲端時代強勢登場,但隱私蕩然、真假莫辨的網路消息讓信任危機一觸即發。此外,同性婚姻、性別議題,仍是許多社會中的恐懼話題。死亡的恐懼、未知的恐懼、被背叛的恐懼,逃避恐懼是人性,但擁抱恐懼,才能釋放恐懼。我們今年要帶領觀眾一起解構恐懼,戰勝負能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