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不只有砍頭,最有錢、最囂張、擴張最快的伊斯蘭國

是傭兵還是英雄?西方青年不只加入IS,也有很多人參戰對抗伊斯蘭國─庫德族的外籍軍團現身

2015/03/08 ,

評論

阿Ken

Photo Credit: Lions of Rojava臉書。

阿Ken

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不只許多西方青年加入伊斯蘭國,也有很多年輕人志願參戰對抗伊斯蘭國。

近來,在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影片現身發言的「聖戰約翰」,真實身份被起底,據報導,他是來自英國倫敦西部的科威特裔青年埃莫沃澤(Mohammed Emwazi)。

自伊斯蘭國(IS)出現以來,不斷有西方世界的年輕人投效,美國戰略安全情報諮詢機構報告顯示,目前約有3000多名西方青年前往中東國家參與極端組織;他們大都年紀很輕,甚至是青少年,涉及至少15個西方國家,其中以英法居多,也有一些人來自美國、加拿大和紐西蘭等國。(相關報導:【影片】IS不只有中東人,還有英國人、法國人 一分鐘看懂歐洲青年,為何加入IS

但不只許多西方青年加入伊斯蘭國,也有很多年輕人志願參戰對抗伊斯蘭國。

去年10月,敘利亞的庫德族軍隊YPG(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成立一個名叫「西庫德斯坦之獅」(Lions Of Rojava)的軍團,該月在臉書成立粉絲團,他們對外招募成員對抗IS,對象就是西方欲參戰的個人。

敘利亞的庫德族軍隊YPG(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成立於2004年,一直都是祕密招募和訓練庫德族士兵,直到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YPG才浮現檯面,他們對抗阿薩德和其他叛軍團體。

YPG以獨立作戰出名,媒體還形容YPG是一個「不願接受任何援助的庫德族軍隊」,然而這一切都隨著「西庫德斯坦之獅」(Lions Of Rojava)的出現而改變。

YPG的推特。

YPG的推特。

Rojava在庫德族語中的意思是「西邊」的意思,指的是「西庫德斯坦」、「敘利亞庫德斯坦」。

「西庫德斯坦之獅」(Lions Of Rojava)的座右銘是:「寧可像獅子般戰死,也不願像綿羊般活著。」(It’s better to live one day as a lion than thousands of days as a sheep),目前該軍團有幾百名外籍士兵,包括130位左右的加拿大人、100位左右的美國人。

better to live one day

「西庫德斯坦之獅」粉絲頁以英文發文,在「介紹」的部份寫得很簡單:「加入YPG/送恐怖份子下地獄,拯救人類」(“JOIN People’s Defense Units/YPG/in Rojava, Syria,” it states. “SEND TERRORISTS TO HELL and SAVE HUMANITY.”),目前粉絲頁有6萬多個讚,每則發文約有一、二千個讚,而留言則可多達幾百則。

 Lions of Rojava臉書內的照片。

Lions of Rojava臉書內的照片。

加入志願軍的荷蘭人與德國人,取自Lions of Rojava臉書。

加入志願軍的荷蘭人與德國人,取自Lions of Rojava臉書。

「西庫德斯坦之獅」當中,最為外界熟知、幾乎等於代言人角色的,就是Jordan Matson。

Jordan Matson現年28歲,是來自美國威司康辛州的退伍軍人,Matson於2006年~2007年間在美國陸軍服役,以一等兵退伍,他表示因為受傷而退役,並沒被派駐過海外。

退伍後回到威司康辛,以運貨維生,當伊斯蘭國開始擴張時,Matson對美國行動太慢大為不滿,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無法坐在電視機前看著基督教徒遭(伊斯蘭國)殺害,我受夠了只能在線上表示同情,五分鐘的嘴砲幫不了什麼忙…」

Matson開始尋找對抗伊斯蘭國的非恐怖組織,於是找到了敘利亞庫德族軍隊YPG(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去年他去到土耳其,並被帶到敘利亞北部庫德族的佔領地並加入YPG(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他說:「這些人(庫德族)在為他們的家園、為他們所擁有的一切奮戰。」

 
jordan 1

Jordan Matson臉書上的照片。

引起西方媒體許多報導的,還有來自英國的James Hughes和Jamie Read,他們兩位據聞是由Jordan Matson招募進「西庫德斯坦之獅」。

Jamie Read

左:Jordan Matson,右:Jamie Read,來源:Jordan Matson的推特

James Hughes,26歲,來自英國的伯克郡雷丁鎮(Reading, Berkshire),曾於英軍的步兵服役五年,並駐阿富汗三次,去年才剛退役,而他的夥伴,現年24歲的Jamie Read來自蘇格蘭,曾與法軍一同受訓,他們聽聞敘利亞城鎮柯巴尼(Kobane)被IS攻陷後,決定起身參戰。

James Hughes,於推特上的照片。

James Hughes,於推特上的照片。

不過他們也遭到質疑是傭兵,為金錢報酬才參戰,但兩位的發言人Graham Penrose則回應表示:「他們參戰並非為了金錢利益,他們只是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英國首相卡麥隆則表示,英軍已加入打擊IS,不希望英國民眾自行前往參戰。英國內政部則警告,參與海外紛爭可能會觸及刑事與防恐相關法規,但同時也強調會視衝突的本質與個人行為作判定。

當然,戰爭總是殘酷的,敢參戰就得有傷亡的準備,加入庫德族對抗IS的澳洲軍人Ashley Kent Johnston,現年28歲,來自昆士蘭,今年2月25日傳出消息表示他已在戰場上喪生,之後澳洲庫德族協會證實了此消息,該協會會長Gulfer Olan稱他為英雄。

Ashley Kent Johnston是第一個對抗IS而陣亡的志願西方參戰者。

「西庫德斯坦之獅」臉書網頁發了一個哀弔影片,當中提到Johnston是在一次襲擊IS的行動中喪命,地點在靠近Shingal的小村莊,Johnston小隊共八人,他們的卡車熄火,雖然IS人數遠多於他們,Johnston一行人還是奮力推進。

The Lions Of Rojava在臉書網頁上發布的掉念影片。

The Lions Of Rojava在臉書網頁上發布的悼念影片。

曾與Johnston在澳洲步兵連隊認識四年之久的C August Elliott投書媒體悼念這位老友,他回憶Johnston因特別勤奮,是位天生的軍人,在軍中被暱稱為「做苦差的Johnston」("Shit Jobs Johnston"),Johnston還滿喜歡這暱稱的。

Elliott在投書中寫到:「人類的根本渴望是成為大我的一部分(並為此被緬懷),若這是讓Johnston遠離家園、參與這場血腥的戰爭並戰死的動機,那麼他做到了,我尊敬他,並不是因為他所做的,而是他的為人。」

星期一(3/2)另一惡耗也傳出,英國前皇家海軍成員Konstandinos Erik Scurfield也戰死在敘利亞,他現年25歲,來自英格蘭南約克郡的巴恩斯利鎮(Barnsley),是第一位戰死的英國志願軍。

與他在敘利亞的同袍、來自美國的John Foxx在臉書上寫下他對Scurfield的悼念:「我現在的心情無法用言語表達,我曾失去過親人、摯友、軍中的弟兄,但都比不上失去這位一起在YPG奮戰的兄弟來的痛…」

John Foxx(左) 和Scurfield(右),取自John Foxx臉書。

John Foxx(左) 和Scurfield(右),取自John Foxx臉書。

雖然西方許多志願軍加入對抗IS,但也有不認同的意見,加拿大軍事雜誌Esprit de Corps編輯Scott Taylor表示,已有正規軍在空襲IS並訓練當地地面部隊,單獨的志願人力其實沒太大幫助,他說:「個人去參戰只是增加一把步槍的火力,但北伊拉克和敘利亞我想已有足夠的人知道怎麼操作步槍…他們去無法大量增強當地力量,瞭解戰場的人都知道,戰場上最不需要不受任何統一指揮的自由工作者。」

核稿編輯:楊士範

專題下則文章:

「我不想結婚,我想要的是自由」:你沒注意到的反伊斯蘭國「英雌」,庫德族女子軍團YPJ



不只有砍頭,最有錢、最囂張、擴張最快的伊斯蘭國:

遜尼派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異軍突起,為國際社會投下了一枚震撼彈,並以驚人的速度擴張版圖時,西方各國才如夢初醒。它迫使西方世界重新省思九一一以降的中東政策,更加改變了西方政府對國家安全與恐怖主義的理解──ISIS早已不止是中東地區的「區域問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