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側寫倫敦反戰示威:伊斯蘭國正是侵略伊拉克創造出來的科學怪人!

2014/10/06 ,

評論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開銷對於福利政策的擠壓也是另一重大理由。在遊行的過程中,遊行群眾便在StWC的志工號召下喊著「他們要戰爭、我們要福利」的口號。

作者:吳也民(King’s College London政治經濟學碩班)

甫進入10月的倫敦雖還不寒冷,但已開始綿綿陰雨。

然而,對於已經習慣糟糕天氣的倫敦示威者而言,今晨下起的小雨並不能阻止他們上街。下午一時,抗議的群眾在滑鐵盧橋畔的Temple Place集結,沿著泰晤士河畔向西敏寺的方向遊行。遊行的群眾來自各個年齡階層,從年輕學生、推著嬰兒車的家庭到拄著拐杖的老者不一而足,在小鼓聲的節奏下喊著反戰的口號。

_1020017

9月26日,英國國會以524對43的懸殊票數,授權了打擊伊斯蘭國(IS)的軍事行動,在不出動地面部隊的情況下,對伊拉克、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進行空襲。首相卡麥隆在發言中表示,這將不會是能在數月內結束,而是必須以年為計的軍事任務。

9月30日,英國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的GR4型龍捲風戰鬥機在伊拉克西北邊的敘利亞邊界展開空襲,支援當地庫德族的反抗勢力。

2003年起英國與盟友美國一同加入反恐戰爭,不論在人員及財政上都付出極高代價。2013年一本名為《Investment in Blood》的專書,估計英國光在阿富汗戰爭中的花費約達370億英鎊;而根據皇家聯合軍事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ion)更為保守估計,英國在伊拉克及阿富汗的戰事,扣除傷員醫護等日常開銷後,仍花費了300億英鎊

對於伊拉克及阿富汗戰事記憶猶新的英國人,對於再次英國捲入中東的軍事行動感到不滿。在英國知名的反戰聯盟Stop the War Coalition(StWC)號召下,不同公民團體一同響應了10月4日的遊行示威。

_1010991

Stop the War Coalition於2001年成立,過去也是民間社會反對英國參與伊拉克、阿富汗戰事的重要聲音。

在2003年2月15日全球串連的反戰示威中,估計約有75萬至200萬人在聯盟的號召下,聚集於倫敦的海德公園。在2014年中,該聯盟也積極涉入聲援加薩、反對美國以無人飛機(Drones,可參考John Oliver節目影片)轟炸等議題。

除了Stop the War Coalition之外,許多左派的公民團體(如:Socialist Worker Party)、全英國最大的工會組織Unite the Union,以及許多中東國家的協會與伊斯蘭教的和平組織,皆共同參與了此次遊行。

在維多利亞路堤上的隊伍約長400公尺,StWC的志工估計約千人左右參與。除了公民團體的成員外,更多的是受基於反戰理念自發前來的民眾。

_1020014

在和參與者互動的過程中,多數人都表達了基於人道理由的反戰精神。

在被問到IS處決英籍志工Alan Henning的殘酷作為時,這位來自南英的年輕人除了對於家屬的同情之外,更認為這是戰爭不能解決中東問題的鐵證,只有透過政治協商才能解決問題。

_1020027

這位立場左傾的工會成員,則認為在英國出兵背後,新帝國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擴張侵略才是不斷激起仇恨的源頭。在她身邊的老婦已92歲高齡,但是見證過兩次大戰的殘酷,仍決定為了和平的理念上街遊行。

在左派團體散發出的小報文宣上,也以「NO to Imperialist War」為標題,將英國出兵的舉動與帝國主義連結,並指「IS正是前一次侵略伊拉克創造出來的科學怪人」。

遊行的隊伍最後來到位於白廳路上的舞台前,由Unite the Union秘書長Len McCluskey起頭,連番短講向對街的內閣辦公室喊話。

_1020044

在短講中,代表不同背景的講者除了表達反戰精神以外,戰爭開銷對於福利政策的擠壓也是另一重大理由。在遊行的過程中,遊行群眾便在StWC的志工號召下喊著「They say warfare, we say welfare!(他們要戰爭、我們要福利)」的口號。

在9月中時,英國的健保體系NHS便已出現5億英鎊的赤字,而英國進入另一場經年費時的軍事行動中確信將會帶給政府更大的財務壓力。對於關注社會福利的人士而言更難以接受的,是國會在授權軍事行動的之前,卻屢次以財政考量及整體經濟為由,刪減各項社會福利。

在連番的短講中最讓人感到驚奇的,是庫德族人Memed Aksoy同時也表達了反對英國參戰的立場。「我們唯一的盟友是群山。」在敘利亞北邊的Kobanê,庫德斯坦工人黨(PKK)、民主聯合黨(PYD)以及庫德族人民防衛組織(YPG/YPJ)正和IS陷入苦戰。

然而由於土耳其長期視PKK為恐怖組織,並顧慮庫德族獨立運動在國內延燒,因此著眼未來攻擊IS時,北約各國對土耳其地面部隊及軍事工事的需要,說服西方盟友不對正陷酣戰的北敘利亞庫德族人提供援助。

Memed認為,英美參戰的舉動仍然是為了在中東的利益考量,並非真心要援助庫德族人,因此呼籲英國人聲援庫德族的民族自覺運動,但是不應該替英國的軍事行動背書。

儘管舞台的麥克風正對著唐寧街10號放送抗議的聲量,然而一如多年來反戰團體對於國會的各項抗議,再大的聲量似乎都沒有辦法改變政治人物的決定。在被交通管制分隔開的對街,除身穿螢光黃衣的警察外,只有幾群觀光客在柵欄前拍照,整個活動間沒有一台車進出。

身邊參加StWC的大學生說,雖然示威的成效極微,但是不能因此默不作聲。他也試著藉由每月兩次定期舉辦的公開座談會,向代表他選區的國會議員表達意見。然而,問到一般大眾對於自己選區的議員有多少了解,他也只能搖頭苦笑。

本文發表於作者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的兩難:為了剷除伊斯蘭國,要拉攏對立的敘利亞與伊朗嗎?



不只有砍頭,最有錢、最囂張、擴張最快的伊斯蘭國:

遜尼派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異軍突起,為國際社會投下了一枚震撼彈,並以驚人的速度擴張版圖時,西方各國才如夢初醒。它迫使西方世界重新省思九一一以降的中東政策,更加改變了西方政府對國家安全與恐怖主義的理解──ISIS早已不止是中東地區的「區域問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