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伊斯蘭國專題》伊朗:兩伊唇亡齒寒,邊界安全是最後的底線

2015/02/20 ,

評論

TNL 編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 編輯

TNL 編輯

TNL編輯部專用帳號,發表每天整理的新聞、重點新聞分析整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國所引起的動盪,一來改變存在已久的舊秩序,二來是伊朗在區域與國際之間的重要性大增。伊朗欲藉伊斯蘭國引起的動盪,來統合西亞國家的力量。

撰文 / 陳立樵(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自2014年6月開始,伊斯蘭國(IS)的勢力在伊拉克境內北區壯大,令鄰近國家與西方國家都感到威脅。至今,伊斯蘭國擴張到敘利亞,還有美國聯軍進行空襲,都動搖著區域與國際局勢。

伊朗在西亞地區佔有重要地位,其西側與伊拉克交界,且兩國政府關係緊密。因此,面對鄰近國家的動盪,伊朗抱持的態度,是值得瞭解的層面。國際間對於伊斯蘭國的行動,是否連帶影響伊朗對外關係,也是頗受關注的議題。

Map of the Middle East|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Map of the Middle East|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伊朗所抱持的態度

兩伊關係向來是邊界問題最為重要,尤其在交界的阿拉伯河一帶。

從伊拉克建國以來,在1937年就有跟伊朗簽署有關阿拉伯河的協議,但雙方都不滿意。即使1975年兩伊再度簽訂邊界協議,也仍有難以解決的糾紛。1980年到1988年的兩伊戰爭,一樣也是關係到阿拉伯河爭奪河道劃分的問題。2003年海珊政府遭美國擊垮,新興的伊拉克政府於2008年與伊朗達成友好,兩國邊界的糾紛可算是難得的平靜時刻。

此時,伊斯蘭國勢力擴張,讓伊朗一再強調不希望邊界遭到波及,邊界安全是伊朗的最後底線。伊朗也一再表示自己是第一個支持伊拉克政府的國家,這可以想見伊斯蘭國對於伊朗邊界、甚至進入伊朗境內,有某種程度的威脅性。兩伊友好的情況下,伊斯蘭國引起的動盪,讓兩伊更有唇亡齒寒的密切關係。

伊朗外長札里夫(Zarif)及伊拉克外長賈法理(al-Jafari)12月7日於德黑蘭的會議。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外長札里夫(Zarif)(右)及伊拉克外長賈法理(al-Jafari)12月7日於德黑蘭的會議。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除了支持伊拉克之外,伊朗也想要聯合中東地區的國家對抗伊斯蘭國,強調唯有合作才能奏效。伊斯蘭國的勢力在敘利亞持續擴大,也於10月攻下靠近土耳其南方的科巴尼,導致土耳其南部邊境的安全出現疑慮。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呼籲中東區域的國家要聯合起來,盡快擊敗伊斯蘭國。伊朗支持敘利亞,也肯定土耳其的友好態度。

當然伊朗也有自己的意圖,但畢竟聯合敘利亞是近期伊朗的外交方針,至少雙方合作是有可能在中東地區形成一股力量,對付美國與以色列。伊朗與土耳其此刻也有密切聯繫,土耳其駐伊朗大使提過,伊斯蘭國勢力擴大,土伊雙方應該合作。伊斯蘭國對土耳其有所威脅的話,伊土雙方就出現了可以合作的條件。對於卡達等波斯灣國家資助伊斯蘭國,伊朗則是嚴厲批判。

伊朗對美國與以色列之批判

美國如何處理伊斯蘭國的問題,是外界相當關注的一環。而美國是否會與伊朗合作對付伊斯蘭國,也是媒體之間頗多討論的話題。不過,從伊朗的聲明來看,伊美合作是不可能的事。

伊朗先是質疑美國的態度,認為美國「打擊恐怖主義」僅是作秀,毫無誠意。從2003年美國攻打伊拉克的事件來看,美國打著搜尋伊拉克「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旗幟,結果除了逮捕、處決海珊之外,武器卻毫無蹤影。對於美國來說,取得伊拉克的石油利益才是主要目的。

現在美國的空襲行動,儘管針對的是伊斯蘭國,可是其目的仍然是在控制伊拉克。因此,伊朗強調美國的意圖不在於伊拉克的安定,而是他們自己的利益。

伊朗也批判迄今美國的武力進攻並沒有太大的用處,而且美國對於當地並不瞭解,一再地轟炸無法解決問題;美國聯軍的武力對抗伊斯蘭國只是口號,沒有實際作用,武力只會讓局勢變得更加極端。外界期待美國與伊朗合作對付伊斯蘭國,伊朗則是認為重點不在此,應該是要關注美國是否願意協助伊朗,畢竟伊斯蘭國的勢力有可能東向威脅伊朗。

美國國務卿凱瑞(Kerry)與伊朗外長札里夫(Zarif)在11月舉辦閉門核子協商會議前的合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美國國務卿凱瑞(Kerry)與伊朗外長札里夫(Zarif)在11月舉辦閉門核子協商會議前的合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此外,以色列在此時也受到伊朗的批判。自1979年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立以來,美國與以色列就是頭號敵人。何梅尼自年輕時期,對於美國與以色列在伊朗的優勢地位頗為不滿,不斷有批判兩國的言論。1979年何梅尼掌政之後,反美反以色列就成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對外關係的基本立場。

此時伊斯蘭國勢力興起之際,正值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進行攻擊。對於伊朗來說,以色列的行動也如伊斯蘭國一樣是種恐怖行動。伊朗批判美國對於恐怖主義有雙重標準,這意指美國對於以巴衝突的態度。美國對於以色列的行動,向來沒有表示任何譴責,任由巴勒斯坦遭以色列踐踏。而且,伊朗也指責伊斯蘭國有以色列的支持,這等同於國際社會要摧毀伊斯蘭世界。

未來局勢走向

去年10月以來,伊拉克軍隊已經發揮作用,而且有很多志願軍加入,已經收回有些伊斯蘭國佔領的地方。在戰事之中,有伊朗軍官對伊拉克提供協助。伊朗媒體也趁此時期讚揚這名軍官的功績,有宣揚伊朗的實力的作用。

有些評論提到,伊斯蘭國所引起的動盪,一來改變存在已久的舊秩序,二來是伊朗在區域與國際之間的重要性大增。甚至也有評論提到,伊朗會是解決伊斯蘭國動盪的關鍵角色。從上述段落來看,伊朗欲藉伊斯蘭國引起的動盪,來統合西亞國家的力量。

伊朗總統魯哈尼(Rouhani)今年度於上海參加CICA高峰會(Conference on Interaction and Confidence Building Measures in Asia)時所攝。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朗總統魯哈尼(Rouhani)2014年於上海參加CICA高峰會(Conference on Interaction and Confidence Building Measures in Asia)時所攝。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面對伊斯蘭國,此時期伊朗採取的是以外交方式統合各國。

伊朗理解像西方這樣的武力攻擊,其實是難以解決問題的。若非當事國之間能夠以外交的方式談妥紛爭,在武力脅迫之下處弱勢之一方,僅是暫時遭壓制,不可能由衷表示服氣。更何況外交方式、簽訂協議都不見得能夠弭平爭議,武力方式更不可能。

當然,伊朗提出的批判、與他國合作,有鞏固自身利益的盤算。不過,伊朗與伊拉克、伊朗與土耳其分別表態組成合作關係,無論是否能夠重挫伊斯蘭國的勢力,往後德黑蘭-巴格達連線,以及德黑蘭-安卡拉連線,必然是中東地區重要的新態勢。

►TNL給你更多的相關報導

伊斯蘭國專題》不只有砍頭,最有錢、最囂張、擴張最快的伊斯蘭國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我不想結婚,我想要的是自由」:你沒注意到的反伊斯蘭國「英雌」,庫德族女子軍團YPJ



不只有砍頭,最有錢、最囂張、擴張最快的伊斯蘭國:

遜尼派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異軍突起,為國際社會投下了一枚震撼彈,並以驚人的速度擴張版圖時,西方各國才如夢初醒。它迫使西方世界重新省思九一一以降的中東政策,更加改變了西方政府對國家安全與恐怖主義的理解──ISIS早已不止是中東地區的「區域問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