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高雄電影節:懼獸年代

【懼獸年代】高雄拍系列(二):梅雨季、阿尼、空一格,戲院

2016/10/16 ,

評論

高雄電影館

高雄電影館

高雄市電影館為厚植在地策展能量,自2010年起自行策劃主題影展「愛情的悸動」開始,致力邀請國內外優秀、獨特的藝術電影或獨立製作南下高雄,努力讓臺灣觀眾也能同步享受電影藝術的獨家感動,每年亦與本地及外國機構合作,獨家引進導演專題及專題放映,例如:與日本交流協會合作大鳥渚的感官物語、法國克萊爾.德尼、經典電影大師雷奈回顧展等等,以35mm膠捲映演,藉由珍稀的膠卷影像,讓影迷得以在大螢幕感受電影膠捲的飽滿色澤與獨一無二的菲林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篇文章中介紹的三部「高雄拍」短片,故事有大明星許瑋甯所演的愛情故事《梅雨季》和在高雄前鎮漁港與移工搏感情的《阿尼》,最後帶你去鄉間美濃,讓《空一格,戲院》為你講述高雄美濃最古老的戲院的故事。

編按:高雄電影節連續四年以「高雄拍」短片計畫,提供超過720萬的獎助金,協助新銳導演投入短片拍攝,歷年作品接連獲國內外影展肯定。今年推出的12部風格各異「高雄拍」短片,除了在高雄電影節首映,也將移師台北放映。本系列文章共有4篇,將分別介紹各部「高雄拍」作品。

在這篇文章中介紹的三部「高雄拍」短片,故事有大明星許瑋甯所演的愛情故事《梅雨季》和在高雄前鎮漁港與移工搏感情的《阿尼》,最後帶你去鄉間美濃,讓《空一格,戲院》為你講述高雄美濃最古老的戲院的故事。《梅雨季》講述一段租約到期的愛情故事,愛情的過渡期和現實生活的過渡,就像是梅雨季節一樣,綿密、漫長;《阿尼》則是停靠在前鎮漁港的菲律賓遠洋漁工阿尼的故事,他在船上度過青春年華,為了家鄉、親人打拼,日復一日直到他的合約到期;《空一格,戲院》則將鏡頭帶去美濃鄉村的「美濃第一戲院」,這座早已到期的電影院,座位空虛、人去樓空、恍若廢墟,只有歡笑聲、腳步聲、嘈雜人聲環繞不絕。


鄭如娟《梅雨季》
台灣|2016|DCP|Color|16mins

從小只有閱讀習慣,完全沒有看過任何電影的鄭如娟,剛考上世新電影時其實連周星馳、張曼玉是誰都搞不清楚,自認文字能力不錯的她,要開始寫劇本時更發現完全摸不著頭緒,非常沮喪,直到看了侯孝賢導演的《戀戀風塵》後,瞭解原來劇本也可以很文學感性,才真正投入創作之路。

「因為創作的關係,我慢慢明白一件事,很多事你很努力,宇宙給你機會,但那個邀請沒有被發出時,你能做的事就是相信和等待。」一直對「時間」感到著迷的她,認為生命中會有許多過渡時期,就像梅雨季,因此有了這部短片的構想,她說:「我相信在時間的盡頭會有很美好的東西,那個美好不管是我們一起熬過的結果,或是你得到一個永遠能夠安慰你的畫面,讓你能夠繼續愛。」

鄭如娟與傅孟柏本來就是好友,常一起聊創作,最初設定演員時就不做他想,「他給我的感覺就像大地色,跟什麼顏色都可以搭。」許瑋甯則是在看了劇本之後一口答應,短短幾場內心戲蘊含強大爆發力,令人讚歎,「我很迷戀她表演的節奏,會自然而然跟她走,甚至會忘記原本自己想要的東西。但也不是不對。只是我要回去扣住自己的核心。這對我而言是一種共同創作。」這個經驗也是鄭如娟此次拍片最大的收穫之一。

因為配合場景的緣故,影片拍攝順序是先拍兩人冷漠吵架,再拍熱戀甜蜜,「所有戲的情緒都留在空間裡面,我們都看過他們感情很慘的狀態,後來要拍開心,但喊卡之後大家臉都很僵,很好笑。有工作人員說她很想哭,覺得好慘。」鄭如娟試圖炒熱氣氛,但一方面也瞭解演員的互動讓大家很能入戲,「一個好的團隊,大家的情緒是在同一條線上。」導演與演員、環境、工作人員彼此凝聚出共同的氣場,拍片就會讓人深深著迷。

鄒隆娜《阿尼》 ​​​​​​
​台灣|2016|DCP|Color|24mins

鄒隆娜因緣際會發現前鎮漁港像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可能很多高雄人都不知道這裡。又認識了一些漁工朋友,就想拍阿尼要逃到一個地方,但無處可去的感覺。」她沒有落入一般對漁工/移工的階級窠臼,只想單純將阿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拍出來,「我要讓阿尼是有血肉的,他在乎的東西跟我們是一樣的,當我們覺得他是身邊會出現的人,他後面的悲傷才會有力量,」她說要喚起大眾關注,可以用故事來表達,比起說教,會更有力量。

拍攝過程從尋找演員到拍完,要配合漁工們短短兩三週的靠岸時間,極度緊繃。製片先在一場聖誕晚會上抓人拍照,「因為語言不通,就印一張A4,上面寫,你想拍電影嗎?很像詐騙集團。」後來鄒隆娜看到阿尼的照片,覺得很像自己表哥,希望能找他演出,「我把阿尼的照片印下來,在漁工聚集的便利商店坐著等,也去船上找,但一直找不到。第三天他終於出現,因為已有謠言說有個女的被他拋棄。」她笑說,「後來就蠻順利,可能因為他們工作性質較苦,也沒有被朋友平等對待的環境,遇到我們這群女生,年輕又友善,要求什麼都OK,要脫衣服就脫衣服。」

幾場阿尼個人的內心戲,是她原先最擔心的部分,「我覺得很多東西需要從原本的去拿出來,所以我在前期跟他聊天的過程,談了好幾個小時,跟他說了很多我的生活、家庭,他感受到我的坦誠,也講了一些他的創傷,我們講到哭,我就說我們要記得這個感覺。」

影片的場面調度非常寫實自然,這是鄒隆娜在拍攝前給攝影師一個艱鉅的任務,她說:「我希望攝影要跟海浪一樣。」全片幾乎都是夜戲,「我很喜歡前鎮漁港晚上黑色的海水,閃著金色的光,像裡面有一個生物,海在呼吸。調光時我就說,我要很臭的感覺。要聞到海裡垃圾、屎尿味,還有漁工身上汗臭味。」拍完至今,帶著《阿尼》走向世界,但她最大的遺憾還是演員們無法參與台灣首映,「現在四散了,有些回菲律賓了,有些還在繼續跑。」而這件事在他們漂浪的人生中,會是一段什麼樣的記憶呢?

鄭立明《空一格,戲院》 ​​​​​​
​台灣|2016|DCP|Color|25mins

從事電影工作近三十年的鄭立明,對電影有著濃烈的情感,也不斷探索著新的影像表達方式,這回他走入了電影的廢墟,一間台灣少數外觀仍保留完整的老戲院,美濃第一戲院,「是想對看電影的方式做一個致敬。我一直在想,看電影這個形式會不會消失,很多戲院一直在收,但又有很多新的東西,3D、VR等等。」

時代不斷變化,但對鄭立明來說,雖然停業二十多年的老戲院已人去樓空,但空間的記憶、靈魂仿佛仍然存在,他說:「在成為廢墟之前,裡面殘留很多痕跡,而片格整個腐朽、解放之後,那些痕跡能引發什麼想像?還有,框格對我們來說是什麼?」

他讓舞者成為戲院裡徘徊不去、執念太深的幽魂,再參考戲院老闆女兒林玫伶校長出版的繪本《我家開戲院》,從買票、進場、入座,甚至到這一家人與戲院緊密相連的生活空間,建立起看電影過程的劇本軸線。加上台灣第一部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的客語配音版本及《新天堂樂園》的放映,眼尖觀眾還會發現他置入許多對類型電影的致敬。

「其實我不會完全照劇本拍。」鄭立明在拍攝前是有擬好劇本,但影片充滿有機且意外的發生,長出了自己的生命。「有一段舞者瘋狂追逐的戲,攝影機追她們,工作人員全部大穿幫。」他笑說,「我現場看到很開心,但工作人員不太能理解我在幹嘛。」兩位女舞者幾乎貫串全片,「我跟她們說,攝影機是妳的舞伴,讓她們能有所想像。」

這不是鄭立明第一次嘗試將舞蹈與空間做連結,但戲院空間比想像大太多,「當它範圍這麼寬,舞者會疲於奔命。她們身體和空間的關係非常密切,這也是我這次學到的。」他在美濃的鐘理和文教基金會發現,原來他哥哥是白色恐怖受難者鐘浩東,因此也將之置入片中,鄭立明說,「這是這趟最大的發現。」

影展資訊

名稱:2016高雄電影節:懼獸年代
時間:2016/10/21-11/06
地點: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高雄市電影館、in89駁二電影院、正港小劇場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懼獸年代】高雄拍系列(三):七歲那年的初次見面、翔翼、洛基的視線



高雄電影節:懼獸年代:

全台最具「奇幻個性」的高雄電影節,今年以「懼獸年代」為主題,集結影史大師的驚悚經典、以及娛樂指數破表的最新各國強片,連續十七天,超過200部的國內外影展強片,於10月21日(五)到11月6日(日),在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高雄市電影館、in89駁二電影院、正港小劇場以及全台獨家的「雲端戲院」上映。今年高雄電影節更首度推出「雄影短片節」,將於高雄、台北同步放映,屆時可以在高雄駁二與台北華山兩大文創基地,欣賞亞洲第二大的國際短片慶典。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