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藍色青年的憂鬱: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想加入國民黨?

你說的藍是什麼藍(上):從「中華民族」到「台灣民族」,藍營支持者為何轉綠(或轉紅)?

2021/09/15 ,

評論

許劍虹(Samuel Hui)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許劍虹(Samuel Hui)

許劍虹,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碩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反對一個東西很容易,但是擁護一個東西卻很困難。台灣在李登輝時代從「中華民族主義」到「台灣民族主義」的過度,陳水扁加強「本土化」與「台灣化」的意識,到馬英九推動兩岸經貿與文化交流的作法,讓一個個世代的藍營支持者轉向非藍的陣營。

在網路上,有許多文章討論老一輩外省人轉紅或者不轉紅的原因,卻沒有寫太多討論年輕一代藍營支持者轉而支持民進黨的原因。根據自己對周遭親朋好友的觀察,在討論「台灣意識」或者「台灣價值」高漲的今天,為何還有一群年輕人死守傳統的中華民國認同前,讓我們先瞭解為什麼台灣最近的世代,逐漸開始支持綠。

「藍」到底是什麼:反對一個東西很容易,擁護一個東西卻很困難

當然,有或者沒有變「綠」,就跟老一輩有沒有轉「紅」一樣,是一個高度主觀的問題,並不存在絕對客觀的答案。就以筆者本身為例,其實我早就被許多「中國意識」強烈的深藍長輩歸類為「獨台」了,只因為我不贊同兩岸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體制下

當然看在「台獨基本教義派」眼中,筆者可能又被歸類為「大中國主義者」。

筆者不認同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反對台灣走上法理台獨道路,算是標準的反共藍。可即便是在同樣反共的藍營群體當中,我們也可能因為對各別議題的看法差異而出現嚴重分歧,這些反共藍營群體內部之間的分歧,常不比反共藍營群體與不反共藍營群體、乃至於紅綠兩大群體之間的分歧還要小,很多時候往往還會更大。

比方說反共,是要反共到什麼樣的程度?是只反對中共的體制,仍維持經貿上的往來?還是老死不相往來?推翻中共以後,該與大陸人民協商建立新的民主中國,還是重新建立中華民國?如果是重新建立中華民國,是該延續當前台灣的民主制度,還是該實施中國國民黨主導下的一黨專制?甚至是法西斯或者納粹主義?

或許各位會說,直接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不就得了?可是對於該如何定義「三民主義」,可能反共藍營社群內部就又要吵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們反對一個東西很容易,但是擁護一個東西卻很困難。在支持中華民國的前提下,如何評價孫中山、蔣中正與蔣經國,乃至於馬英九總統,大家內部同樣爭議不斷。

寫這麼多,其實就是想先告訴讀者,要定義今天的「藍」到底有多麼困難。

像我過去寫的一樣,1949年撤退來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本身就是一個以反對共產革命為主要價值的「反革命」集合體。大家因為共同反對一個東西才走到一起,卻沒有共同擁護的價值。所以等到中國共產黨一宣布改革開放,不再革命以後,靠反共團結再一起的國民黨又再度回到了四分五裂的局面,今天面對民進黨,我們遇到的其實還是一樣的老問題。

ve0xv71kt7t2x8x5syi8s1g4p6lcto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華民族主義」到「台灣民族主義」的過渡點

首先解釋,為什麼自90年代以來會有那麼多國民黨或者外省子弟改變過去的「中國認同」,成為台獨支持者的現象。

解除戒嚴以前,兩岸根本上不存在統獨之爭,只有三民主義跟共產主義哪一個制度更適合帶領中國走向現代化的制度之爭。國共領導人都以全中國的領袖,或者試圖領導全中國的領袖自居,大家完全可以在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同時反對中國共產黨。

然而隨著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尤其是美國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之後,由台灣代表整個「中國」的思維開始受到島內民眾質疑。伴隨著解嚴與動員戡亂的終止,還有來自大陸的老立委、老國大相繼退位,台灣人徹底認知到自己不代表整個中國的事實。

台灣人總統李登輝的上台,更是鼓舞當時2100萬台灣人的士氣,讓他們相信決定自己命運的日子終於到來。

起初台灣人並無意否定自己的「中國認同」,也認知到海峽對岸有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希望雙方能尋求和平共存的機會。李登輝總統甚至期許,到了21世紀之後能出現兩岸「中國人幫中國人」的新局。然而中共並沒有放棄消滅中華民國的內戰思維,不只持續對台灣的文攻武嚇,還打壓台灣的生存空間,讓台灣百姓逐漸懷疑用中華民國的旗號到底能不能走得出去。

AP_960323047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解嚴後,海外回到台灣的獨派人士,趁機運用台灣人對大陸的不滿情緒挑起統獨,甚至於省籍對立。民進黨在頒布了《台獨黨綱》之後,更是從爭取選票的角度對台灣的省籍之爭採取推波助瀾的態度。因為本省人的人數,永遠都比外省人還要多,越是高喊鼓吹省籍對立的激情口號,越是能得到在地方或者中央的執政機會。

於是就如南斯拉夫等90年代走出共產主義,卻陷入民族主義漩渦的東歐國家一樣,台灣也陷入中華民族主義與台灣民族主義之間的戰爭。外省人傳統上以中華民國為正統的國家認同,在經歷了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之後已經遭到了毀滅性的衝擊。中華民族主義與台灣民族主義成為兩個相互對立的概念,迫使被夾在中間的外省族群必須「選邊站」。

老深藍「紅」或「綠」的選邊站

一些老一輩的深藍支持者,因為無法否決自己的「中國認同」,在民進黨和李登輝的步步相逼之下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靠攏。他們未必認同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可是在捍衛自己「中國人身份」的情況下,願意與中國共產黨站在同一陣線「反獨促統」。

但同樣也有一批外省人,認為自己在台灣待得時間已經超越大陸原鄉,沒有理由不認同台灣,於是便轉而擁抱起台灣民族主義,藍營支持者變「紅」或者變「綠」的情況於焉產生。

不過多數外省人,並不願意在中華民族主義和台灣民族主義之間選邊站。

一來是當時大陸的經濟發展還相當落後,二來是多數外省人在台灣也已經成家立業,真正願意選擇拋下台灣,不顧一切奔向對岸的外省人還是少數。尤其對許多老兵而言,中共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大家的選擇,是在把對大陸鄉土的情懷默默藏在心中,接受「本土化」與「台灣化」的現實。這固然成為了台灣走向法理台獨的一大阻礙,卻也宣告了中華民國在實體與精神上徹底扎根台灣,不再有回到大陸與共產黨爭奪正統的可能性。同時,主張法理台獨的民進黨也在陳水扁執政時代遭遇重大挫敗,不只外省人沒辦法支持下去,就連多數本省人也選擇唾棄。

RTR1J5Z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什麼陳水扁會失敗?或許他本人沒有那麼大福佬沙文主義,但是他還是從選舉角度出發,選擇縱容民進黨內部的大福佬沙文主義者操縱省籍對立。他那一句針對外省老兵「太平洋沒有加蓋,為什麼不游回中國去」的言論,到今天都還很具有代表性,將當年的民進黨完全推向普世價值的對立面,進而在2008年失去政權。

現在回想起來,包括許多所謂「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的會員,選擇支持民進黨與台獨,終究是他們真的相信台獨價值?或者只是出於對國民黨與共產黨的仇恨?甚至於害怕自己在台灣身為少數族群,可能遭受大福佬主義者清算的恐慌?筆者沒有辦法替他們找到答案,但整體而言,陳水扁在拉攏外省族群的工作上確實是相當失敗的。

福佬沙文主義破面,民進黨開始競爭「普世價值」大旗

一個高喊要追求法理台獨,敵視大陸12億百姓,甚至否定外省族群生存權的民進黨,從中國共產黨的角度來看是毫無威脅性的。

主張大福佬沙文主義的民進黨,要的只是台灣脫離「中國」獨立,對大陸的民主化卻沒有任何期許——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不只不會受到挑戰,還可以藉由高喊中華民族主義口號團結大陸人民,甚至全球有「中國認同」的華人支持。

有陳水扁這樣的對手,相信江澤民與胡錦濤兩位晚上睡覺作夢都會偷笑。身為自由派的馬英九,當時也靠著他清新、廉潔以及包容的形象挫敗民進黨,成為中華民國的共主。馬英九致力於當全民總統,不只為國民黨過去的歷史汙點反省道歉,還要求中國共產黨平反六四,貫徹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徹底掌握住了普世價值上的話語權。

AP6141188268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馬英九的勝利,給了民進黨相當大的政治震撼,知道靠大福佬沙文主義已經無法掌握住21世紀後的台灣社會政治氛圍。所以新上台的主席蔡英文,減少進而停止了對省籍議題的操弄,轉而與馬英九爭奪普世價值的話語權。身為民進黨歷史上第一任女性黨主席(後來又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女性總統)的她,在這方面掌握著極大的優勢。

雖然蔡英文仍一如過去的民進黨領袖,批評馬英九和其他國民黨大老「親中賣台」,但是她避免從省籍的角度出發,而是從價值觀的角度,質疑馬英九還有其他大老們是否違背了自己過去不斷宣揚的反共立場。恰巧馬英九在2008年的上台,確實鼓勵了許多台灣反共藍營,乃至於港澳還有大陸民運份子的士氣。他們相信國民黨的重新上台,能讓台灣更積極的促進大陸民主化。

他們受夠了過去李登輝時代對大陸的不作為,更難以認同連戰、吳伯雄與吳敦義等「買辦」只顧到對岸談生意的表現,希望馬英九能扮演好他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和中國國民黨領袖的角色,推動「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然而剛上台的馬英九總統,卻以推動兩岸經貿與文化交流為最優先事項,沒有在意識形態方面多有表現,反而促成了大量年輕世代的藍營轉向投效了蔡英文陣營。

  • 你說的藍是什麼藍(下):現在有「天然獨」世代,但未來出現「天然統」的可能性同樣存在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2020年大敗的國民黨,新入黨青年卻暴增4成,為什麼這麼多年輕人「雪中送炭」?



藍色青年的憂鬱: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想加入國民黨?:

在很多人心中,國民黨幾乎是個要「泡沫化」的政黨,但根據統計,國民黨40歲以下黨員,在2020年增加3545人——去年增加了4成——其中許多都是20出頭的真正「年輕人」。歷經太陽花運動、韓國瑜風潮,也看到蔡英文在總統選舉突破歷史高票,和國民黨立委席次的低谷,這些年輕人仍然選擇國民黨的理由是什麼?又對國民黨有什麼期待?《關鍵評論網》訪問了三位近期加入國民黨的青年,告訴我們他們入黨的契機、目的與盼望,同時也從黨內的青年政策與黨外政治環境分析,一起探知好像「不被年輕人喜歡的國民黨」做錯了什麼?又有哪些改變的機會?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