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藍色青年的憂鬱: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想加入國民黨?

你說的藍是什麼藍(下):現在有「天然獨」世代,但未來出現「天然統」的可能性同樣存在

2021/09/16 ,

評論

許劍虹(Samuel Hui)

Photo Credit: Artemas Liu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2.0

許劍虹(Samuel Hui)

許劍虹,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碩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為什麼沒有參加太陽花?因為我根本上就不認同「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這句口號,因為馬英九政府從本質上就不是獨裁政府,而馬英九下台後,那些「愛台青年」也開始對台灣的成就過度自信,並認為一切對政府提出質疑的聲音都是「中共同路人」。

經歷歷任總統對中國大陸的「不作為」,馬英九在2008年的上台,確實鼓勵了許多台灣反共藍營,相信未來的台灣能更積極促進大陸民主化,希望馬英九能扮演好他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和中國國民黨領袖的角色,推動「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然而馬英九上台後,卻以推動兩岸經貿與文化交流為最優先事項,在意識形態方面反而沒有更多有表現。

筆者身為一位反對中國共產黨的藍營支持者,確實對馬英九總統第一任期內一些以爭取兩岸經貿為優先,在價值觀上妥協的政策產生疑慮。雖然我深信馬英九總統不可能「賣台」,也沒有必要賣台,但是身為第三代外省人的筆者還是會憂慮,一旦他為了爭取經貿利益而在價值觀上做出太多退讓,會坐實大福佬沙文主義者所謂「外省人不愛台灣」的論點,陷我們整個族群於不義。

現在回想起來,這些憂慮確實有些多餘,但是回到當時的時空環境,加上民進黨側翼團體許多推波助瀾的動作,加上筆者身邊許多外省第二代的長輩,屬於那種為了爭取經貿利益及民族主義,可以連中華民國法統都不顧的「深藍」,更讓我擔心國民黨政府是否也都是由這類的人在主導。

話雖如此,我在對馬英九政府產生疑慮的同時,也不會完全相信民進黨和側翼團體的論述。然而我身邊,包括許多過去與我一起參加藍營抗爭活動、反對民進黨的朋友,也因為對馬英九「不反共」產生質疑,開始出現認同蔡英文的現象。

有趣的是,這些年輕的反共藍又是在藍營群體中「腦子最不靈光」的一群人。他們多數是抗戰老兵的孫子輩,還有從緬甸回來台灣就學的孤軍後代,思想完全停留在反共抗俄的時代。面對五星紅旗、毛澤東像還有一切大陸的象徵符號,他們仇恨的程度比起傳統深綠支持者而言只有過之而不及,畢竟他們的祖先,甚至於他們自己都曾受到過中共刻骨銘心的迫害。

他們對於馬英九為了兩岸經貿交流,選擇在價值觀問題上不那麼挑戰中共,這些年輕的深藍族群更是產生了自己被出賣的感覺。所以一旦他們轉而支持蔡英文的開關被打開,就成為了現今民進黨政府最鐵桿的擁護者,一如過去他們對蔣中正父子那般的「一條心,信到底」。

他們未必支持台獨,但是都認為既然中華民國不反攻大陸了,那麼台灣叫什麼名字根本上也就無所謂了。

野草莓到太陽花並不是統獨運動,而是價值觀運動

對於由深藍轉為深綠的這群外省三代而言,既然台灣叫中華民國或者台灣共和國都無所謂,那麼他們堅持奮鬥的政治目標又是什麼呢?

一位祖父參加過抗戰末期滇緬大反攻的外省三代告訴筆者,他之所以堅定擁護蔡英文的原因,就是要避免台灣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只要台灣不落入中國共產黨手中,其他什麼都可以商量,這也是他祖父的觀點。

不只是這些支持民進黨的抗戰老兵或者黃埔系後代,其實綜觀參加野草莓或者太陽花兩起學生運動的年輕人,他們其實多數也沒有很堅定的台獨信仰,至少沒有很堅定的法理台獨信仰。或者更正確的來說,其實他們不少人還有相當程度的「中國認同」。只是他們就如同筆者所講,選擇將自己的「中國認同」藏在心底,接受了中華民國已經「台灣化」的事實。

20081106_Executive_Yuan_Human_Rights_Sit
Photo Credit: H.T. Yu @ Flickr (CC BY-SA 2.0)
2008年11月6日野草莓運動在行政院前的靜坐畫面

這些人不反對台灣與大陸交流,甚至在不同程度上支持馬英九政府的某些兩岸對話機制,但他們絕對不支持台灣以犧牲價值觀的方式去與大陸進行經貿往來。或許在某方面來說,他們對台灣不具備足夠的信心,擔心台灣人會在賺到大陸足夠的甜頭以後,放棄對價值觀的堅持,無論這個價值觀的背後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共和國。

而他們之所以對台灣人如此不自信,其實也是來自於他們對自己家中父母長輩的觀察。所以兩場學生運動,基本上都是被價值觀,而不是被統獨或者省籍意識形態挑起來的。雖然事過境遷,我們能夠平靜看待主要政黨在這兩場背後的角色,但是當時媒體普遍將兩場運動報導成年輕族群對長輩的抵抗,是充滿理想主義的熱血青年男女們,挑戰他們貪財市儈的父母輩。

就如同五四運動還有後來保釣運動的年輕人一樣,野草莓和太陽花世代得到社會輿論的一片叫好,成為鎂光燈的焦點。每一個參加學運的領袖,從林飛帆與陳為廷開始,到雞排妹與俗稱「太陽花女王」的劉喬安,每個都成為了難以用金錢收買衡量,一心一意只為了防止馬英九政府把台灣給賣掉的憂國青年,好像如果他們有什麼錯,也只是錯在他們只有一片傻勁而已。

我沒有「覺醒」的主因:「當獨裁成為事實」這句話根本不對

既然野草莓與太陽花受到支持追捧,為什麼仍有許多年輕人沒有「覺醒」呢?

以我本人為例子,因為我很早就看穿了這些學運領袖不是只有「傻勁」跟「中二病」而已,雖然他們不見得每個人都是如林飛帆那般與民進黨關係深遠,但他們也顯然不是什麼沒有在社會裡闖蕩過的單純年輕人。他們當中不少人,後來還成為社會新聞的焦點,也不需要筆者在這邊浪費篇幅數落過往的不堪。

至於我為什麼沒有跟著一起參加野草莓或者太陽花?其實跟這些學運領袖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我根本上就不認同他們的一句口號,那就是「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先不論馬英九到底會不會「賣台」,或者當時的筆者到底有沒有馬英九可能「賣台」的疑慮,而是在於馬英九的政府從本質上就不是獨裁政府。

RTR3KPV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就不要拿2014年以後,就因為群眾運動而陷入內戰的烏克蘭來相提並論,比較一下2021年1月5日到6日,川普總統支持者闖入美國國會的待遇跟台灣太陽花小將闖入立法院以後的待遇,就可以知道馬政府對待示威者的表現遠比美國還要寬容許多。站在筆者的角度來看,馬英九政府對攻佔立法院的學生,基本上已經可以稱之為「保護」甚至「縱容」了。

去對抗一個民主的政權,卻把自己與二戰時代反抗納粹德國的白玫瑰運動,還有冷戰時代抵抗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東德以及天安門廣場上抵抗共黨暴政的示威群眾相提並論,實在是讓熟讀歷史的筆者相當噁心。一群剛衝立法院,就因為忍受不了高溫與飢餓,要求開空調或者偷吃人家太陽餅的學生,就在那邊自稱是抵抗「暴政」?這個革命會不會太廉價了?

看到那些畫面,筆者很想去問那位支持民進黨的滇緬孤軍後代,會不會覺得自己在叢林裡面打游擊的祖父輩遭受到汙辱?如果反共淪落到了這種地步,會不會「反共」本身也變得廉價了起來?不過仍然有許多過去曾經與筆者一起反台獨,一起捍衛中華民國的深藍同輩們,「一條心,信到底」的把這半吊子學生運動擁護下去。

沒有理性討論和辯解的空間的「愛台青年」

後來我慢慢逐漸體認到,整個運動到了最後開始走向弱智化,鼓勵參與的學生憑藉自己最直觀的情感,去給眼前的一切事務,尤其是自己抗爭的事物給予最簡單,最二分法的評價。在不是黑就是白的情緒主導下,大家沒有冷靜思考的空間,凡是一切與馬英九有關的,與國民黨有關的通通都是「中共同路人」,沒有理性討論和辯解的空間。

久了以後,整個台灣的主流論述慢慢被掌握回到了民進黨手中,蔡英文靠著掌握普世價值的話語權,操弄台灣藍綠支持者心中對中國共產黨的不信任感,尤其是對馬英九可能把他們賣掉的想法,重新贏回了支持。之後雖然馬英九在2015年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的時候,終於不再掩飾他內心的想法,開始捍衛中華民國傳統價值觀,也贏回了一些人的支持,但是一切都已經太晚,來不及了。

AP_1004250242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可民進黨上台以後,是否真的在兩岸政策的推行上做出了與馬英九不一樣的變化?除了不直接講「九二共識」這四個字之外,幾乎都一樣,而且台灣對大陸市場的依賴還變得更高,直到今天也不敢主動把ECFA撤掉。當然,兩岸關係今日之所以如此惡化,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是習近平本身也想利用蔡英文上台當藉口,改變台海現狀,主要責任並不在民進黨當局。

責任固然是在習近平,可為什麼當年質疑馬英九「賣台」的學生,對蔡英文不提出同樣的質疑?為什麼會如此的雙重標準?因為經歷了野草莓和太陽花兩次的學運,許多「愛台青年」會毫無底線的替政府施政不當之處辯護,甚至還會對提出問題者施以攻擊,試圖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他們對台灣的成就過度自信,並認為一切對政府提出質疑的聲音都是「中共同路人」。

「天然統」取代「天然獨」?

整體而言,筆者對以《中華民國憲法》為基礎的民主機制還是深具信心,相信即便民進黨政府有心擴權,也很難在四年選一次總統和立法委員的制度下成功。更何況民進黨內部也並非鐵板一塊,若有人想走回頭路,必然會遭受黨內其他挑戰者的制約。

然而,太陽花世代後出現的一些弱智言行、以二分法角度看待兩岸還有世界局勢的態度,甚至是對台灣政府成績過度自信的表現,還是令人擔憂。例如這次疫情剛爆發時,那句「看好了世界,台灣只示範一次如何在兩週內解除三級」的中二發言已經隨著美國時代雜誌而廣為流傳。

此種以「傻勁」為榮、以「中二」為榮的風氣如果延續下去,勢必會害慘台灣的國際形象。

小紅書沾六四風波 上海總部如常上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更重要的是,許多藍營青年之所以變「綠」,是因為受不了自己父輩轉「紅」,無論轉「紅」的原因是出於民族主義還是為了要賺錢做生意。今天的「天然獨」世代,如果不能在言行舉止或者價值觀的堅持上表現更好,或者表現得讓下一代認為自己足以被尊重,那麼未來出現「天然統」的可能性同樣存在。

筆者並不看好所謂「中國崛起」,光是柔性實力就輸給美國一大截,可是我們也不要忘記,台灣人終究還是與大陸使用同樣的文字系統,有類似的文化背景,就算太陽花世代抗爭的同時,也有更多人透過淘寶買東西的情況來看,中國大陸的商業與流行文化對台灣還是有相當影響力,我們不能低估。

在此同時,中國大陸也正在透過包括小紅書、微博、愛奇藝等社交或影視平台,向比太陽花世代還要年輕的台灣人施加「入島、入戶、入腦」般的政治影響。在敵對的意識逐漸下降之下,如果台灣繼續陷入政治內耗,政府面對執政的各項問題又拿不出解決辦法,中國大陸的經濟文化若能不斷發展,並以語言與地緣優勢強化對台灣年輕世代的吸引力,後果將是不敢想像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你說的藍是什麼藍(上):從「中華民族」到「台灣民族」,藍營支持者為何轉綠(或轉紅)?



藍色青年的憂鬱: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想加入國民黨?:

在很多人心中,國民黨幾乎是個要「泡沫化」的政黨,但根據統計,國民黨40歲以下黨員,在2020年增加3545人——去年增加了4成——其中許多都是20出頭的真正「年輕人」。歷經太陽花運動、韓國瑜風潮,也看到蔡英文在總統選舉突破歷史高票,和國民黨立委席次的低谷,這些年輕人仍然選擇國民黨的理由是什麼?又對國民黨有什麼期待?《關鍵評論網》訪問了三位近期加入國民黨的青年,告訴我們他們入黨的契機、目的與盼望,同時也從黨內的青年政策與黨外政治環境分析,一起探知好像「不被年輕人喜歡的國民黨」做錯了什麼?又有哪些改變的機會?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