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藍色青年的憂鬱: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想加入國民黨?

青年們進了「深宮大院」能不能做自己?「我們的存在,代表國民黨想改變」

2021/09/17 ,

評論

丁肇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丁肇九

資淺媒體人,習慣用對左派和右派的認同比例來判斷自己的年紀,倡議把媒體識讀納入國民教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重啟停辦近20年的「革命實踐院」講習班之後,許多參加營隊的學員不止加入了國民黨,更成為智庫或黨務的一員,在這外人看來老人盤踞的深宮大院,這些20出頭的年輕人能如何影響國民黨?他們又如何看待國民黨的未來呢?

在2020年,台灣有3545位40歲以下的青年加入國民黨,比過去成長1.5倍,其中許多都是20出頭的真正「年輕人」。

這些年輕人許多出生於泛藍家庭,雖然各有不同的政策研究領域,但因期待國民黨能在對岸壓力下繼續「捍衛中華民國」而入黨,但也有不少學生時期並無特別政黨傾向的人,因為實習或加入營隊,在面對面的接觸下,認同了國民黨的價值與論述。

在江啟臣擔任黨主席後,重新啟動停辦近20年的「革命實踐院」講習班,這批稱為「171期」的許多成員在營隊結束後也加入國民黨,甚至投入黨務工作。這些年輕人在黨內都做些什麼?好像總是「老人把持」的國民黨內真能發揮影響力?他們,又如何想像國民黨的未來?

對此,《關鍵評論網》訪問了三位近期加入國民黨的青年,與我們分享他們進入國民黨的工作狀況,和原本想像的是否一樣?

青年智庫:兩位研究生的研究,真能成為立委提案嗎?

何元楷和鍾弘宣分別就讀政大歷史所與政大外交所,兩人在「171期」結訓後,皆加入國民黨的青年智庫,分別主攻動保和高教的相關議題研究,每週至少到黨部一天,跟青年部主任開會報告研究進度,嘗試為國民黨論述增加新的道路。

IMG_859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就讀政大歷史系的何元楷,是國民黨青年智庫的一員。

「黨部給的Range很大,不會太強制要選什麼題目,像是青年軍公教、消防勞權等等的主題都有人參與」,何元楷說,他最初選擇動保議題,其實也是因為自己原本就養了六隻貓,加上因為少子女化風氣下養寵物的人越來多,便投入相關政策的研究。

除了個人的研究外,黨部也會提供這些年輕人相關的資源,例如以國民黨名義邀請專家學者,提供車馬費和空間等等,「我在做高教退場和合併的議題時,就請到高教工會、全國私立工會、大學校長等立場不同的利益團體,之後記錄會議中的衝突並製作利弊分析,青年部就會把相關的報告送至黨團。」鍾弘宣說。

這些研究報告許多也化為實際改變。例如國民黨立委日前與NGO合作,提出各家動保團體都認為可行的「專職動保警察」方案,相關的提案立委也有獲得NGO所頒的動保立委獎;此外,原本對於推囤房稅相對保守的國民黨黨團,在青年願景營隊中因為有許多青年和NGO進行呼籲,黨團總召費鴻泰就於營隊現場,在記者面前宣布黨團要推動囤房稅。

最初是因為對當「政治幕僚」有興趣的何元楷覺得,原以為工作只是打打雜、寫寫簽呈,但現在是在做真的想做、可以影響社會的工作。「過去國民黨黨中央、地方議會、立院黨團有時候有些平行,但因為江主席是立委身分,政策研究部主任也常跑黨團,所以可以透過互相的關係,和立院的委員合作政策或提出法案。」

「深宮大院?」我們的存在,代表國民黨想改變

一般人想到國民黨,可能會浮現出老人盤踞的深宮大院,但根據受訪者們的經驗,今天國民黨似乎已經發生一些改變。

新聞系畢業,實習之後投入國民黨新媒體工作的李晨暘,日常中會參與黨部社群影片拍攝、活動設計等工作,也會撰寫一些基本的文案,「如果覺得有素材太深奧年輕人會看不懂,也會幫忙調整成比較粗淺的內容。」

IMG_860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世新新聞系畢業後透過實習,輾轉加入國民黨的李晨暘

李晨暘笑說,工作時主管不太會下指導棋,有時候大家也會吵來吵去,但都蠻好溝通。「例如有次黨部開會討論新媒體的爭議,我發表了意見,會後就決定往這個方向去做,」李晨暘說,「如果沒有年輕人加入,國民黨連參考的對象都沒有——我們的存在,也代表他們想改變。」

當然,在政策的層面上,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理想的政策樣貌,也可能和黨最終決定的方向不完全一樣,但鍾弘宣覺得他可以調適與了解,「因為一步到位很不現實,一個黨若要極化的走,也走不久。」

鍾弘宣也舉例,之前提供國民黨製作Podcast的建議,後來不到一個月就開始試錄,雖然之後卡在時間和內容品質的問題而仍未上架,但看得出黨部是真的有心要做這些新的事。

然而鍾弘宣也覺得,相較於民進黨結構下,智庫會主動提供子彈給立院黨團,國民黨比較偏向黨團有需要才去找智庫,導致國民黨智庫研究能力雖然很強,青年智庫也因為江主席重視而能發揮影響力,但黨中央到立院的那一層慢了一點,有時候議題可能已經過了。

《關鍵評論網》訪問國民黨青年部主任陳冠安時,他指出過去國民黨沒有提供好的青年參政制度,導致就算青年接受論述、甚至投你,也不見得會想到黨內工作,因此推出了「青年反攻」的活動,除了在初選制度上加分,也提供副主任或發言人等職位,提升聲量,成為KOL為黨做政治攻防。

IMG_9343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國民黨青年部主任陳冠安

陳冠安也指出,以前常被說國民黨找年輕人開記者會是當背板,但現在會讓越來越多年輕人上台發表,資歷和歷練需要慢慢累積,否則到30歲的時候,他們會輸給民進黨的同齡人。陳冠安笑說,國民黨以前有個很壞的情況,「老闆怕幕僚往上爬」,因此青年部需要有更多示範,告訴外面還在猶豫的藍營青年,來國民黨是有機會往上爬的。

陳冠安認為,年輕人應該積極營造自己的網路聲量,例如有自己的粉專,一兩千讚都好,如果能逐漸經營媒體曝光,到時候就不是誰當主席的問題,而是他們會來找你合作、幫他們發聲,這才是培育國民黨青年的重要關鍵。

黨主席選舉:如果之後不是江啟臣,國民黨會不會「變回去」?

從重啟青年營隊到重用青年智庫,國民黨這一波年輕化好像圍繞著江啟臣的政策,但隨著黨主席選舉之日逼近,這些近期入黨的年輕人會不會擔心換了主席,青年政策將一去不復返呢?

何元楷坦承,自己能在黨內做想要做的事情,江啟臣當主席是個很重要的因素,「國民黨已經有在改變,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目前還不確定其他有意參選者的作風,但無論未來黨主席是不是江啟臣,都希望能持續改革路線,因為青年入黨提高,確實是這些新政策所帶來的改變。

鍾弘宣則點出,太陽花那幾年對很多年輕人影響很重,「國民黨 = 很糟」的觀念一直留著,若不做任何事,很快就拉不回來了。他認為國民黨裡一定有年輕人有心改變這個黨,但如果上面的大人物們不抓穩,沒想讓這些年輕人保持黨的活力,很快這些年輕人都會離開。

「在這個時刻,大家加入這個黨,幫黨做事,有些人一定有更好的出路沒有去,都是憑藉著20幾歲的熱血,但總不能燒到40歲,總有一天會燒完。」

IMG_8477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就讀政大外交所的鍾弘宣,也是國民黨青年智庫的成員

李晨暘則覺得,雖然吸引年輕人應該找年輕、比較少有爭議、擁抱進步的人物——例如國民黨找大學教授背景的柯志恩跟青年對談,形象就能有共鳴——不過老也不一定就不好,像是祕書長李乾龍雖然年紀比較大,但在黨部遇見年輕人的時候都會主動打招呼,關心大家的工作,氣氛感覺起來很好。

國民黨常喊要讓年輕世代加入國民黨,要讓老中青三代融合,但並不是讓年輕人到黨部工作就是世代共融,應該要想一套論述解釋清楚大家不清楚的事情,「不一定是老牌政黨,年輕人就要推翻年長人的一切。」

李晨暘舉例,台灣最早的同志大遊行就是馬英九市長任內舉辦,其實國民黨在很多議題並沒那麼保守,是因為怕得罪深藍選民,「如果能表明立場,做好論述,大膽放開做,年輕人是會願意參與的。」

國民黨的未來:「找」年輕人只是表面,最重要的是「社會溝通」

「江主席還有一些沒做完的事,」李晨暘說,「在新世代改革和在國民黨傳統價值的取捨上,還沒有找到平衡點。」不過他也樂觀的說,現在的政治人物有越來越積極培養幕僚世代,出現不少戰力堅強的代表,也期待他們為國民黨帶來的改變。

對於國民黨過去青年參與的失敗,青年部主任陳冠安認為,一大原因是過去六年換了五個黨主席,黨務主管和青年幹部都會更換,有些互相對立的,可能會換一整批人。雖然目前看到包括朱立倫、趙少康、連勝文等大多有意參選黨主席的人,都有提出青年政策,「不論之後黨主席是誰,要不要用江啟臣的人,國民黨這塊都要繼續做下去,」陳冠安說,「否則最後慘的仍會是國民黨。」

鍾弘宣則指出,國民黨現在主要的問題是支持者年齡層變高,如果持續凋零,要去哪裡找新的支持者?「國民黨花很多力氣在青年的『工作』上,但這不該是國民黨的最終目的,因為政黨的目的應該是『社會對話』。」

x5tevvwyp71565790l0cr5mk53lq4d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鍾弘宣認為,國民黨基本盤雖然有縮小,但沒有到無法和社會溝通的程度,但如果他停止對話,能夠抓的就只有傳統支持者,新支持者對知識和政策的要求會更高,每次選舉票數便會越來越少,因為現在人已經不是看到黨徽就蓋章了。

何元楷也同意,國民黨要解決棘手的兩岸問題和國族認同,社會對話很重要,也要思考怎麼承擔起「中華民國保衛者」的角色:要變還是不變?要走什麼路?同時,也要更多從人民的角度做論述,因為國民黨未來應該走向更在乎這些社會議題的政黨。

「國民黨雖然欠缺青年,但千萬不要放棄青年,要讓年輕人知道黨願意對話,政黨不是遙遠的。」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你說的藍是什麼藍(下):現在有「天然獨」世代,但未來出現「天然統」的可能性同樣存在



藍色青年的憂鬱: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想加入國民黨?:

在很多人心中,國民黨幾乎是個要「泡沫化」的政黨,但根據統計,國民黨40歲以下黨員,在2020年增加3545人——去年增加了4成——其中許多都是20出頭的真正「年輕人」。歷經太陽花運動、韓國瑜風潮,也看到蔡英文在總統選舉突破歷史高票,和國民黨立委席次的低谷,這些年輕人仍然選擇國民黨的理由是什麼?又對國民黨有什麼期待?《關鍵評論網》訪問了三位近期加入國民黨的青年,告訴我們他們入黨的契機、目的與盼望,同時也從黨內的青年政策與黨外政治環境分析,一起探知好像「不被年輕人喜歡的國民黨」做錯了什麼?又有哪些改變的機會?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