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缺工時代|有解法嗎?除了低薪問題,總體獎酬也要改變

2022/06/10 ,

評論

梁敏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梁敏萱

梁敏萱

關鍵評論網 資料新聞記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年求職率下滑是近10年來的趨勢,除了少子化影響,新世代求職的觀念也正面臨巨大的轉變。薪水不再是唯一、更重視工作自主性,這場勞工與雇主的對抗,究竟誰能堅持到最後?

晚上7點30分,芳如(化名)在通勤返家的路上,接受了《關鍵評論網》的訪談。自美術系畢業兩年的她,最近剛轉職成為前端工程師,還在努力適應新公司的生活。

過去幾年,「轉職」成為許多論壇上討論熱烈的關鍵字,其中工程師又是特別熱門的選項,從人力銀行招募廣告到坊間電腦補習班,工程師養成課程詢問熱度高,更成為許多青年想要翻轉工作現況的捷徑。

芳如也是搭上這波轉職潮的新鮮人之一。熱愛藝術的她自大學畢業後,發現台灣相關領域的出路多為設計師,在台灣普遍氾濫,薪資也偏低。如果往更純藝術發展,自己目前的學經歷又不足,感覺自己在職涯的選擇上處處受侷限。經歷短暫接案與美工設計的工作後,她接觸到轉職前端工程師的課程訊息,同樣從事設計的家人也給予鼓勵,讓她決定放手一試,挑戰轉職。

shutterstock_137885325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從高中就唸美術班,要重新拾起書本讀理科,芳如坦言相當吃力,甚至曾經懷疑自己是否做得到。看同期的同學還有休閒娛樂的生活,起跑點較晚的自己只能終日唸書、用功惡補,還好經過一年的努力,成功習得了技能,成為前端工程師,也漸漸長出了自信。

「我非常喜歡藝術,曾經很擔心是否在轉職後就沒有辦法再從事與藝術相關的工作、或是與這個領域打到邊。但是經過一年的轉職生活,真的開始新的工作後,才發現事情並沒有如我想的糟糕。」曾經對台灣就業市場感到失望,她認為轉職的決定為現在的自己帶來更多選擇的機會,未來有機會朝同時需要藝術與工程領域的工作發展。

求職意願下滑,青年更重視工作自主性

關注青年求職現況的師大助理教授孫弘岳也分析,過去10年青年求職率下滑,可以化整為兩個主要原因:不願意跟難以投入。

首先是不願意輕易投入職場。除了長期積累的低薪問題,有更多的年輕人害怕高工時的工作環境,會在畢業時透過進修、考照、甚至遊學、考研究所等方式,一方面延緩進入職場的時間,另一方面也持續觀察勞動市場是否有出現符合自己求職條件的工作。而決定進入職場工作後,也會在差不多的工時條件上,優先選擇薪資較高的行業,這也是許多年輕人會願意跨領域與專業投入半導體產業工作的原因。

高雄7高中職開半導體數位先修課程(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高工時的環境依然沒有辦法長期留下人才。他分享自己一位學生進入半導體上游公司擔任人資,竟也有加班到凌晨3點的經驗,對一般半導體產業的勞工或許稀鬆平常,卻讓他的學生萌生退意,只做了半年就離職。

而守舊的公司文化與陋習也成了許多求職者打退堂鼓的原因,許多人可能抱持著理想進入號稱要做數位轉型的公司,卻因工作描述與實際工作情形不符、找不到工作意義與辦公室官僚文化下感到窒息。

其次是難以投入,許多工作存在過高的門檻,讓求職者不得其門而入。孫弘岳分享有許多的職缺開出來,幾乎都是要像孫悟空一樣,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哪裡來這麼多孫悟空?」,形容企業尋找人才時常常說要跨領域,但待遇卻沒有足夠的吸引力,即便求職者有心持續學習進修,公司又缺乏內部培訓管道,大幅降低應徵意願,企業也很難找到目標人才。

資訊流通的時代,也讓好、壞工作名聲傳得更遠,「現在年輕人其實不太相信老人家對公司的看法,反而信賴學長姐或同學的傳播,也因為這些訊息而感到卻步。」孫弘岳表示,部分年輕人反而會從零工經濟尋找機會、或是在販售平台經營小生意、甚至轉往youtuber發展,掌握工作的自主性,拿回自己的時間與自由。

總體獎酬需要改變

「你看,又有人叫車了。」一趟從師大到民生社區的路程,育明(化名)架在方向盤旁邊的手機響了好幾次,鄰近晚餐時間,外頭正下著大雨,是多元計程車最忙碌的時刻。做這一行受天氣影響,好壞落差很大,以今天這趟車程為例,從下午3點以後就大雨不斷,客人搭短程的居多,常常上一位客人還在車上,系統已經幫他配對好下一組。他說今天忙到沒時間上廁所,「載完你這一趟我就得關掉休息了,不去上廁所、吃個飯不行。」

2年前,育明結束上一份在辦公室的工作後,投入多元計程車的行列。一開始跑得很勤,一天都會跑7-9小時左右,收入扣除系統抽成,在5-6萬元不等。比起上一份工作來說,雖然工時稍長,但他感受到更多的自由,「我可以自己決定幾天出門跑車、身體不舒服或家中有事,也可以想下班就下班」。但育明也坦言這不會是一份長久的工作,整天都坐在車子裡、常有憋尿的問題,對健康也是一大負擔。開多元計程車對他最大的好處是彈性,可以自己決定上下班時間,也能掌握每天的收入,他表示靠這份工作存一點錢後,想再跟朋友合資團購的小生意。問他會想再回辦公室工作嗎?他坦言辦公室工作當然有穩定的好處,但等升遷加薪的機會實在太慢,時間又被綁住,「習慣這樣的自由模式,就很難回去辦公室了。」

1wt7iijjonqga6r2w7dr31ajgwu1o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不只是育明,近年投入零工經濟的人增長迅速,從勞動部統計美食外送員增長從8萬8千人成長到10萬多人,也凸顯現在求職者更重視工作上的自由、彈性與自主性。人力銀行也觀察到求職者工作價值觀的轉變,104人力銀行副總經理暨人資長鍾文雄就分享,許多求職者不願意冒著爆肝或生命的危險,為企業主提供勞務,更傾向在工作與生命意義上取得平衡。

孫弘岳指出現在求職者所想要的報酬跟過去所認知的薪資不同,「他們要的還有成就感、我是不是能受到公司重視、我有沒有足夠的自主性,還有工作生活平衡」,正是總體獎酬的概念,坦言現在大多數的雇主都還沒有意識到這個改變。

缺工的現況下,他認為是一個很好的契機,讓雇主檢視自己是否要繼續「不認命」。「有實力的人才他們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他可以去做非典型工作、也可以去條件更好的公司,但不認命的買方,只會面臨找不到人的現狀。一邊是任性的賣方(勞工)、另一邊是不認命的買方(雇主),在大缺工的時代下,哪一方吃虧,結果很明顯。」

「許多不認清招僱現狀的公司可能要到年底、甚至是明年還找不到人,才會意識到嚴重性。」他估計缺工的情形將會持續下去,強調企業應該要好好視自己的員工管理政策與招募策略,要徹底擺脫傳統思維。

缺工到底是缺「哪種」工

據勞動部觀察,目前國內產業人力缺口主要出現在製造與營造兩個產業,總計有11.6萬個工業人力缺口。經濟部先前與勞動部一起研擬,預計考慮將附加移工配額再多增加一個級別,是產業類別,雇主額外繳納移工就業安定費(最高一人9000元),就可以增加聘用的移工數名額,以補足人力需求。然而勞動力發展署專門委員莊國良也坦言,許多廠商不願增加聘雇成本,仍想以低薪的方式請同樣的人力,喊的缺工到底是缺「哪種」工,也需要仔細評估。

「對年輕人而言,我去跑外送,勤快一點的話,每週都可以領到好幾萬塊。可是相同的,製造業薪資可以嗎?所以說勞動市場上,腳是長在人身上。如果業者想要用壓低薪資來呈現一種缺工的現象,我覺得這是不合理的。」莊國良說,目前各國都在搶勞動人才,如果想要雇用充足的人力,僱用薪資跟勞動條件就要改善,才會有更多的本國人願意投入。「不然你一直壓低薪資,不但本國人不願意來,現在世界各國也在搶人才,雖然說開放移工,但說不定移工也會選擇去其他國家而不願意來,所以這是廠商都要去思考的問題。」

據主計總處統計,2020年受僱員工薪資調查中,服務業總薪資(包含經常性薪資與年終獎金等非經常性薪資)平均每月為5.5萬元,相較前一年只成長約0.95%,而製造業總薪資平均為5.7萬元,相較前一年成長約6%,顯示製造業在薪資成長上有較顯著的成長,對勞工吸引力較高。但隨著自動化時代的來臨,製造業有許多工作可能會被自動化取代,服務業仍然所有勞動人口的大宗。莊國良建議服務業雇主應該要趁疫情間加速服務流程的數位化,並適當調整員工待遇,才能留住人才。同時也鼓勵雇主降低對年齡的限制,增加中高齡人口就業的機會。

1月受僱員工統計發布(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改善低薪問題,才能留住人才

低薪作為許多青年對台灣勞動市場的主要印象,莊國良坦言低薪的成因很多,是長期社會背景造成的結果,勞動部過去幾年也透過基本薪資的調整,希望能逐步改善現狀。除此之外,勞動部也針對缺工行業推出就業獎勵金,只要勞工受雇特定缺工行業,每月可有5000至7000元獎勵補助,總計18個月;針對雇主部分,也推出僱用獎勵津貼,鼓勵企業聘用失業長達3個月以上、或較弱勢的求職者。

但學者認為勞動部可以做更多。文化大學勞工關係學系教授李健鴻教授則指出,勞動部在薪資政策上應該要更積極,除了現行基本工資的調整外,是否能透過政策鼓勵企業為員工加薪,改善整體就業市場低薪的問題,才能吸引國內外人才投入勞動力市場,也減少人才的流失。

孫弘岳表示,現在人才一股腦往半導體產業跑,是因為產業前景正好,但政府應該更積極發展下一個附加價值高的產業,讓這些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才,不會畢業以後找不到對應產業工作,白白浪費了過去學習的時間。他也建議除了技職與科技大學外,一般大學也要積極發展產學合作,讓學生提早了解產業生態,接軌未來職涯發展。

求職青年:用時間換取更多的選擇很值得

經歷一年的轉職生涯,芳如對自己目前的工作很滿意,感覺自己比起前一份擔任設計的工作,作為前端工程師在公司更受到重視,薪資條件也更好,即使每天要通勤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去上班,她也不會感覺累。

「回想起來,我好像整個學生生涯除了學習以外,其實我不太知道為什麼我要學這些東西。」經歷大學4年的美術系學習生涯,芳如認為校方讓學生接觸職涯規劃的時間太晚,「職場跟學校落差非常大,學生屬於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狀態,就要立刻投入職場,這種狀態下很容易把自己想得很糟糕,會讓自己去做一些勞動條件很不好、或是不適合自己的工作,沒有辦法冷靜下來去好好規劃自己的職涯。」

現在她有更多的選擇,也看見台灣也有不少需要跨藝術與工程領域專業的工作,期望自己可以先把基礎打穩,熟練技能後,相信未來會再有機會發揮藝術所長,往自己理想的職涯更邁進一步。

資料來源

行政院主計總處勞動部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林奕甫



缺工時代:原因 X 解法 X 年輕人:

根據主計總處公布的資料,2021年是過去20年來最缺工的一年,高科技產業對職場新鮮人開出100萬至200萬的年薪,傳統產業與製造業則有近10萬的中階人才缺口。結合政府數據與人力銀行的資料,我們得以了解這場缺工的開端,以及多分佈在哪些行業。而當人們工作的選擇變多了,又會如何改變求職市場生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