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地方派系:內行看門道的台灣「山頭」故事

【地方派系雲林篇1】摘下國民黨權力緊箍咒,雲林張派和韓國瑜就是「黨中央」

2019/09/18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雲林張家在建立起在地的「帝國」之後,傳統上都還是得聽從黨中央的指令,來回得靠幕僚傳話,但隨著張麗善成為百里侯,加上引起了韓國瑜的風潮,有如從傳統國民黨的「控制」中越獄成功,轉化為黨中央屈從派系的奇特現象。

文:若蘭

在2020年總統大選的競逐中,地方派系已經不是昔日的吳下阿蒙。從九合一地方選舉中韓國瑜拿下高雄市長以及其帶來的外溢效應,再到國民黨總統初選,雲林張派、台中顏家、高雄白派、花蓮傅崑萁家族等地方派系,全面提前表態,大批串聯易幟。

從中,有兩個值得選民深思的問題:第一,主宰本土派系研究40餘年的「恩庇-侍從」主義,能否維持既往的解釋能力?第二,如何說明地方派系與黨中央的互動、地方派系內部演化和派系之間的連動關係?地方派系劍指中央,是草根民主的勝利,還是肉桶政治進入全國性「通路」?

恩庇-侍從理論(Patron-Client Theory)
在早期台灣一黨獨大的時候,執政黨可將國家資源灌注於企業、農會、工會、國營企業等各樁腳,形成「恩庇主」與「侍從者」的利益交換關係,而地方的樁腳再用同樣的結構釋放資源給基層的人民,這樣一來,上方的恩庇主可以藉由政策、特許行業到直接的補助款或活動贊助,換取侍從者的支持或選票,越能展現忠誠度的侍從者,就能得到恩庇主越多的照料
地方派系就是黨中央!黨中央不是黨中央

過往「恩庇-侍從」理論習慣將地方與中央割裂觀察,並將地方派系單純視為血緣、地緣、語緣、姻緣結合之下,地方鄉紳耆老的聚合,專注於地方政治職位和稅金的分配,在一黨專政威權時代,紓解政治參與的壓力,卻被禁止插手「國政」,民主化後基本依循過往歷史脈絡發展,成為國民黨組織動員的利器,不完全從屬於黨中央,也非平等的政治行為者(political actor)。

不過高雄市長選後,地方派系的自主性大幅提升,王金平嫡系白派及早先倒戈陳菊的泛國民黨派系,在韓國瑜聲勢上漲後,迅速化解內部分歧,重組聯盟轉而挺韓,在三山造勢後,先是穩住韓國瑜在高雄的選情,更進一步將韓國瑜的空軍聲量與陸軍票源化零為整,向外翻轉數個民進黨執政縣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血緣關係上與韓國瑜最為親近的雲林張派,也在九合一選戰後,「自主研發」了一套新的派系生存術,韓國瑜並非全然的派系的「產物」,老一輩的雲林人口中還停留在「青埔的小弟(編按:青埔為雲林張派根據地)」的記憶中,但在國民黨初選過程中,地方派系不再是過往媒體筆下選邊站的「西瓜派」,而是實質掌握規則制定權的「黨中央」。

韓國瑜:2020年願意承擔任何重要職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瑜右手邊者為雲林縣長張麗善

在一般外界的眼中,常說韓國瑜太太李佳芬,以及韓國瑜岳家與張派的關係,不過這樣的線性連結,不但無法說明如今韓國瑜如何在張派「連升三級」下,一躍成為中台灣、南台灣各派的最大公約數,也無力說明張派自身如何在敵對的民進黨執政下完成政治上的「軍備擴充」。

地方派系已從國民黨的附屬,變成能夠主導候選人的能量

民進黨政府在2017年號稱完成農田水利會法人化的改制,這對以農業為主要經濟活動的雲林張派來說,理應是一記重擊,不過民進黨政府在改制過程中,私下與全國水利會高層達成協議,說帖是不再辦理選舉,實則提出延任及現有權利不受影響等條件交換,使得農田水利為看似收歸國有,實質內部結構並未有太大改變,與其說民進黨政府要徹底改革地方政治,現實上是收編大於重整,拉攏多於民主治理。

此外,早先在2017年3月各地農會基層改選時,張派及泛張派聯盟也斬獲大部分理事長席次,換言之,張派在農漁水利會系統的支援、金援、後援基礎沒有在民進黨改革中受到削弱,加上張派原本就鑲嵌在地方產業之中,實質調控地方供需,派系掌門人甚至在民進黨推出前瞻基礎建後,依舊拿下台灣區綜合營造公會理事長職務,相對於國民黨中央黨產空虛、黨工、黨威積弱,九合一即使贏得15縣市,社會支持基礎薄弱,地方派系「越獄」成功,得以跳出國民黨主觀定位的的依附、從屬角色。

韓國瑜不只拿下高雄市長,輔選張麗善,也一舉在縣長選舉中擊敗李進勇,在派系資源到位、黨中央無力協調等外因,以及張派內部發展壓力之下,韓國瑜從「不選2020年」到「被動參與初選」是政治力學運作下的必然,而不是一人、一言、一個電視台的單一因素。

派系若能養出一個總統,以後喬事就不用聽「黨中央」了

張派靠著掌門人一代發跡,1990年代以議員起家,連任三屆議員後當選議長,1999年張榮味出面逐一談判,整合雲林各派系,成為共推的縣長人選,當選後也改掛國民黨籍,任內引積極招商引資,指標性建設即為完工台塑六輕,也靠著經營長才涉足農漁會及建築產業。由張派的發跡史來看,國民黨是由上而下的吸納、整合,並非國民黨有意扶持的地方政治領袖。

回顧張派的成長史,韓國瑜並非居於核心位置,在喪失立委連任資格後,勉強在張家的「庇蔭」下維持政治餘溫,以無黨籍起家的雲林張派,在掌門人首次拿下縣長職位後,有計畫的深入地方政經結構,例如與台塑六輕合作,瞄準地域性及全國性半公權力組織及商會,身兼利益的分配者和生產者,穩住派系發展所需的糧草。另一方面,對國民黨提供組織動員的服務,換取政治職位的保障。

簡言之,當兩者能互補時,形成合作;當家族利益的需求,大於政黨政治規律,張派會做出取捨,此觀張派曾支持民進黨籍的縣長候選人蘇治芬即可明白。

水利署長會勘雲林海線水利設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05年至2014年任雲林縣長的蘇治芬,是雲林首位民進黨籍的縣長

歷任國民黨主席連戰、馬英九、洪秀柱、朱立倫、吳敦義等人,大致都能與張派建立有條件的合作模式,縱有補選、提名等零星衝突,也屬「中央高、派系低」的互動態勢,不過在派系掌門人入獄、胞妹張麗善入主縣府,以及韓國瑜拿到初選門票後,雲林張派已下定決心要破除傳統上「誰叫你不是黨中央」的權力緊箍咒。

在過往,派系必須要透過幕僚作業,才能和黨中央傳遞訊息,以往談判處於下風時也無法握有終審權,慘痛教訓使得雲林張派決定全力支持韓國瑜,扭轉派系的從屬位置,從今以後,遇事找韓國瑜「直接喬」的動力,把韓國瑜推向派系中心,也養大張派問鼎國政的野心。

韓粉大還是張派大,想想今天誰叫得動韓國瑜?

張麗善在擔任雲林縣長之前,靠的是時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提名不分區立委,蓄積「政治組」轉進「百里侯」的黨政規劃;韓國瑜任職北農總經理,是在郝龍斌擔任台北市長時,禮讓張派而獲得晉用;就連張麗善親夫,全國農會總幹事張永成的任用資格,也是在馬英九總統任內,由農委會主委協助設法解套才上任,張麗善在2014年參選縣長時,甚至也罕見得到郭台銘親自南下助選。

然而,過往以政黨為中心建構的合作,在政黨政治的弱化之下,已經不足以應付家族發展所需,因此轉化為黨中央屈從派系的奇特現象,此觀2020年立委初選,雲林張派將山線海線提名人選一把抓,系出同門的海線林文瑞未獲提名,黨中央卻主動疏通至不分區,即可明白。

國民黨邀黨籍縣市長交流(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國民黨邀集15位黨籍縣市長,9日在中央黨部舉行兩岸城市交流閉門會議,高雄市長韓國瑜(後中)、雲林縣長張麗善(後右)、南投縣長林明溱(中坐者)、代表台中市長盧秀燕出席的台中市副市長楊瓊瓔(前左)等出席。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月9日

有一句流傳已久的話: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

民主政治中,地方政治的實然面是分析單位,制度常規(democratic norms)的應然面當然也是;「雲林的女婿、雲林的家人」強勢問鼎2020年,對於台灣這個民主法治國家的選民影響為何,其實要更勝挺韓或反韓的爭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地方派系台中篇2】市長姓盧還姓顏?——台中紅黑兩派的水有多深?

地方派系:內行看門道的台灣「山頭」故事:

我們常在新聞看到「地方派系」,卻少有人真正瞭解那是什麼——紅黑白派的顏色代表什麼意思?哪個政治人物是哪一派?為何他們能有那麼大的權力?關鍵評論網透過各界專家,從南到北為您揭露高雄、雲嘉、台中、苗栗、花蓮、宜蘭、新北、金門的地方派系故事,下次當你看見政治人物的造勢場合,或許就會發現候選人背後站的那些臉孔,其實正透露著「內行人」才看得懂的關鍵訊息。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