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地方派系:內行看門道的台灣「山頭」故事

【地方派系雲林篇2】在雲林張派的合縱連橫下,濁水溪以南沒有藍綠

2019/09/19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雲林張家成為了韓國瑜這個「King」的「Maker」,直接的反應就是雲林縣的立委提名幾乎是按照地方派系的關係名單鋪陳,假如韓國瑜最後入主總統府,未來國家的政策更可能要淪為派系間的角力。

文:若蘭

以地方派系組織動員為支持基礎的韓國瑜,在國民黨總統初選中,以懸殊差距擊敗所有黨內競爭對手,韓流的陸軍推手「雲林張派」,成為韓國瑜壯大的最重要資產,然而韓國瑜所仰仗的權力單位,能否共存於民主憲政及責任政治的制度之中,挺韓和反韓的民眾應該一起想想。

雲林的最大黨不是藍綠,而是張派

去年九合一選戰國民黨所推派的雲林縣長候選人張麗善奪下過半選票,距離前一次國民黨過半是17年前,張麗善不僅奪回雲林縣長,也從民進黨手中奪回縣議員和鄉鎮市長得票,兩者與2014地方大選相比皆出現大幅度上升,形同張派勢力真正深入基層,儘管在縣府小內閣人事中,仍看得見家族內部妥協的影子。

張麗善是否成為新一代「雲林王」不得而知,但在哥哥入獄期間及外界不看好的情況下,挾著韓流的效應在派系根據地成功延續政治香火,仍是不爭的事實。

總計43席的雲林縣議會只有七位議員掛上國民黨籍,以無黨籍議員及張榮味派的誠信聯盟佔多數,就連治理幅度最小的鄉鎮市長及鄉鎮市民代表層級,都以無黨籍為多數,張派能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中在雲林完成縣長、議員、鄉鎮市長及代表的「政黨輪替」,也可以說雲林張派得到選民的充分認同,相對地,也可以解釋成政黨政治在雲林張派的合縱連橫下,徹底被架空,最終喪失功能,被丟到垃圾掩埋場(順帶一提,雲林縣境內只有掩埋場沒有垃圾焚化爐)。

「濁水溪以南、不分藍綠」這句話在中南部地方政治是common sense,要問政治人物掛哪一個黨,比不上人親土親,「沒有人不能被歸類」的台北中心藍綠觀點,並無法撼動雲林的基層政治,藍營在雲林縣的組織功能,從縣黨部到鄉鎮市黨部,也早已由張派所吸收。

事實上,政黨政治在雲林縣與其說是被取代,在九合一地方大選後不如說是完全「無必要」,因為政黨的選舉機器角色、提名策略、黨紀約束能力,幾乎都在雲林的地方政壇消失了。

吳敦義南下雲林出席感恩茶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地方包圍中央地方包圍總統府,有什麼不同?

不過,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雲林張派有意複製相同的政治結構,繼續競逐國家領導人之位,初選規則完全是有利於組織動員的顧電話模式,在第一天就能預知輸贏,初選一起跑,派系串聯、動員、埋單的情況下韓國瑜可以周周造勢,動輒動員十萬人,跨派系大會浮上檯面,已無是否選邊站的疑慮,國民黨還剩下多少時日,等著被國瑜黨取代,也開始令支持者憂心。

站在國政的觀點看韓國瑜現象,派系力量壓過的經濟藍、知識藍和中間選民,不是最該擔心的,即便派系強力動員下韓國瑜進了總統府,也不會是兩千五百多年前庶民所代表的「雅典城邦民」在台灣實踐,先要遭殃的,恐怕是政策、政治責任、政黨的真空化,接下來,台灣還要面臨新一波派系之間的戰爭。

九合一的勝選,無助於提升國民黨的好感度,反倒助長韓獨攬勝選功勞,總統初選前中後,看得到韓國瑜不談政策,只談韓粉,甚至說國政問題用書面回答。國民黨在韓國瑜的總統之路上,無法期盼任何以黨領政或以黨輔政的地位。

韓國瑜第一波人事採取重南輕北的守勢,避免高雄基層鬆動進而崩盤,北部任用中部立委為發言人,也是換取其蓄積參選南投縣長的聲勢,韓國瑜競選團隊中,國民黨剩下租借辦公室的房東角色,扣除派系分配、引介的位置,其餘親韓近韓人士只能以前朝政務官或「智囊」自居,想方設法發揮文書處理功能或妝點門面,勉強和韓核心沾上邊。

正因為「韓流」或「韓國」的運作基礎,完全和學者派、建制派不相容,就算提供再多的政見及政策,也會被迫繞回派系角力的傾軋。

派系可以補足政府、政黨、政策功能?你可能太天真了

政黨基層組織的弱化只是開端,地方派系是以提供選民個人服務、為地盤引導特殊利益,並以「人情義理」為話術包裝而成,而派系首領需面對底下派系成員彼此「服務競爭」的調和及裁判,既沒時間,也對國家利益不感興趣,地方派系依賴金權體質維持發展,將國家治理的工作全部交給下層文官,以此為地方治理的傳統模式。

選民服務、地方利益、入門先後等地方派系基本邏輯,形成無目的性的權力關係,擠壓國政形成的空間,只會有斷裂性、地域分割性的政策規劃,不會有整體性、宏觀性政策產出;此外,政策前提必然是鞏固地方領袖,加強地方控制作為條件。問題是在國際政經秩序重組和兩岸關係發生危機之時,國家發展早就不是「地方好、國家自然好」的簡單命題。

韓國瑜吳敦義同台為總統大選造勢(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可怕的是,以往的派系分配邏輯,只有在動輒兩位數的經濟成長率之下,才需要地方派系充當地方發展的政治掮客,疏導經濟成長紅利至特定區域,當總體經濟面對的是國際經爭壓力,完全不是溫情主義、家族政治、地方資源交換所能參透的治理邏輯,低度經濟成長不可避免,偏重分配行為的地方派系終究會「紙包不住火」,無法滿足全球化和區域競爭的衝擊。

最終,如果韓國瑜從競選到當選一路走完,可能就只會引發新民粹主義的抬頭,成為新一波民怨的開端。

當派系強到一個程度,黨中央連提候選人的說話餘地都沒有

地方派系全面擁立韓國瑜,包括雲林張家、花蓮傅崐萁家族、台中黑派紅派,在總統大選提前倒戈的影響,已經迫使國民黨中央提前談判,與2020大選總統密切連動的便是立委選舉,設法拿下行政權及立院過半,是國民黨執政的「最高」目標。

政黨執政時以黨輔政,在野時轉型選舉機器,是各民主國家政黨之常態,不過國民黨在「提名權」這項政黨最主要的權威來源,幾經不如去年九合一靈光,以雲林立委提名為例,張麗善第九屆立委任內,不但是雲嘉南唯一一席黨籍立委,要協助處理橫跨三縣的選民服務,還需分身兼顧政黨對決時的攻防,成功轉任縣長之後,作為「韓流」最主要的支持基礎,黨中央面對張派,已無指揮號令之力。

其中的一個例子,就是張麗善去年爭取縣長時,即面對身兼全國農田水利會會長及雲林縣黨部主委林文瑞的挑戰。

張善政訪雲林關心農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與雲林農田水利會長林文瑞

兩人即便系出同門,在提名過程中也擺足「互不相讓」的態勢,林文瑞靠黨主席吳敦義力挺,張麗善不分區屬「政治組」,原本即是縣長預備候選人,然而,因為張在主席選舉中並未支持郝龍斌,使得吳敦義在初選的態度模稜兩可,不願買單朱立倫端出的縣長候選人名單。

在這場對決中,黨中央壓制地方派系的態勢相當明顯,張家幾經角力,甚至引發派系掌門人「乾脆不要選」的疑慮,最後才搭上第二梯次提名名單,張麗善更因此率先辭去立委一職,宣示「戰到底」的決心。

最終,張家挾韓流奪下縣長之位後,本屆在山線立委迅速推派現任副縣長謝淑亞參選,海線則為張榮味女兒張嘉郡代表角逐,而去年即積極爭取縣長的林文瑞,更早早被疏通至不分區安全名單,國民黨中央「轉變」之神速,給予張家人選100%的同意權,顯示雲林縣的立委提名表面由黨中央協調,實際上並無主導性。

最明顯的指標,應該就是嘉義市採取民調,嘉義縣山縣海線分採徵召及民調二軌,結果也因為國民黨中央在雲林縣幾無施力點,傳統上屬於王金平人馬的許舒博系統不分區、區域雙輸,張派一統雲林天下,號令吳敦義的基調清楚。

今後,「派高黨低」在全國大選中,是地方性利益的獨霸,還是看得到政黨在調和全國性利益上的角色,選民或許很快就有答案。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地方派系雲林篇1】摘下國民黨權力緊箍咒,雲林張派和韓國瑜就是「黨中央」


地方派系:內行看門道的台灣「山頭」故事:

我們常在新聞看到「地方派系」,卻少有人真正瞭解那是什麼——紅黑白派的顏色代表什麼意思?哪個政治人物是哪一派?為何他們能有那麼大的權力?關鍵評論網透過各界專家,從南到北為您揭露高雄、雲嘉、台中、苗栗、花蓮、宜蘭、新北、金門的地方派系故事,下次當你看見政治人物的造勢場合,或許就會發現候選人背後站的那些臉孔,其實正透露著「內行人」才看得懂的關鍵訊息。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