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地方派系:內行看門道的台灣「山頭」故事

【地方派系宜蘭篇】選立委等同於選縣長,你有政治籌碼跟地方山頭叫價嗎?

2019/09/21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游錫堃 臉書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陳偉佳

去年九合一縣市首長選舉,在2014年取得地方執政優勢的民進黨遭逢大敗,大片綠地變成藍天,連原被認為是民進黨鐵票區的縣市也不例外,宜蘭縣也是其中之一。民進黨長期擁有宜蘭縣的地方優勢,在2018年的韓流帶動全台藍營大反撲的氛圍下,迎來了執政的更迭,更迎來了第一位女性縣長。

不過民進黨究竟倚靠甚麼來掌握宜蘭縣的長期執政,這部分就要談到各種複雜的歷史因素跟脈絡了。

地方派系,為什麼能「有力」?

地方派系被視為一種恩庇侍從制的代表,也就是依照關係的親疏遠近,例如血緣、社會關係等等,來決定誰會是派系中的頭兒,或是決定取得地方執政權之後可以獲得甚麼政治任命的位子。派系的架構根據不同的學者研究,大致上可以區分成「金字塔型」或「同心圓型」。

金字塔型即分層結構,從領導、副領導、樁腳頭到基層「條仔咖」,垂直領導,高階幹部所擁有的資源、情報等等最多,視情況將資源分配給底下的人,增強彼此間的關係連帶。

同心圓型則類似所謂的「差序格局」,由內而外的一圈一圈往外擴散,親疏遠近也是由內而外,越是向內者,其關係越是緊密,反之則否。而關係網絡的區分,也大致上可以分成血緣的遠近、往來的頻率和情感緊密程度。

同心圓型的結構角色,至少可以包括:核心、半核心、基層樁腳,同心圓型也可再細分出數種不同的類型,例如複數同心圓型權力結構,也就是不同派系之間的權力互動,亦或是同心圓塔型的權力結構等等諸多不同的類型。

然而,地方派系的互動,絕對不是任何單一權力或組織結構可以完整解釋的。

綠營的派系基礎:從黃煌雄到陳定南的政治庇蔭還有效嗎?

根據台灣地方政治的研究指出,民進黨的宜蘭地方力量相當複雜,有其形成的歷史因素,而當代民進黨的宜蘭執政優勢,基本上是這些早期地方力量的延續。

有研究者認為,宜蘭縣的民進黨內有人頭黨員的問題,人頭黨員往往是依照「地方山頭」的指示去左右黨內初選的結果,所以使得有意在宜蘭縣角逐民意代表或地方首長的民進黨參選人,為了可以被順利提名,必須爭取地方山頭的支持。

此外,在民進黨的黨員結構跟初選制度催化下,地方山頭也得以聯合起來,影響初選結果,更使得參選人必須謹慎注意自身的人際關係網絡跟地方山頭的互動關係。

一般來說,研究者會將民進黨的宜蘭地方派系分成幾個:新潮流、郭派(郭雨新)、林系(林義雄)、黃派(黃煌雄)、游系(游錫堃)、陳系(陳定南)、張派(張川田)等。

  • 新潮流

前身是「黨外作家編聯會」,現在著名的民進黨籍政治人物如劉守成、田秋堇等皆為新潮流在宜蘭的代表人物。新潮流或許是承襲過去的傳統,向以培養青年世代為主,被視為民進黨中戰力極強的派系,人才培養從不間斷。

監察院糾正衛福部未確實掌握境外器捐(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右為監察委員田秋堇
  • 郭派

郭雨新,宜蘭市人,以批判國民黨的統治著稱。1975年參選臺灣省第一選區的增額立法委員選舉,高票落敗。

由於當時的賄選傳聞甚囂塵上,委託林義雄等律師出面,控告國民黨籍的候選人賄選,但遭法院駁回,後來出國組織民主運動團體繼續從事民主運動,1984年病逝美國。後來的林義雄、游錫堃等人,都可算是接收了原郭雨新的支持基礎,而能有後續的政治發展。

  • 林系

林義雄。一般認為林義雄擔任郭雨新的律師以及郭雨新離台前的推薦,這兩件事情讓林義雄得以承襲郭雨新原來的支持基礎,為後來的發展奠基。

林義雄的問政方式及積極參與當時的黨外運動期間所打下的基礎,至今仍對台灣的政局發展有其影響。

  • 黃派

黃煌雄,宜蘭冬山人,貧苦農家出身。

黃的政治生涯始自1970年代,其適逢1979年美麗島事件、郭雨新離台、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入獄,黨外勢力大受打擊。黃煌雄臨危受命,承擔帶領宜蘭縣黨外勢力的任務,成為宜蘭縣第一位的黨外立法委員,不過其一向被視為民進黨內不結盟的「孤鳥」。

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請辭 盼解開朝野政治僵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擔任我國首位促轉會主委的黃煌雄
  • 游系

游錫堃,擔任過郭雨新的助選幕僚,郭雨新離台後,遂從幕後走向幕前,當選1981年底的第七屆臺灣省議會議員,接在陳定南之後當選宜蘭縣長。游錫堃瑜擔任省議員跟縣長期間,打下豐厚的群眾基礎,於2009年輔選前羅東鎮長林聰賢當選宜蘭縣長,遂成為民進黨在宜蘭縣的指標性人物。

  • 陳系

陳定南,台大法律系畢業後,原在企業界服務,後受美麗島事件跟林家血案的影響,開始投入黨外運動。

陳定南原欲參加1981年的省議員選舉,但黨外的競爭激烈,在戰略考量下,黃煌雄力勸陳定南改參選縣長,結果陳定南屢出文宣奇招,打破國民黨的長期執政,並又於1985年連任,由此開啟了民進黨長達20年以上的執政,奠定宜蘭被稱為「民主聖地」的基礎。

事實上,陳定南被認為沒有形成固定的個人班底,但他的個人魅力(宜蘭當地人至今依舊懷念他)跟用心執政,可以說庇蔭了民進黨。

  • 張派

張川田,宜蘭礁溪人,農家出身,大學就學期間曾投入黨外運動,畢業後先入企業界服務。

張川田1981年返回宜蘭縣爭取黨外人士的支持,欲參選省議員,先後爭取到礁溪派系部分成員的支持,同時跟隨農會系統出身的親戚腳步,爭取到農會系統的部分支持,但受到謠言影響而落選。爾後當選國大代表、參選2002年及2005年的立委選舉而當選,自稱是「台灣水牛」,宜蘭縣支持張川田的民進黨員成立「水牛會」,張派形成。惋惜的是,張川田2006年因病過世。

賴清德赴宜蘭蘇澳參拜 為陳歐珀助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中左二為陳歐珀

民進黨的地方派系形成不像國民黨是與地方菁英合作,綠營大部分是從黨外運動起家,順應社會要求民主化、國民黨長期執政的地方貪腐的時代氛圍,逐步登上政治舞台,扎穩馬步,深化地方的耕耘。在這樣的前提上,民進黨在地方的經營會比國民黨的經營更加穩固,他們的地方經營輔以人才遞補,那就是活水的循環。

惟須注意的是,民進黨籍的宜蘭縣縣長候選人陳歐珀在去年的九合一選舉中,以近三萬票之差敗給時任羅東鎮長的林姿妙,且僅在家鄉員山鄉得到些微領先,包括曾任代理鄉長的三星鄉、傳統綠營票倉的五結鄉、冬山鄉及壯圍鄉等其餘鄉鎮全數落後。

這個現象,是否為民進黨在宜蘭的警訊?陳定南等黨外先進的在宜蘭的庇蔭已經不再?這將會是一個後續宜蘭政局的觀察點。

藍營在宜蘭:從分配職位到權力裂解

比起民進黨在宜蘭的長久經營,國民黨在宜蘭的派系大多消退或瓦解。過去國民黨有所謂的蔣系(蔣渭川)、盧派(盧纘祥,新盧派在2000年左右隨著盧逸峰離台而消失)、甘系(甘阿炎)、陳系(陳火土)、蘇系(蘇東芳)、林派(林才添)、陳派(陳進東、陳進富)等。

然而,前述的地方派系都隨著第二代無心從政或者是某些原因而消失,也有論者指出,傳統上的派系大概僅羅許派(許文政、羅文堂)、張派(張建榮)較為活躍。

國民黨過去為了掌握地方,傾向與當地的仕紳合作,經由政治性職位的分配,或者是推舉參加地方性選舉,以拉攏本土地方菁英,形成裙帶關係,此舉固然優點是掌握地方的話語權,但當國民黨的影響力不再、地方的菁英第二代無心從政,又或是藉由長期的裙帶關係於地方獲利所致的貪腐,遭當地人民唾棄時,國民黨的結合本土菁英來掌握地方的模式便會回過頭來反噬國民黨在地的掌握程度。

誠如已故的陳定南縣長說的:「如果不是國民黨自己做得差,我們哪有機會?」

賴清德訪宜蘭陳定南園區 張昭義陪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中央者為陳定南遺孀張昭義

現在的國民黨影響力,或說掌握程度,比起以前跟傳統的地方仕紳合作,整合起來統一號令、「得黨提名就得江山」的過往,話語權是回歸到各鄉鎮的仕紳本身,以及掌握農會、漁會、農田水利會的山頭手上。

國民黨地方黨部雖有大小民代、鄉鎮市長等等的提名權,但某種程度而言必須要是喬攏各山頭或各山頭點頭答應的人選,才有可能以國民黨籍的候選人身分提名,否則便是要繞過地方黨部,用無黨籍參選。所以,如果想用傳統的藍綠二元對立看宜蘭縣的政治局勢絕對會失準,因為傳統的政黨對決並無法解釋,為什麼有些鄉鎮市明明議員、民代的比例是藍大綠小卻是由綠拿下鄉鎮市長,反之亦然,箇中原因就在這裡。

國民黨的影響力逐漸消退的現在,個人的整合能力、地方聲望、政治協作的能力以及選舉當下大環境的氛圍潮流,會是決定國民黨籍的候選人能不能勝選的關鍵。回顧過往,能勝選的國民黨籍候選人都至少有做到前述幾點。

地方團體的重要性:有人、有錢,有「幹部」

地方團體在地方選舉扮演重要的角色,尤以農會、漁會、農田水利會最為重要。

主要的原因,就是不論農會、漁會、農田水利會,它們的成員眾多,握有主導權就等於握有票源,再加上地方團體本身即為政治獻金的重要來源之一,地方選舉的花費會是可觀的開銷,越是傳統的縣市越是如此。

除此之外,是地方團體的重要幹部選舉,如總幹事、理事長選舉等,是由地方山頭各憑本事競爭,而出來搶的人也往往是預計參選民代的未來參選人,地方團體的重要幹部的號召力不容小覷。選舉過程也時有黑幕的傳聞流出,被批評不夠公開透明。

還記得去年年初農田水利會要被改為官派的消息嗎?可以合理推測,民進黨政府的此一舉措是為了從制度上,徹底瓦解地方山頭掌握地方團體的權力手腕,如果改為官派,地方團體的功能「或可保留」,而它們的人事決定權將轉到中央手中——誰是中央政府誰就握有地方團體。

以農田水利會作為試金石試行「收地方團體為國有」的做法,能否從根本削弱地方山頭的影響力還待觀察,不論好壞優劣,民進黨政府的此舉自然可受公評,各人各有各的評斷。

農田水利會
Photo Credit: 蔡英文臉書
為什麼宜蘭的選情刺激?因為全縣只有一席立委

宜蘭縣的立委參選人目前看來有現任者陳歐珀(民進黨)、呂國華(國民黨,前宜蘭縣長)、黃定和(前宜蘭市長,脫離國民黨參選,之後有可能跟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合流)等人投入。

要透析這場選戰,2018年的縣市首長大選或可作為參考,地方派系的影響力或者是政黨認同等一向被認為擁有長期效果。畢竟時事的發生則是短期效果,2018年的選舉結果是否會延續到2020年,須知宜蘭縣本身即為一個大選區,整個宜蘭縣只選一名立委,選立委基本上等同於選縣長,現任者陳歐珀在去年的兩強對決中占不到上風,在這次三強鼎立的情況下,情勢又更詭譎多變。

在宜蘭縣大選區,想當立委得端看是否有本事整合地方勢力,並且手上有足夠的政治籌碼跟大小地方山頭做政治叫價,檯面上的造勢宣傳之餘,檯下更充滿了精采的政治競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地方派系苗栗篇】被山大王、聖誕老人輪流掌控,為何苗栗成為國民黨的禁臠?

地方派系:內行看門道的台灣「山頭」故事:

我們常在新聞看到「地方派系」,卻少有人真正瞭解那是什麼——紅黑白派的顏色代表什麼意思?哪個政治人物是哪一派?為何他們能有那麼大的權力?關鍵評論網透過各界專家,從南到北為您揭露高雄、雲嘉、台中、苗栗、花蓮、宜蘭、新北、金門的地方派系故事,下次當你看見政治人物的造勢場合,或許就會發現候選人背後站的那些臉孔,其實正透露著「內行人」才看得懂的關鍵訊息。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