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是怎樣的存在?

大馬的華人網紅:惡搞型內容是創作主流,不及格的社會責任屢掀爭議

2021/03/04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大馬發生許多由網紅引起的爭議事件,他們在製作內容上欠缺敏感度,不僅在華人網路社群上熱議,還成了各大語言報章的重要新聞報導。歸根結底,是善於譁眾取寵的網紅們,欠缺社會責任的思維。

文:葉添鴻(傳播及媒體系講師)

在中文網路世界裡,除了台灣、香港、中國外,最為活躍的,大概就屬馬來西亞的華人社群了。由於中國有網路防火牆的限制,因此對台灣網民而言,或許比較容易接觸的中文使用者網民,若不是香港人,就是馬來西亞華人了。

馬來西亞華人網民也和台灣網民一樣,也愛用臉書、YouTube、Instagram等社群媒體平台,跨國界無邊疆的網路世界,更對一些台灣網民而言,馬來西亞華人網民早已是難以忽略的群體。那麼,馬來西亞華人網紅的生態,又是怎樣的存在呢?

為使主題更聚焦,本文著重在以使用華語(即台灣所稱的國語)為主的華人網紅們,對馬來西亞社會的影響進行探討。

為什麼大馬網民喜歡看prank?

以經營YouTube頻道的網紅為例,儘管未有統計數字支撐,但根據筆者與許多關心時事、大馬網路生態的朋友的觀察,Prank(惡搞)型內容是大馬華人Youtuber的主流創作類型。

Prank可以說是「最容易吸引大馬人眼球」的內容類型,因此許多欲投入網紅界的人,為了快速累積流量,也會效仿這類型的影片,而許多大馬知名的youtuber,不少是從Prank影片起家的。

那為何Prank類型的內容創作會如此受歡迎呢?大馬的填鴨式教育是重要原因之一。

無論是大馬的華文獨立中學,或是公立的教育體系都是如此。因此近年來有個現象,越來越多大馬家長,為讓孩子擺脫填鴨式的應試教育,而把孩子送入能鼓勵自由思考、快樂學習的國際學校就讀,而這又是另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課題了。

要鼓勵自由思考,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多閱讀,以及推廣媒體識讀。雖然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2019年研究報告整合大馬人的識字率高達93.12%,但是仔細蒐集到的資料說明大馬人平均每個人一年裡,只是閱讀兩本書,這和研究報告不符,後來國會議員黃書琪在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表示,「馬來西亞人購買的書籍是為了讓家裡多一個擺設品,或是成為一項送禮物的選擇。」

多讀是讓自己的媒體識讀能力提高的其中一個好辦法,在不多閱讀的情況之下,看到自己認為是對的內容,隨即就轉發,也是造就大馬網路內容消費群心態的其中一個原因之一。

除了教育上受填鴨式教育的影響,追求消費主義的大馬,整體環境也不鼓勵獨立思考,故人文主義匱乏下,網民多追求速食式、娛樂性的內容,只希望看一些「不用腦想」的內容,進而塑造了如今的網紅生態。

不過在大馬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網紅生態開始有了變化。受到全國行動管制令(MCO,Movement Control Order)影響,許多大馬人無法出門,無形間鼓勵了更多人在家拍攝影片,分享自己的生活與觀點。有別於之前所提到的Prank類型的影片,許多知識型的影片開始出現,其中包括前電台主持人DJ 盈盈

筆者和DJ 盈盈聊過,彼此的共通想法是,想要借自己微薄的影響力貢獻給社會,推廣媒體識讀,藉以改變大馬的網路文化,可能我們的流量不比做梗圖的臉書專頁來得多,但至少可以凝聚善於批判、理性討論的網民 —— 比起流量,更希望可以凝聚更多願意一起改變網路文化的人。

網紅不及格的社會責任

最近大馬發生許多由網紅引起的爭議事件,他們在製作內容上欠缺敏感度,不僅在華人網路社群上熱議,還成了各大語言報章的重要新聞報導。歸根結底,是善於譁眾取寵的網紅們,欠缺社會責任的思維。

根據一位在台灣的大馬YouTuber李建鴻的文章觀點,大馬YouTuber年齡層分佈介於21至30歲之間,其中多數人是在17至18歲之間開始創作影片,而當時正是數位拍攝技術開始普及化的2012年,因此這批站在風口上的年輕人,比較容易一夕之間紅了起來,初嚐甜頭的就一腳踏入YouTuber這條路了。

早期的YouTuber了解到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因此很努力的經營著自己的品牌,但網民往往看到的就只是他們輝煌的一面,並不知道背後的辛酸苦辣。這些YouTuber最終成了晚輩們的偶像模範,也覺得自己一樣可以成為知名網紅。就和許多台灣的年輕人一樣,許多大馬華人年輕人的夢想也是成為網紅。

網紅的崛起帶著一定的影響力,但問題出現在這些後起之秀並不知道「紅的定義」、「紅的排位」,有些只有千人追蹤的Instagram頁面,或是只有千人訂閱的YouTube頻道,卻擺出我擁有百萬追蹤者的姿態。部分馬來西亞的網紅對自己的「影響力」過於自信,總覺得自己的頁面有千人追蹤,就足以讓自己到外頭和商家談生意。

個人在經營著公關事務所,曾有好幾個客人批評些所謂的網紅,開口要求高價,但影響力卻不成正比。儘管也有可能是商家的行銷、產品定位問題,但上述情況也值得令人思考,為何會有不少網紅自認為有足夠的影響力?

而大馬在去年爆發疫情後,國民們理應該共同攜手度過難關的時期,對網紅們社會責任檢視,更是見真章的時候。

去年2月爆發疫情後,官方頒布了全國行動管制令,儘管不同時期、地區實行的程度不一,但多人聚會還是嚴格禁止的。然而,理應對社會有影響力的網紅應以身做則,但卻有一位知名女網紅秋雯卻在不對的時間舉辦生日派對。大馬雪蘭莪州在去年10月14日開始實行CMCO(有條件行動管制令,Conditional Movement Control Order),但秋雯卻在14日在社群網站上傳了其生日派對的照片,包括眾多網紅朋友們出席,此事件即刻被眾多網民、媒體、各界人士撻伐為錯誤示範,至今未道歉,而其粉絲辯護的說法是,生日派對是在13日晚上舉行的,在14日零時前已結束派對了。

還有一個案例是,同樣是發生在疫情期間,有一對情侶檔YouTuber,推出了Prank影片,致電給友人謊稱「自己染上了新冠病毒」,同時間另一鏡頭在偷錄受騙的友人反應,由於這影片引起爭議,最終這對情侶檔YouTuber只好公開道歉

以上的例子都是發生在2020年,儘管大馬紅們經歷了各界的批判,但不代表進步總在一瞬間,如2021年第一起重大爭議事件,就是由一位網紅製作的涉及種族歧視、粗口的廣告歌曲事件。

朱浩仁原是從歌唱比賽出道的歌手,但後來轉型身兼Youtuber,這也是近年來馬國娛樂界的趨勢,從前許多年輕華人想以歌手身份出道,但如今當網紅的影響力、變現能力更容易了,但輕而易舉的成名卻往往讓人忘了自身該負上對粉絲,乃至社會的責任。

這事件在今年1月24日爆發,朱浩仁為一家美容產品廠商所創作的廣告歌曲引發了種族歧視、粗口爭的議,歌詞中出現了較為粗俗的歌詞 —— 極白、幾白(取粗口「雞掰」的諧音)。同時這部廣告MV找來了前文提到網紅秋雯擔綱女主角,MV講述女主角因皮膚黝黑而在校園遭霸凌,但喝了男主角送的美容產品後皮膚變白,而且獲得同學歡迎,也獲得了愛情——因此這部MV涉及到不僅是粗口、種族歧視,也包括對外貌、愛情的價值觀問題。由於朱浩仁出道以來形象佳,而且在18歲以下的青少年有高人氣,因此這首新歌惹來了家長們的指責做了壞榜樣,而社會各界也批評朱浩仁缺乏種族敏感度、灌輸錯誤價值觀等。加上歌詞歧視皮膚較黑的人,因此這原屬華人族群中的「茶壺裡的風暴」,罕見地受到馬來社群、英文社群關注,進而出現了華人在種族歧視的批評。

其實,早在2017年,大馬屈臣氏的廣告就是犯下類似的種族歧視錯誤,最終也將廣告影片下架,並公開道歉。如果朱浩仁的團隊事前有做好功課的話,就不會出現這爭議。爭議發酵兩天後,朱浩仁很快發表道歉聲明,重申反對種族主義與膚色主義,接著2月6日發布重製版的MV,並在片中與秋雯澄清了自己的過失及道歉。

最後,再舉一個緊接著朱浩仁白娃娃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時發生的案例,在去年金馬獎榮獲最佳新導演的大馬導演張吉安,1月26日在臉書發佈了一個聊天室截圖,他不滿一名自稱是「著名網紅」的陌生網民私訊尋求合作,要求張導演提供《南巫》片段,自稱有影響力帶來更多流量,可幫助電影增加曝光率。張吉安之所以揭露此事,是因為開始有網紅冒用其名義,到其家鄉吉打,要求當地居民受訪,張吉安稱至少已經有11名網紅向他提出了千奇百怪的要求。

由此可見,部分大馬網紅「自嗨」的情況已讓各界感到相當感冒。而這些被認為「可以為了流量不惜任何代價」的網紅,在屢屢踩敏感線後,通常絕口不認錯,或是以「這是我的言論自由」來為自身辯護,而這些網紅的粉絲也會附和辯護,使得同溫層更難以被突破。

截稿之際,本以為網紅們有失社會責任的舉動或許會改善,殊不知另一群網美再度的挑起了社會神經,引起了大眾的不滿。今年2月25日,疫情嚴重的大馬雪隆區還在實施行動MCO(行動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Order),卻有12名女網紅無視MCO時期不能舉辦生日派對的規定,其中一名還是秋雯,而且還有一名網紅曾樂晴是前新冠肺炎感染者,她康復後還拍影片呼籲粉絲應遵守防疫規定,因此她這舉動被網民打臉。

綜上所述,網紅們或許沒意識到,也是年輕人的他們,在年輕人之中是有很大影響力的,內容創作、舉止應注意社會責任,否則可能會給他們的年輕閱聽眾、粉絲帶來錯誤示範,給社會帶來負面影響。

最後,筆者當然清楚在這網紅時代,網紅帶來的社會問題並不只存在於大馬,包括台灣與許多國家都面對了網紅世代所帶來的難題。因此本文只希望網路內容創作者們,在策劃內容的時候能更成熟,記得自己不只是網路創作者,而是可能在一夕間產生廣泛影響力的KOL。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馬來西亞網紅世代的崛起,讓傳統藝人也不得不「網紅化」



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是怎樣的存在?:

在這社群媒體興起的年代,網紅經濟已成為不可忽視的存在,而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也在蓬勃發展著,而且有的網紅也紅到台灣來,如較台灣人所熟悉的黃明志,由於馬來西亞擁有眾多華裔人口, 因此兩地社會在網路上交流亦相當頻繁。另一方面,本專題也介紹馬來西亞的馬來人網紅生態,畢竟馬來人是當地的主流族群,而且馬來人的網紅經濟近年所融合的宗教元素,也是值得關注的趨勢。 透過這專題,可讓大家了解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是怎麼一回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