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是怎樣的存在?

從傳教士網紅化、網紅明星宗教化,初探馬來西亞穆斯林的網紅生態

2021/03/05 ,

評論

丘偉榮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丘偉榮

馬來西亞國民大學馬來西亞與國際研究所研究員,研究項目包括馬來西亞和印尼的華人穆斯林、中國回族、伊斯蘭政治和穆斯林中產階級的都市文化與社交媒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穆斯林人口占多數的馬來西亞近年來發展了獨特的網紅宗教化的現象,傳教士明星化和藝人宗教化,兩個現象的交集讓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化進程變得更普及化,也更複雜化。

蕭正國(Felix Siauw)是印尼最受歡迎和最具爭議性的網紅穆斯林傳教士之一。他的附屬組織伊斯蘭解放黨(Hizbut Tahrir Indonesia) 反民主制度,也反民族國家和主張成立跨國家伊斯蘭政體,三年前已經被印尼政府查禁,他原本擁有超過400萬追隨者的臉書帳戶在前年底被封鎖,被相對溫和的印尼穆斯林視為印尼最激進和極端的傳教士之一。然而,他的追隨者大多是年輕人、大學生和新興中產階級,他們都不認為他是「極端」的,反而認為他是一位「隨和」和「很酷」的傳教士。

蕭正國和其團隊的成功關鍵因素是善於網路經營和市場行銷,懂得如何吸引年輕穆斯林的關注,懂得如何巧妙地包裝保守思想。他們可以一邊大談寬容但卻在另一邊散播排他訊息、利用民主空間來反民主精神,此外,還會借用爪哇傳統文化元素抨擊他認為不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印尼傳統文化,或借用韓國流行文化元素來規勸穆斯林不要觀看韓劇等等。他和妻子也在網上經營穆斯林女性服飾的生意;一邊宣教、一邊經商;宗教方面的日益虔誠和社會經濟地位的日益提升可以並行,成為了一些年輕穆斯林追求的成功模式。

社交媒體的普及化、社會各領域的伊斯蘭化,再加上都市新興穆斯林中產階級的崛起,促成了印尼宗教網紅化和網紅宗教化,宗教商品化和商品宗教化相互交織的趨勢。人氣高和成功的穆斯林網紅往往能夠把宗教宣傳、網路經營和市場行銷的三大元素結合;也能夠連接線上和線外活動,以感染追隨者和引起他們的共鳴。社交媒體也讓一些網紅傳教士可以更輕易地跨越國界,例如印尼最受歡迎傳教士阿都索末(Ustaz Abdul Somad)就深受不少馬來西亞穆斯林的喜愛,在社交媒體上的追隨者有很多馬來西亞人;他也差不多每年都來馬巡迴演講,幾乎場場爆滿。

同樣是穆斯林人口占多數的馬來西亞也有類似的網紅穆斯林現象。一方面,馬來西亞有越來越多的傳教士善用社交媒體來擴張他們的影響力,有些也在經營生意,一些亦評論政治議題。另一方面,馬來西亞也有一些藝人、歌手和商人變得越來越虔誠,並在社交媒體上展現他們對伊斯蘭信仰的堅守,還代言或經營他們本身的伊斯蘭時尚品牌。傳教士明星化和藝人宗教化,兩個現象的交集讓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化進程變得更普及化,也更複雜化。

當然,馬來西亞穆斯林網紅不是鐵板一塊,而是相當多面向。這些網紅的背景很多元,從政治人物如前任首相納吉到時尚商人如Neelofa、從傳教士如Ebit Lew到網路歌手如菲道爾(Firdhaus),他們使用的平台包括IG、YouTube、臉書和推特等。雖然馬來人網紅、馬來語網紅和穆斯林網紅很多時候重疊,但他們的關係其實更為複雜。舉例來說,菲道爾是馬來人,但主要是以唱中文歌為主,IG上的追蹤者有不少是華人;Sugu Pavithra是印度人,但她是以馬來語主持烹飪節目,YouTube不乏馬來人粉絲;Ebit Lew是華裔穆斯林,他的支持者有很多是馬來穆斯林。

本文將著重於從社交媒體普及化、伊斯蘭化和商品化的交集,來探討馬來西亞穆斯林網紅現象,以及他們對社會各個層面的影響。通過幾個個案,也就是Ebit Lew、阿斯里(Mohd Asri)和阿末杜蘇奇(Ustaz Ahmad Dusuki)三位男性網紅傳教士,以及Neelofa、Mizz Nina和 Nur Sajat三位女性網紅藝人兼商人,本文探討穆斯林網紅如何帶動社會潮流、商業模式、宗教輿論和政治風向。

網紅穆斯林傳教士

2019年馬來西亞希盟政府執政時期,由於不滿希盟政府處理爭議性印度籍傳教士札基耐克(Zakir Naik)等等議題,以阿斯里(Mohd Asri)為首的幾位傳教士在社交媒體上製造「伊斯蘭危機感」,指控伊斯蘭的地位在希盟執政下受到威脅,進而合理化在野的國盟以「維護馬來穆斯林權益」之名奪取政權。2020年新冠肺炎行動管制令期間,Ebit Lew在全國各地大小城鎮走動,不分族群宗教和黨派地給予援助,讓他的名氣進一步飆升,他在社交媒體分享的一舉一動,都成為了主流媒體的新聞題材。2020年底,一位通過電視宗教真人秀節目走紅的年輕網紅傳教士Dai Syed因為被揭穿涉嫌強姦和非禮女粉絲,而引起各大媒體關注。這幾個事件讓網紅傳教士成為了眾人注目的焦點。

網紅傳教士善用各社交媒體平台,通過文字、圖片和影像來宣教,結合宗教、商業和政治元素來擴大影響力。其中一位就是跟伊斯蘭黨關係密切的阿末杜蘇奇 (Ustaz Ahmad Dusuki),他也是伊黨前精神領袖聶阿茲的侄兒。阿末杜蘇奇曾經代表伊斯蘭黨在雪蘭莪州莎亞南的州議席上陣,在該地擁有一間伊斯蘭治療中心和幾間伊斯蘭誦經學校;阿末杜蘇奇在宣教之餘,也不忘為伊黨宣傳,還向支持者籌款以資助他的善行活動,同時行銷商品如蜜糖、牛奶和蜜棗等等。因此,他被誠信党支持者指責為「銷售伊斯蘭」,利用伊斯蘭教來贏得選票和鈔票。

阿末杜蘇奇經常上電視台、廣播電台宣教,在社交媒體盛行後,他與時並進,很積極地經營各大社交媒體平臺。他也自創媒體公司,以包裝和推廣本身的宣教、慈善和商業活動。他在臉書和IG分別擁有超過150萬和90萬的追隨者;在YouTube也累積了高達800萬的遊覽次數。他應該是馬來西亞第一位通過抖音平台來宣教的穆斯林傳教士。他的媒體團隊讓群眾通過留言發表問題,再以一問一答的方式,製造簡短的影片,然後放在他的抖音平台, 這樣的互動方式讓他在抖音累積了超過50萬追隨者和超過五百萬萬按贊次數。伊黨和國盟在2020年3月執政後,他也被伊斯蘭宣教基金會委任為其中的一位宣教大使。

另外一位在社交媒體擁有一定影響力的傳教士是阿斯里(Mohd Asri), 他也是玻璃市州的宗教司。他和同道如羅再米(Rozaime Ramli)、黃偉雄(Firdaus Wong)和占比利(Zamri Vinoth)等被視為是「薩拉菲派」(Salafi)穆斯林,也跟爭議性印度籍傳教士札基耐克(Zakir Naik)過從甚密。阿斯里擁有博士學位,能言善道和喜歡說理,獲得不少都市穆斯林中產階級的青睞。他在推特和臉書分別擁有20萬和100萬追隨者,雖然這個數目可能不及其他傳教士,但他熱衷於談論政治和經常針對時事議題發表看法,加上他本身經常擺出穆斯林社會意見領袖的姿態,讓他能夠帶領都市穆斯林的政治風向。他在上屆大選時傾向於支持希盟和批評伊黨,惟之後轉而反之,大肆批評行動黨主導希盟和希盟無法捍衛穆斯林利益,並製造「伊斯蘭危機感」,讓原本穆斯林支持者就已經相當薄弱的希盟雪上加霜。

相對於阿斯裡的說理和論政,Ebit Lew(原名Lew Yun Pau, 音譯劉潤保)的宣教方式就截然不同,他更樂於講故事、散播溫情和避免談論政治課題。他保守但相對相容和柔性的宣教方式讓他能夠獲得不同黨派穆斯林的支持,甚至是非穆斯林和非馬來人的肯定。Ebit Lew是Jemaat Tabligh,一個源自印度但跨越國界的伊斯蘭宣教組織的追隨者。他是華裔穆斯林,可說是馬來西亞目前最受歡迎的傳教士,臉書和IG都有超過400萬名粉絲。他磁性的聲音、感性談話和謙卑態度,令很多人動容。他善於催淚激動人心,他的激勵課程就如伊斯蘭版的心靈雞湯,讓很多穆斯林在忙碌生活中找回動力和慰籍。

他幾年前就已經常向跨性別者、街友和其它邊緣人士宣教,引起關注。他在2019年帶領一位華裔女性皈依伊斯蘭教的影片廣傳後,備受非穆斯林議論。他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限制行動管制令期間奔走全國,不分族群和宗教援助抗疫前線人員、窮人和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士,獲得很多人包括非穆斯林讚賞,知名度再次大增,成為媒體焦點人物。他早前的沙巴之行,先去拜訪基督教堂,贏得了非穆斯林的讚賞;然後又到海上村落帶領一些巴瑤族進入伊斯蘭教,獲得了穆斯林的肯定。他最近漏夜去跟屬於革新派穆斯林的玻璃市宗教司會面,近日又去拜訪在馬來西亞定居的著名印尼傳統派傳教士。他能夠做到如此面面俱圓,證明他和他的團隊擁有很好的公關和行銷能力。

他經常自掏腰包給予援助,引起一些人質疑他的財富來源。其實,他是一個善於經商的傳教士和激勵講師。他擁有自己的餐館、服飾店,寫過好幾本暢銷書,還有自己的電視節目,經常舉辦激勵講座。在疫情期間爆紅後,他也趁人氣旺盛的時候,一鼓作氣連開了超過十間的便利店。他的激勵講座收費最低價為96令吉(約新台幣660元),假設每場都有上千人參加,巡迴全國的開講收入非常可觀。加上,他在YouTube已經累積高達5000萬的瀏覽次數,如此超高點擊率也可能為他帶來不少盈利。他善於經商讓他賺取很多錢並有能力捐助他人,而他到處行善也算是一種行銷方式,讓他的生意更加蒸蒸日上。

網紅穆斯林時尚藝人

Ebit Lew行善舉動成了媒體報導的議題,而著名藝人、商人兼模特兒妮羅法(Neelofa)的一舉一動也同樣被媒體熱衷報導。妮羅法早前和一名年輕網紅傳教士訂婚,較後謠傳分手的新聞成為網民在推特熱議的話題,也登上了各個馬來主流媒體的版位。妮羅法從出道至今一直是話題人物,善於吸引群眾的目光和媒體的關注。她出道於一項青年選美比賽,曾經參演電影、電視劇和當節目主持人。擁有國際生意和市場學位的妮羅法不僅是各個時尚品牌的代言人,也創造和行銷自己的品牌。

妮羅法早期穿著性感和不帶頭巾,較後才披上頭巾,最近又戴上臉巾,服裝越來越來「伊斯蘭化」,但仍然走在潮流的前端,還受邀以穆斯林時尚模特人身份參與倫敦、巴黎和米蘭的時裝秀,名牌如Dior、Lancome和Swarovski也都找她代言。她曾經被亞航委任為其中一位董事,和為一家銀行宣傳符合伊斯蘭教義的信用卡。她目前有超過800萬的IG跟隨者,是馬來西亞擁有最多IG粉絲的網紅;她也曾經通過IG Live 跟著名傳教士Ebit Lew和阿末杜蘇奇的對談。

她形象的轉變也跟她推出的產品有緊密關聯;她在2014年開始披上頭巾,並推出自己的時尚頭巾品牌Naelofar,在國內外廣受歡迎。她2018年在吉隆玻一家著名夜店推介自己的最新服飾系列,成為了眾人議論紛紛的話題。她在2019年則再次引起轟動,戴上了在馬來西亞還不算很普遍的臉巾,不久後就推出了自己的臉巾系列。另外,她也推出自家的包裝香蕉、芒果和榴槤牛奶品牌Nilofa。她最近也剛剛推出了Noor,一個穆斯林友善的手機應用程式,還有設立自己的慈善團體。

跟妮羅法一樣,另一位帶有伊斯蘭色彩的網紅藝人Mizz Nina,她出道初期也沒有戴頭巾,較後才變得虔誠和披上頭巾,也自創自己的服飾品牌。Mizz Nina在2013前往麥加朝聖後,從一位穿著性感的饒舌歌手搖身一變成為了一位穿著保守的伊斯蘭時尚網紅。她以英文撰寫的新書就暢談她曾經迷失在娛樂圈和較後從宗教找到了寄託,於是決定告別歌手生涯,並成為一位積極宣教的虔誠穆斯林。

Mizz Nina的IG有超過74萬的粉絲,雖然人數遠不及妮羅法,但Mizz Nina更熱衷分享宗教內容、參與宗教活動和主持伊斯蘭相關節目,因此或能夠直接地影響伊斯蘭論述。她也創辦DOPS TV,一個以英語為主的伊斯蘭時尚網路電視頻道,瞄準都市穆斯林中產階級的市場,受邀嘉賓就包括妮羅法。她的團隊製作多項以伊斯蘭為主題的脫口秀和焦點節目,包括遠赴韓國拍攝一系列關於韓國穆斯林的影片。她也積極參與各項宣教和慈善活動,如成為一項關注新疆議題活動的大使。

Neelofa和Mizz Nina現象改變了一些人對伊斯蘭化的刻板印象,顯示伊斯蘭化不等於阿拉伯化,也不等於無法跟現代化和流行文化接軌。都市穆斯林可以既時尚也虔誠,保守價值和時尚潮流亦可並存。因此,伊斯蘭化進程不僅影響馬來西亞的政治、法律和經濟層面,也滲透在流行文化、時尚潮流和消費活動,讓伊斯蘭元素無所不在,層層疊疊地規範著穆斯林的日常生活。當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網紅都加入伊斯蘭化的浪潮,有者可能在間接地抵抗保守社會價值,如一位經常在IG分享性感照片的爭議性跨性別網紅商人Nur Sajat。

Nur Sajat的IG 擁有超過160萬位粉絲,經常分享她穿著性感和沒有戴頭巾的照片,也推銷她自創的美容產品。她的抖音共有超過50萬粉絲和累積超過200萬按贊,她在平臺上標上「愛我」和「人權」字眼,常在影片中大秀身材。她去年初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她身穿頭巾和女性穆斯林服飾在麥加參與小朝,引起群眾譁然,不少人在其IG留言批評她。儘管 Nur Sajat一再強調她已經是一位女性,但根據一些人的說法,Nur Sajat的身份證名字依然是男性名字,因此她以女裝去麥加小朝是不恰當的。當時的宗教事務部長慕加希,也建議多媒體通訊委員會查禁她的社交媒體帳戶。

今年初,雪蘭莪宗教局對Nur Sajat展開調查,指她污衊伊斯蘭教。 不堪其擾的Nur Saja因此最近在網路上宣布要脫離伊斯蘭教,引起了更多的爭議,如今她個人IG賬戶已關閉(Nursajat23),而IG上的Nursajat24是她粉絲所經營的。

從製造穆斯林危機感的阿斯里,到宣揚包容關懷的Ebit Lew,從戴臉巾的Neelofa到穿著性感的跨性別者Nur Sajat,穆斯林網紅的多元面貌反映了穆斯林社會的多面向,同時他們也在不同程度上在帶領著穆斯林社會的宗教輿論、社會潮流、商業趨勢,甚至有時還包括政治風向。整體來說,社交媒體的普及化、社會各領域的伊斯蘭化,再加上都市新興穆斯林中產階級的崛起,促成了宗教網紅化和網紅宗教化,宗教商品化和商品宗教化相互交織的趨勢,當然在同一個時候,網路上也有人對這現象間接或直接表達不滿的聲音。

如今,越來越多年輕穆斯林通過網站和社交媒體來獲取各種資訊,因此網紅應該會持續發揮他們的影響力。誰懂得善用社交媒體平台,誰就能夠主導社會輿論;而在馬來西亞和印尼都有一個跡象,也就是更為保守的勢力更善於經營社交媒體以擴大影響力,而相對進步的穆斯林則相對遜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網紅就比較媚俗嗎?在華語市場有限的大馬,傳統藝人與媒體面臨新世代網紅的挑戰



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是怎樣的存在?:

在這社群媒體興起的年代,網紅經濟已成為不可忽視的存在,而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也在蓬勃發展著,而且有的網紅也紅到台灣來,如較台灣人所熟悉的黃明志,由於馬來西亞擁有眾多華裔人口, 因此兩地社會在網路上交流亦相當頻繁。另一方面,本專題也介紹馬來西亞的馬來人網紅生態,畢竟馬來人是當地的主流族群,而且馬來人的網紅經濟近年所融合的宗教元素,也是值得關注的趨勢。 透過這專題,可讓大家了解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是怎麼一回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