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馬尼拉的黃、賭、毒,殞沒著窮人的縉紳上流夢

貧窮女性的異國夢,在Angeles City的性產業與貧窮的輪迴

2020/04/17 , 評論
黃子倫
燈紅酒綠的Angeles City市區。Photo Crredit:黃子倫
黃子倫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生,過去關注城鄉研究以及教育發展,現今則將視野放置東南亞的都市如何發展,而各國人口的移動如何影響都會的樣態,並以菲律賓作為田野地。平時有經營臉書頁「馬尼拉的一天Daily Life in Manila」,分享菲律賓各種相關訊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菲律賓的經濟貧富差距的問題,經常是導致少女持續湧入性產業的因素之一。故Angeles City的一部分從事性產業的菲律賓人,希望透過搭上美國人或是韓國人,帶他們離開貧困的環境

菲律賓,一座被殖民四百多年的國家,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才擁有國家自主權。然而面對冷戰的開始,菲律賓並未嚐到太多獨立且自由的空間,而是受到美軍駐紮、隨後菲律賓總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的戒嚴令,以及宗教的影響,菲律賓人仍活在相對保守的社會氛圍。

然而,相對保守的社會並不會帶來相對富裕的生活。隨著國家提倡資本主義的生活形式,顯著的貧富差距幾乎等於是菲律賓的象徵。這樣的現象導致大量菲律賓人遷移至都市之中,而沒辦法前往城市的人們,就尋找其他可能的賺錢管道,而其中色情、賭博與毒品產業成為貧窮社群謀生的一種方式。

位於菲律賓馬尼拉北方約70公里,車程約一小時的Angeles City是著名色情業的所在地。Angeles City受到美軍駐紮影響,一直到1992年期間,該城市成為重要的「軍用城市」。意即在美軍的駐紮之下,居民從事許多相關美軍外包下的工作,而性產業也隨著駐外軍人的需求,逐漸成為性產業群聚區域。1992年後,菲律賓政府令美軍撤退駐馬尼拉軍事基地,並將原有的蘇比克灣(Subic Bay)以及Angeles City兩處轉為自由貿易貿港以及經濟特區。此一區位特性的轉變,讓該區位從原先以軍人的地理性質,轉為銜接東亞貿易的經濟特區。

因此,雖然美軍撤退,但隨後韓國、日本、台灣與美國公司前來駐點,外國人仍然持續湧入於Angeles City,也維持自美軍以來的性產業專區。也由於「客群」增加,又提倡旅遊之下,性產業大量的宣傳之下讓Angeles City更加知名。

情色旅遊的興起

由一開始的美國人,再接續來到的韓國人、台灣人與日本人,使Angeles City與蘇比克灣的菲律賓人長期與外國人「打交道」。受到「軍事基地」、「經濟特區」的區域歷史特殊性,不論是軍人還是商人,對於「性」的需求都讓這裡的情色業蓬勃發展。不僅從一開始提供性服務的「紅燈區」,更逐漸擴增各種「性產業」的延伸服務,除了常見的性交易之外,性伴遊(可依據天數決定擔任多久的伴遊小姐)更是部分Angeles City居民的經濟來源。

由於性產業外溢經濟相當龐大,不僅僅是女性與尋芳客兩者之間的互動,還包含延伸的運輸、飲食以及旅遊需求,再搭配周遭的自然地景,使得性產業與周遭產業成為相互補足的產業結構。而性產業的完善,再加上亞洲、美國旅客的宣傳,也讓Angeles City逐漸成為知名的性產業景點。走在知名的性產業專區,都可以看到退休歐美人士來到Angeles City尋找另一個的「春天」。

筆者曾在Angeles City參與一次爬山行程中,看到美國人「找」了一位伴遊。這團僅四個人。來自宿霧的伴遊小姐從一開始見到美國人的羞澀、沒有牽手,並用著熟練的英文與這位美國人交談,再到女生主動幫男生圍上圍巾,慢慢著更進一步的牽手、簡單擁抱。這僅是在幾個小時之內,在情感互動上就有的接觸。當時的我與他們閒聊時,他們也主動說明自己的感情狀況。五十多歲的美國人有一位女朋友在紐西蘭;而菲律賓人則是有一個老公仍在宿霧。雖然得知他們有各自的感情狀況,但當他們在回程時,兩個人相偎並牽著手時,我發覺或許對他們而言,是在各自感情之中尋找一個出路,而金錢買賣僅是一種方式,牽起破碎的二人。

mountain
Photo Credit:黃子倫
Angeles City周遭自然景點經常可見白人攜帶伴遊工作者的現象。
性產業下的問題

菲律賓的經濟貧富差距的問題,經常是導致少女持續湧入性產業的因素之一。有人需要的是經濟維持家庭開銷,但也有人想要透過性產業換來脫離貧窮的生活,畢竟人有各種的希望與慾望。

因此,Angeles City的性產業與歷史特性,使一部分從事性產業的菲律賓人,希望透過性產業搭上美國人或是韓國人,期望帶他們離開貧困的環境,就能夠「飛上枝頭當鳳凰。」但發展總事與願違。首先,以軍人與商人身分來到Angeles City的人士,由於受到國家身分的法律問題,即便遇到喜歡的女生也不代表能夠將她們帶回母國。

若性交易後,女方懷孕了,受到宗教影響,菲律賓女性通常都會選擇「生出來。」然而,將小孩生出來之後,往往面臨了更多的問題。許多「混血兒」他們不一定能夠取得父方的國籍,往往只能在破碎的家庭中成長。同時,原生於貧窮的女方,再加上要扶養小孩的壓力之下,往往讓貧困的生活更加險峻。

這一群混血兒被稱為kopino(菲韓混血)、JAPINO(菲日混血)或是美菲混血的小孩,雖然他們有著混血的臉,但生活在貧窮中,既無法得到「爸爸」的協助,也無法得到菲律賓主流社會的認可,貧窮的原生家庭讓他們飽受主流社會的歧視。

究竟有多少女性在Angeles City從事性工作,至今沒有確切的數據。根據《華盛頓郵報》在2019年的報導,當地政府為了方便管控,有超過9,000名酒吧女孩被要求註冊為「娛樂工作者(entertainers)」,要求她們每週進行性傳播疾病的檢查,批評者認為,這是當地政府的一種營銷手段,目的是向遊客宣傳該市的色情業上「乾淨」與對遊客友善。《華盛頓郵報》指出,根據調查,未向官方註冊的性工作者人數遠不止於9千人,甚至年紀最小的僅10歲。

angeles
Photo Credit:黃子倫
Angeles City知名的性產業專區,通常都會先從酒吧試探彼此,決定價碼。
性產業作為一種脫貧的機會還是陷入貧窮的輪迴?

由於菲律賓的貧富問題,讓許多少女認為在Angeles City能夠面對「經濟」較好的外國人,並且依靠他們的「感情」而有機會改變生活;也有不少少女受到人蛇集團脅迫,被帶到Angeles City從事性工作。然而,不論是早期的美軍還是之後的商人及遊客,都僅把Angeles City的紅燈區視為一種「暫時的歡愉之地」,而且在宗教影響下,倘若從事性工作的菲律賓少女懷孕了,往往會選擇生下來,因此在兩者的認知差異之下,受傷的往往是性工作者。

在Angeles City這裡,「矛盾」充斥著這一群菲律賓性工作者的生活。貧富差異的矛盾、階級的不公以及種族的歧視,這些矛盾存在於這些性工作者的生活、性產業興盛的城市。而曾想藉由性產業來脫貧的人們,也往往陷入這個陷阱之中,不斷地在貧窮中輪迴。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命運在賭盤中輪轉的台灣南漂:一旦踏入菲律賓線上博弈產業,就再也回不去了

馬尼拉的黃、賭、毒,殞沒著窮人的縉紳上流夢:

本次系列文章是從描述馬尼拉的黃、賭與毒的視角,說明菲律賓都市貧窮議題。其中黃是指涉色情產業,賭是探討線上博弈產業的華人移工,毒是思考社區毒品問題。首先,色情產業以Angeles city為例,說明從美軍基地到現今經濟特區的轉變,紅燈區如何持續影響性工作者的生活。其次,博弈產業則是思考華人移動到馬尼拉面臨的困境,此貧窮並非指涉經濟,而是職場所面臨的文化、精神層面的貧窮。最後,以最具爭議的社區毒品議題,描述背後又可能反映馬尼拉什麼城市貧窮問題。因此,藉由三個案例之下,試圖讓讀者理解菲律賓當前社會議題,並思考貧窮的多樣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