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畢業證書等於低收入場券?

2017/05/04 , 評論
吳 承紘
吳 承紘
寫字、拿相機的人。

文、攝影:吳承紘|圖表製作:吳念芯|影片拍攝:程兆芸|影片監製:李漢威|動畫製作:高敏嘉、游子慧|題字:江芃瑾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我們現在在哪裡?

2016年5月20日,總統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明確指出「青年低薪」,我們的政府終於面對這個問題,雖然整整遲了西方世界兩年。

時間倒回2014年,聯合國旗下的國際勞工組織發表一份名為《就業中卻賺更少:年輕人合理薪資與最低工資趨勢》的報告,正式宣告「青年薪資折扣(youth wage discount)」趨勢的存在。

這份報告指出,少子化的趨勢意味著勞動市場中年輕人口供給量少,市場價格理應跟著拉高,但青年人與成人之間的薪資差距卻逐漸擴大。1996年,青年薪資佔成人族群的薪資是64%,到了2006年卻下降為62%,減少兩個百分點。在此同時,青年人口在整體就業人口所佔比重卻是逐年下滑,在歐洲從24%降到20%,北美從24%掉到23%,亞洲則是從34%減少到28%。

該份報告指出,忽視這樣的趨勢,讓政策制定者缺乏在分析青年就業市場時所需要的低薪指標數據,更無從判斷這種趨勢可能導致的種種後續效應。

這也點出我們在研究調查「厭世代」這段期間最苦惱的癥結點:如何定義「低薪」。

按照其他國家的作法,要了解低薪的界線在哪,就是由政府訂出一條明確的「貧窮線」,相關的研究與政府介入就由這條線而展開。然而,多年來台灣一直沒有制定貧窮線標準,僅有《社會救助法》當中針對「中低收入戶」與「低收入戶」,也就是以各地區最近一年「每人每月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的60%為標準,定出「最低生活費標準」,並據此進行相關的救助工作。

以最新公布的各地區最低生活費標準來看,在中低收入戶部分,標準最寬的是台北市,只要每戶每人收入低於22,207元即為中低收入戶(另有不動產與存款的限制);低收入戶部分,標準最寬的同樣是台北市,為15,544元。然而,由於最低生活費標準是以家戶為單位,要幫助我們定義非獨戶的厭世代「低薪」,參考依據有限。

長期關注貧窮與所得分配議題,現任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的林宗弘則認為,要談台灣的低薪問題,還是得從最低生活費來看。

誠如我們在前言篇中所參考由主計處所統計的「平均每人月消費支出」,2015年台灣地區的最低每月消費支出是20,421元,各縣市當中,台北市最高是27,216元,其他主要城市如台中、高雄等地數字落在2萬到2.1萬之間,但20歲到34歲受僱工作者,卻佔了月薪2.5萬以下勞動人口的40%。

「你可以想像,實際上在這條線以下的年輕就業者人數還是滿大的,因為初次就業者的中位數就是兩萬四千多,當然他不是獨戶,所以也不會被歸到中低收入戶底下。但基本上他的收入就是中低收入戶,就是在貧窮線底下。」

「所以其實我覺得,現在年輕人的收入就是中低收入戶,就是貧窮線底下的生活。」林宗弘說,「應該說大多數的青年人已經面對(低薪)這問題,而且已經面對至少15年左右了,約2000年之後開始。」林宗弘直截了當地表示。

「4、5萬(薪資)不算高,而且得要雙薪才能維持家庭。」林宗弘進一步說明。

那麼,台灣是怎樣從「台灣錢淹腳目」,變成現在的低薪台灣,讓七、八年級的年輕人成為厭世代?

國際勞工組織的報告,給了我們另外一條線索:教育程度。該份報告指出,教育程度對薪資來說通常是正向因素,也就是教育程度越高,薪資也越高。同時對雇主來說,教育程度愈高的工作者理論上生產力愈高。但在台灣,真的是這樣嗎?

台灣的大學生畢業生人數,在1993年至2013年這20年間,從6.3萬人成長至22.9萬人,成長263%,碩士生則由1萬人成長至6萬人,暴增500%,大專以上畢業生總人數為31.3萬人。

近20年大專院校畢業生人數@2x

但大專以上畢業生的薪資漲了嗎?根據「勞動部職類別薪資調查動態查詢」資料庫的資料,2015年的大專生起薪為27,655元,較2000年下滑了1.3%,即使是碩士畢業生的起薪,也僅有3萬1千元左右。若將物價指數考慮進去,2013年的大學生起薪甚至較10年前倒退8.8%。

近10年國中以上學歷起薪趨勢@2x

更慘的是為了因應2008年金融海嘯對就業所產生的衝擊,2009年由教育部推出《大專畢業生至企業職場實習方案》,也就是俗稱的「22K方案」,雖然立意良善,卻像是政府認證的企業給薪標準,為青年的起薪成長性硬是蓋上一層天花板,讓停滯多年的薪資成長更加雪上加霜。

薪資沒成長也就罷了,為了取得教育機會,根據教育部的統計,2015年有兩成、近30萬名的大專院校學生申請了學貸,平均每個人年度貸款7.6萬,以大學4年總計約是30萬,一出校門就是扛著30萬的債務,當薪資不超過3萬時還可以緩繳,當薪資超過3萬時,若是家庭情況不符合緩繳條件,即刻就面臨每個月至少償還3000多元的壓力,若是人在台北市上班,以27,655元的平均所得來說,等於一畢業就落入貧流層,連溫飽都談不上,更談什麼未來?

當然,步出台北市,若是落腳在其他5個直轄市如台中、高雄,是不是就會比較好?這是我們在接下來的第三篇裡要討論的事情。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

【貧窮人的台北】

重新認識貧窮,讓我們解決貧窮的問題,而不是解決貧窮的人。
10/6-10/22 一起看見、聆聽、體驗、團結
https://doyouaflavor.github.io/inadequate2017/

-------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厭世代,不厭】既然此路不通,就大膽另闢新路吧!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他們是90年代前後,啣著滑鼠出生,素質最優秀的一代,也是在變化劇烈的年代中,徬徨、不安,疲憊地尋找光亮的「厭世代」。這樣的厭世感,是一種對處於貧流層低薪生活的自我嘲諷,不悲觀,卻也不樂觀。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是厭世代們共同的困境。然而,曾經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台灣社會在進入21世紀之後,低薪導致年輕人失去夢想,在經濟的壓迫下失去生活,過著被錢追著跑的生活,因而成了厭世代,甚至就這樣落入貧流層再也無法向上流動。厭世代將何去何從,透過個案的訪談、數據探討與學者專家的研究,接下來的篇章,我們將一一呈現厭世代的生活與工作樣貌,並嘗試找出厭世代迷途未來的方向。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