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厭世姊妹花的夢幻屋

2017/08/11 , 評論
吳 承紘
吳 承紘
寫字、拿相機的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碩士畢業,起薪只有2萬6,要如何跟同樣處境的妹妹,一起攜手買下人生的夢幻屋?

文、攝影:吳承紘|圖表製作:吳念芯|影片拍攝:程兆芸|影片監製:李漢威|動畫製作:高敏嘉、游子慧|題字:江芃瑾

►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我們現在在哪裡?
►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畢業證書等於低收入場券?
►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他們的日子是這樣過
►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從機房到烤房,學用落差的人生路
►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我想要一直跳舞」──追夢的代價
►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厭世姊妹花的夢幻屋

我看著陳芳君(化名)放在桌上,剛發售不久的黑色iPhone 7,或許是察覺到我狐疑的目光,陳芳君笑著趕忙解釋:「為什麼我會有iPhone呢?這個很奇妙我一定要跟你分享一下!」

原來陳芳君在工作之外還經營粉絲團,偶爾接接案子貼補生活開支,此外,她就像獎金獵人一樣,絕對不放過任何可以抽獎或折扣的機會。有天陳芳君分享某個潮牌的粉絲專頁參加抽獎,沒想到還真的讓她抽中這隻才剛上市不久,單價比她月薪還高的iPhone 7。「結果我媽就說我把這一整年的好運都用完了。」陳芳君大笑著挖苦自己沒有偏財運,如此一來好像真的把一年的好運都用盡了。無時不刻都可以展現燦爛笑容的陳芳君,她那帶點苦中作樂成分的神情讓我印象深刻。

碩士起薪停滯,高薪保證不再

10月才從嘉義搬來台北工作,23歲的陳芳君還帶有一絲學生的氣質,現在是一家遊學代辦公司的行銷企劃人員。

考大學時陳芳君順應父母的心願,選擇她不是很有興趣的財務金融系,但她還是努力在三年內提早畢業。畢業當時考量到未來工作的前景,陳芳君又繼續攻讀研究所,取得財金碩士學位。「碩士起薪會比較好吧?」她當時是這麼想的。

然而完全出乎陳芳君意料的是,人生第一份工作的起薪是2萬6千元,不但與她預想中的3萬2差了6千元,而且是還是隔週休。雖然每天工作八小時,但換算時薪後只有155元,只比基本時薪多了22元。

如果從勞動部的起薪統計來看,2015年碩士以上學歷平均起薪為32,638元,所以陳芳君對於碩士學歷起薪的想像其實算是準確。但如果把數據往前推10年就會發現,研究所以上學歷起薪自2006年開始停滯,一直在3萬2千元與3萬元之間上下震盪。而其他學歷的起薪也好不到哪裡去,一樣呈現停滯的現象。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勞動部的資料庫是把碩士與博士的起薪一起列入計算,實際上碩士的起薪可能還要更低。

這跟許多人對於碩士薪資的印象似乎有點落差,然而如同林秋容男友與陳芳君的遭遇,如果不是需要特殊專業的行業,碩士學歷已經不是職場萬靈丹,更像是學歷低標了。

因此,陳芳君覺得2萬6的起薪「有點低」,也感到很疑惑。「我一個碩士怎會起薪是這樣?」她跟企業主極力爭取,但公司的態勢很清楚,除了基本的學歷之外,注重的是求職者的工作經驗,「就算你學歷再優秀也是一樣。」陳芳君感到沮喪,因為從財務背景轉換到行銷企劃,沒有相關經驗與資歷,即使她在學期間學業成績突出,也擁有許多活動資歷,公司最後還是決定試用期給2萬6的薪水。2萬6千元已經比2015年台北市的每人平均消費支出還低,可說是徹底貧窮,而這還是一位碩士的起薪。

「我就是青貧,越來越貧,」陳芳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仍掛著微笑,自我挖苦的表情說明她的無奈,「我自己就是很明顯的青年貧窮啊。」她接著又補上這句。

2萬多元的收入,加上和雙胞胎妹妹共同租在大安區靠近上班地點的房子,陳芳君每月的財務壓力相當沈重。因此,當我注意到陳芳君手上售價比她一個月薪水還高的iPhone 7,還沒等我問,她便趕快和我分享獲得手機的神奇過程。

「我們比較不注重自己外在的行頭,因為我們會覺得你用那個很貴的東西,別人說不定把那筆錢省下來。你買了兩季那個新的東西,別人把錢省下來,他可以買一套沙發,可以買一台洗衣機,慢慢的我一個家就拼湊成了。」簡單來說,陳芳君對抗低薪的方法不外就是「省」。

為了省錢,姊妹倆無所不用其極,以求達到每分錢的最大效益。

即便低薪,仍舊懷著買房夢想

如同其他在台北工作的厭世代,陳芳君和從小就跟她形影不離的雙胞胎妹妹,一起住在四坪大含水電費約1萬2的雅房,這個一層三房的公寓被房東隔成5間,動線顯得侷促與擁擠,房租則由兩人一起分攤。為了省錢,姊妹倆甚至不敢開冷氣。

對於陳芳君來說,2萬6千元的薪水無法讓她們擁有良好的生活品質,甚至可說是刻苦,因此每分錢都得花在刀口上。陳芳君選擇在一年內將25萬的學貸還清,如此就可以不用負擔利息,而方法就是姊妹互相支援。念書時陳芳君打工協助已經在工作的妹妹的學貸還完,現在則由妹妹負擔生活費,讓陳芳君將扣除房租與伙食費後的收入全部存下來,用來一次還清學貸。陳芳君的母親看在眼裡,不時會寄給她烹調後冷凍的食物,或不時匯錢到她的帳戶裡。儘管不希望母親擔心她們的生活,卻也只好默默地接受。

「我現在就是在效法一萬元一個月生活,像我們也會去找那種快要打烊的菜販或是麵包店,因為那個會直接對半(價格),或是便利超商。」陳芳君眉飛色舞地說著她的省錢之道。

除了便宜的食材之外,由於三餐都是自己料理,因此費用可以降到最低。早餐是沖泡包,午餐是前一晚做好冰起來的便當,晚餐則只吃茶葉蛋跟豆漿,最多再加上水果,讓一天的花費盡量控制在100元以內,如此一來一個月的伙食費就可以控制在3千元左右。而交通費則是一個月1500元,「一天32元」,陳芳君抓的相當精準。經由嚴密的預算控制,2萬6的薪水幾乎可以存下2萬元。

「我們都會盡量克制彼此的慾望,像女生就一定會想要愛漂亮啊,做頭髮、買衣服啊,每一季流行的東西都會很想要。也幸好妹妹都一直陪著我,我們都會互相告訴對方花錢是不可以的,一講到省錢大家都會很認分地去做別的事情。所以我們幾乎是沒有娛樂的。」就算是「娛樂」,也會想辦法在不花錢的狀態下滿足精神生活,比方運動或是參加免費的講座,但大多跟工作有關。

如此嚴苛的生活條件,陳芳君開朗的外表下看不到一絲陰鬱,但我聽了卻有些難過,也感到不解。樂觀也該有個限度,特別是處在這種高壓的生活條件之下,難道沒有一絲「厭世」感,不會感到徬徨和疲憊?

陳芳君收起笑容,沉思了幾秒鐘,「是有這種厭世感沒錯,」但她隨即又大笑,「連我這樣開朗的人都說厭世,哈哈!」

相較於1980到1990年代「愛拼才會贏」的樂觀,「厭世」已經成為這一代年輕人的共同語言。而「厭世」一詞也從原本消極悲觀的語境,轉化成為一種無可奈何,卻又不得不面對的一種情緒,更多的時候,更像是一種自嘲。

再苦也要存錢買夢幻屋

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的陳芳君,初次失去父母保護的環境,她形容自己就像保護罩破掉般,從原本備受呵護的花朵,成為風吹日曬雨淋的一株草。求職所受到的挫折,以及後續的低薪生活接連襲來,低潮在所難免。但幸運的地方是,她有妹妹的扶持與鼓勵,讓她即使面對這樣的困境,也堅信這一切的辛苦都是為了將來的美好生活。陳芳君給自己三年的時間探索職場以及自己的能力,同時也希望三年後可以達到月薪3萬5千元的水準,過比較有品質的生活,也才有機會可以自我實現。先求生存,再求理想,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Theory),在她的身上得到最佳的應證。

「但你要不服現在的情況,我現在就是努力在這劣境當中努力找到陽光讓自己長大。」

「我一定可以獲得加薪的!」陳芳君輕輕握拳,大笑著補上這句。

由於還在試用期內,雖然陳芳君很有自信地認為自己可以獲得加薪,但心裡仍然有著一絲絲的不確定感,即使她對未來的規劃相當清晰而明確,但這樣的不安卻不時出現在她的話語當中。

比較讓我意外的是,對未來的想像當中,陳芳君提到「買房」這個關鍵詞。在低薪與高房價的時代,特別是內政部營建署才剛剛公布2016年第三季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已經達到空前的15.47,全國則是9.35,雙雙達到新高點。我很好奇她們為何想要買房子,以及後續的財務規劃?

談到房子,陳芳君的聲調變得愉悅柔軟,剛剛的厭世感通通不見了。從小住在父親住家兼修車工廠的鐵皮屋裡,一家連同爺爺奶奶八個人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陳芳君感受到母親對屬於自己的「家」的渴望,於是她和妹妹從小時候便夢想著長大要買房子給全家人住,一個她們稱為「夢幻屋」的溫暖住所。「我們從國小就開始計畫,小時候就開始存零用錢,我們都存到豬公裡,現在應該有5、6頭了吧?豬公只能存50元進去,不能10塊跟1塊喔。慢慢存,積少可以成多啊。」陳芳君眉飛色舞的說。

「我們的短期計畫就是要先還學貸,兩個人合力把我的部份在明年還完,然後存錢買嘉義約一千萬的房子,這就是中期計畫。大概是用兩到四年或三到五年的時間,兩個人一起買,存五、六百萬的頭期款。」陳芳君仔細地對我說著未來的規劃,乍聽之下似乎天真,但她的表情無比堅定,彷彿「夢幻屋」就在她伸手可得的地方,閃閃發亮等著她。

「最主要是家人在一起生活的感覺,這是個小夢想。」陳芳君有點靦腆,小小聲地笑著說,彷彿在呵護一個嬰兒般,輕柔而又堅定。

「夢幻屋」是陳芳君的人生中長期目標,對於她的夢想,我在心裡稍微試算了一下,如果未來姊妹倆都可以達到月薪4萬的水準,或許以現在的刻苦程度,應該可以在五年之後籌到頭期款,但嚴格來講這是個艱難的夢想。「祝妳心想事成。」除了這句話,我實在想不出什麼鼓勵她的話。

陳芳君堅定地以自己和妹妹的人生賭上家人的幸福,那麼,許多困於經濟的泥沼而買不起房子的厭世代,是否連夢想都沒資格擁有?

AG9Y6692-1

核稿編輯:楊之瑜

-------

【貧窮人的台北】

重新認識貧窮,讓我們解決貧窮的問題,而不是解決貧窮的人。
10/6-10/22 一起看見、聆聽、體驗、團結
https://doyouaflavor.github.io/inadequate2017/

-------

專題下則文章: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我想要一直跳舞」──追夢的代價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他們是90年代前後,啣著滑鼠出生,素質最優秀的一代,也是在變化劇烈的年代中,徬徨、不安,疲憊地尋找光亮的「厭世代」。這樣的厭世感,是一種對處於貧流層低薪生活的自我嘲諷,不悲觀,卻也不樂觀。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是厭世代們共同的困境。然而,曾經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台灣社會在進入21世紀之後,低薪導致年輕人失去夢想,在經濟的壓迫下失去生活,過著被錢追著跑的生活,因而成了厭世代,甚至就這樣落入貧流層再也無法向上流動。厭世代將何去何從,透過個案的訪談、數據探討與學者專家的研究,接下來的篇章,我們將一一呈現厭世代的生活與工作樣貌,並嘗試找出厭世代迷途未來的方向。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