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厭世代,不厭】我在底層的日子,幫助我更瞭解客戶的人生

2018/01/22 , 採訪
廣編企劃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廣編企劃
由關鍵評論網《業務團隊》製作,由各品牌單位贊助。業務與行銷相關合作,歡迎與我們聯繫。  sales@thenewslens.com

與許多1980年前後出生的年輕人相似,出身於小康家庭的徐迎囷,得面臨還沒出社會工作,就已先背負一身學貸的壓力。她在學生時代就成為打工一族,生活模式大概是這樣的:

  • 每天清晨五點天還沒亮,先在自家開的早餐店幫忙才去學校上課
  • 放學後再到百貨公司擔任專櫃小姐,一直工作到晚上十點才能回家休息
  • 假日也沒閒著,得到咖啡廳當服務生

基本上和〈厭世姊妹花的夢幻屋〉主角陳芳君(化名)一樣,要身兼數職為生活忙碌辛苦,但一個月的薪水也才兩萬多,只能勉強應付生活與學雜費等開支。而同樣可說是「厭世代」的他,卻在畢業選擇另一條道路,嘗試挑戰自己的人生。

設定好人生目標,全力放手一搏

畢業後的徐迎囷,很清楚自己絕不想再當個窮忙族,她認為如果能往金融業發展,除了薪資較為優渥外,更重要的是,「投資理財是人一輩子都要遇到的事,如果在畢業後開始投入金融保險業,就算最後沒有成功,也能學得理財之道。」也因此她鎖定了銀行與壽險兩大領域。

經過一番審慎評估後,徐迎囷覺得銀行業的升遷制度相較於壽險業來說大不易。因為比起工作年資,壽險業更為重視的是個人的能力表現,只要表現優異,想快速晉升其實並不難。「當時認為,如果想走出一片天,想完成人生的一些夢想跟目標,保險業也許是我可以做的行業。」

事實也證明,徐迎囷的想法沒有錯,在她進入磊山保經三年半的時間裡,便從原本的業務協理,迅速晉升到目前最高階的執行業務副總職務,今年33歲的她,共負責管理三個單位,底下有近200個工作夥伴,平均月收入更高達六位數。

0E8A804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徐迎囷認為,投資理財是每個人都該懂得的一項生活必備技能。
除了努力,也要找到使自己發揮到最大價值的平台

如今的亮眼成績,無可厚非是徐迎囷努力付出所換來的成果,但她認為還有個重要關鍵——正向積極的心態。

當徐迎囷一次又一次遭到客戶拒絕時,她並沒有因此感到氣餒,而是虛心檢討:「是不是為客戶所設計的保險理財規劃,還不夠貼近客戶的需求?」又或是「客戶可能暫時沒有這個需要,但或許以後會有。」只要把拜訪客戶的目的,放在真正是為了協助客戶,與他們分享自己的理財專業,而非只是為了達到業績目標,那麼得失心就不會太重,也不至於當業績不如預期就感到沮喪,而浪費很多無謂的時間與力氣在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上。

徐迎囷以往豐富的打工經驗,也成為了如今開創事業的養分。像是從事服務業時對待顧客的細心、貼心,再加上同理心,讓她更能夠貼近客戶的心,瞭解他們的憂慮和需求,設計出最適合的服務規劃內容,幫助客戶解決可能面臨到的問題。

「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好之後,要想發揮自我最大價值,選對平台也很重要。」徐迎囷分享自己曾在另一間保險公司工作了七年,但進入磊山保經才不到一半的時間,人力成長便突破八倍,業績及收入成長也都超過五倍以上。同樣的努力與付出,但因為平台更寬廣多元,還能夠與國際接軌,增加了跟國際交流學習的機會,幫助徐迎囷迅速提升到不同的領域。野心勃勃的她,未來的目標是在五年內增拓達30個單位,並且協助至少30位工作夥伴年收入突破千萬。

正確的理財配置,讓人生下半場過得更優渥輕鬆

徐迎囷的「不厭理財金三角」=薪水的50%生活開銷+40%儲蓄退休金+10%風險轉嫁

0E8A818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徐迎囷相信負債跟儲蓄可以並進,而且越是薪貧族,就越應該學習正確的理財配置。

即使擁有令一般人稱羨的收入,徐迎囷仍舊不忘保持危機意識,認真做好理財規劃工作。她以理財金三角的方式,將每個月薪水的50%做為生活開銷,包括食、衣、房貸、交通、旅遊…;40%是儲蓄退休金的規劃;最後的10%為風險轉嫁,像是醫療險、長看險、意外險、癌症險等。

或許有不少社會新鮮人會認為,薪水低還要背負學貸和生活開支,根本無法存到錢,但徐迎囷則相信負債跟儲蓄是可以並進的,而且越是薪貧族,就越應該學習正確的理財配置。

她的方法是與其急著把學貸還完,多年後連一毛錢都沒有存到,寧可將還款時間拉長一些,以邊還邊存的方式,一方面強迫自己養成儲蓄的習慣,等到學貸還清後,也累積了存款。更不能抱有反正也存不到錢,不如眼前享樂於當下的鴕鳥心態,那只會讓自己日後陷入更加徬徨不安的局面。理財方面,她鼓勵年輕人儘早培養危機意識,享樂的同時也要思考如何配置與佈局。

0E8A818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從業務協理晉升到執行業務副總,今年33歲的徐迎囷從過去的服務業經驗汲取了豐富養分,讓她更能夠貼近客戶的心,瞭解他們的憂慮和需求。
當正向和負面都是一種習慣,你想培養哪一種?

相較於許多1980年前後出生的年輕人,徐迎囷謙虛地說,現今社會講求團隊合作而非個人魅力,自己目前的成就來自於她的樂於分享,以及與團隊夥伴的合作無間。「比起自己做自己的事,我更喜歡的是分享。我們團隊發展能持續成長,就是因為我們樂於分享,而這也是磊山的文化,因此成長速度也會比別人快非常多。」

徐迎囷觀察,許多人習慣負面思考、習慣批評,但是在她看來,「正向」和「負面」都是一種習慣。「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我會先思考好的那一面和背後的機會是什麼。我認為如果擁有一個正向、樂觀的態度,它可以改變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她笑說,因為自己的樂於分享,更多好事情也接著發生,而當整個團隊都能互相幫助,這對她來說就是個成功的正向循環了。

延伸閱讀:

磊山_BANNER(Final)-02

專題下則文章: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從機房到烤房,學用落差的人生路

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他們是90年代前後,啣著滑鼠出生,素質最優秀的一代,也是在變化劇烈的年代中,徬徨、不安,疲憊地尋找光亮的「厭世代」。這樣的厭世感,是一種對處於貧流層低薪生活的自我嘲諷,不悲觀,卻也不樂觀。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是厭世代們共同的困境。然而,曾經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台灣社會在進入21世紀之後,低薪導致年輕人失去夢想,在經濟的壓迫下失去生活,過著被錢追著跑的生活,因而成了厭世代,甚至就這樣落入貧流層再也無法向上流動。厭世代將何去何從,透過個案的訪談、數據探討與學者專家的研究,接下來的篇章,我們將一一呈現厭世代的生活與工作樣貌,並嘗試找出厭世代迷途未來的方向。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