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愛不分城鄉,為幸福出發

只有一個人的一年級——從南投跨校小學運看台灣偏鄉難題

2017/10/30 , 評論
廣編企劃
今年的千秋國小一年級只有一位學生。他,沒有其他同班同學。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廣編企劃
由關鍵評論網《廣編團隊》製作,由產業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10月21日,千秋國小與廣福國小的聯合小學運動會預計上午九點正式開始。但七點半不到,教師和中華三菱的志工們已忙進忙出,準備迎接稍後的跨校聯合運動會。

南投市千秋國小,和鄰近中寮鄉的廣福國小僅相差20分鐘車程。而千秋國小更是距離南投市區僅10分鐘的車程。但這10分鐘,卻和市區小學擁有的資源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從校園操場即可望見國道三號的千秋國小,學區內人口大量外移,入學人數不斷下降。為了爭取學生,只能靠發展學校特色來吸引學生就讀。例如千秋國小就以棒球為特色,成立已近30年的千秋國小棒球隊,在大小比賽中屢創佳績,在南投說到千秋國小就想到棒球;而鄰近中寮鄉的廣福國小,則積極培養學生音樂美術等才藝,常以口琴表演讓人驚艷。

千秋國小和廣福國小並非特例,全台灣有越來越多小學正面臨著共同的現象和困境。招生不足、學生數過低,讓偏鄉小學面臨併校、廢校的危機,然而,有更多像千秋國小和廣福國小這樣「不山不市」的小學校,學校地理位置既不是真的深入山林,也不是位於交通生活機能健全的市中心,但他們同樣經歷著少子化、學生多為單親家庭和隔代教養等危機,卻無法符合政府對偏鄉地區的定義,導致教育資源被邊緣化。

沒有同班同學,只有一個人的一年級

一早千秋國小全校師生陸續在校門兩旁列隊集合,準備歡迎廣福國小的小夥伴們到來。等待之餘,孩子們乾脆三三兩兩玩起黑白猜,或嘰嘰喳喳地吵鬧著,氣氛歡愉。八點半一到,千秋國小的小學生們興奮地高舉雙手,邊歡呼邊和進校門的廣福國小師生們一一擊掌,現場情緒躁動到最高點。

_MG_1756-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千秋國小學生在校門口前引頸期盼廣福國小夥伴們的到來。

待志工和老師們稍早擺放在教室前的塑膠椅,被兩校的小學生們和老師坐滿後,一年級這區,卻有一位孩子穿著的制服顏色與別人不同。跑道上,第一位拿著「一年甲班」牌子準備進場的孩子,相隔三步後方卻是一群「廣福一甲」的小學生們。他,沒有其他同班同學。

操場上的兩所小學學生們,全部相加起來只有86人,每個年級僅有一班。如果今天不是一起舉辦運動會,他們通常是全校師生一起參加趣味競賽和接力賽跑,位於鄰近中寮鄉的廣福國小,甚至是從幼兒園到國中,跟中寮鄉其他六校一起聯合舉辦混齡運動會。

「千秋國小雖然在南投市,卻處在一個夾縫中。」中華三菱業務部經理陳宗裕解釋,「南投市其他的學校都大,可以自己辦運動會,這裡只有四十幾個學生,一年級今年只有一人,而旁邊幾個鄉鎮的小學,像廣福國小就是跟中寮鄉其他國小一起舉辦的。因為是『跨區』聯合小學運,反而要由我們來撮合才有辦法。」

_MG_3052-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廣福國小學生正在進行接力賽跑。
棒球隊最少要9個人,連自己學生都快湊不到了

排著整齊的隊形,千秋國小的小朋友們舞彩球、揮大旗,隨著音樂律動來場振奮人心的開場表演,隨後廣福國小的口琴音樂演奏,在場的每個人無不全神貫注地聆聽。觀察兩所學校各年級學生的人數分佈後,會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千秋國小的人數是由低年級至高年級遞增,而廣福國小則是遞減。兩所小學的人數同樣很少,卻有著完全不同的組成。

「其實廣福國小在中寮鄉,比我們離南投市區更遠,住中寮鄉附近的家長,可能會讓低年級的小朋友留在附近念廣福國小。」擔任千秋國小棒球隊總教練的蔡育揚老師,任職二十餘年,和我們聊起千秋國小附近居民的生活變遷和少子化的影響。「我們剛好相反,千秋社區本身少子化就很嚴重,今年一年級的招生名冊上其實有三位,但這三位通通沒來報到,今天你看到的這個還是外來的。」

蔡教練說,以前住附近的家長會把比較小的孩子送來,家庭和學校的關係也很緊密,家長時常參與學校活動。然而儘管千秋國小離市區也才十分鐘,近年來家長的工作地點外移,孩子念南投市區附近的學校相對方便,再來是有些家長還是認為讓孩子念大學校,競爭力比較好。

「棒球隊最少要9個人,3年前發現自己的孩子好像不夠了,我就開著車去找,遇到原住民學齡孩子就上前詢問,並請他們轉告家長,但10個有8、9個都沒有意願,因為爸媽會有戒心。」

學校規模太小,無法像鄰近學校一樣申請體育班招生,為了讓從民國79年就開始的千秋國小棒球隊特色能繼續延續,蔡教練嘗試了各種方式找學生,「有從台中、草屯這些比較遠的來看,都問一句話,想來打,但學校有沒有住宿?」

為了這句話,蔡老師動員全校老師們,先是申請教育部經費,再把二樓只有屋頂和柱子的「風雨教室」改建成棒球隊宿舍,現在一共有19位棒球隊學生住校,其中有17名為原住民生。「你看穿短褲長襪就是棒球隊的,那樣的生態你就可以知道,千秋國小一定有某個特色在高年級。」越來越多中高年級生加入後,全校學生比例發展成男多於女。「我不覺得千秋是偏鄉小學,但它的確是一個學生數少的學校,學生數少要持續發展某個特色,就會比較辛苦。」

_MG_2099-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綠色制服的千秋國小學生、黃衣藍褲的廣福國小學生,一起和後方紅色制服的中華三菱志工們在司令台前大合照。兩校學生加起來只有86人。
輔導紀錄厚厚一疊,事實上他們就是發生這麼多事情

在廣福國小待了24年的施學佳主任認為,偏鄉教育的教學面與一般學校沒什麼不同,但因偏鄉學童多為弱勢家庭,老師相對需要多了解學生背後的家庭狀況,多付出陪伴與關心。蔡教練舉例,千秋學生有單親、隔代教養、新住民和父母離異等家庭背景,一位加入棒球隊的孩子過去的輔導紀錄厚厚一疊,但事實上他們就是發生這麼多事情。

運動會高潮正式開始,拔河比賽、大隊接力,兩校師生無不全力以赴,家長和校友更是卯足全力,脫下鞋子光腳奔跑。蔡教練說,往年千秋國小的大隊接力是全校最瘋狂的事,你會看到高年級的哥哥帶著中年級的弟弟,弟弟再帶著低年級的小弟弟,全校師生一起跑。廣福國小則是全年級從週一到週五整天課,全校四十人就像是同一個班級,而且有伴有事做,孩子更喜歡待在學校。施主任表示,近年廣福國小申請了課後照顧、補救教學等計畫,讓小朋友在校內就可顧好課業、接觸才藝課程,還有安親課輔的陪伴作用。

_MG_2928-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今年有兩位中華三菱車主,特別從花蓮開車來南投千秋國小參加運動會。
拋磚引玉,讓1/365的幸福延續

擔任趣味競賽裁判的志工中有兩位中華三菱車主,前一天就從花蓮開車到員林住一晚,今天來南投參加運動會。「七月中三菱有舉辦大鵬灣試駕活動,我參加後八月就入手新車,想說自己30歲了想做些回饋社會的事,又可以順便訓車,就跟公司請假一天,邀弟弟一起來南投。」兄弟倆接著說,「廣福國小有個特教生很特別,趣味競賽有一關要先跳繩才能過來吹乒乓球,但是她怎麼樣都沒辦法完成。千秋國小也有個肢體障礙的孩子,在袋鼠跳那關一直過不了。」

身為車主的哥哥在汽車回原廠保養時,發現了中華三菱去年曾舉辦過青春還鄉,認為中華三菱這次舉辦的偏鄉小學運,可以說是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讓小朋友留下正能量,從小就有個美好經驗。有廣福國小的小朋友說,因為在學校人少,來參加比賽後才發現,學校裡和學校外面完全不同,知道自己的實力在哪,好開心可以一起舉辦運動會。

廣福國小施主任回憶,以前企業到學校參與,大部分都是單一小活動,像三菱這種跨校又跨區的活動倒是第一次,「像我們這種小學校要和別校一起辦是不太可能的,學生一直待在學校內會比較封閉,剛好有這個機會和其他學生交流,小朋友應該也會有一些收穫和震撼。」

_MG_193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中華三菱業務部經理陳宗裕(中)與廣福國小校長王勝輝(左)、千秋國小校長陳秀玲(右)合影。

跨校小學運進入尾聲,我們問陳宗裕經理,中華三菱最想藉由這個活動帶給小朋友什麼,他笑笑地回答,「今天的活動再怎麼開心,也只是365天裡的其中一天。」從青春還鄉到守護計畫,中華三菱始終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持續寫下新的幸福篇章。「我們希望這會是孩子記憶裡一個深刻的回憶,然而我們更希望受過幫助的孩子,長大後能記住這樣的感受,更有同理心去關懷需要幫助的人和地方,也許當他有能力時,也能號召企業或更多人來回饋偏鄉。拋磚引玉,我們希望這個活動能帶動更多人來做,企業最好的成效就是點了火之後,後面有人繼續。」

想了解更多小學運的故事嗎?

延伸閱讀:

8張圖表告訴你,為什麼就算小學很「迷你」也不該裁

專題下則文章:

8張圖表告訴你,為什麼就算小學很「迷你」也不該裁

愛不分城鄉,為幸福出發:

臺灣的城鄉差距之大,人口外流、資源分配不均,讓偏鄉教育的議題浮現。教育部定義的偏鄉學校,泛指地域偏遠且交通狀況不便者,然而,現在有愈來愈多地處「不山不市」的弱勢學校,面臨著產業轉型、經濟發展重心移轉及少子化的衝擊,全台約有30%國小就學學童不滿百人。中華三菱長期關注偏鄉議題,從鼓勵勵青返鄉扎根的「青春還鄉」計畫,到關懷偏鄉教育的「幸福守護」行動,中華三菱始終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為幸福出發。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