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袋熊的參謀本部:黑域計畫

【黑域計畫】完結篇:中共就算佔領了一百個台灣,中華民族也是不會復興的

TNL+ 2023/01/07 ,

評論

魯汶的袋熊先生

魯汶的袋熊先生

魯汶的袋熊先生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游,以寫我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不只是一個國家,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態度、一種價值觀。我相信在「一個中國」的框架裡,最後被逼死的會是中國共產黨:君之視民如土芥,則民視君如寇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如果最後還是打起來了,我們也願意為了捍衛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死。

暗無天日的天啟四年(1624年),明朝的楊漣在錦衣衛的詔獄裡,噙著滿嘴鮮血,寫下了死前的遺言:

漣今死杖下矣!痴心報主,愚直仇人;久拼七尺,不復掛念。不為張儉逃亡,亦不為楊震仰藥,欲以性命歸之朝廷,不圖妻子一環泣耳。

打問之時,枉處贓私,殺人獻媚,五日一比,限限嚴旨。家傾路遠,交絕途窮,身非鐵石,有命而已。雷霆雨露,莫非天恩,仁義一生,死於詔獄,難言不得死所。何憾於天?何怨於人?

惟我身副憲臣,曾受顧命。孔子云:「託孤寄命,臨大節而不可奪!」持此一念,終可以見先帝於在天,對二祖十宗與皇天后土、天下萬世矣。大笑,大笑,還大笑!刀砍東風,於我何有哉?

和他一起被打死的,還有左光斗和魏大中兩位正色立朝的大臣。左光斗,就是《左忠毅公逸事》裡史可法的老師。血灑詔獄,不過是極權主義的縮影。中國歷史在近六百年內不斷的鬼打牆,讀書人不斷的皇恩浩蕩,又不斷的被皇權蹂躪,直至體制化(Institutionalised),最後巴甫洛夫了起來。少了一個皇上可以跪,大家反而不適應了。

北鎮撫司的腰牌,到現在還被公安部和國安部拿著

就算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裡,欺男霸女、濫用權力的事件依然屢見不鮮。究其原因,中國一直沒有成功的壓制官僚集團和統治集團的「合法傷害權」。

甫聞北闕殺劉陶,旋見西亭屍竇武。白骨交撐裹赭衣,殘骸誰敢收黃土。在沒有合法救濟管道的情況下,楊漣遭受閹黨迫害,被魏忠賢投入詔獄,受盡凌辱與折磨也是意料中事。

然而有趣的是,就算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楊漣依然滿嘴的「雷霆雨露,莫非天恩」,好像上輩子欠了皇上多少人情債。這是儒家知識份子的思維侷限。不要忘了,詔獄是皇上發明的,司禮監的魏忠賢也是皇上任用的。明清的殺伐獎賞底下,都是一代代讀書人們被壓碎的人格。這些大臣的拼死進諫,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只是在延續一個腐朽且專制的邪惡王朝的壽命而已。

明朝不值得,該毀滅的政權,就應該讓它徹底毀滅。或者說,一個最高權力不受人民制約的政權,就該讓它徹底毀滅。台灣之所以必須獨立,是必須獨立於統治者與官僚集團,必須獨立於國家暴力機器的合法傷害權,而不是獨立於中華文明本身。

儒家總是媚俗的,他們一邊說著「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又一邊為王權擦脂抹粉、歌功頌德。但是楊漣臨死前的那句「大笑,大笑,還大笑!刀砍東風,於我何有哉!」依舊震撼。赴死,像是在趕赴一場盛宴。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專題下則文章:

【黑域計畫】5:「反向統戰」很重要,無論防守再強,進攻做不好一定不會贏



袋熊的參謀本部:

我沒有辦法飛F-16V,更沒有辦法參與兩奈米的先進製程,究竟能夠為台灣做什麼?我決定寫作:這個專欄就是一份作戰計畫,陪伴讀者打一場文化思想上的戰爭,打一場台灣的自衛反擊戰。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