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野人山海經】不久前我還是天天打電動的宅男,直到花蓮壽豐開啟了我的「水系生活」

2022/03/15 ,

評論

野人

野人

野人

我是個魚叉獵人,每一條魚都是本人親手捕獲,歡迎來賣場逛逛! https://myship.7-11.com.tw/general/detail/GM2112090912297 喜歡聊社會議題、ACG宅圈、海洋生態、荒野求生。 興趣把壞人從道德制高點拖下來灌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很難相信,這樣一個對生活充滿展望的「野人」,先前還是個住在都市、在家賦閒的宅男,除了接案子就是天天打電動,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喜歡在鏡子看自己,我害怕看到那毫無生機的樣子。如今陰錯陽差地,壽豐在短時間內改變了我,

「你讀交大的?怎麼會來這裡?」

面對這類問題,野人總是笑著反問:「為什麼不來這裡?」

有一些地方,它沒有一流企業,不適合刷履歷;沒有名勝絕景,不適合二日遊,但它特別適合鄉野生活。壽豐正是這樣的地方。

每個人都應該有一生追逐的目標,有些人並沒有機會選擇,而有些人比較幸運——我的目標是「隱居」。這志向從國中時代就確立,當時我在「我的志願」作文寫下我要歸隱山林,被老師念了一頓,直到來花蓮,仍不時遇到一些人覺得我在浪費才華。

「兼職民宿管家?以你的履歷太大材小用了,來我們集團當主管如何?」

那眼神彷彿看到美食,嚇得我差點奪門而出。

野人我並不想當南陽臥龍,只是當諸葛村夫。

我只望晴耕雨讀,山間採野菜、水裡捕魚蝦,夜裡圍著營火彈吉他,有志趣相投的朋友和大狗相伴。既是如此,為何要拚命進大公司,在信義區苦熬數十年,直到靈魂扭曲得不成人形,才帶著半生功名、萬貫家財和一條殘命,彷彿五丈原的諸葛孔明,倒在營帳才懷念起那間茅廬呢?

更何況,真到了知命、耳順之年,我是否仍有今天的精力,甚至是否仍在世呢?

曾經,我十足社會化地給了自己無數理由。最後發現唯一的理由,是沒有踏出舒適圈的勇氣。

勇氣嘛,胸口鼓起來就有了。

舒適圈,腳一抬就跨出去了。

回過神來,我已經在壽豐住三個月了,越住越滋潤。

為什麼,壽豐適合鄉野生活?

水,並不是附近有溪、河、海即可,水源應該純淨,應該有生態系,應該能與生活產生互動,「水」能給予你的不僅是建案標榜的水岸風景,那只是最表面的情感反饋,往靈魂深處探尋吧!水源是人類的文明根源,如同爸爸或爺爺口中的童年小溪一樣,一條有生命的水源,你只要居住在附近,自然就會產生各種記得一輩子的趣事。

a
作者提供

在壽豐,許多村鎮附近的小溪,清晨會有阿伯洗澡、女子浣衣,白天有孩子玩水、釣魚,晚上偶爾有人挑燈抓蝦、捕鱸鰻,這些人都可能進入你的生活;晚上散步到溪邊,有各種生態行為可以欣賞。例如上週,我看到一條笨蛇,攻擊了同一隻青蛙將近20次都失敗,而那隻青蛙躲開後也不逃,就這麼氣定神閒的待在原地,耗了快一小時,最後蛇還是沒吃到青蛙。

在某個場合,我把它講唱一首繪聲繪影的小歌曲,逗得一群大朋友小朋友樂不可支。

小溪有人玩水抓魚不稀奇,但在壽豐,甚至排水溝也會有人玩水、抓魚。

排水溝?!

門諾醫院往上游一點,有一條大排水溝,我曾看到一位原住民老人浮潛放網,還順便拿一支魚叉,跟我聊天同時不忘作業,不一會兒就射到一條珍珠石斑,高興地高舉獵物,咧嘴笑得像個孩子。後來又見過那位老人幾回,他教了我很多水域生態知識,那是在保育圈浸淫多年都沒聽過的,或許因為這些知識或多或少跟漁獵有點關係吧!

a
作者提供

老人的發財車上有一堆家當,睡覺、煮飯都在上面,過著很有風格的簡樸生活。曾有一次他漁獲不佳,只網到三條小得可憐的吳郭魚,老人沒清理好內臟,就用一個髒兮兮的生銹鍋子,煮了一小鍋賣相十分可怕的魚湯(就我對吳郭魚處理方式的理解,我相信味道也很可怕)。

老人樂呵呵地邀請我一起喝,我看著那鍋黑糊糊,隱約有魚體支離破碎的液體,面有難色,而他也不以為忤,豪邁地自行一飲而盡。

假如他來寫專欄,我必將「野人」名號雙手奉上。

不久之後,我也克服心理障礙,跳下排水溝游泳了,沒想到能見度還不差呢,而且,這種沉積的緩流,不只地貌不同,生態系也跟溪流有很大的差別,你可以看到慈鯛科做窩、育幼;看到大型的無鱗魚,在岩縫深處若隱若現,看到蝦子抱著水草,親眼看到不同泳層魚種的生存方式。

而相較緩水,湍急的大溪又更加刺激。

例如:花蓮溪中游很湍急,野人在那兒鍛鍊出獨門的射魚技巧:不穿蛙鞋,用腳尖勾住消波塊上突出的鋼筋,避免自己被直接沖走,身體則順流在水中,放鬆閉氣約30秒後,魚兒就會把你當成漂流木一類的無害之物,逐漸進入攻擊距離,這時再刺出魚叉,命中率會顯著提高。

我一直想幫這絕招取個名字,可惜苦無靈感。

當然,練習這招也失敗過不少次,被沖走也是常常發生的事——但只要足夠熟悉水文,要找到「被沖走也不用擔心的環境」其實不難。甚至,偶爾我也會選定看似可怕,實則安全(頂多嗆兩口水)的地點,帶朋友來體驗「被急流沖走」的感覺,通常是對泳技很有自信的朋友。

a
作者提供

讓人跳下去,他們會被湍急的溪水快速帶走,再沖到沙洲上摩擦,我覺得這體驗除了有趣,還有一項很大的好處——在無可抵抗的巨力下,讓人徹底理解,泳技在大自然面前不值一提,要安全玩水,更需要的是尊敬自然、了解自然。

溪、河都講玩了,至於我在湖泊做了些什麼,可以參考先前的文章

水,滋養了花東縱谷的生命

當然,花蓮壽豐的水域不只刺激,也很親人,想野營、野餐、到溪邊踩水,都近在日常生活圈之中,唾手可及,甚至能輕鬆地找到車宿點,下班開著休旅車,五分鐘就到水邊,生個營火,聽著溪水看著星星就這樣睡一晚,對於喜歡水的人而言,這裡真的是美好的地方。

壽豐的水是純淨的,這份純淨惠及了整個生態系。

有一天,我在籃球場好像踩到一坨狗屎,差點滑倒,定神後才發現那黑漆漆的「狗屎」竟然是俗稱情人眼淚的美食珍品——雨來菇。於是,我嘗試採了一些,在旁邊的小溪清洗它,從此,雨來菇就成為餐桌上的常備菜色,通常是炒蛋或涼拌。雨來菇本質上是一種藍綠藻,通常在無汙染、水質純淨、雨量豐富的硬鋪面生長。

a
作者提供

就我所知,只有屏東有在種植,墾丁有少量野生族群,而在花蓮壽豐,雨來菇簡直可說到處都是。

水,滋養了花東縱谷的生命,山蘇、木薯、竹筍、野菜和各種野生動物,只要稍微用心,壽豐的鄉間能填飽肚子的自然瑰寶,俯拾皆是;而溪床上,來自中央山脈,被流水帶來的奇石、美玉、藍寶石、漂流木,就散落在這廣闊的縱谷平原上,就等待喜愛土地的人來發掘。

由於野人的工作在起步階段,暫時也還住在公寓,環境限制下,很多有趣的事還在規劃,隨著生活漸漸精彩,故事也會更有趣吧。

在壽豐生活,終究是最適合住平房,有天、有地、有院子,可以砌炭窯、搭雞舍、搞菜圃,興致來了做棚架,專門曬我的漁獲一夜干,多開心!最近,野人常想起阿嬤,想起在老家平房的童年生活——或許已經想念了20年,只是長年在都市隨波逐流,沒意識到內心的洞,一直有風吹過呼呼作響。(假如有花蓮平房要出租,歡迎聯絡我哦!)

或許很難相信,這樣一個開了漁獲賣場、對生活充滿展望的「野人」,先前還是個住在都市、在家賦閒的宅男,除了接案子就是天天打電動,能稱得上有意義行為的,僅僅是錄動漫主題的Podcast和出門打籃球。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喜歡在鏡子看自己,我害怕看到那毫無生機的樣子。

如今陰錯陽差地,壽豐在短時間內改變了我,除了這片好山好水,我想,還有兩個因素:我在壽豐找到一份特別的工作,還遇到一個耀眼的人。這又是另一篇故事了。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野人山海經】在恆春偏鄉當部落志工:「野化」之後,我對荒野生活的愛遠大過於都市



野人山海經:

著有波西傑克森系列的美國作家萊爾頓曾說「海洋總不願受拘束」,不論你是累了、倦了,感受一下波浪,體驗海洋療癒的力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