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野人山海經

【野人山海經】我在墾丁國家公園當生態解說志工的日子:原來工作內容不包含和妹子在海邊打沙灘排球

TNL+ 2022/05/15 ,

評論

沈祐平

沈祐平

沈祐平

喜歡聊社會議題、ACG宅圈、海洋生態、荒野求生。 興趣把壞人從道德制高點拖下來灌屎。 夢想有兩個:一是去海島求生30天,然後拍片出書;二是出版長篇奇幻小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墾丁走跳多年,我變了很多,墾丁也變了很多,但那股分享寶物的熱情不曾改變,然而,夢幻泡泡終究會破,隨著深入在地,我們也逐漸明白一些事:像是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自然生態再重要,終究只能是生活的一部分。

近年寫了不少議題文章,尤其對生態旅遊、水域開放的著墨特別多(也特別凶殘)。有不少人問過:你這傢伙的人生怎麼歪成這樣的?

故事,要從十年前一個寒冷的雨夜說起。

啟程

那晚又濕又冷,坐在半夜三點的長途夜車上,我腦袋空空,不知道幾小時後,我人生第一場工作面試要講什麼。

那時,聽說一位長輩大學在墾丁當了一個夏天的「國家公園生態解說志工」,在旁述者的形容下,那是一段充滿陽光、夥伴和冒險的精彩旅程——而且還有錢可拿。還是大學生的我被那閃閃發光的故事深深吸引,我只在停車場、補習班打過工,是個只會讀書和打球的交大宅男,就如同每個20歲青年一樣,我也想嘗試,想讓生命變得特別。

我一點也不懂環境保育、生態什麼的,但我是充滿小聰明的人。既然書面過關,獲得面試機會,代表他們對我某些個人特質感興趣,因此我決定強調特質和誠意,而不是胡亂啃一些網路文章去班門弄斧。於是我放鬆心情、嘻笑怒罵,像是來亂的一樣,和面試官們聊了快一小時,面試桌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最終我錄取了,而那些面試官,都成為了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當然,當時的我很單純,就是想經歷一段閃閃發光的日子,在海邊跟妹子打沙灘排球之類的——並且壓根不懂也不在意什麼「生態解說」。然而,現實的「國家公園生態解說志工」生活,和期待的不太一樣——直到十年後的今天,野人都還沒跟妹子打過沙灘排球,可謂一大遺憾。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每月超過100篇獨家內容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野人山海經:

著有波西傑克森系列的美國作家萊爾頓曾說「海洋總不願受拘束」,不論你是累了、倦了,感受一下波浪,體驗海洋療癒的力量。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