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

從「8888運動」到緬甸春季革命,50歲的抗爭者相信Z世代能終結軍事統治

2021/10/29 ,

採訪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緬甸8888民主運動的檔案照,9月18日警方加入了在緬甸街頭反政府的示威者,部分軍人也加入支持民主行動的行列。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APCA is based in Taiwan. We support youths and change-makers in the region to create a better public cultur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年50歲的U Ye Htut是緬甸的活動家,他經歷過1988年和1996年的政治運動,他將分享其抗爭經驗及對2021年春季革命的高度信心。

文:Mee Mee(曾是緬甸的NGO研究員,儘管該NGO因政變而停擺,但她以其知識和人脈,以及曾是自由作家的早期經歷,使她成為「緬甸春天人物專訪」項目的貢獻者)

當聽聞緬甸於2021年2月再次陷入軍事政變時,50歲的U Ye Htut長嘆了一口氣。他是一位知名的政治運動人士,知道自己正處於風險中。因此,他整理了必需品,離家前往較安全的地點,同時回想起早年的政治生涯。

U Ye Htut生於1972年,在1988年的民主運動中成為青年活動家。他與其他學生團體協調舉辦抗爭活動,展現反對軍事統治、警察暴力、經濟治理不當和政府內部腐敗的立場。他提到:「當時,我是仰光德拉(Dala)區高中學生聯盟的領袖之一。」

1990年5月17日,他透過與Lu Baung Thit黨(新社會民主黨)的關係,試圖逃到少數民族地區接受武裝訓練,卻不幸地在科仰(Khayan)和東華(Thonegwa)鎮遭到海軍情報單位逮捕。他僅在監獄中拘留了兩個月,之後,他與學生聯盟展開密切合作進行民主活動,透過海報和演講提升公眾的政治意識,特別是針對1990年大選進行選民教育工作。不過,在1996年到1998年的學生民主運動中,他更熱衷於青年活動家的工作。

U Ye Hut為呼籲民主及譴責軍事獨裁之罷工活動的領袖之一。他在1998年遭到逮捕,並在審問室中遭到長達1個月又15天的刑求,之後判處監禁31年。他先後被關押在音山(Insein)和苗妙(Myaungmya)監獄中,在2002年11月,因達成緩刑協議而被釋放,意味著若他再被當局發現從事類似的反政府政治活動時,即會將剩餘的刑期併入新判的刑期中,但是,依然無法削弱他強烈的政治熱情。

「因為我是生長於黑暗時代,所以無法接受威權政體。」他表示。他持續以各種方式努力推動國家民主轉型。

AP_8439317369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15年8月8日,緬甸學生追思8888民主運動

U Ye Htut在2005年取得哲學碩士學位,之後擔任大學講師,致力協助國家達成更進一步的轉型。他全力支持學生聯盟的政治活動。由於軍方增強對教育領域的干預,於是他在2008年辭職,投入公民參與、政府轉型、社會正義、聯邦民主制度和人權領域的工作,主要擔任教育工作者。他化名為Yan Aung Soe和Thurein Htet Lin ,出版與這些主題有關的書籍和教育哲學理念。

U Ye Htut在擔任私人教師的同時,密切監督軍方的動向。他分享對於發生政變之原因的看法:

「從軍事政權轉向文人統治擴大了民主權利,同時限制了軍方的『行政權』,且在全國民主聯盟(NLD)執政下顯得更明顯。習慣在行政、政治、財務等所有領域中,長期以武裝控制民眾的軍方渴望能獲得權力,同時也擔心失去更多權力。他們明顯想要保有政治權力,以保護他們的政治和財務利益,所以透過汙衊 NLD有『選舉舞弊行為』以發動政變。」

因此,1988年成為高中生活動家的U Ye Htut,再次投身於2021年春季革命。這一次,他以經驗豐富之活動家和顧問身分與從事政治運動的年輕族群分享經驗,以及進行討論。目前,U Ye Htu在國家邊境地區與其他活動人士正在進行某一項計畫,但是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由美聯社拍下當時學生抗議的畫面)

U Ye Htut解釋再次加入2021年革命的原因:「在這個時間點發動政變,是無視民主和民眾意願的行為,民眾也沒必要再次生活在濫用權力的不肖軍方統治下。」

他指出1988年與2021年革命之間的差異:

「最大的不同在於民眾的政治意識。1988年,民眾已聽聞且嚮往民主和人權,但是,緬甸人民自1962開始就是在一黨專政的統治下,他們不確定應該採取哪些必要的行動,且當時全世界還有許多獨裁國家。民眾在2010到2021年之間終於嚐到民主的滋味,並已實際了解他們應有的權利。」

根據U Ye Htut的說法,民眾在2021年對於民主的認知更強烈。1988年加入武裝革命的人士大部分是學生,但是現在各行各業的年輕人都參與其中。

AP_2115417249522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1年6月2日,緬甸仰光(Yangon)反軍政府抗爭,參與的民眾戴著口罩。

U Ye Htut提到對目前情況的看法:「現在政變已經持續超過7個月,國家領導委員會(SAC)仍在忙著建立行政機制。公民不服從運動(CDM)的公職人員極大程度地削弱了國家領導委員會的勢力。同時,感謝新興技術,使革命單位之間的協調工作可以更輕鬆地進行,進而確保工作效能。」但是,U Ye Htut也認為革命單位正面臨許多壓力,特別是民族團結政府,他表示:「民族團結政府為革命前線軍,必須建立強大的互動機制,與革命中不同層級的人員密切合作,準備迎接未來的緬甸。這只是其中的主要挑戰之一。」他不願意談論本身面臨的挑戰,因為可能會洩露他的工作內容。

U Ye Htut對於革命成功抱持高度的信心,尤其是在領略Z世代的創造力之後,更是深信不疑。他提到:「現在的年輕人,在表達訴求方面擁有獨特的創造力,例如以敲鍋和音樂表演藝術的形式進行抗爭運動,同時抵抗武裝勢力的方式也極具想像力。Z世代總是能透過新興科技,想出脫離困難的方法。」據其所述,在許多都市和鄉村地區抵抗軍事政權的強大游擊部隊,是 2021年革命變得如此特別的原因。

U Ye Htut不僅希望能贏得這一次勝利,更期望能消除軍方未來統治國家的任何機會。他說:「我們不能陷入發起政變、抗爭、獲得些許民主自由,接著再發起政變的死循環。我們已經受夠了!我們必須透過各種方式結束軍事獨裁統治,同時,必須轉型成為採行聯邦制的政治制度,為所有少數民族提供自治的機會。我也相信年輕人一定能做到,他們絕對不會輕易屈服於現況,將會扛起責任,並透過嶄新的思路及依靠本身的力量,打造出心目中的理想國家。」

由於U Ye Htut一直在此處持續與年輕人攜手合作,且主要針對年輕族群,提供各國抗爭者和活動人士的看法和建言:

「別任由社會中的老舊制度和觀念影響你,你有權利站出來,建立自己想要看到的社會。」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是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並授權關鍵評論網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沒有人是局外人:不割席春季革命,這次羅興亞人要一起打造沒有軍事獨裁的緬甸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是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並授權關鍵評論網轉載。

看完整特別報導